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凰篇014:/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复棋艺挺高,反正比她高,因为即便是就着她的残局下的,她还是输了,虽然最后是她赢的,可她知道,那是沈复故意让着她的。

下完了一盘,刚才被虐了一番,萧倾凰正纠结着要不要继续下,对面的沈复已经自告奋勇的收棋。

“再来!”

萧倾凰:“……”

好吧,继续就继续。

下着下着,何寂闪身而来。

递上一个小竹筒:“小姐,主子的飞鸽传书!”

萧倾凰动作一顿,而后把棋子丢回棋罐,面色欣喜的接过何寂递上来的小竹筒。

对面的沈复看着一脸欣喜的萧倾凰,霎时愣了神。

她原本就很美,这些天她并非没有笑过,可那种笑不是冷笑就是苦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笑从心生,眉眼间全都是满满的愉悦,如同一个少女,笑靥如花,活色生香,便是如此了。

就是这样的一抹笑容,惊艳了时光,也惊艳了他的心,此后不管过去多久,沈复都记得清清楚楚。

萧倾凰已经好些日子没有收到楼月卿的飞鸽传书了,半个月了,上次是在丰州柳家的时候联系的了。

简短的几句话,大致就是问她何时回去,嘱咐她别耽误了过年,如今天冷,让让她注意保暖多穿些衣服,哦,还有一句,想她了。

萧倾凰看着,面上笑意愈发的浓,半点没有平日里的清冷和孤傲。

她微微侧头吩咐何寂:“去给我拿纸笔来!”

“是!”

何寂躬身退下。

沈复将她一切欣喜愉悦的神态看在眼里,若有所思的问:“你姐姐信上说了什么?那么高兴?”

萧倾凰听见他的问题,想了想,抬眸看着他,面色认真:“我姐姐催我早些回去!”

沈复一愣。

萧倾凰挑了挑眉,问:“你的伤也快好了吧?”

沈复面皮紧绷着:“还没有,我觉得应该还要养些日子!”

“嗯?可我看你好的差不多了啊!”

她的那些药,可都是花无心给的,比一般的药药效好上数倍,沈复的伤虽然严重,可是都那么多天了,再怎么好的慢也该差不多了。

他的气色看着也好了很多了啊。

沈复脸不红心不跳:“你看到的都是表面,实际上我内伤还没怎么好!”

萧倾凰挑眉:“是吗?伸手过来我把把脉!”

沈复没动。

“快啊!”

萧倾凰催促。

沈复想了想,只好把右手伸过去。

似乎有少许的紧张。

萧倾凰一手托着他的手,一手把脉,神色认真专注。

沈复的目光,看着她认真的面庞少顷后,移向她的手。

她的手很软,也特别好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这个姑娘好似全身上下都近乎完美精致,没有任何瑕疵,不得不说,造物者真的很神奇。

萧倾凰把着把着,眉头慢慢的皱紧了。

半晌,放开了他。

她郁闷道:“你的内伤好得差不多了啊!”

沈复收回手放在膝盖上,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微微蜷缩成拳,另一只手扣在手腕上摩擦了一下,面上却是一脸严肃:“是么?那为何我还是有些不舒服?”

萧倾凰眨了眨眼:“你的伤势还没完全好起来,不舒服很正常啊!”

沈复:“那我的伤都还没好,你就要走了,我怎么办?”

萧倾凰:“……”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时,何寂拿来了纸笔。

萧倾凰没再理他,埋头写回信。

落笔之时,愣了愣,思索片刻,她才继续落笔。

她没有避讳的意思,沈复也就正大光明的看着,看到她落笔写了两行很娟秀灵动的字:南国气候宜人心有不舍,加之尚有要事处理,然年关前必归,勿忧!

后面又加上一句:吾亦念之!

她写完之后,递给了何寂:“传回去吧!”

“是!”何寂退下。

何寂退下后,沈复才若有所思的问:“你和你的姐姐感情很好?”

萧倾凰想都没想,点了点头:“嗯,她是我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

比她的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