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凰篇020:城主沈烬,她的下落/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庸城是阑天朝最大的城池,甚至比帝都还要大数倍,十分繁华昌荣,相当于一个小国,地理位置易守难攻,也有自己的军队,而镇守上庸城的沈家,是阑天朝第一大族,也是最神秘的家族,如今的上庸城城主,名叫沈烬。

萧倾凰觉得,这个上庸城其实和姑苏城差不多,一样是独立的城池,只是上庸城名义上还是隶属朝廷,而姑苏城是四国之外特殊的存在,有所不同罢了。

她到上庸城的时候,距离昙花节还有五天。

此时的上庸,已经聚集了很多来自各地的人,各大客栈都人满为患,已经没有客栈可以下榻了。

萧倾凰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自然不会让自己流落街头无处安身的,所以直接财大气粗的掏钱买了个别院。

不过话说回来,这上庸城的院子贼贵,特别是这个时候,别院的原主人估计心挺黑,把价钱抬得老高,不知道等昙花节结束了她转手卖出去能不能回本……

想到这里,萧倾凰有些无语的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

买了院子后的第一天,她请了人把院子内外打扫了一下,不过并未请丫鬟伺候,饮食起居都自己来,倒也省了不少麻烦。

之后的三天,她把上庸城热闹的地方都逛了一遍。

上庸城确实是到处都种着昙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昙花都含苞欲放,却一朵都没开,似乎就是等着昙花节那天一起绽放,特别是上庸城的城北那边有一片昙花花海,一望无际的昙花花圃,萧倾凰觉得,等昙花盛开的那天晚上,这里一定特别的美,如今就有不少人在这里准备着昙花节的一切事宜,搭建各种架子,路的两边都是搭建起来的架子,上面挂着各种彩缎和灯笼,还摆着很多蜡烛,明天晚上,这里怕是会如同仙境一般壮观梦幻了。

昙花一现,不晓得会惊艳多少人呢。

萧倾凰想到这里,叹了一声,转身离开了花海。

她打算去吃点东西,她厨艺不太好,熬药和药膳倒是有一手,可厨艺是真的不行,所以,打算去下个馆子。

嗯,专门挑了上庸最大的酒楼,莫忘楼。

倒是没想到,会被骚扰。

以前在御煌大陆的时候,她那张脸太过招摇,为了避免麻烦,她出现在人前大多是围着面纱,在西域各国转悠的时候,她入乡随俗穿着异族装束,也是有遮脸的东西的,可自从来了这里,想着这里没有人知道她和姐姐,不会有人认出来她,就没有再遮脸,这两个月确实也是有不少人找她麻烦,不过都小打小闹,她来去无影,便也没什么麻烦。

岂知她这才刚坐下点了菜,就被从酒楼外面进来的人给盯上了。

一个穿着华服的男子,后面还跟着的几个手下,大摇大摆的进来就要上楼上的雅间去,却余光一瞥看到了坐在一口靠窗的一抹倩影,那人眼前一亮,眼中闪烁着光芒,想都没想就往萧倾凰那边走去。

此人乃上庸城除了城主沈家之外数一数二的大族慕家的公子,叫慕慷,上庸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花花公子。

嗯,萧倾凰被他看上了。

然后,不管不顾的就要把萧倾凰带回去当小妾,萧倾凰一开始不想理他,忍了又忍,毕竟这里是西瀚大陆,是上庸城,而这个人一看就来头不小,她在这里孤身只影的没有任何势力,若是得罪了会有麻烦,可是他要强行把她带走,这就不能忍了。

所以,萧倾凰把他拉着她的手给废了,还把那些意图把她押走的手下给一个个打残了,之后,趁乱走了。

沈烬是从城外的军营回来的。

明日就是昙花节,上庸会很乱,他要调整好兵马,不仅要维持城内的秩序,还要防范上庸城周边,朝廷想要收复上庸已经不是一日两日,在上庸周边的几个城池都驻扎了兵马,明日城内人多杂乱难免不会有混进来的细作,更难保那些人不会趁乱里应外合的对上庸城下手,所以,每年的昙花节,他都要谨慎再谨慎。

策马从城外回来,正要回庸灵宫,也就是城主府,沈烬却忽然勒住了缰绳,震惊的看着前方的某一个拐角。

刚才有一抹身影从那里消失了,很熟悉的身影,侧脸也是一模一样……

沈烬心下惊诧震撼不已,他怎么会好像看到她了……

他停下了,他后面的一众手下也跟着勒紧缰绳停下,他的心腹卢平忙上前,落后他的马一步,见他脸色有些奇怪,不由得问:“城主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适,莫不是旧伤……”

沈烬半个月前被刺杀过,是他叔父沈宗南的残余的势力所为,却也是他为了永绝后患以身做饵引来他们的刺杀,一举歼灭了沈宗南的人,他自然免不了受伤。

养了十多日,才痊愈了。

沈烬闻言回神,摇了摇头,淡淡的道:“无碍,回吧!”

估计是他太想她了产生了幻觉,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说完,他策马往庸灵宫回去。

后面的人随之跟上。

萧倾凰离开了莫忘楼之后,辗转了几条街道,确认自己没有被人跟踪之后,才回了自己的别院。

她并不知道,她今日在莫忘楼废了慕慷,到底引起了多大的轰动,如今上庸城中,到处都是搜捕她的人,各大客栈都被搜查了。

沈烬回到庸灵宫之后,自然也听说了这事儿,他的母亲是慕家的女儿,所以慕慷是他的表弟,舅舅的儿子,此事闹得不小,慕家现在还风风火火的在城中搜寻那个据说把慕慷废了的女人,自然是有人来禀报他了,不过沈烬对此不以为意,不曾理会,好似慕慷与他毫无干系。

然而,不理会此事,他也做什么都没心情。

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今日在街头看到的那一抹转瞬即逝的身影,他有些心烦意乱。

快四年了。

不知道她现在可还好,是否已经忘了他,会不会嫁人了……

应该不会的吧,她应该不会轻易嫁人。

只要再过几个月,等他处理完了这里的事情,他就可以去找她了。

他回来三年多,前面两年一直在和他的叔父沈宗南明争暗斗,好不容易才将沈宗南除掉,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把沈宗南的人都除掉,如今掌权不到一年,上庸城已经差不多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等他把上庸城全部纳入掌中,没有后顾之忧了,他就去找她。

他还没告诉她,他其实没有嫌弃她,他说的要娶她的话,都是真的。

还有,他忘了告诉她,他的名字不叫沈复,叫沈烬。

爱她的人,叫沈烬。

整整一个下午和半个晚上,上庸城都在搜寻那个在莫忘楼废了慕慷的手的女人,除了民宅和各大官邸富户,那些客栈民宿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未曾找到,不过后半夜慕家的人想要搜查那些还没搜查的民宅官邸富户的时候,因为太过扰民,庸灵宫传出城主钧令,不许再搜查,违者均数革杀。

慕家再如何狂妄,在城主钧令面前,也只能暂且停下,次日再寻。

然后,次日一早,这风风火火的搜寻又开始了。

萧倾凰第二日下午傍晚时分出了门,她自己并不知道,她前脚刚走,她住的地方后脚就被寻到了,慕家的人拿着昨日根据在场之人和慕家的人所描述的样子画出来的她的画像找她,终于找到了这个别院,只是已经人去楼空。

今日就是昙花节,整个上庸城的人似乎都聚拢在街上一样,还没入夜,就已经人山人海,街道两边都挂着各种灯笼,十分热闹繁华,萧倾凰挤在人群中,举步维艰寸步难行,顿觉生无可恋。

她后悔来凑这个热闹了。

呜呜呜……好挤!

……

与此同时,庸灵宫。

沈烬正在批阅上庸城的政务,他打算下个月就启程去御煌大陆,所以很多事情都要处理好安排好,每日都很忙,今夜的昙花节,他没打算去的,原本他就不爱热闹,如今更没心情。

早些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早些安排好,他便可以早些见到她,原本还不急的,可昨日那一眼幻觉,他真的等不了了。

就在这时,卢平匆匆进来。

“参见城主!”

沈烬搁下手中的军务折子,抬眸看着他,蹙眉:“何事?”

他处理事情的时候,不喜被人打扰,卢平知道的,所以,没紧急的事情不会进来打扰。

卢平忙道:“启禀城主,慕家的人如今又在大肆搜寻昨日伤了慕慷的女人,还画了画像到处询问,属下弄到了一张,画上的女子……”

说到这里,卢平忽然顿声,不晓得如何说下去。

沈复不悦的皱眉:“有话就说!”“这……还是请城主先看看吧!”

说完,他要腰间腰带中拿出折叠着的画像,打开,站起来上前递给了沈烬。

沈烬心中困惑,接过画像,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可当看到画像上那熟悉的人时,他眼眸顿时紧缩,满是不可置信。

心头震撼之后,他猛地抬头看着卢平:“什么意思?”

卢平道:“据说这便是昨日下午在莫忘楼将慕慷打残的人,如今慕家正拿着画像在城中大肆搜寻,属下看到画像的时候,也是很震惊,便前来禀报!”

八年前上庸城兵变,沈烬的父亲,前任城主沈宗北遭人毒杀,沈烬的叔父沈宗南夺位,当时沈烬在外归来惨遭截杀,被重伤命悬一线,残留一口气,是他奉沈宗北的密令前去找沈烬,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沈烬,并且一边避开沈宗南的追杀,一边给沈烬养伤,之后实在是避无可避,只能护送沈烬离开西瀚去了御煌大陆。

后来沈烬伤势好转,派他回来安排好这里的事情,准备好夺回大权的一切事宜,暗中培养人手和势力,也因为这来来回回的露出了痕迹,终于还是被沈宗南发现了沈烬在御煌大陆的事情,轮番派人去寻找暗杀,四年前那一次便是,沈宗南派去的人还找到了沈烬,展开一轮又一轮的暗杀,沈烬受了伤不知去向不知死活,他怎么找都找不到,后来是沈烬自己联系了他们,却没有和他们一起回来,而是让他们去查一个人,一个画像上的女人,御煌大陆璃国的一个已经死了的冒名公主,后来查到了一些大概之后,他突然停止追查,回了西瀚,与沈宗南展开了整整两年的明争暗斗,加快了步伐,好似急着处理了沈宗南要去做什么一样,别人或许不明白沈烬为何这般亟不可待的药除掉沈宗南铲除异己,可卢平却全都明白。

是为了画上的人。

如今乍然在上庸城发现她的踪迹,卢平自然是不能不禀报。

沈烬心中震惊不已,心中狂喜,昨日他果然不是幻觉!

不管不顾的把慕慷打残的事情,她的性子做得出来!

没错,就是她,她来了这里,跨过大片海洋,跨过千山万水,就这样来到了她的身边……

这么想着,沈烬只觉得在做梦。

想起什么,他猛地看着卢平问:“慕家找到她了?”

“一个时辰前还没有,现在属下……”

沈烬一听这不确定的话,哪里还待的住,立刻绕开桌案疾步走出大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