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凰篇023:母子不和,沈烬护妻/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凝华回来,沈烬不予理会,可他不予理会,慕凝华却自己找了来。

沈烬本来不想见她,可她在关雎殿外面闹,怕吵着萧倾凰休息,沈烬出来见了她。

母子许久未见,没有丝毫的温情脉脉,而是剑拔弩张。

慕凝华一见到沈烬,立刻就咬牙切齿的质问:“你为何要这么做?慷儿是你的亲表弟,你竟然让人杀了他!”

沈烬看着慕凝华的眼神,冰冷的没有丝毫情绪,好似在看一个死人:“他因何而死,母亲不知道?”

慕凝华气结:“你……就为了一个女人?”

沈烬也不怕她知道,坦然反问:“母亲既然知道,何必明知故问?”

慕凝华面色阴沉:“她是什么人?你舅舅跟我说你说她是你的城主夫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沈烬都懒得回答这样愚蠢的问题了。

慕凝华眯着眼有些不可置信:“你打算娶她?”

沈烬没说话,可看他的样子,就是默认了,只是不屑于回答而已。

慕凝华心陡然一沉,立刻失声道:“不,我不同意!”

许是太过震惊和无法接受,慕凝华有些失态,本来还算风韵犹存的脸上有几分扭曲,面色还一阵红一阵白。

沈烬嗤笑:“我娶夫人,何须你同意?”

听见沈烬这句不以为然的反问,慕凝华当即气极,咬牙怒声道:“你……你这个不孝子,我是你的母亲,你的婚事自然要我同意,我不许你娶那些来历不明不三不四的女人,你就不能娶!”

沈烬闻言,面色陡然冷沉,眯着眼意味不明的问:“那母亲觉得,我该娶谁?慕雪鸢?”

慕凝华抿唇,微扬着下巴一脸理所当然的道:“雪鸢是我给你定下的未婚妻,你自然该娶她,别忘了,她等了你八年,如今你既然回来了,也夺回了城主之位,早该把她迎娶回宫了!”

慕雪鸢,慕家的女儿,是她的侄女,沈烬的表妹,也是沈烬年少时她给沈烬定下的未婚妻,沈烬八年前失踪的时候,慕雪鸢才十四岁,对沈烬十分喜欢崇拜,及笄之后死活不肯嫁给别人,一直等着沈烬回来,如今八年过去,她已经二十二岁了,四年前沈烬回来了,可如今几年过去了,沈烬始终没有提起这桩婚事,她和慕家几次提及他都不予理会,慕雪鸢都等成老姑娘了。

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说要娶别人。

为了这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杀了自己的亲表弟,还弃未婚妻于不顾,如今又对她这般无礼不孝,在慕凝华看来,她这个儿子,可谓罪大恶极,所作所为令人发指。

沈烬讽刺一笑:“慕家的女儿……呵,母亲这是打算让我变成第二个父亲?”

慕凝华面色霎时苍白:“你……你什么意思?”

沈烬哂笑,直言不讳:“有了母亲的前车之鉴,儿子可不敢娶慕家的女儿!”

“你……”

慕凝华两眼暗了暗,脑子一阵晕眩,捂着心口退后了两步,被侍女扶着,险些站不稳。

半晌说不出话,脸色煞白煞白的,呼吸也是一阵急促。

沈烬扯开一抹笑容,笑容中却透着一股森然:“还有,方才母亲说我不孝,这样的话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毕竟母亲不要忘了,我若是孝顺,早就为父亲报仇了,所以,为了您能好好活着,以后最好不要总是在我面前说这句话,否则保不齐哪一日我突然想为父亲尽孝,届时,所有参与了谋害父亲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最后,他气定神闲的提醒一句:“再者,母亲自己不三不四也就罢了,不要张口闭口说别人不三不四,尤其是我的夫人,她如何,不是母亲这样的人有资格评判的,自然,也不是你们慕家的女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慕凝华一口气上不来,直接被气晕了。

沈烬看着面色煞白已经昏迷过去的慕凝华,眼中一片平静,吩咐了人把她弄走,就转身回了关雎殿内。

接下来的几日,萧倾凰就在关雎殿内养伤,沈烬空闲之余都会来陪着她,喂她用膳喝药,萧倾凰话很少,有时候一个字都不吭,沈烬有很多话想说,可看着她这样,也不晓得从而还说起,便和只好默默地陪着她。

她并不知道,因为她,上庸城这几日闹得沸沸扬扬,各大府邸大街小巷,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她,她住在城主夫人才有资格入住的关雎殿的事情,也在沈烬的默许下传了出去,自然无数人为之大惊,纷纷猜测她是何来历,猜测沈烬的用意。

而这件事,也早就已经传出了上庸城,往四面八方传开。

关雎殿这几天却很清静,除了这里伺候的人,每天除了女医开换药就是沈烬的进出,这几日沈烬也住在关雎殿,不过自然不是和她住在一起,而是在偏殿住着,除了去处理事情之外,大半时间都是和她待在一起的。

一眨眼,距离昙花节过去五天了,萧倾凰伤势好了大半,已经不用卧床休息了。

沈烬处理完政务回来的时候,看到她站在窗台下看着外面,一动不动的,好似在出神。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衣裙,很单薄,秋风从窗外徐徐吹进来,拂起了她的长发,衣袖裙尾也在轻轻摆动,整个人纤弱无依的样子,令人看着有些心疼。

沈烬去拿了一件她的衣服,走过去,披在她肩上。

萧倾凰本来在出神,沈烬刚把衣服披上,她猛的回神,看到沈烬,忙退后了一步,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他。

沈烬也看出了她的情绪,这几日,她都是这样,和他相处的时候,很紧张不自在,似乎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他叹了一声,轻声道:“天气渐凉,你的伤势还未完全好转,怎么在这里站着吹风?再染了风寒怎么办?”

说到这里,他很是无奈,他派到她身边伺候的侍女一大群,可她每每都喜欢自己待着,不喜欢被人伺候,这不,眼下就是她把人都遣退了出去,这才有了她站在这里吹风也没有人提醒的一幕。

萧倾凰垂眸看着自己身上刚被披上的衣服,抬手拢了拢,抿了抿唇:“谢谢!”

声音很轻,也很客气。

沈烬蹙了蹙眉。

萧倾凰想了想,忽然抬眸,有几分恳求的看着他,轻声问道:“那个……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可以么?”

“你说!”

“我写了封信给姐姐,你能派人帮我送回去么?”

沈烬挑了挑眉。

见他没吱声,神色还有些意味不明,萧倾凰微微抿唇,低着头闷声道:“我已经两个月没给姐姐写信了,她估计担心坏了!”

沈烬颔首:“好!”

萧倾凰这才面色一喜,浅浅的笑意挂在脸上,令他瞬间失了神。

他很喜欢,她笑的样子。

萧倾凰却没注意到他的神情,轻步走向那边的桌案,把刚才写好的信拿了过来,递给沈烬。

“送到什么地方?”

萧倾凰道:“就让人送到任意一家天香楼就可以了!”

天香楼?

沈烬在御煌大陆待了几年,自然晓得天香楼,四国之中,似乎不少大的城池都有这么一个酒楼。

她写信给她姐姐,为何不直接送去楚京摄政王府或者酆都公主府?而是送到一个酒楼?

他正想问,她便轻声道:“这是我姐姐的产业!”

沈烬了然。

不过也对,她的身份是秘密,不送去楚京和酆都,怕也是谨慎起见。

他点了点头:“我一会儿就吩咐人送去,不出意外的话,月底就能送到你姐姐手里!”

“谢谢!”

听到她客套的致谢,沈烬嘴角耷拉下来,明显不高兴。

微抿着薄唇,他淡淡的道:“你我之间,无需这般客套!”

萧倾凰闻言,低着头没说话。

又来!

每次都这样,他给她喂粥喂药什么的,她都会客套的道谢,然后,他让她不要总是这样,她就不说话了。

也不知道什么毛病!

叹了一声,他叮嘱道:“我下午要去城外军营处理些事情,可能要晚上才回来,你好好待在这里,若是闷了就让青蔓带你出去走走,花园里菊花都开了,你应该会喜欢!”

萧倾凰闻言愣了愣,而后点了点头:“知道了!”

“晚膳你就先吃,记得喝药!”

“嗯!”

沈烬本来还想和她说说话,可她这样闷的性子,他有些话想和她说,可也怕说出来会让她更拘束不自在,索性便不说了。

看着沈烬离开的背影,萧倾凰眸色微动,有着怔然。

其实她不是感觉不出来沈烬的心思,可是,终究没有了勇气。

萧倾凰确实是在关雎殿内待的有些闷了,这些年她到处走动,实在是不习惯在一个屋子里闷太久,原本也打算问问沈烬她能否出去走走,如今他发了话,她自然乐意,在沈烬离开后不久,她便让伺候她的青蔓带着她出去走走。

庸灵宫很大,是一群宫殿组成的,虽然占地不及酆都璃宫那般大,却也气势恢宏庄严肃穆,黑色的宫殿一座又一座,根本看不到尽头。

青蔓也说花园里有一大片菊花,因为沈烬的父亲生前最爱菊花,所以沈烬悼念父亲,命人种了一大片菊花,她有些好奇就去看了,一眼望去如同花海一般的菊花园,五颜六色的,各种品种都有,有好些她都没见过。

萧倾凰正蹲下折下一枝花把玩,迎面走来一个衣着华丽打扮清雅,长得也算是明艳的女子。

------题外话------

快说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