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乱世终止,盛世伊始(大结局)/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军营后,容郅大致将今日和南宫翊的谈话内容告知了楼月卿,楼月卿听完后,惊讶唏嘘不已。

怔然呆愣片刻后,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他为何突然就……就认输了?”

想了想,还是认输比投降好一些!

容郅想起和南宫翊商谈这些事情的过程中,南宫翊似乎不舒服却极力忍着装作没任何不适的样子,大致明白了南宫翊为何突然做出了退让,可是并未告诉她,只是道:“估计是知道早晚都是败,不想做垂死挣扎了吧!”

楼月卿:“……”

南宫翊那样的人,怕是宁死都不会认输的吧……

所以,她有些狐疑的看着容郅,显然是不信。

容郅见她一脸狐疑,也知道自己的理由没有说服力,便叹了一声无奈道:“你管他是因为什么呢,只要他做出了退让,减少了不必要的伤亡,让这场战争提前结束,那便够了!”

南宫翊自己不想被知道,他也不想楼月卿惦记南宫翊,所以,关于南宫翊身体似乎出了问题的事情,他不会告诉她。

楼月卿想了想,点了点头:“好吧,不管他了!”

容郅这才满意了,嘱咐道:“你先自己待着,我去和他们商议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之前商议好了进攻计划,可如今南宫翊都认输了,仗自然是不必打了,该好好商议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了。

因为南宫翊的意思,不只是结束战争,还要将东宥剩下的半壁江山送给楚国,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容郅也是打算不惜任何代价拿下东宥,可现在南宫翊自动退让,他们少了很多事,也该商量一下对东宥的安排了。

接下来的好几日,两军都很平静,北边的北璃大军也停下了南攻的趋势,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攻打,东宥北境几乎都被璃国攻占了,如今的东宥,只有金陵周边几座城池和东边南边还在东宥的手里。

七日后,一个令天下震惊哗然的消息从金陵传出,南宫翊突然下诏退位,并且宣布投降称臣,东宥剩下的半壁江山,任由楚国和璃国处置。

南宫翊下完诏书后,就离开了金陵不知去向,只派了东宥大丞相冯吉过来跟他们接洽商谈接下来的事情。

这期间,南疆八大部落也全部拿下了,璃国北边的戎狄也灭了,战事算是都了了。

东宥的丞相来和容郅商谈东宥的事情,据说还派了人去了北璃大军的军营中,和萧以慎商谈此事,容郅和冯吉商谈了整整一天,这期间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书房中,楼月卿不想插手这些事情,所以没理会。

不过,她见到了近半年没有见到的宁煊,宁煊之前在东宥呆了几个月,炸毁了南宫翊制作火炮的鄂山之后,又杀了梅家的人,还有那些背叛了南宫渊的旧部也都杀了,将南宫渊的死相关的所有人都杀了,独留一个南宫翊,他就离开了东宥回了渭明山,将南宫雅带了出来,如今得知南宫翊打算投降认输,就带着南宫雅来了这里,想来是打算带南宫雅和他们一起去金陵,去祭拜南宫渊。

容郅和冯吉商谈了一日,第二日,他们便启程去了金陵。

抵达金陵之后,正好北边的萧以慎也到了,容郅和他一起去处理东宥的事情了,楼月卿没和他们一起去,而是跟宁煊他们去了南宫家的皇陵,祭拜南宫渊。

南宫雅跪在南宫渊的墓前哭了好久,那撕心裂肺的样子,看着楼月卿心疼不已,可是无论她怎么劝,南宫雅都无法平静下来。

南宫雅还是心中怀恨的,因为南宫翊还没死,可如今南宫翊人在何处都尚不得知。

南宫雅想在南宫渊墓前自己静一静,所以楼月卿和宁煊走远了。

看着静静跪在墓前低着头,已经好一会儿都一动不动的南宫雅,楼月卿有些担心。

“如今天气还冷着,地面凉,她这样跪着怕是伤身啊!”

宁煊定定看着,低声道:“这是她作为女儿的孝心,让她跪着吧,再说了,这种事,劝不得的!”

南宫渊死了半年了,作为女儿的南宫雅,别说守孝送葬了,连回来上柱香扣个首都不行,她心中自责愧恨,如今又未能杀了南宫翊报仇,跪着也好,否则她自己心中也不痛快。

楼月卿听言,看着南宫雅跪在南宫渊墓前,虽低着头却直着腰倔强的背影,叹了一声,转开了话题:“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

楼月卿道:“雅儿,你是让她跟在我身边,还是留在你身边?”

宁煊淡淡的道:“南宫渊既然托孤给你,自然是跟着你,再说了,她一个姑娘家,跟着我像什么样?你带着她,还能给她寻个好夫婿嫁了!”

楼月卿淡笑:“就算我愿意,她也未必肯!”

宁煊忽然不说话。

楼月卿转眸看着宁煊,很认真:“宁煊,你那么聪明,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那丫头心在你身上!”

宁煊听言,面色一沉,低斥道:“荒谬,我是她叔叔!”

楼月卿淡笑:“你这个叔叔,也不过是她父王的把子兄弟,你知道的,这些不算什么!”

只要没有血缘和仇怨,其他的障碍,都只是踏脚石!

宁煊依旧脸色沉沉,眉头紧拧,有些不赞许的看着她道:“就算这些不算什么,可是你可别忘了,我比她大近二十岁!”

能做她父亲的年纪,如何能与她有男女之情。

楼月卿听言,忽然定定的看着他,眸色不明,片刻之后,才浅浅一笑:“宁煊,其实你心里对她,也是有心思的,对么?”

宁煊愣了愣。

楼月卿轻声道:“你刚才一直跟我说,你是他的长辈,年纪比她大很多,所以你们不能在一起,可你却没有说是否喜欢她,其实你对她并非没有感觉,只是那些礼教克制和不存在的人伦障碍,阻隔在你与她之间,你不敢跨越,所以强制自己不去想,对么?”

宁煊面色有几分僵硬,别过脸去,抿唇道:“你想多了,对于我来说,她是南宫渊的女儿,她出生就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将她当做自己的女儿一般疼着,仅此而已!”

楼月卿眸色渐深:“真的是这样么?”

“是!”笃定得不能再笃定。

楼月卿不由笑了:“宁煊,你大概从来不知道,你根本不会骗人,更别说自欺欺人,你的口是心非,连我都骗不过,何况骗你自己,你扪心自问,你对她,真的没有任何男人对女人的心思么?”

宁煊忽然沉默了。

楼月卿依旧笑着,幽幽轻叹,轻声道:“好好想想吧,你年纪不小了,这么多年你一直不成亲,当年宁伯伯死不瞑目,何况,雅儿也二十了,没有多少年可以蹉跎了,这件事南宫渊若是活着或许死都不会答应,可现在他不在了,我相信他在天之灵也会乐见其成的,说到底了,你是他在这个世上最信任的人,把雅儿交给谁,都不及交给你更让他瞑目!”

说完,她没有再看宁煊的神情,提步往南宫雅那边走去。

行至南宫雅身侧,楼月卿缓缓蹲下,见她依旧一脸哀伤绝望万念俱灰的样子,楼月卿有些不忍,伸手搀扶着她:“雅儿,起来吧,你父王若是在天有灵,也不会希望你这般伤心的!”

南宫翊点了点头,任由楼月卿扶着起来。

楼月卿这才扶着南宫雅打算离开皇陵。

走了没多久,南宫雅忽然停下脚步,看着远处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的宁煊,蹙了蹙眉:“姑姑,他……”

楼月卿道:“你不用管他,他在想事情,一会儿自己会回去的!”

“好吧!”南宫雅点了点头,也没追问,和楼月卿一起离开了皇陵。

宁煊静静地站在那里,垂眸沉思,许久后,他提步走向南宫渊的墓碑,站在墓碑前,看着碑上的铭文,看着南宫渊的名字,神色恍惚……

走出皇陵之后,楼月卿正打算待南宫雅回金陵城,可还没上马车,就见到了一个人。

南宫翊的心腹,曹寅。

“见过摄政王妃,见过郡主!”

南宫雅一看到她,脸上顿时露出仇视和恨意,攥紧了拳头,一副要上前杀了他的架势,楼月卿忙拉住她。

南宫雅有些激动道:“姑姑,他是南宫翊的奴才,我父王的死他也脱不了干系,我杀不了南宫翊,我也要杀了这个人!”

楼月卿忙道:“雅儿,你冷静点,先听听看他究竟想说什么做什么,等他说完了你若是想杀他,姑姑绝不拦着!”

南宫雅咬了咬牙,倒是没有再激动,而是满目憎恨的看着曹寅。

曹寅微微低着头,问楼月卿:“摄政王妃,在下有些话想单独与郡主说,不知可否?”

楼月卿眯了眯眼,看着他没说话。

曹寅知道她担心什么,低声道:“摄政王妃放心,我不会伤害郡主!”

楼月卿看着南宫雅,征求她的意见,后者静默片刻,点了点头。

楼月卿这才走开,先行上了马车。

南宫雅仇视着曹寅,咬牙切齿:“你想说什么?”

曹寅直接道:“陛下知道郡主一定是想要杀他为了闳王殿下报仇,所以让属下来告知郡主,闳王殿下的命,他会还的,让您静候!”

南宫雅愣了愣,而后眯着眼:“你什么意思?”

曹寅淡淡的道:“不满郡主,陛下活不了多久了,先前两次被摄政王妃重伤,皆伤及心肺,当时陛下又不好好养伤落下了隐患,如今伤势发作,御医诊断后言,陛下命不久矣!”

南宫雅蹙眉,忽然不说话了。

曹寅低声道:“陛下不想此事被摄政王妃知晓才离开了这里,所以还请郡主莫要将此事告知摄政王妃,以免让她心里不舒服!”

南宫雅冷笑:“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曹寅静默片刻,才低声道:“这是事实,郡主不信的话,大可跟属下去一趟,亲眼目睹!”

南宫雅蓦地一怔……

楼月卿上马车后,静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南宫雅就上来了。

她忙收敛情绪,扬起一抹柔和的笑意。

“说完了?”

“嗯!”南宫雅走进马车,坐在楼月卿身边。

楼月卿撩开帘子,正好看到曹寅走远的背影。

“你没有杀他?”

南宫雅苦笑,摇了摇头:“算了,罪魁祸首不是他,杀了他我又能解几分恨?”

楼月卿听言,若有所思,没说什么。

回到金陵城内后,她们直接去了先前的闳王府。

南宫渊虽死,可闳王府仍在,南宫翊杀了南宫渊后,只是下令封府,先前冯吉本来想要请他们住进行宫,不过楼月卿拒绝了,打算住进闳王府,冯吉派了人打扫,去一趟皇陵回来,整个闳王府就已经打扫整理好,可以直接入住了。

第二日一早,南宫雅说要去看以前的小姐妹出去了,楼月卿由着她去,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吩咐了暗卫跟着。

南宫雅出去了一天,傍晚时分才回来的,回来后,一切如常。

楼月卿看在眼里,总算是放心了。

一连半个月,容郅都特别忙,连萧以慎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楼奕琛也在他们来到金陵的两日后到了,几个人忙着处理东宥的各种事情。

这些时日日,楼月卿除了晚上,几乎是见不到容郅的,今日他却破天荒的留在府中,事情都交给了楼奕琛和萧以慎,陪她游春园。

而且楼月卿看得出来,他似乎情绪不太好,有心事。

看在眼里,楼月卿什么也没问,陪着他游园喝茶,静静地陪着,等他自己开口。

她知道,他今日特意留在府中,是有事想和她商量。

果然,绷了半天后,他开口了:“无忧!”

楼月卿正给他倒茶,听见他的声音,动作一顿,而后不动声色的继续倒茶。

“怎么了?”

容郅忍着不得看着她,问:“你觉得,萧以恒如何?”

楼月卿愣了愣,而后放下茶壶,看着他蹙眉:“你怎么会问他?而且,你指的是什么?”

容郅直言:“他治理江山的能力,你觉得如何?”

楼月卿忽然整个人都定住了,定定的看着他。

容郅也看着她,四目相对。

半晌,楼月卿才开口问:“你……为什么?”

容郅微抿着唇淡淡的道:“这几年我一直关注容烨的情况,他和他父亲虽然不一样,可他并不适合做皇帝,楼奕琛也说了,他太过优柔寡断,耳根子又软,加上……我不能冒这个险!”

楼月卿仍有些消化不掉:“可是……这可是你们容家两百年的基业啊,你……”

容郅叹了一声,道:“无忧,自古以来朝代更迭是常态,没有谁,注定就是这个天下的主宰!”

楼月卿点了点头:“这个道理我明白,可……”

怎么说呢……

容郅是打算将整个楚国,连同这大半年来打下的魏国和东宥,全部送给璃国,这,太过疯狂了。

楼月卿之前是怎么也没想到的,她一直以为,就算战争结束,也不过是楚国和璃国南北而治,至于魏国和东宥的国土,该怎么分就怎么分,可却没想过,把整个天下都变成璃国。

容郅沉声道:“萧以恒是一个优秀的帝王,子禹也是青出于蓝,比起容烨,我更相信你的哥哥和侄儿!”

楼月卿深吸了一口气,很认真的看着她抿唇问的:“容郅,我想知道你这个想法,是因为你真的觉得我皇兄和禹儿以后能治理好天下,还是因为我?”

容郅想了想,答:“都有!”

楼月卿蹙眉。

容郅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耐着性子道:“我记得你说过,你想要天下太平再无纷争,两国而治,不管现在如何交好,总有一日会再起纷争的,也许我们活着的时候不会,可我们不能与世长存,自古以来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迟早的事情,我现在这么做,起码能保证,不会流血!”

现在因为他们,楚国和璃国关系密切如同一国,可是等他们不在了,谁也不能保证日后不会起纷争,一旦起了纷争,不是璃国吞并楚国,就是楚国吞并璃国,与其日后再起烽烟,不如现在就让天下太平。

“可是……”楼月卿仍然是有些缓不过劲儿。

容郅轻声道:“好了,这件事你别管了,等我去酆都,和你皇兄再详谈吧!”

“嗯?你要去酆都?”

容郅颔首:“嗯,这里的事情快处理完了,我过几天就要回一趟楚京,等事情了得差不多了,我就去一趟酆都,就此事与你皇兄好好谈谈!”

“那我呢?”

容郅笑了笑,将她揽过来:“你当然是和我一起,我走哪你跟哪!”

楼月卿顿时不高兴了。

“怎么?”

楼月卿撇撇嘴:“我想六月和珒儿了!”

容郅面皮绷紧了几分:“哦,那你先去酆都吧,我自己回楚京!”

楼月卿:“……”

斜视着他,她揶揄一笑:“啧啧,吃醋了?”

“没有!”

楼月卿忙扑到容郅身上,笑眯眯的道:“好了,我逗你玩的,我才不想那两个小混蛋呢,我舍不得离开你,我要和你一起回楚京!”

容郅开始摆谱:“哦,既然你舍不得我,那我带你一起回去吧!”

楼月卿很想抽他,事实上,她真的抽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他胸膛上,笑骂一声:“死德性啊你!”

容郅笑着将她的手裹在手心,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那一脸的满足和惬意,犹如抱着他的整个世界。

这原本,就是他的全部。

几日后,他们启程离开而金陵,留下萧以慎和楼奕琛在金陵,宁煊也带着南宫雅离开金陵了,不过去向却不明,没有回姑苏城。

容郅带着楼月卿从金陵返回楚京,沿途处理一些军务,回到楚京的时候,一进一个月过去了。

正值五月初。

当年她怀孕的时候,萧正霖病重,她离开楚京回酆都,至今六年多了,如今再回来,总觉得物是人非。

容郅回来,文武百官出城相迎,之后容郅进宫去了,楼月卿没有回王府,直接去了慎王府。

她去看容昕。

她和容昕也很多年没见过了,蓦然见到,只觉得这丫头沧桑憔悴了许多。

楼月卿没有提裴沂,也没有提萧以慎,只是和她说一些家常体己话。

容昕也对这些缄口不言,就和楼月卿聊孩子。

在楚京待了大概两个月,容郅这两个月特别忙,因为大战之后百废待兴,加上要做好接下来江山合并的准备,虽然容郅还没透露给其他人这个想法,可他也私下做了准备,所以他几乎除了晚上之外,白天她很少见到,她也不打扰他,每日自己想办法打发时间,因为要赶着去酆都过中秋团圆节,七月上旬的时候,容郅忙的差不多了,布置好了事情之后,他们就启程北上了。

因为一路巡查,到酆都的时候,是一个多月后,八月上旬临近中秋。

萧以恒亲自一众人出城接他们,当夜宫中大摆筵席。

楼月卿没呆多久就离席了,去找萧倾凰。

萧倾凰没有出席宫宴,她的存在,依旧是个秘密,她不愿正名,大家也随了她,所以这半年来,她在璃国,出现在人前都带着面纱,不过,她也很少出现在人前,不是在公主府就是在宫里,今日这种场合,自然是不好出现,她也不喜欢这种热闹。

楼月卿是在长乐宫的屋檐上找到萧倾凰的,找到的时候,她正坐在上面,仰头望月。

嗯,今天十二,月亮已经很圆了。

和那边的喧闹奏乐声形成反差,这边很安静,时不时响起的知了叫声,倒是十分清晰刺耳。

楼月卿提着两坛酒,纵身一跃飞上了长乐宫的屋顶,她一上来,萧倾凰听见动静忙转头看过来,透过月色看到她,愣了愣。

回过神时,楼月卿已经走到她旁边,没好气道:“教你那点武功,感情都拿来爬屋顶了?”

萧倾凰笑了笑,挑眉问:“姐姐不在前面饮宴,跑来这里做什么?”

“吵,不想待,反正都是喝酒,还不如来找你喝!”说着,她递了一坛酒给萧倾凰,后者接过。

楼月卿抬脚踢了踢萧倾凰的小腿:“挪过去点,给我腾个地儿!”

萧倾凰转头看了一眼自己另一边大把的空位,抱着酒坛子默默的挪了一下。

楼月卿这才一屁股坐在萧倾凰刚才坐的位置。

扬了扬手中的酒坛子,楼月卿扬了扬眉:“青裸酒,很烈,能喝吧?”

萧倾凰没好气道:“小看我啊?我以前一次能喝好几坛!”

“那敢情好!”拔开酒塞,和萧倾凰碰了一个,楼月卿心情很不错:“来,干!”

“干!”

姐妹俩碰了一个,分别仰头喝了一口。

然而,萧倾凰刚喝下一口,火辣辣的酒气充斥着鼻腔,一张脸立刻皱成一团:“唔……这个怎么这么烈?”

“嗤!”楼月卿冷嗤:“你以前喝的,不过是珂儿酿的,最多不过十年,那算什么烈酒?这个是皇祖母当年亲手酿的,搁酒窖里有三四十年了!”

温太后年轻时,可不只是会调配香料药膏,调配酒方更是一流,她折腾出不少酒方子,其中青裸酒就是其中最烈的一众,鲜少有人能喝完一坛,后来萧允珂跟着她学过一些,可也不过是皮毛,酿出来的青裸酒,还不及她亲手酿的一半醇香浓烈,更何况,这还是囤在酒窖里几十年的。

萧倾凰默默地皱着小脸,好吧,她刚才小瞧了这酒了。

楼月卿哂笑一声,这才问:“说吧,为何突然间回宫里来住了?还住在长乐宫,真都放下了?”

一回到这里,得知萧倾凰住在长乐宫,楼月卿说不惊讶是假的,因为对于萧倾凰而言,长乐宫,充满着罪恶和痛苦,就像长乐公主府一样,里面都是她不堪回首的过去,她放下了,不代表全部放下,只要没有全部放下,她就不会踏入这些地方。

可如今,她却踏入了,还这样住着,也是稀罕了。

萧倾凰一脸轻松:“从小住的地方,也算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了,太后让我在宫中住着陪她,那我不住这里住哪儿?”

楼月卿听言,蓦然一笑,倒是没说什么。

萧倾凰仰头看着天上又亮又圆的月亮浅浅一笑道:“以前我一直不愿再踏入这里,还有长乐公主府,总是自欺欺人的放下和逃避着,这次回来,我日日住在这里,时常去长乐公主府待着,一开始的时候是有些排斥,可慢慢的,心境便平静下来了!”

至此,她才明白,楼月卿让她回来的用意。

真正的放下不是逃避,而是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伤痛和不堪,都能无动于衷,那才是真正的放下!

楼月卿看着萧倾凰,会心一笑,轻声道:“你能这样,姐姐很开心!”

萧倾凰听言,静默了片刻,然后转头看着楼月卿认真道:“姐姐,我可能过几天就要离开了!”

“去哪?”

“我去……嗯……不告诉你!”狡黠一笑,吊人胃口。

楼月卿愣了愣,而后忍不住笑骂:“死丫头,你还跟我故弄玄虚起来了?”

萧倾凰冷哼:“我就故弄玄虚怎么了?你还敢打我不成?”

那一副冷艳姿态,看着就想抽她。

楼月卿不由无奈笑道:“我哪里敢打你啊?”

哪里舍得打?捧在手心护着疼着都尤觉不够。

萧倾凰喜滋滋的笑着,道:“反正呢,我过了团圆节就走,这次你可不许再派人暗中跟着我,我会经常给你传飞鸽传书报平安的!”

楼月卿立刻反对:“这怎么行?没人跟着你我可不放心!”

“我又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那也不行,江湖险恶……”

“我又不是去打打杀杀,哪里就险恶了!”顿时就不高兴了。

楼月卿想了想,做出退让:“行,不派人跟着也行,半个月报一次平安!”

“……好!”

没让十天报一次,她觉得已经很好了!

楼月卿这才满意了……

这一晚上,姐妹俩在长乐宫的屋顶上喝了大半夜的酒,期间还叫了人再去拿了几坛酒,等容郅他们宫宴结束后过来找的时候,俩人都醉了。

萧倾凰直接醉昏过去,楼月卿倒是酒量好一些,人还是半醉半醒,嗯,在撒酒疯!

容郅阴着脸将楼月卿抱着走了,连马车都没坐,直接用轻功飞回了公主府。

然而,在半途中,某个酒疯子也不知道是酒劲发作还是故意的,一路高歌长嚎着,俨然是心情特别好,容郅拼了命忍着,才没有半道上把她丢下。

回到公主府后,她直接被丢在了床榻上,容郅阴沉着脸站在床边看着她醉醺醺的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发酒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死女人,喝那么多酒,醉到发酒疯的地步,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喝醉的样子,可爱,却也气人!

坐在床边,他拉过她,没好气问:“你喝那么多酒做什么?”

楼月卿傻笑着咕哝:“我高兴……”

看你这醉鬼样儿,不用说都知道你高兴了!容郅腹诽着。

楼月卿一边不安分的在他怀中翻来覆去扭扭捏捏发神经,一边哼哼唧唧:“唔……容郅,喝水……”

容郅沉沉的看着她,而后还是认命的放开她,起身去给她倒水。

倒了水,端过来坐在床榻边,伸手把她拉了过来扶起来,给她喂水。

喝了一杯后,她咂咂嘴:“还要喝……”

容郅又转身去倒了一杯。

喝了两杯水,总算是解了渴,她人也清醒了几分。

眨了眨眼,她看着他,两眼似懵懂又似妩媚,她的模样,如同孩童般娇憨纯净,眉眼间却因为丝丝迷离显得媚眼如丝,十分勾人。

容郅就这样看着她,两眼怔然,痴痴的看着。

之后,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她就直接伸手勾着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唇。

她的吻,热情而放纵,容郅哪里还能忍得住,很快便化被动为主动,顺势将她压下……

屋内很快响起一阵旖旎之音,外面月色朦胧,屋内春光无限。

直到破晓,这一场大战才休止。

结果就是,楼月卿第二天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一晃两日过去,中秋团圆节到了,那天晚上,萧以恒没有宴请百官,甚至一些皇室宗亲都没有宴请,而是全家人一起吃了个团圆饭,十分热闹。

团圆节后,楼月卿送走了萧倾凰,而容郅,也开始和萧以恒提合并一事,听到容郅的这个打算时,萧以恒震惊不已,显然也是怎么都没想到,不过对此,也是乐见其成,整个人都十分兴奋。

之后,两人就着合并一事商谈了整整半个月,终于所有意见达成一致,容郅便只身回了楚国。

两个月后,楚国和璃国同时下发诏书,去除国号,两国合并,建立大燕皇朝,以原北璃宣武帝萧以恒为帝,年号长安,因此,天下哗然,但是,却无人敢反对。

大燕长安元年,宣武帝下诏大肆分封诸王侯,原楚国皇帝容烨封楚安王,原东宥帝长子南宫宇为东晋王……

大燕建立,姑苏城城主宁煊将姑苏城奉上,宣武帝下诏,将姑苏城更名长平,建造为都,两年之后新都落成,宣武帝迁都长平,史称燕都。

大燕建朝后,短短三年的时间,原本百废待兴的天下局势焕然一新,天下恢复到了战乱之前的安乐和太平。

长安十年,经过宣武帝励精图治,大燕皇朝迎来了第一个盛世,史称长安盛世,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宣武帝萧以恒下诏退位,传位于太子萧子禹,萧子禹登基后,称承明帝,改元天和,承明帝登基后,励精图治大肆改革,更是将大燕皇朝推上巅峰……

而自从大燕建立后,作为这个皇朝建立的最大推动者,原楚国摄政王容郅,偕王妃归隐不知去向,然容郅的摄政王之位却保留了下来,作为他独有的世袭王爵传承后代,后代子孙皆可承袭摄政王之位,并且拥有摄政之权。

——正文完

------题外话------

这本书写了两年了,16年5月1号开的,18年5月1号结束,拖拖拉拉的写了那么久,终于完结了,呼……

绞尽脑汁写了三天,就写成了这样,本来打算写两万的,可是有些情节不必要就不写了,一笔带过,也不知道你们满不满意,反正我是尽力了。

接下来就是番外篇,么么哒,不定时更新。

书荒的小宝宝们,隔壁苒宝新书《盲妃嫁到,王爷别挡道!》已经更新到十万字了,嗯,我觉得比悍妃好看,咳咳,请大家移步鉴赏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