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凰篇002:入住柳家,少女情事/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倾凰亲自送着柳如英回了丰州柳家,因为柳如英的逃婚,柳家乱了,可又怕事情闹大影响婚事,只是暗中派人找,可却急坏了柳如英的父母,所以柳如英被送回来的时候,她的父母喜出望外,特别是柳如英而母亲,抱着她一阵激动地哭,看着她那副样子,又是一阵心疼。

萧倾凰把人送到了打算走人,柳如英拦住了她,告知了柳家父母是她救了她,柳家父母感恩戴德,很热情的招待她,说是让她留下住些日子让他们报答一下。

萧倾凰本来想拒绝,可是柳如英说,她的婚事还有不到半个月就到了,让她留下喝个喜酒,萧倾凰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是随便走走没什么正事,还不如留下来凑个热闹,想了想便也答应了,就这样,她住进了柳家。

嗯,柳家也奉她为上宾,十分礼遇。

萧倾凰闲来没事,也正好为柳如英治一下身上因为被那两个大汉凌虐留下的伤,伤的不重,却也不轻,若是一般的大夫来治,好的慢不说,还有可能被传出去,毕竟那些痕迹一看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虽然柳如英并未失身可可婚事在即,若是传出去,她的婚事必然完了,严重的,这辈子就毁了。

幸好出来之前,怕她受伤什么的,姐姐塞给他一堆药,内伤外伤的,止血祛疤的,消肿止痛的,她的包袱里除了两套衣裙,便都是这些瓶瓶罐罐,她这一路上都没用上,如今倒也算是派上用场了。

给柳如英上药的时候,看到柳如英身上的那些淤青和血痕,萧倾凰格外的有耐性,动作也轻柔缓慢,事实上,她平时也是一个温柔的人。

萧倾凰在认真专注的上药,柳如英坐在那里,微微侧头看着萧倾凰如画一般的眉眼和精致无暇的面容,不由赞叹:“萧姐姐,你长得可真好看!”

这姑娘一开始还有些阴影,可相处两日下来,她也慢慢的淡去了阴影,人也变得有几分开朗,话也多了起来。

住进来那天,柳家父母问了她的名字,她只说自己姓萧,并未说名字,所以,柳家的人,上至主人下至仆人,都唤她萧姑娘,柳如英叫她萧姐姐。

萧倾凰在外是不露脸的,唯有在房间里,所以柳家也只有柳如英和柳家父母见过她的样子,当然,也都是一脸惊艳,反正这句话柳如英这两日说了应该有十几次了。

萧倾凰只笑笑:“你也好看!”

这是实话,那天柳如英的脸被打肿了的时候都看得出模样不错,这两日脸上的红肿消得差不多了,看着确实是挺好看。

小姑娘也才及笄不到一年,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有几分娇俏明艳的的。

柳如英听见这话,只是浅浅笑着,两边的小梨涡看起来甚是可人,她想起什么,问:“对了,我都忘了问了,萧姐姐是哪里的人?”

萧倾凰动作一顿,忽然垂眸静默了。

柳如英见状,以为自己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正要转开话题,便听见她轻声道:“我是璃国人!”

柳如英一愣:“璃国啊……那好远呢!”

丰州地处魏南境,和璃国天南地北,对于柳如英这种没出过远门的深闺女子,对于位于魏国北方的璃国,只知道很远,也很冷。

萧倾凰想了想,淡淡一笑:“还好吧!”

路走得多了,其实哪里都不会觉得远。

柳如英又问:“那你为何自己一个人行走在外?”

萧倾凰回答:“想出来游历山水行走江湖,就出来了!”

“喔,真羡慕你!”她还没出过远门,这次想要逃婚私奔,也正是因为没出过远门,这才被人抢骗了钱财,发生了那日的事情。

萧倾凰笑了笑,并未搭腔。

柳如英微微垂着头,一脸落寞丧气:“我之前也是想和阿文哥一起私奔去浪迹天涯的,他跟我说外面很好,说我不该就这样听从爹爹娘亲的安排草草嫁人,一辈子都做个深宅大院的女人,我很向往的,可是现在……”

她选择了回来,没有去和他约好的地方。

萧倾凰挑眉:“那为什么后面选择和回来了呢?”

那天她已经逃出了丰州,虽然遇到了那些事,可后来萧倾凰也说可以送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她却选择了回来。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了,可她放弃了,放弃了和心上人相守的机会。

柳如英闷声道:“因为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嗯?”

柳如英微微抿着唇轻声道:“那天被萧姐姐救下的时候,我突然间想明白了,我爹爹娘亲视我如珍宝,给我选的夫婿也是丰州数一数二的才俊,我也见过他,他人很好,嫁给他,我以后会过得很好,可我若是任性逃婚了,江湖险恶,那天遭遇的事情可能以后还会发生,或者更严重的都有,不是每一次都能和那天一样幸运的被救,忽然发现,宋文只是个文弱书生,和他认识那么久,他一直都是会说漂亮话,可却什么都不曾为我做过,人也心高气傲自视甚高,不仅保护不了我,还给不了我幸福,我若是和他走了,以后便是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是我无法想象的,而且,我也会一辈子见不到爹娘了,我的家族,也会因为我的逃婚丢尽颜面,我赌不起!”

萧倾凰两日来第一次觉得,柳如英这个小丫头其实也算是个胆子大有想法的姑娘,敢冲破世俗不顾一切的逃婚私奔,却又在关键时刻想通回头,没有被那些虚无的东西蒙蔽双眼一错再错,比起那些规规矩矩的深闺女子,她多了一份勇敢,却并未全部被情爱蒙蔽双眼,起码,她清醒了回头了。

可以想象,若是她那日坚持去找她的心上人,以后,她面对的是什么。

萧倾凰想起了自己,当年,她和元绍衍,当时的她,清醒的看着自己沉沦,明知道是错的,还要义无反顾的为那样的一个男人不顾一切,最后落得个被利用欺骗的下场,她的情伤,虽然与过去的经历相关,可元绍衍在其中,占据了一半的原因。

如果当时她也能如同眼前的小姑娘这样,及时回头,没有让自己一头栽进去,失了尊严丢了心,和他纠缠不清任由他践踏利用,她如今或许心中的伤不会那么重,姐姐也不需要那么担心她了。

苦笑一声,她摇了摇头,没说什么,继续给柳如英上药。

柳如英身上伤的有点多,那两个大汉对她很粗暴,到处都是淤痕和伤痕,用了两日药,伤好了些,可还是很明显。

柳如英见她又不说话,打量着她如画般的侧颜,想了想,忽然问:“萧姐姐看起来应该有双十年岁了,可嫁人了?”

“没有!”

“喔……那可曾婚配过?”

萧倾凰想了想,平静道:“算是有过吧,我以前定过一次婚,不过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柳如英有几分惊讶:“死了?”

萧倾凰颔首:“嗯,被我杀了!”

柳如英着实被吓了一团,讷讷的看着她。

萧倾凰抬眸看着她有几分惊呆的脸,挑了挑眉:“吓到你了?”

柳如英吞咽了一下:“还……还好!”

其实她没杀过人,甚至死人都很少见,若是在以前,她听见这话,肯定会很怕萧倾凰,可是那天萧倾凰杀了那两个意图强暴她的大汉之后,她心境就不太一样,这两天相处下来,也知道萧倾凰虽然杀人,可却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不管对谁都是温和有礼的,对她也是格外温柔耐性十足,不是那些穷凶极恶的坏人。

她并不怕,只是惊讶,她为何要杀了自己的未婚夫。

心里疑惑着,她也问出了口。

萧倾凰斟酌片刻,平静道:“因为不喜欢,不想嫁给他,所以就杀了他!”

“啊?”就这样?

萧倾凰想了想,又道:“他不是好人!”

柳如英愣了愣,而后了然:“哦哦,若是坏人,那也是死有余辜!”

萧倾凰只是笑着,没说什么。

柳如英对她更好奇了:“那萧姐姐有过心上人么?”

萧倾凰倒是不排斥柳如英的追问,认真的思索片刻,道:“有过一个!”

“那他……”

“他死了!”

呃,又死了?

萧倾凰停下了上药的动作,点到为止,淡笑道:“好了,不说我的事了,药上好了,赶紧把衣服穿好!”

“哦哦!”柳如英忙扯过一旁的衣服,把自己裸着的上身遮挡好。

萧倾凰收拾上药的工具和刚才用到的几瓶药,一边叮嘱:“那些伤口正在结痂,所以你依旧不许沐浴碰水,晚上让你的丫鬟给你擦一下就好,擦的时候也要小心,别碰到伤口!”

“知道了,谢谢萧姐姐!”

柳如英正在穿衣,她的丫鬟疾步走进来。

手里捏着一封信,行色匆匆很是不安。

原来,这丫头今日出去帮柳如英采买东西的时候,遇上了柳如英的那个心上人宋文,据说那个宋文在他们约好的地方等了一天一夜没见到她,所以回来寻她,要问个究竟,正好看到刘若英的丫头,就然那丫头带了封信给柳如英,约城外横山寺见面。

也就是柳如英以前遇见宋文,并且常和他私会的地方。

这就有意思了。

------题外话------

嗯,这只是倾凰番外篇的铺垫,总要循序渐进的,不过他们很快就会遇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