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凰篇025:怒怼渣渣,担心什么?/凤还巢之悍妃有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看到慕雪鸢那委屈的样子,当即心疼不已,拉着慕雪鸢到自己身后,一副护犊子的姿态,极度不悦的看着青蔓和萧倾凰:“怎么回事?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欺辱到我慕家的女儿头上来了,怎么,当我是死人还是当慕家不存在啊?”

青蔓站在萧倾凰面前,福了福身,不卑不亢的道:“老夫人息怒,奴婢并非刻意对慕小姐无礼,只是慕小姐出言不逊在先,老夫人切莫忘记,上庸城是沈家的,上庸城的主人,是沈家之主,慕家的女儿再尊贵,萧姑娘也是城主定下的夫人,是与城主同尊的上庸城女主人,冒犯了城主夫人,那也是以下犯上,按照上庸城的律令,以下犯上,轻则杖责五十,再重拔舌,最重则是死罪!”

慕凝华脸都气绿了:“你……你放肆!” 青蔓微微垂眸,淡淡的道:“奴婢言语不妥,却也是实话,失礼之处还请老夫人恕罪!”

慕凝华冷笑:“看来沈烬真的是太过纵容你了,一个小小的奴婢,竟然也敢这样与我说话!”

青蔓抿唇道:“奴婢就事论事,倘若有的罪老夫人的地方,老夫人便按照规矩处置了那一笔,奴婢绝无怨言!”

“你!”慕凝华气结。

青蔓是沈烬的心腹。

如今整个庸灵宫的事务,都是青蔓代为处理掌管,虽然不是沈烬的女人,可却是掌握着庸灵宫实权的人,是沈烬最信任的人,而她和沈烬关系不和,若是再动沈烬的人,只会恶化她们的关系,让沈烬更加厌恶她和慕家,一旦这样,她想做的,慕家想要的,便会更难了。

去年沈烬刚夺回城主之位,她要见沈烬,沈烬不见,她便是杀了沈烬的一个人,她被关了半年大病了一场,她身边的人全部被沈烬杀了,而那个人远不及青蔓有影响力被倚重。

她虽然和这个儿子不和,也一向厌恶他,可也知道适可而止,若是惹怒了沈烬,沈烬或许不会杀她,毕竟上庸城其实就是一个小国,而沈烬就是一个国主,弑母对他的名声极其不利,可是慕家却不一定了。

这次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杀了慕慷,毫不犹豫。

只为了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慕凝华没有再和青蔓计较,把怒火移到了一边的萧倾凰身上,蹙了蹙眉,出声便是这么一句:“你便是那个魅惑我儿子的狐媚子?”

这话,可谓敌意十足,还带着浓浓的羞辱和轻蔑,还有厌恶和憎恨。

如何能不厌憎,这个贱人害死了他的侄儿,害的本就关系恶劣的沈家和慕家愈发的紧张,如今又让慕雪鸢受此大辱,以后能不能嫁给沈烬还是未知数,她这个儿子她最是清楚,他既然放了话,是肯定会娶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的,如今上庸城是他说了算,谁也阻止不了。

萧倾凰其实还在震惊中没反应过来。

就在刚才听见青蔓说她是沈烬定下并且宣告天下要娶的夫人的时候,她便被惊住了,一直没有回过神。

她这段时间在关雎殿养伤,沈烬对她很好,不仅亲力亲为的照顾,还派人时刻守着她,她皱个眉,他都很紧张,生怕她有哪里不适。

她在男女之情上,其实有些迟钝,哪怕曾经有那样的过去,她也并非就对这些事情信手拈来,当年她和沈烬说了那些实话,她以为,他就算是喜欢,这么多年过去了,早该淡下了,这次在这里遇上,他救了她照顾她为她出气,不过是报当年她的救命之恩,或许对她还有一丝心思,可他毕竟是上庸城的城主,这样的身份,不可能真的会要她这么一个上了年纪还不干不净的女人,就算是真的对她仍有情,他能给她的,也不可能是她想要的,所以,她一直与他客套疏离,本想着等伤好了就离开,离开上庸,离开西瀚。

可如今,青蔓却说,沈烬要娶她……

娶她……

萧倾凰好久都没有从这个消息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便听见慕凝华的声音。

萧倾凰回过神后,怔愣了一下,没有回答,而是忽然问:“你是……沈烬的母亲?”

“自然!”

萧倾凰笑了笑:“老夫人和您的儿子,可一点都不像,看来他的教养和,承自于他的父亲,而不是老夫人啊!”

慕凝华面色一沉:“你什么意思?”

萧倾凰半点不客气的道:“听说慕家好歹也是上庸城的世族,家族传承上百年了,好歹算得上是名门大族了,这样的出身,怎么也该端庄知礼才对,怎么这两代就偏偏出了老夫人和慕小姐这两个尖酸刻薄毫无教养的女儿?”

沈烬有这样的母亲,能长成这样而没长歪,看来是沈家教养好,沈烬的父亲想来也是个很不错的人,可为什么会娶了这么个东西?

一副尖酸刻薄的市井嘴脸!

闻言,在场的人无不惊讶,而慕凝华和慕雪鸢脸都气绿了,慕凝华当即大怒,呵斥道:“你放肆!”

萧倾凰只是淡笑着,并没有因为她满怀怒火的呵斥声有任何怯色。

出身皇家的她,自然不是谁都能吓唬的。

见她不为所动,慕凝华原本还有几分忌惮的心顿时被怒气掩盖,咬牙切齿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诋毁我和慕家,好大的胆子!来人,掌嘴!”

“是!”她后边的两个看着挺利落的侍女立刻上前,就要架住萧倾凰掌嘴。

青蔓面色一变,当即厉喝:“我看谁敢!”

说完,领着后面的几个婢女上前,将萧倾凰保护在中间。

“沈青蔓,你……”青蔓是自小跟在沈烬身边的心腹,是沈家家奴,所以被赐予沈姓。

青蔓语气生冷:“老夫人,城主有令,谁敢动萧姑娘一根汗毛,杀无赦!”

慕凝华气结,怒极反笑:“杀无赦?怎么?难不成他还敢弑母?”

青蔓不置可否,只淡声道:“为老城主报仇,是城主为人子该尽的孝道!”

听见这话,慕凝华顿时面无血色,眼中尽是慌张,慕雪鸢面色煞白,而其他人也是忙低着头一脸惶恐,萧倾凰却是一脸茫然不解。

青蔓的意思,是沈烬的父亲是慕凝华杀死的?

这……

青蔓冷声道:“老夫人,您应该清楚,城主留着您的命,可不是为了所谓的母子之情,而是因为杀了您会让他有些麻烦,可这些麻烦并不算什么,所以,您说话做事之前,最好好好的回忆一下你这些年做过什么,不要太高估了自己,否则,只会自取其辱!”

慕凝华又被气晕了。

然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把她抬走了。

慕雪鸢临走前,还怨恨不甘的瞪了一眼萧倾凰,之后恶狠狠的看着青蔓,咬牙放话:“你们等着!”

说着,灰溜溜的走了。

她们走后,萧倾凰才斟酌着问出了心底的疑惑:“青蔓,沈烬的父亲……是他母亲杀死的?”

青蔓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不过想起自己刚才的话,半夜没多意外,想了想,垂眸回话道:“回萧姑娘的话,其实也不全然如此,但是也差不多了,是她和沈宗南勾结下的毒!”

“沈宗南?”

“是城主的叔父,老城主的异母弟弟!”

萧倾凰了然。

又是一个争权夺利的家族恩怨。

就像皇家争夺那个位置一样,谁都想要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为此,头破血流骨肉相残,异母兄弟又算得了什么?

青蔓见她若有所思难掩悲悯,想了想,忽然道:“萧姑娘,城主是真的很喜欢您呢!”

萧倾凰愣了愣,看着她,没说话。

眼中难掩动容。

青蔓微微笑着道:“奴婢十岁就被老城主派到城主身边保护照顾城主的,说起来比城主大三岁呢,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城主这个人吧,性子有些闷,一向洁身自好,他也是可怜,老夫人与老城主是联姻,感情并不深,或是说,老城主对老夫人还有几分喜欢,可老夫人却对老城主极其不喜,也顺带着对城主十分厌恶,从不与他亲近,从未给过一个好脸色,而老城主并不好女色,所以终身也只有一个夫人,只有城主一个儿子,也幸得如此,老城主把所有的心血和疼爱都给了城主,倒也没让城主受过什么委屈,可城主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从小性子就有些孤僻,奴婢还以为城主怕是得一辈子都这样了,他那样的性子,就算是娶了妻,也不过是相敬如宾,可如今他喜欢您,奴婢看得出来,也真的很意外,虽然奴婢不晓得您与城主之间有何渊源,可他既然对您动了心,那便怎么都不会变的!”

萧倾凰怔愣了许久,才问:“你……你为何突然和我说这些话?”

青蔓试探着问:“姑娘也喜欢城主,可是似乎,有意和城主保持距离?是打算伤好了就离开,对么?”

萧倾凰忽然沉默了,低着头抿着唇,沉默不语,两手下意识攥紧。

青蔓有些惆怅哀伤的看着眼前五颜六色的菊花花圃,带着一丝叹息道:“这个世上,多少有情人相爱却不能相守,那些人有的饱怀遗憾度过一生,有的懊悔痛苦没有坚持,他们不能在一起,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和无可奈何,甚至有一些,是阴阳两隔,可您和城主之间,这些问题都不存在,因为只要他坚持,您愿意,没有人能够阻拦得了,奴婢不明白,您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题外话------

浪里个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