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杀鸡儆猴/戾王嗜妻如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偌大的王府,养的人肯定多,尤其是晋亲王还有些龟毛挑剔,人手少了,肯定是达不到他的要求,最好的差事当然是在主院伺候两位主子,但是,能进主院的必定只是少数中的少数,精挑细选,异常的严格,便是靖婉的几个大丫鬟出嫁,也早有后备补充,轻易轮不到其他人。

晋亲王在院子里转悠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陪着王妃,其他时候,连影子都见不到,要如何各种偶遇勾搭?进主院这条路又被堵的死死的。

所以说,某些人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也没有实施的条件。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太一样,王妃怀孕了啊,不能伺候王爷了啊,而且依照王妃的性子,将身边的人开脸的可能性非常的小,不然早就开脸了不是,那么她们的机会就来了。你说,外面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多的是,可是,他们王爷除了王妃之外,沾了名分的都要克,那么可以选择的范围就小了,而普通百姓家的姑娘,能比得上她们这些王府的丫鬟皮娇肉嫩?如此,与其去找外面找,还不如在府里挑。

想得如此的美好,似乎还设想到了方方面面,好像就是没想过晋亲王会禁欲这一条。

因此,从得知靖婉怀孕之后,不过短短一两日,整个晋亲王府就变得有些浮动,好像突然间,王府里就多了许多年轻美貌的丫鬟,本来正是炎炎夏日,穿得单薄,那身段是就越发的体现出来,玲珑有致,踩着逾越底线的可劲儿的打扮自己,当真是花枝招展,不知道让多少人大饱眼福。

靖婉例行散步,在王府里各处转悠,见到这样的场景,第一反应就是,“王府里从庄子上挑了人进来?”王府伺候的人,或是来自庄子上的家生子,或者就是内务府。

“王妃,并没有。”龚嬷嬷有些冷硬的说道。

都说一孕傻三年,但是,靖婉的智商还在线,之前只是没有反应过来而已,毕竟,跟自家夫君过得太逍遥,没有小三小四小妖精,让她一度快要忘了这种生物的存在,因此,忘了一个“贤良淑德”的王妃应该尽到的职责,她忘了,但是有很多人不会忘啊,最明显的一个人就是乐成帝——尽管靖婉现在都还不知道乐成帝还附送了两个宫女,那两个让活阎王不痛快的宫女,已经被处理了,乐成帝送来的又如何呢,活阎王照样不给面子,而在晋亲王府,死个把人而已,就算是闹到乐成帝那里,也照样无济于事——活阎王杀人还需要理由吗?而其他人会以各种方式来提醒她。

靖婉心中转瞬间就明白了,只是,身为妻子,怀孕了,本来就辛苦,偏偏还要主动给丈夫安排暖床的人,以免委屈了丈夫,不能生气,不能嫉妒,不然就是不贤。

扯淡了,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怀孕的人,有那么些因为内分泌失调会引起情绪上的变化,情绪或许有些不受控制的喜怒不定,靖婉貌似现在就有点受影响了,眼神变得有点阴郁。

“嬷嬷,去将她们所有人都集中起来。”靖婉突然笑道。

龚嬷嬷伺候了靖婉好几年,对于靖婉的情绪变化自然清楚,所以,这一刻,明显的感觉到靖婉有一点点的不对,不过,那又如何呢,怀孕的人吗,有什么古怪变化都是正常的,反正,就算王爷不吩咐,那么,她们都会完全的顺着王妃。“是。”

于是,整个王府中,年满十三岁的未婚女子全都被集中起来,哪怕是粗使丫鬟都不例外,这些人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些莫名,不过,在看到坐在凉亭中的王妃时,某些人就像是自发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一个个都不由得兴奋起来。

只是,那些聪明的,在兴奋的同时,似乎又有些拿不准,该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王妃面前,站在王爷的角度,应该最喜欢王妃那样的,不然何以对王妃独宠,但是,现在他们要面对的是王妃,想来,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与自己相似的人,看现在的情况,要站到王爷面前,就得先过王妃这一关,因此,模仿王妃这一点行不通。

女人天生就善妒,不喜欢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所以,比王妃漂亮肯定也不行。

王妃一向端庄娴雅,所以妖娆妩媚的肯定也不行,过了王妃这关,王爷不喜欢。

或者……好吧,她们根本就没那个时间东想西想,更没时间去换个妆容。

往日里没注意,不曾想,这全部集中起来,人数还不少。

靖婉斜靠在榻上,单手托着下巴,“里面有没有戏班子的人?”

“回王妃,没有。戏班子的人跟府上的歌姬舞姬都很安分的待在西园中,轻易不会他出来,这两日亦是如此。”

那些人早就进行过筛选,有那个心思的,都已经离开了晋亲王府,当然,有些人心思藏得深,却也明显不会再这个关口爆出来。

这对于靖婉来说,或许也算得是小小的安慰了。

“将不相干的人剔除吧。”靖婉对着那一排排的人扬了扬下巴。

龚嬷嬷有着一双利眼,而靖婉的奶娘很长一段时间都掌管人事,眼力肯定也不差,两个人一起,将这些人过一遍,到底有没有异样心思,基本都能看出来。

这就不单单是从衣着打扮上来看了,毕竟,有些女子,那就是天生爱打扮,任何时候都想要美美的,这也不是什么错处不是。

无关的人,该干嘛干嘛去。

剩下的这些,倒是只剩下三成左右,靖婉坐正了些,一眼瞧上去,一个个还当真是嫩得跟水葱似的,往日里怎么就没注意到,王府里还藏着这么些美人呢,果然,晋亲王喜好美人,以至于,能进晋亲王府的人,都是要看颜值的。

“一个一个来吧,绕着这儿走,先让本王妃瞧瞧你们的仪态。然后,然后再说吧。”

一众漂亮丫鬟面面相觑,但是,王妃发话了,她们不得不照做。

古装秀,嗯,虽然是不伦不类,不过稍微的消遣一下还是可以的。

一圈一圈的走,靖婉不喊停,她们就只能硬着头皮走,这七月的天,直接暴晒在太阳下,生活在王府中,虽然是下人,但是这些基本上都不是做粗活的,一身皮肉也养的娇贵,晒久了,就有些火辣辣的不舒服,继续晒下去,十有八九得脱一层皮。

这会儿总算是知道,王妃果然是个善妒的,用这么恶毒的法子来惩治他们。

靖婉看着她们逐渐改变的表情,面上看不出情绪,“不要名分,都想要爬上男主子的床,为的是什么?晋亲王府的下人,这月例应该是整个最高的,年节的赏钱,零零总总加起来,比起普通人家,不知道要好过多少,要说,爬了床,能得一个名分,成为半个主子,倒还说得过去,晋亲王这里,摆明了是没有名分的,白白的被睡了,最多能的点钱财……”

“王妃,没有名分,还能图子嗣,如果怀上了,母凭子贵,就算是没有名分又能如何,一个带着王爷血脉的孩子,就能拉拔一大家子,身份上就算依旧是贱籍,在很多人眼中,他们其实也是主子,正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呢,差不多一样的道理。”

靖婉闻言,笑了笑,只是眼中没有笑影。“这些人……”

靖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个丫鬟在她正前方跪了下来,“王妃,奴婢们知错了,求您开恩。这太阳这般毒辣,继续下去,只怕,只怕……王妃,求您开恩……”一边说着,一边砰砰砰的磕头,额头眼见着就出了血印。

靖婉挑眉,磕头就磕头吧,故意拉低了领口,伸长了脖子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一副快要晕倒的模样,还“坚持不懈”,倔强又柔弱,额头与脖颈形成比较鲜明的对比,当真有一种凌虐的美感。

“王妃,王爷来了。”

近身伺候的丫鬟提醒一声,靖婉瞧过去,果然,那个俊美无俦的男人阔步而来,她说呢,怎么就有人突然上演这么一出,这是在某人面前给她上眼药呢。啧……

靖婉心头这会儿有点火气,压根就不想起身。

李鸿渊径直的走过来,坐到她身边,对靖婉的了解,不说十成十,八九分还是有的,更何况靖婉现在根本就没怎么掩饰,笑归笑,是皮笑肉不笑,李鸿渊还能不知道她现在心里面其实不怎么痛快,握着她的手,“时间都过了,怎么还没回去?外边热。”

“王爷手头的事情办完了?”

“嗯,已经完了。”

“那正好,瞧瞧,这些人那都是仰慕王爷,欲给王爷做那暖床丫鬟,我这不是怀上了吗,美其名曰,替我排忧解难呢,王爷喜欢什么样的,外人肯定没有你自己清楚,有瞧中的,就直接带回去吧,就算是不能给名分,我也可以做主给她摆几桌。”

靖婉这阴阳怪气的模样,李鸿渊还真的是首次见到,视线在她肚子上溜了一圈,果然是因为怀孕了,所以这脾气变古怪了?换了正常情况,李鸿渊少不得要狠狠的“收拾”靖婉一顿,叫她知道,东西不可乱吃,话更不能乱说。

伸手,动作轻柔的将靖婉抱入怀中,凑到她耳边,“为夫喜欢什么样的,婉婉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婉婉欠了为夫多少,为夫可是全都都记着呢,等你将小混蛋生下来,为夫可是要连本带利讨回来的。”

靖婉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

李鸿渊用鼻尖蹭蹭她的脸颊,“婉婉原本心里只需要想着为夫的,因为这小混蛋,婉婉已经忽视为夫很多了,现在难道还要因为不相干的人,与为夫置气吗?嗯?”

李鸿渊后面直接撩起一个惑人的尾音,低沉而性感,还有温热的气息洒在耳蜗,瞬间靖婉就软了身体,夏日炎热,加上孕妇的体温本身又偏高一些,现在只觉得更热了,身上似乎从头到脚都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混蛋,了解了那么多事情,会不知道前三个不能行房吗?好吧,不仅仅是行房的问题,是她不能有太大的身体欢愉,如果是子宫剧烈收缩,可能对孩子造成危害。

靖婉伸手推他,“离远些,热死了。”

“热就回去吧。”李鸿渊也不管其他人的目光,径直的将靖婉抱了起来。

靖婉倒是没有挣扎,是她怪脾气作祟也好,是吃醋了宣示主权也罢,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心安理得的靠在他的肩头。“这些人,打发到庄子上就行了,别做多余的事情,就当是为孩子祈福了。”继续放任她们在王府里,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还是打发了比较好,尽管她们也闹不成什么事,但是,多少会让人心烦。

“嗯,沐安会处理的。”

没有特意吩咐,沐安就留到了最后。

等到李鸿渊他们彻底没了踪影,原本没啥存在感的沐公公挺直了腰背,那气势也咻咻咻的往上涨,那阴柔的面容,这会儿也染上了阴冷,眼睛无比的锐利,瞧着这些心生妄念的丫鬟们,那些但凡是对上他目光的人,无不是瑟瑟发抖,那是真正的可怜,仿佛最柔嫩的枝条,被猛烈的风吹雨打,掉了叶子折了枝,而不是装出来的柔弱惹人怜,一个接一个的撑不住,腿一软,跪倒地上。

沐公公走向那个给靖婉上眼药的丫鬟面前,蹲下来,伸手扣住对方的后颈,“下贱胚子,诋毁王妃,妄图攀高枝?”

“公公,公公,奴婢没有,真的没有,公……啊——”

求饶声转瞬间成了惨叫声,只应该沐公公突然摁住对方的头,狠狠的砸向地面,砰的一声响,可是比这丫鬟刚才自己磕头响太多。

“这样子才算是磕头认错,知道吗?”

沐公公揪住她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地上砸,地面很快就出现一摊血迹。

挣扎没了,沐公公一把将她推开,任由她摊在地上,显然的,已经昏了过去。

瞧着这样,死可能不会死,毕竟王妃说了,别弄出人命,不过,会不会成为傻子就难说了。

沐公公站起来,用一张手绢慢慢的擦手,“全部送到外地的庄子上去。”

这样的人,肯定是不能去皇庄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