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凰篇011: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复看着她,有几分出神,并未言语。

她现在这个样子,不想之前戴着面纱时那样清冷寡淡,宜喜宜嗔的样子,倒是显得有几分活色生香。

见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她,萧倾凰黛眉一蹙,愈发不悦:“你看什么?”

沈复微微回神,方觉自己失态了,稳了稳自己被惊艳到的心神,这才有几分不解的问:“萧姑娘长得那么好看,为何要遮脸呢?”

在他的记忆中,他见过的女子,极少有像她那么美的,而长得美丽的姑娘,哪个不是拼了命的让他人看到自己的美貌从而获得骄傲感,她却费尽心思的不让人看到她的脸,倒也是奇怪。

萧倾凰冷下了脸:“与你无关!”

沈复:“……”

萧倾凰看着他捂在伤口处的手,还有比早上还要苍白几分的脸色,蹙了蹙眉,淡声问道:“你的伤正在愈合,还不宜走动,这个时候你不好好躺着出来做什么?若是扯裂了伤口,我可不会管你!”

沈复愣了愣,而后扯开一抹带着歉意的笑意,道:“在下只是听见姑娘在吹箫,从箫声中听出似乎心情不好,所以出来看看,惊扰了姑娘,扫了姑娘的兴致,实在抱歉!”

萧倾凰面色稍霁,淡淡的道:“回去休息吧,你好好养伤,伤好的快些,我还能早些离开这里!”

“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沈复有些惊讶:“姑娘是因为在下……才逗留于此?”

“那不然呢?”

沈复忽然沉默了。

萧倾凰淡淡的道:“所以,你好好养伤,你好的快些,我还能早些回去!”

话音一顿,她想了想,又道:“回去好好躺着吧!”

说完,她便转身走了。

沈复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回廊尽头,站了一下后,也转身回了房。

既然被沈复见到了模样,第二日再来给沈复处理伤口的时候,萧倾凰便也没有再遮脸。

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打量萧倾凰,沈复不得不叹一声造物者的神奇。

她真的很好看,他并非以貌取人的人,不过看到她这样一张脸,也不由得移不开眼。

他对这姑娘,很感兴趣!

这一点,他自己心里明白,从在丰州两次见到,便已经有了些许心思,只是朦胧浅微罢了,如今,几日相处接触,这份心思愈发清晰明朗了。

就在他凝望着她精致无暇的侧颜思索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她转过头看着他,眸色冷沉,语气也是极度不悦:“再这样看着我,我挖了你的眼睛!”

沈复微微回神。

看着她极度不悦的面容和清冷寡淡的眼神,他正要解释什么,萧倾凰已经转过头去继续给他换药包扎。

依旧认真专注,不受影响。

沈复:“……”

奇怪的女人!

他一阵无语之后,忽然开口:“萧姑娘!”

“嗯!”

他道:“在下有些好奇,姑娘与我素昧平生,为何愿意这般大费周章的救我?”

之前他问过她为何要救他,她说是为了赎罪,可是这个理由也不尽然,毕竟为了他引来这么多麻烦,还对他这般上心,亲自给他处理伤口悉心照顾,一般陌生人,可没有这么好心。

萧倾凰听到他问了个算得上是重复的问题,便也没有和之前一样回答,而是淡淡的道:“我是个医者!”

医者仁心,既然救了人,便该负责到底,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他愣了愣,而后了然一笑,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又问:“倒是忘了问你,是哪里人?”

他知道这块大陆分裂四国,北有璃国,南有楚国,东有宥国,西有魏国,只是魏国现如今俯首称臣,隶属楚国,为魏郡。

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魏郡南境。

萧倾凰沉默,没出声。

屋内陷入一片寂静,就在沈复以为她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她淡淡开口:“璃国人!”

闻言,沈复眉梢一挑。

璃国人?

他记得,璃国国姓萧,这姑娘也姓萧,身边还有那么多暗卫保护,本人也看着就不似寻常人,莫非……

想了想,他又问:“那你……可婚配了?”

萧倾凰动作一顿,垂眸静默许久后,抬眸看着他,神色不明:“你问这个做什么?”

他淡笑着直言:“只是想知道,在下可还有机会!”

萧倾凰倏地一怔,而后回过神,定定的看着他,没说话。

他的表情上染着一丝笑意,看不出是在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沈复也看着她。

半晌之后,萧倾凰意味不明的笑了,问:“你……想娶我?”

沈复眸色微动,没有回答。

有点喜欢她,想和她试一试,但是娶她,倒是没想过,他这个身份,娶妻可不是说娶就能娶的,何况,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些事情太过凶险,也不适合现在娶妻,他也不是色令智昏之人,如今虽然对她有些心动,却与她并不算了解,贸然说娶她,太过冲动,也不够负责。

见他不回答,萧倾凰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似有几分自嘲与苦涩,收回目光之后,简单的给他包扎好后,便起身离开了,没有再多说半个字。

沈复看着她消失在门口的那一抹有几分落寞的背影后,才惊觉自己方才的沉默,怕是不该。

有几分懊悔,却也只能忍着了。

等她再来的时候,再好好解释吧。

可是,他没想到,第二日,她没有出现,而是管事领着一个中年男大夫来处理的他的伤口。

沈复措手不及,立刻询问了管事:“她呢?”

管事的回答:“小姐说了,公子内伤外伤皆已有好转,不需要她亲自处理了,所以,她不会再过来了!”

沈复顿时怔愣住。

心下一慌,他拧眉问:“那她现在在何处?”

管事的没说话。

沈复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离开了?”

“那倒没有!”

“那她在哪?”

管事的听见他这样追问,原本不想回答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淡淡的道:“小姐每日日早晚都会练半个到一个时辰的剑,现在应该是在后山脚练剑!”

沈复松了口气,没再问什么,任由大夫给他换药包扎,面上若有所思。

他的伤势已经好了一半,下床走动已经不是问题,等大夫检查完他的伤口,上了点药重新包扎之后,他目送着管事带着人离开,自己便起身走了出去。

这个别院位置极佳,可谓依山傍水,前面有一个小湖,后面背靠着一座山,管事说她在后山脚练剑,他顺着后山走去,很快便看到了正在挥剑翻腾如幻影的那一抹身影。

他虽受伤未愈,可毕竟身怀武功,且都还不低,所以还是看得清楚她的招式的。

她的剑术很高,可以说是化剑为影游刃有余,只是不知为何,看她练得不太顺畅,握剑的手势有点奇怪。

他没有上前,站在拐角隐蔽处,静静地看着那边迅速闪动的身影,剑眉微微蹙起。

不过他不过去,萧倾凰却停了下来。

反手把剑负在身后,然后厉眸扫过来,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悦:“谁在那边?”

沈复只好走了出来,往他那边走去。

看到是他,萧倾凰怔愣片刻,随即蹙眉,有几分不自在。

在他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敛去那一丝不自在,淡淡的问:“你怎么不好好养伤?来这里做什么?”

沈复想了想,道:“今早没见到你,有些不习惯,所以来看见见你!”

闻言,萧倾凰不由得嗤笑一声:“你我素昧平生,如今相识也不过萍水相逢,你习惯我做什么?”

沈复忽然沉默了。

萧倾凰看着他,静默片刻后,微抿着唇道:“好好回去养伤吧,没事不要出来走动,以免扯到了伤口!”

说完,转身就要走。

沈复见她要走,不假思索的就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

萧倾凰脚步一顿,而后转头看着他,眉头拧紧:“你做什么?”

语气,已有几分不悦。

他微抿着唇,耳后染上了几分赤色,面上也有些不自在,纠结片刻,才闷声道:“我昨晚的话,是认真的!”

萧倾凰一愣。

他面色愈发不自在了,不过还是定定的看着她。

萧倾凰静默片刻后,才开了口,却是说:“你……能先放开我么?”

他正拉着她的手臂,很用力,虽然不疼,却也很紧,她若是贸然挣开,怕是会波及到他扯到伤口。

沈复愣了愣,随即才后知后觉的松开了她的手。

他一松手,萧倾凰退后了一步,就在沈复以为她打算转身要走的时候,她却淡笑着问:“你真的想娶我?”

沈复不置可否:“若是呢?你嫁么?”

萧倾凰听言,若有所思片刻,又问:“为什么?”

“什么?”

萧倾凰依旧神色不明:“为何想娶我?”

沈复忽然沉默了。

原本对她有几分心动,所以不由自主的打算和她试一试,昨夜她落寞离开后,他思索了许久有了些许主意,加上今日早上她突然避而不见,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然后突然就萌生了娶她的念头。

他第一次遇见心动的女子,娶她,似乎还不错,心生出了几分期待。

可他却迟钝的不知道如何和她解释。

萧倾凰面色依旧淡淡的:“你喜欢我?还是说我救了你,所以你打算以身相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