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凰篇022:互通姓名,亲自喂食/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不知道多久,萧倾凰移开了视线,把在沈烬手里握着的手抽出来,撑着身子要起来,可刚一动,身上好几个伤口同时扯到,她到底了一口气,呼吸急促了几分。

沈烬见状面色一变,忙伸手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乱动,急声道:“你身上有伤别乱动,否则扯裂伤口伤势恶化就麻烦了!”

萧倾凰抿了抿唇,无力道:“躺着难受,我想起来……”

沈烬只好伸手,动作轻柔小心的扶着她坐了起来,拿起床内侧的一个软枕放在她后面,让她靠坐着。

之后,她靠坐在床头,他坐在床边,两人内心一阵挣扎后,同时开口:

“你……”

“你……”

同时开口,同时住嘴,沈烬面色僵硬,萧倾凰神情无措。

然后,又陷入了沉默。

他看着她,她低着头。

好一会儿后,沈烬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轻声问道:“你感觉如何?身上疼不疼?”

萧倾凰想说不疼,可身上几个伤口隐隐作疼,加上受了内伤,她觉得心肺有些不适,呼吸都不太顺畅,点了点头,哑声道:“有点!”

沈烬霍然起身:“我去叫人来给你看看!”

萧倾凰想说不用,可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已经走出去了。

很快,就有一个女医领着两个侍女进来,进来给她号脉看伤,之后给她换药包扎,弄好一切后,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女医走了出去,萧倾凰靠坐在那里,听见外面他和女医在说着什么,她听得不太真切,好似在问她的伤,之后女医离开,他走了进来。

站在屏风边上看着她许久,才走了过来,坐在她面前。

两相无言。

好一会儿后,她才开口问:“你是……上庸城城主沈烬?”

他点了点头:“嗯!”

萧倾凰了然,沈复之名,果然是假的。

她抿唇垂眸,没有说话。

沈烬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便道:“当时情况特殊,我不得不用假名,并非故意骗你!”

听到他的届时,萧倾凰淡淡一笑,轻声道:“没关系,这些不重要了!”

对于她来说,真也好假也好,又有什么要紧的呢……

沈烬想了想,轻声问道:“现在你知道我的真名了,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了么?”

萧倾凰看着他,没回答。

他也定定的看着她,那认真专注的样子,显然是一定要听到她的答案才肯罢休了。

僵持半晌,她妥协一叹:“萧倾凰!”

他愣了愣,而后挑眉:“哪个倾?哪个凰?”

萧倾凰闭了闭眼,道:“倾城的倾,凤凰的凰!”

沈烬呢喃着她的名字,而后浅浅笑着:“萧倾凰……这名字很好听!”

萧倾凰不置可否。

沈烬正要说什么,可是还没开口,外面就响起了侍女的声音:“启禀城主,膳食和药都好了,可要现在送进去?”

沈烬立刻让人把给萧倾凰准备的膳食和药送进来。

刚才萧倾凰醒来,他出去让人传女医的时候,顺便吩咐人准备了萧倾凰吃的膳食和喝的药。

萧倾凰看着他从善如流的从侍女手里接过那一碗粥,之后拿着调羹搅弄了几下,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其中有红枣桂圆还有好些补血药材的味道,他动作生硬的盛了一勺递到她的嘴边,萧倾凰垂眸抿着唇没张口,有些不自在。

送药和膳食进来的几个侍女看着沈烬突然接过那碗粥,然后动作生硬却神情自然的吹气又喂食,一个个受了惊吓似的,忙纷纷低下头没敢看。

城主冷心冷情上庸城无人不知,不管是当年作为上庸城少主还是这两年做城主,他从来不近女色,甚至因为已经年过而立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下面的人张罗着送了多少女人给他,他都赐给了手下们,哪怕那些女人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也坐怀不乱稳如泰山,前两年沈宗南为了控制他不知道折腾了多少女人到他身边,却没有一个能近的了他的身,因为这样,一度被人怀疑是断袖,如今他带回来一个女子,还这般上心,昨夜在这里守了一夜也就罢了,还亲自喂食,要知道,在上庸城,城主就如同帝王,他能这样对一个女子,如何能不让他们这些人震惊。

如今城主带回来一个女子,还彻夜守着的事情在庸灵宫已经传遍了,大家都在揣测这位姑娘就是是城主什么人,而昨晚上庸城发生的事情也传得沸沸扬扬。

前天慕家公子在莫忘楼看上一个姑娘,结果调戏不成被那姑娘废了一条胳膊,慕家因此派出了不少人满城搜捕那个女子,事情闹得很大,就在昨夜终于在城西北区找到了,一大群慕家隐卫围追她一个姑娘,那姑娘据说武功很好抵抗了一阵儿,结果还是被重伤,千钧一发之际,城主忽然到来救下了那个姑娘,当场下令将在场参与昨夜那场打斗的慕家隐卫全数处死,这也就罢了,还把人带回了庸灵宫关雎殿,历来只有城主夫人才能住的地方,火急火燎的让人检查伤势包扎伤口,彻夜守着寸步不离……

这些事情早已经在上庸城传得沸沸扬扬,不仅如此,就在昨夜,慕家三公子慕慷被城主下令处死,罪名则是调戏城主夫人……

此事如何能不令上庸城上下震惊哗然?

而伺候在关雎殿内外,这些侍女亲眼见到沈烬守在这里一夜不眠,还这样亲力亲为的照顾,自然是更加震惊。

看来,这位姑娘是城主的心上人啊……

那……慕家小姐怎么办?

见萧倾凰迟迟不动,沈烬轻声催促:“快吃啊?不然一会儿凉了,你可还要喝药呢!”

萧倾凰抿了抿唇,低声道:“我……我自己来吧……”

且不说那么多人杵在一边,就说她和他现在可没有什么关系,他给她喂粥这种事情,实在不适合做。

沈烬却在她抬手要接过粥的时候,微微移开不让她碰到,耐着性子道:“你有伤在身,不能乱动,不然扯到伤口可就麻烦了,乖,我来喂你就好了!”

这哄孩子似的温柔语气,让萧倾凰顿时不知所措了。

她不太自在的垂下眼帘,两手下意识轻轻拽着被子,有些拘谨局促:“你……你别这样……”

沈烬有些好笑,难得揶揄问道:“别这样?别怎样?”

萧倾凰说不出话了,低着头一脸纠结。

沈烬也不逗她了,轻声道:“好了,我不逗你了,快些把粥吃了,等一会儿吃完了粥还得喝药,再不吃粥和药都要凉了!”

萧倾凰苍白的唇微微抿着,低声道:“我想自己吃!”

沈烬无奈了:“都说了你有伤在身,这样,现在我来喂你,等你伤好了,你再自己吃,可好?”

他这样子,是打定主意要喂她了,萧倾凰只好退了一步:“那……那你让她们都下去!”

沈烬顺着她的意,转头吩咐她们放下手里的东西退下了。

看着她们出去之后,沈烬收回目光,继续盛了一勺子粥递到她嘴边:“好了,她们出去了,快吃吧!”

萧倾凰迟疑片刻,终于还是张了嘴。

她昨日中午吃的了,如今已经是午时,一天一夜没吃东西,还受了伤失血不少,早已饿的不行,一开始吃的那几口还有些拘束,后面就吃的快了。

待她吃了两碗补血粥,沈烬又亲自喂着她喝了药,之后,见她没什么的精神,因为受了伤体虚力弱的,女医交代要好好休息,他便忍着想要和她说些话的想法,让她休息了。

有伤在身,萧倾凰虽然没什么睡意,却也还是捱不住身体的虚弱睡着了。

她睡着后,他坐在床边继续闭目养神,俨然没有离开的打算。

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重逢,他想和她待在一起,哪怕她睡着,他也不想离开她身边。

可没多久,外面响起了三声有序的敲门声。

沈烬陡然睁眼,眸中暗流涌动,而后起身走了出去。

走到门外,看到另一个心腹卢毅,他蹙了蹙眉:“何事?”

卢毅忙道:“回禀城主,老夫人回来了!”

沈烬闻言,眼眸陡然眯起。

“她现在在何处?”

“在慕家!”

果然是因为慕慷的死回来的。

他的母亲慕凝华是慕家的女儿,慕慷的姑母,去年他夺回城主之位后,她便移居城北郊外的流溪别院,深居简出很少回来,他也不想见到她,母子俩一直形同陌路,她倒是疼爱慕家那些人,这次慕慷先是被伤,现在又死了,她自然是坐不住了。

沈烬心中冷笑,面上却没有丝毫波动,只问道:“吩咐你的事办得如何?”

卢毅道:“回城主的话,属下已经带人暗中抓了一些潜入的探子,如今暗卫正在逐步排查搜寻,城主当心,属下等定会让他们全部有来无回!”

“城外呢?”

“许是城内抓捕探子的消息传了出去,上庸城周边驻扎的兵马并无异动!”

沈烬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淡淡的道:“吩咐袁庭他们继续探听,不可懈怠!”

“属下明白!”

“你先去办你的事吧!”

“那老夫人……”

“不用管她!”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