132:情敌见面/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翊出现,却并未发兵与楚军一决生死,而是命人送来了一封信,给容郅的信。

他要见容郅。

这一举动,出乎所有人意料,让人猜不透他想做什么,而且他约的地方,是两军所在位置的中间,一座名叫歇山的地方。

容郅接到这封信后,思索了许久打算应约,可是楼月卿并不放心,劝他别去:“他现在就是个疯子,什么都做得出来,你还是别去了,我担心他会设圈套对你不利!”

容郅听言挑眉:“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

楼月卿无奈道:“那倒不是,我知道不管他想做什么你都能应付,可是难保万一,他已经丧失理智,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人,现在的他什么都做得出来,这个时候,你去见他,并不明智,也没有意义!”

容郅听言,眉梢一挑,似笑非笑:“哦?你很了解南宫翊?”

他并不是吃醋,事到如今,对于楼月卿和南宫翊,他没什么醋好吃的了,没必要!

楼月卿摇了摇头,坦言道:“我不了解南宫翊,但是他,我很了解!”

容郅愣了愣,随即眯了眯眼:“他?”

楼月卿点了点头:“嗯,是他,不是南宫翊!”

容郅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

是他,不是南宫翊……

他不是南宫翊,或者说,现在的南宫翊,不是以前的南宫翊!

容郅不由得想起了当年,东宥太子南宫翊遇刺坠崖,而后被救回醒来后性情大变,从一个草包变成了一个高深莫测令人捉摸不透的聪明人,短短半年就架空了东宥皇帝的大权,还击败了那些和他夺权的兄弟,独掌大权,据他所知,南宫翊和楼月卿以前并没有任何牵扯,可南宫翊却对楼月卿情根深种,为了得到他无所不为,加上之前东宥使用的那些大炮……

一个让他震撼惊骇的念头油然升起,容郅有些惊愕的看着楼月卿。

“他……”

楼月卿淡淡笑着,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容郅笑意渐深,一脸无畏:“如此那就更该去了,他既然有胆约孤一见,孤自然没什么好怕的!”

楼月卿想了想,道:“那我跟你一起去,你去见他,我去等你!”

容郅静默片刻,而后颔首:“好!”

……

南宫翊约的时辰是次日早上,所以用了早膳容郅就前往赴约了,歇山是一座不算高的山,他们到的时候,南宫翊已经在山上等着了。

楼月卿没有上去,而是在山下等着。

山顶上,南宫翊两腿一撇,大喇喇的坐在一块石头上,目光定定的看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原本盘旋在眉宇间的戾气消散不见,神色平静从容,手里捧着一坛酒,时不时喝一口,旁边的石头上,放着一坛没开过的酒,不远处的后面,曹寅候在那里。

容郅上来的时候,就看到南宫翊的背影,没看到脸,不过目光定在他旁边的石头上的那一坛酒上,神色愣了愣,眉头微挑。

曹寅看到容郅上来,忙走上前,揖了揖手,恭声道:“摄政王殿下,我国陛下已经静候多时了,您请吧!”

容郅抿唇不语,递了个眼神给身后的冥夙,而后便抬步走了过去。

听见动静,南宫翊收回了目光转头,正好看到容郅走近,他挑了挑眉,似有几分惊讶,可又在意料之中,静静看着,直到容郅走到旁边,他并未起身,只是抬头看着容郅,似笑非笑:“朕还以为今日是见不到楚国摄政王了,没想到摄政王如此有胆魄,就不怕朕设了埋伏?”

容郅冷嗤:“手下败将,孤有什么好怕的?”

南宫翊:“……”

他一直想把容郅除之而后快,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厮狂妄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恁死他!

南宫翊嗤笑:“朕可不是你的手下败将,败,也只不过是败给了她,与你有何干系?”

容郅不置可否:“夫妻一体,有区别么?”

南宫翊:“……”MMP!

他一阵郁闷之后,才淡笑问:“摄政王有没有兴趣与朕畅饮一番?”

容郅垂眸看了一眼跟前石头上放着的一坛酒,剑眉轻佻薄唇一掀:“有何不可?”

“那就请吧!”

容郅弯腰拿起酒坛,而后就着石头一掀衣袍直接坐下,拔开了酒坛子的塞子,嗅了一口,而后便喝了一口。

对于容郅这样毫不犹豫的就喝了他的酒南宫翊有几分讶异:“摄政王挺有胆量,就不怕朕毒死你?”

这酒是他准备的,而他们现在还是敌人,容郅就这样想都没想的喝了,确实是让他惊讶。

容郅不置可否:“你都不怕孤杀了你,孤又有何畏惧?”

既然来都来了,再防备猜疑就显得矫情了!

南宫翊听言,挑眉不语。

南宫翊看了看后面,就看到曹寅和冥夙,挑了挑眉,问:“她应该来了吧,毕竟她现在不会放心你单独来见朕这个疯子的,怎么不上来?”

容郅想了想,吐出三个字:“没必要!”

南宫翊听言,笑了笑,点了点头:“也是,她应该不会想再见到我了!”

她恨他,他心里很清楚。

若是再见他,她或许会忍不住弄死他,所以不想见他,是正常的。

容郅没理会他。

南宫翊见他不理会,也不继续提起她,而是转了话题问:“朕很好奇,若是朕不出现,摄政王打算用多久的时间拿下东宥?”

容郅想了想,语气淡淡:“一个月!”

现在离金陵不到三百里,而他们三路大军同时进攻,北边又有璃国大军南攻,按照东宥大军现在不堪一击的状态,半个月足矣打到金陵,到了金陵,只要拿下金陵,东宥便算是败了!

一个月,足矣!

南宫翊挑了挑眉,而后笑了:“摄政王有雄心大志是好事,朕若是没出现,你或许当真可以一个月内拿下东宥,可如今,摄政王估计要失望了!”

容郅不以为然:“就算你来了,也改变不了结果,不过是早晚而已!”

南宫翊也不见任何不悦,只是笑着:“太过自信,就是自负了,摄政王可知,自负可不是什么好事!”

容郅风轻云淡吐出一句话:“不及宥皇陛下自不量力!”

南宫翊:“……”

所以,他们是在斗嘴么?

为什么他会有一种他们在斗嘴的感觉?

简直是莫名其妙!

南宫翊一阵无语之后,倒是认真起来了,淡淡的问:“容郅,你可知道我和月儿的过去?”

容郅没说话,神色如旧。

南宫翊见他不说话,笑了笑,道:“想来按照她的性子,不会特意和你说这些的吧!”

容郅不置可否,只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南宫翊忽然很认真的看着容郅,吐出这么一句话:“她曾经,是我的未婚妻,我们,只差一点就成了夫妻!”

容郅挑了挑眉,却不见惊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