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水落石不出/戾王嗜妻如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是打算将人揪出来,主动出击,但是,线索好像一下子断了。

李鸿渊一脚屈膝踩在榻上,一脚放在地上,靖婉自然的半曲着腿坐在他腿间,靠在他身上,还是她日常在家的打扮,跟她平日里午睡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只可惜,现在不是午睡的时间,而且她从昨晚开始,到现在,沉睡已经超过了十个时辰。

这会儿,天边还有一道余辉,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消息,这白日可不是越来越短。

此时此刻的李鸿渊很平静,就连周身的恐怖气息似乎都没了,当然,前提是不要去看他的眼神,完完全全就一安静的美男子。

青菊的低泣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消失了,在场的人明明不算少,却寂静得可怕,好似大气不敢喘,那种感觉真的不太好。

“将人弄醒了。”李鸿渊略低的声音响起。

这人指的是谁,显而易见。

龚九取出银针上前,几针下去,地上的青衣就有转醒的迹象。——主院是属于王府最特殊的地方,如果在外面,可就没有那么舒服的清醒方式了。

而龚九,被李鸿渊踹的那一脚可是不轻,他自己估摸着,肋骨应该有三根裂了,不过其实已经算是轻的,主子当真用了全力,他能丧命,毕竟,踹断肋骨,插入肺腑这种事,对主子来说,还真的不算是很难。这样的伤势,龚九看上去也只是脸色有点差,其他的,不论是走路还是下针,动作都很稳,看不出异样。

青衣虽然有一层钉子的身份,但是,本质上还是一个戏子,早年就被安插在晋亲王府,须知,李鸿渊一直掩饰得很好,就算是忌惮他这个人,也没将他当成真正的威胁,因为一个人,闹得再凶,也翻不了天,会在他的王府安插钉子,也只是本着谨慎的态度不肯有任何的遗漏而已,说不定,这么个人,想也知道是不被看重的,或许早就被遗忘,在这特殊时候被委以重任……

处在最底层的一员,不管如何的圆滑世故,在面对李鸿渊这样的人,那也就蝼蚁一只,轻易就能碾死。

所以,这会儿面对亲自面对李鸿渊的时候,就算竭力的控制,身体也抖如筛糠,而这模样,让李鸿渊手下的人不解又郁闷,就这种人还能当钉子?可事实就是,他不仅是钉子,而且还成了!不过,这一次也狠狠的给了他们一个教训,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人,之前,他们可不就是完全没将这样的人放在眼里,又因为安分守己,从来就没去怀疑过。不过,这次的教训,与他们而言,实在是太过惨痛了一点。

如果王妃就此“一睡不醒”……那后果,他们甚至都不敢去想,仅仅是现在的局面,就让他们忍不住的肝颤。

“那东西,你是何时从何处得来的?”李鸿渊淡声问道。

事实上,青衣这里,是唯一查出对靖婉有所不利的地方,然而,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就算他嘴里说的那是蛊,然而,根据审讯的结果,也只是给他东西的人这么跟他说的,他不知道虫子的样子,除了知道会让人沉睡,一无所知,如果对这东西完全不了解的人,或许会就那么被糊弄,偏生有龚九这么一个对蛊好像很了解又完全没有记忆的“意外”,所以,事情其实还有一两分的怀疑,会不会,这人,只是一个挡箭牌而已,真正下手的人依旧还隐藏着?

这问题被询问过不止一次,就算之前遭受了莫大的罪责,也依旧没有面对李鸿渊的压力大。抖抖索索的将之前的话又说了一遍。

虽然身份低下,却也没有绝对禁止他们出王府的说法,这些人,相对某些高宅大院绝对不能迈出二门的妾室姨娘之流,自由度还是高一些。

随后李鸿渊让带来知道青衣出门的时间点的门卫护卫,这会儿就算知道出了问题,也不敢有所隐瞒,事实上,所以的说辞都是一致的,并没有不相符的地方,就算是细细的盘问,也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当日轮值的其他人,再查。”

不管有没有关系,既然李鸿渊让查,他们肯定就要再次的细查。

第一遍没问题,第二遍没问题,然而在第三遍的时候,有问题了,当日明明有一名护卫因为有点事,跟另外一名护卫更换了巡逻的时间,也就是说,他本不该巡逻的,可是却跟同队的人一样,表示见过青衣,这一点就相当的不正常,更不正常的是,同队的其他人都表示,就是这家伙跟他们一起巡逻的。

作为钱护卫作为护卫头领,王府的安全问题都是他一手安排,每半个月会将人打散了重新编组,而青衣出门的时间点,差不多在七八天的样子,完全没道理会弄混了自己队的成员,可是偏偏“替班”的那位同志表示,是他跟着巡逻的,而且,绝对没见过青衣,通常情况下,十二个人说辞一样,一个人说辞另外一个样,不用想都会选择相信前者。

然而,钱护卫他们脸色都跟着变了,如果不是将所有的护卫都叫来,而非单单是当日轮值的,这一点大概就忽略了。

在所有人的说辞一致时,不一样的那个或许才是关键。

而别的不说,在龚九手上,就有一种药物,能将人某一段时间里记忆模糊了,而如果也有人刻意为之,那么,就能让他们记住一些特意让他们记住的东西。

至于是不是这种情况,要证明也并不难,细细的询问一下其他的事情就足够了。

果然,除了青衣这件事之外,其他人的都很模糊,尤其是换轮次的那个人,甚至出现了记忆混乱的情况。

而这情况,恰好与龚九手中的那种药所起到的效果一致。

这一下,不仅是李鸿渊,就连其他人,看着龚九的眼神好像都有点不对劲儿了。

龚九微微的低着头,嘴唇轻抿,相比平日的淡漠,此时的神情格外的严肃几分,只是,李鸿渊没有开口询问,他也没有开口辩解什么。

这件事情,虽然不是他做的,但是,药是出自他的手,基本上可以肯定,那么,他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他有自己的专属院子来研习各种东西,其他人轻易不会涉足,平日里打扫规整都是他亲力亲为,而且,为了防止不相干的人进去,院子里弄了不少的毒,从表面上看,并不能发现什么端倪,但是,若是有人想要窥探,说不得就能将命给搭进去。

李鸿渊将目光从龚九身上移开,落到青衣身上,“带下去,再审。”

青衣被拖走,这一次审讯,或许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想也知道,就现在的情况,青衣的蛊不是极可能不是从外面某个人手中得到的,而是晋亲王府内的人,这个人或许才是关键,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能不能审问出来,很难说了,而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

李鸿渊握着靖婉的手,目光静静的落在她脸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左脚突然勾出一抹笑,阴鸷的,诡谲的,冰冷的,狠厉的,交织在一起,无比的瘆人。

李鸿渊是什么人,活阎王,掌控着启元的大势,他倒是要看看这背后的老鼠是谁,就算是揪不出来,他错杀万万,也不会放过一个,尤其是他们下手的对象选择了婉婉,那就要有被千刀万剐的觉悟。对于李鸿渊来说,如果是对他下手,还成功的话,他说不定还会佩服背后的这个人。

对晋亲王妃出手,本质上还是针对晋亲王,可是,既然不是直接针对他,就只能说明,对方对他相当的忌惮,知道直接与李鸿渊冲突,胜算太小。

自己都先怯了,李鸿渊会怕这样的对手?

李鸿渊的姿势维持了长达一刻钟的时间,挥了挥手,让他们都下去,瞥了一眼跪在仿若生无可恋的青菊,“带下去关起来,等王妃发落。”

毕竟是靖婉的人,在靖婉身边伺候了很多年,李鸿渊也不会轻易的处置,这是对靖婉的敬重与爱重,尽管,他知道,靖婉到时候十有八九不会将青菊如何。

大概也是明白这一点,黑妹等人都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如果王爷处置,青菊十有八九得死,“不知道”并不是就能免除她罪责的理由。

青菊却没什么欣喜的反应,此时此刻,被深深的懊悔自责所包围,在她看来,是她,都是她的错,才会害了王妃,王妃现在还怀着孩子,万一连孩子也被牵连……如果不是怀揣着希望,王妃一定能醒过来,青菊说不定已经以死谢罪了。而对青衣,那一份少女心萌动的时候有多甜蜜,这会儿对他就有多痛恨,最恨的不是他利用她,而是他利用她来伤害王妃,如果只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一些好处,她最后或许就是有点伤怀。

靖婉之于李鸿渊是逆鳞,对其他某些人而言,何尝不是同样的重要。

青衣再被审,这一次真的是没了人样,看上去,就像一堆勉强维持人形的还有一口气的烂肉。

“主子,这戏子十有八九也是中了药,没能审问出来。”

或许是有了心理准备,李鸿渊并没有发作,“准备一下,明日一早,前往白龙寺。”

“是。”

等到次日,才开城门的时候,李鸿渊就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离京。

而早朝上,李鸿渊自然是再一次的被弹劾,且不论乐成帝最后会怎么处理,就他打伤城门门卫,在城中纵马伤人,就不能不弹劾。

乐成帝也是头疼,那孽障明明依旧很久没闹事事情了,现在怎么又出了这么一遭?

不管怎么偏袒这个儿子,弹劾的折子上来了,就不能不管,至少表面上要做做样子,只是,等到朝会之后派人去晋亲王府,却被告知,晋亲王离京了,王府的人带走了不少,瞧着就不是出去一趟转转就会回来的。

话说,以往离京,好歹也会给他禀报一声,这一次,竟然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了,乐成帝气得差点掀了桌子。不停的大骂,孽障孽障孽障。

而李鸿渊的那些兄弟们,就算是会被乐成帝不喜,这会儿也不留余力的在乐成帝面前添油加醋的上眼药,毕竟,除掉李鸿渊这个最大的障碍,其他人的机会才是“均等”的,所以,什么不将父皇放在眼里,辜负了父皇对他的一片拳拳爱护之心,目无法纪,长此以往,说不得造成民怨等等。

这些话或许真的能火上浇油,只是,在李鸿渊不在的时候,倒霉当然只有他们这些在眼前蹦跶的。

乐成帝怒火难消,但是,他也知道,自己那儿子,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离京,即便是昨日的事情,或许都事出有因,如此,先让人查清楚再说。

只是,在派人前往晋亲王府询问,也没得到什么结果,因为所有王府的知情人,都被李鸿渊带走了,不管是谁,能够拿到龚九的药,能够在王府里作妖,就不可能只是普通的下人,就算是有青衣这个前车之鉴,但是,这种情况毕竟是少数,要知道,就算是在王府,能够知道护卫轮换的,也只是少数人,所以,这个人,必然不是那么透明,因此,李鸿渊百分百的笃定,此人一定在他带走的人当中。

现在这个时候,一起将之留在王府,不知道还会闹出另外的什么事儿,还不如放在眼皮子低下,他寸步不离的守着靖婉,都还能再出什么事儿,他也什么都不用想了,直接自裁得了,可是,天底下,当真有人能做到这一步?

李鸿渊也不用派人先一步去白龙寺询问了尘大师的行踪,上次了尘大师入京,让皇贵妃现身之后,活阎王就明确的告诉过他,希望了尘大师短时间内不会再云游。

要说了尘大师一世外高人,就因为怜悯苍生,就被李鸿渊给钳制住,也是够无奈的。

了尘大师得知活阎王造访,道了一声佛,好像不意外,又或者,对什么事情都能安然以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