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凰篇005:暗夜打斗,鬼使神差/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倾凰在柳家呆了半个月,在柳如英成婚出嫁的当天,就告辞离开了。

离年关还有两个月,她也该启程北上回渭明山了,能早些回去,就不能早些见到姐姐和六月。

那日在横山寺遇到的那个男子,她其实没有放在心上,甚至都快忘记了那匆匆一面,没想到,会在宛平再次见到他。

宛平是丰州往东的第一座城池,她从丰州离开,抵达宛平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正好楼月卿在宛平有一所别院,她没有住客栈,直接住进了别院。

手持楼月卿给的令牌,只要楼月卿的产业,她都可以随意使用支配。

她到的时候已经是临近深夜,吃了东西再去沐浴,沐浴出来之后,又用内力烘干了头发,正打算休息,耳边依稀听见一阵打斗声。

刀剑相撞的打斗声,而且还挺激烈。

萧倾凰蹙眉,不过并未理会,她原本也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虽然在外游历的时候她救过不少人,可是像这种大动静的打斗,她见过不少,大多是江湖人士的厮杀,她从来是避而远之不予理会的。

可是,却心绪异常烦乱,躺下一会儿都睡不着。

一阵纠结之后,她起身出了房门,让守在门口的小丫头召来了这里的管事。

“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那名管事颔首离去。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管事没回来,打斗声却停了下来,还有一阵阵呵斥声,是官兵到了。

终于清静了。

过了片刻,那名管事回来了。

“小姐,似乎是一群江湖人士在打斗,死了不少人,不过,官兵赶到之前,那些人活着的都逃了!”

萧倾凰闻言点了点头,挥挥手让他退下了。

那名管事退下后,她依旧睡不着。

莫名心烦。

起身,披了件外袍,她没惊动任何人,偷偷出了别院。

如今北边已经是寒冬,可是处于南边的宛平城却并不见冷意,只是晚上的时候有几分凉意。

方才那一番打斗太激烈,这周围的百姓都被惊到了,到处灯火通明,犬叫声也不停地响起,途径一些民宅的时候,还听到屋子里的窃窃私语传出来,不过巷子上根本没人,本来就是夜深人静时分,加上刚才的动静太大,谁还敢出来。

萧倾凰走了一会儿,穿过了两条巷子幽深逼仄的巷子后,萧倾凰走到了方才打斗激烈的地方。

尸体什么的早已经被弄走,这里已经没人,只有满地的血迹和空气中仍未曾散去的血腥味。

晚间凉风吹来,伴随着阵阵血腥味,有几分恐怖吓人。

但是她不怕,几乎没有感觉。

萧倾凰觉得,她估计是脑子傻了,半夜不睡觉来这里吹凉风。

苦笑一声,她转身就要回去,可是刚走进巷子,她才走了两步,忽然听见一阵轻微的动静,似乎是男人的喘息声。

她脚步一顿,皱了皱眉,一阵纠结之后,抬步顺着声音走去。

然后,在一个昏暗陋巷中,她看到了角落那里挨坐在墙根下的一道暗影。

如今这种季节这种时间,天上没有月亮,甚至星星都没有,不过萧倾凰眼力不错,依稀看得出,那是一个男人,而且,血腥味还挺浓,俨然是个重伤的男人。

她犹豫片刻,走了过去,停在那个男人面前,然后,缓缓蹲下。

因为夜色的原因,她蹲下的地方与他还有些许距离,她只依稀看到这个人的五官坚毅棱角分明,具体的模样却看不太清楚。

他闭着眼,似乎昏迷了,一只手搭在小腹上,似乎在捂着伤口。

萧倾凰看着,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忍不住靠近一点想要看清楚他的脸,然而刚一靠近,原本闭着眼昏迷的男人蓦然睁开那双阴戾的眸子,然后毫不犹豫的抬手。

刀光一闪,依稀看见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袭向萧倾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