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凰篇021:千钧一发,城主夫人/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后的上庸城,一片灯火阑珊繁华似锦逐渐清晰。

几乎整个上庸城的人都出来了,街道上到处都是人流涌动,挤在人群中几乎可以说是寸步难行,不过,也丝毫不影响大家出来看热闹看美景的兴致。

因为就在今夜戌时天全部黑了之后,满城的昙花都会慢慢绽放,白色的花海被灯火衬托着,如同仙境一般,别说闻名而来的人,就连上庸城的人每年都看,都尤觉不够,自然是谁也不愿错过这短暂且惊艳人心的美景。

可美景还没看到,倒是看到了一番追杀打斗。

先是一抹身影掠过屋顶,之后看到一群黑影追着那一抹白影而去,依稀可见个个都手持利刃杀气腾腾。

据说,是慕家的隐卫在追杀昨日在莫忘楼打残了慕慷的女人。

这些身影就这样穿梭在上庸城的各个街道两边的屋顶上,所到之处的百姓无不驻足观望。

萧倾凰觉得自己有些倒霉,在街上走着走着,忽然就被那些拿着画在街上搜寻的慕家隐卫认了出来,然后她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就被四处传出涌过来的慕家隐卫追杀了,她一看那些人的架势就是要她的命来的,而且敌众我寡的她也不好和他们打,只能跑了,可怎么跑都甩不开那些人,那些人还越来越多了,哦,好几次那些人都是迎面向她杀来,她只能穿来穿去避开他们。

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萧倾凰记得,自己已经很多年没那么狼狈了。

可是没办法啊,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武功也不是特别好,若是跟他们硬碰硬,绝对是讨不了好的,说不定这次真得栽在这里了,她也没想到昨日收拾了一个登徒子会惹来那么大的麻烦,不然她昨晚就直接走了。

不过她不知道,昨日她想走也走不了了,因为八大城门都有慕家的人守着严查出城的人,所有人只许进不许出。

眼看着那些原本在城内搜捕她,因为她被追杀的动静,那些人四处涌上来围着她,每个方向都有人靠过来,挡住了她所有的退路,萧倾凰终于无可逃避,只能就近落在一个屋顶上,握着剑的手一紧,心有些慌。

她估计今天是要遭殃了,这些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死她倒是无惧,可死在异乡她就不情愿了,而且姐姐……

萧倾凰咬了咬牙,拔出剑,做出一个备战的状态。

之后,那些人涌上来,毫不客气的就对着她挥剑,一群人围攻她一个人。

周围的百姓纷纷驻足看热闹。

萧倾凰这几年不管走到哪里都不忘每日练剑习武好增进武力,武功已经进步了不少,剑术和内力都大有进益,对付这些训练有素的隐卫,一开始倒是可以应付的过来,可慢慢的,敌众我寡太过悬殊的时候,她就有些吃力了,甚至,落了下风。

沈烬听到动静赶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从屋顶打到了街上,周边都是百姓,而萧倾凰已经被逼的节节败退,身上还受了伤,嘴角挂着一抹血痕,正吃力的和那些人交手,看那步步败退摇摇欲坠的身姿,显然是快要撑不住了。

而她之所以还能撑到现在,不过是因为那些人想要活捉,若非如此,她怕是没命了。

沈烬瞳孔一缩,不假思索,立刻闪身而去,在那些人再次围上来,而她看着已经是强弩之末难以抵抗的时候,人还未到便内力一震,将那些围着她的黑衣人全部震开,一阵惨叫声接连响起,沈烬看着站在那里用剑撑着身体快要站不住的萧倾凰,上前将她揽住扶好。 萧倾凰经过一番打斗,已经快消耗了所有的力气,不仅有好几道外伤,内伤也不轻,她是真的快要撑不住了,力气慢慢消散,意识也逐渐模糊,可却咬着牙让自己不能倒下,因为一旦她倒下,下场便是或被擒或被杀。

可她就算再如何强撑,还是被那些人看出了她再无反抗的力气,所以当那些人扑上来的时候,她已经放弃抵抗了,可预想之中的被擒或是被杀没有,那些人就忽然被一阵罡风震飞了出去,阵阵惨叫声响在耳边,她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拉入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萧倾凰整个人都僵硬住,很快反应过来,抬眸看去,当看到那张熟悉的脸的时候,她顿时怔愣住,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

沈烬低头看着她,四目相对,四年未见,如今在这里见到她,本是他曾经做梦都不敢奢望的事情,他该很高兴的,可如今沈烬却顾不上重逢的喜悦,看到她伤痕累累一脸狼狈的样子,他心如刀绞。

他还是来晚了,害得她受了伤,还差点没了命。

这时,那些被震飞了的慕家隐卫纷纷爬起来,看到萧倾凰被一个人抱在怀里,正要出声呵斥,看到是沈烬时,个个都一脸震惊,立刻什么也顾不得的纷纷单膝跪下行礼:“参见城主!”

周围的百姓也都大惊不已,纷纷跪下。

沈烬面色阴沉的扫了一眼那些隐卫,眼中杀机涌现,直接吩咐后面赶到的卢平:“全部处死!”

声音冷到极致,如同地狱传来的死亡宣判,敲响在那些刚才参与了追杀萧倾凰的隐卫们的心头。

沈烬说完,没有理会那一阵阵求饶声,抱着她闪身离开。

回到庸灵宫,沈烬直接抱着她去了一座宫殿,将她放在床榻上,此时她意识已经逐渐散去,渐渐陷入了昏睡,沈烬立刻让人给她诊脉查看伤势,之后又让人给她清理伤口上药包扎,一阵折腾完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过去了。

沈烬坐在床边,看着昏睡着脸色苍白的萧倾凰,柔和的神色中夹杂着浓浓的自责愧恨。

是他大意了。

昨日他看到她了,可却以为是幻觉,若是他谨慎一些派人去确认,或许可以赶在慕家人之前把她找到,她也不会在他的地方,他的眼皮子底下受这份罪。

是他的错。

抬手,轻抚着她的脸颊,轻柔的如同在抚摸易碎的珍宝,小心翼翼。

“对不起……”微不可闻的声音,带着浓浓自责。

沈烬就这样静静的坐在那里,凝望着她许久,都不曾移开眼。

不晓得过了多久,卢平走进来,却并未上前,而是站在不远处的屏风后面。

“城主!”

沈烬微微回神,蹙了蹙眉,转过头淡淡的问:“何事?”

卢平道:“慕家主来见,问慕家不知何处得罪了城主,城主要对慕家人大开杀戒,还有,萧姑娘昨日伤了慕公子罪不容赦,希望城主将其交给慕家处置!”

沈烬眼眸微眯。

半晌,他忽然问:“昨日之事怎么回事?”

卢平立刻将打探到的一并禀报:“属下已经打探到,昨日在莫忘楼,姑娘正在用午膳,慕公子看到,便上前调戏,姑娘不理他,他便要强行把姑娘带回去,说是……说是带回去做妾,姑娘一气之下将其打残,据说手骨碎了治不好了,慕家这才大肆搜查寻找,说是要杀了姑娘为慕公子报仇出气!”

闻言,沈烬倏然笑了,那笑容,却有几分森然,杀气难掩。

他笑的有些慑人,语气不明道:“本座的人也敢公然调戏,他既然不想活了,成全他吧!”

最后那句话,轻描淡写,却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那慕家主那边……”

沈烬淡淡的道:“你就问他,调戏城主夫人在前,意图谋杀城主夫人在后,慕家该当何罪!”

卢平闻言一惊,而后很快反应过来,立刻道了声是,而后躬身退下。

卢平退下,沈烬继续坐在那里,似乎是打算守着她醒来为止。

他也确实守到了萧倾凰醒来。

萧倾凰是第二天临近午时才醒过来的,依稀的感觉到身上伤口疼,然后她就醒了。

一睁眼,看到了坐在床边闭目养神的沈烬,而他的手,正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萧倾凰看着他闭着眼睛的侧脸,有几分恍惚愣神。

真的是他……

原来,不是她的错觉,她被围攻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真的是他救了她,是他救了她……

原来,她又见到他了。

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他,还是这样的情况下,乍然重逢。

这几年,她其实从未忘记过他。

说来也奇怪,过去的很多人和事她都慢慢淡忘了,哪怕是曾经几乎成了她的执念的元绍衍,在她的记忆中也逐渐模糊,具体的模样她都想不起来了,可是,这个只和她相处短短不到半个月的男人,却在她忘却过去的时候,在她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

她很清楚,她很喜欢他,不,或许不只是喜欢,只是,他们没有缘分。

她对他的了解,只限于一个不知真假的名字,他到底来自何处,是何身份,做什么的,都一无所知,甚至不晓得那一夜之后他去了何处,天下那么大,人海茫茫,他们或许终其一生都不会再有机会相遇了。

最重要的是,她没能在她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时候,在她最美的年华遇上他,所以他们注定此生无缘了。

可如今,她却歪打正着的,来到了他在的地方。

一时间,她却不晓得如何面对他了,所以,她没敢动,就怕动了就惊醒了他。

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忍着身上伤口的隐隐作痛,一动不动。

可即便如此,没过多久,他还是睁开了眼。

转头过来,正好撞上了她的目光,而她,也来不及撇开。

一时间,四目相对,好似一眼万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