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小灾星冲喜/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呦,大嫂子,不是都说好了吗,怎么又变卦了呢!你别看这丫头瘦,可有的是劲儿呢!”

“哼,是挺有劲儿!一进门就把脑袋撞了个血窟窿!我买她可是为了冲喜,不是找死的!真晦气!赶紧抬走抬走!”

“别呀大嫂子,八两,八两!我也不要你十两了,八两银子就成!”

“八两我也不买了!”

“六两!不能再少了。”

“五两!”

“大嫂子你也太……”

林媛是被一阵拉扯声吵醒的,她睁开眼,只觉得鲜血模糊了视线,等她下意识伸手抹了抹额头,看到手心里那粘腻刺目的血红时,她的意识清醒了一大半!

身为五星级酒店炙手可热的掌勺大厨,林媛自然成为各个酒楼争相抢夺的香饽饽。可是谁知道,这位事业如日中天的小美女竟然在地下车库准备开车回家好好休息时,遭遇到了抢劫。抢就抢吧,包包、钱、车钥匙她都给了,可是为什么最终还是会倒在了血泊之中呢?林媛晃晃脑袋,突然很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容易妥协,跟坏人妥协的代价就是自己的一条命的话,那她一定会奋起反抗,抗争到底!

只是现在,她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喉咙火辣辣地疼。

林媛刚想站起身来找抢匪报仇雪恨,却不想脑袋突然嗡得一声剧痛起来,一幅幅陌生的画面潮水般涌入眼前,这撕心裂肺的痛楚,让她不禁惊呼出声。

“小灾……”一个女人蹬蹬跑过来,话到嘴边却改了口,满满的宠溺和担忧,“媛儿,我的宝贝媛儿,你可醒了,吓坏婶婶了。”

对面女人还在絮絮叨叨,林媛却已经将那些陌生画面串了一遍,也立即明白了过来,原来,她早已丧命在抢匪的手下,穿越到了这个也叫林媛的十二岁小姑娘身上,也就是现在她占据的这具身体,因为被骗来冲喜,抵死不从,撞墙死掉了。而眼前这个身穿崭新棉裙头戴银钗的女人,就是做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也是死去原主的亲三婶!

难怪出门前,原主的娘再三劝她不要来,平日里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还三句不离小灾星的三婶,怎么突然这么好心要给她介绍差事了呢?原主也不是不怀疑,可是架不住她们一家子处境艰难啊,爹残娘弱,两个妹妹更是骨瘦如柴,好不容易有个出来挣钱的机会她怎么舍得放过?爹和娘还等着她赚了银子回家治病呢。

林媛心里没来由地一抽,这个傻丫头,这女人就是摸到了她的软肋才这么轻易地骗了她啊!又是一个单纯到害死自己的傻瓜!

林媛默默攥了攥满是鲜血的手,为死去的原主默哀了十秒钟。说起来这个小丫头也是可怜,三岁那年被村头算命的老瞎子断言是福星,将来非富即贵。可是好景不长,这老瞎子在给林媛算完命后的第三天突然在自己住了三十多年的大门口那里,被刚过脚面高的门槛给绊倒摔死了。这也算是村里一件怪事,当然,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她从人人称羡的小福星变成了人人唾弃的小灾星。

后来,娘亲接连生了两个女儿,怎么也生不出弟弟来,村里就有人说那是因为她命太硬,招不来弟弟。再后来,娘亲好不容易终于生了个儿子,破了她命硬的谣,却不想这个小弟弟出生没到满月,就突然夭折了。这下可好,村里的谣言更胜从前,她直接从命硬变成了天煞孤星,早晚要克死身边所有的亲人!这不,才刚出生的弟弟就让她给克死了!偏偏不巧的是,她娘连续三年都没能再怀孕,别说儿子了,就连闺女都没能再生一个!

林媛摇摇头苦笑不已,这些愚昧的人自然不会知道,原主的娘亲为了能生个弟弟吃了各种偏方,虽然弟弟有了,却是从娘胎里就带着病根的,不仅如此,就连娘亲的身子也因为长期吃各种补药偏方,把身体给吃坏了,从此变得更加弱不禁风,甚至连续三年都没有再孕。

不过好在现在娘终于又怀孕了,只是,这次没有了以前的喜悦,因为就在发现娘怀孕当天,她的爹被人抬回了家。林媛清楚地记得,那天大伯家的房子漏了,让爹过去修葺,这种事情,对于身为木匠的爹爹来说自然简单,可是那天好巧不巧,他脚下有一块瓦脱落,连带着人一起摔了下来,正巧摔断了腿。因为没钱请好大夫,爹的腿就这样落下了毛病,动一下都疼得龇牙咧嘴,至今已有大半年瘫在炕上了。

更让人心寒的是,就连她自己的亲爷爷奶奶,大伯大娘叔叔婶婶,都不待见她,每次见到她不是冷脸相对,就是讥讽嘲笑。在爹爹摔断腿后,大伯一家不仅没来看过他,而且大伯娘还在村里女人堆里不止一次义愤填膺地控诉她的恶行。

“你们是不知道,我家丫头原本是个儿子,就因为跟那个小灾星是同一年的,才被她给冲走了,变成了丫头!哼!你不信?我可是连着生了两个儿子呦!我这肚皮就是用来怀儿子的,我可不像某些人,连着生了仨闺女,好不容易来了个儿子,还让自己亲闺女给克死了!就连她爹都被她克得变成了瘫子,瞅着吧,她娘那肚子里,肯定还是个赔钱货!”

从此,她小灾星的名声就算是坐实了。不仅是林媛自己家出了事怪到她头上,就连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只要遇到点挫折都会推到她身上。最厉害的是,村东头老母猪生了八只小猪仔,没一个是母的,这种事也都要怪到住在村西头的林媛头上!

“媛儿,媛儿,你咋了?是不是头疼?来,三婶儿给你吹吹。”女人异常温柔的声音和粗鲁的动作把林媛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小灾星,你给我老实点,要是再敢寻死觅活,我就让你三叔把你卖到镇上的春风楼!”没了人前的宠溺和笑意,李凤娥狰狞地凑近林媛满是鲜血的小脸儿,尖尖的下巴几乎要在她的额头上再戳出一个大窟窿来。

而这警告威胁的话,却没有给林媛带来任何恐惧。前世的她就是对坏人太过妥协才会糟了横难,幸亏老天爷眷顾,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她怎么可能还会再犯以前的错误?说起来,她林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个二十出头又毫无身世背景的小姑娘能成长为五星级酒店屹立不倒的主厨,凭的可不仅仅是出神入化的厨艺,没有一点杀伐决断的能力,她早就被一堆虎视眈眈的大老爷们儿比下去了。

而她现在更关心的则是李凤娥口中的“三叔”。她记得这个三叔,从小仗着爹娘疼爱不学无术,长大后更是不成器,天天没点正事儿,现在都有两个儿子了,还整天做着不劳而获的美梦,说白了,就是个啃老族!

可这个三叔却是异常地疼媳妇儿,没办法,谁叫李凤娥还算有点姿色呢,而且人家姑妈又是知县夫人的陪房丫头,娶了这么个媳妇儿回来,他自然是有面子的。今儿要带她一起来“做帮工”的人可不仅仅是李凤娥一个人,还有她的三叔呢。不过在她们刚进这个村的时候,她三叔就找借口放下她俩自己驾着牛车回去了。当时她还觉得奇怪,向来疼媳妇儿的三叔怎么会舍得丢下自己的媳妇儿不管呢,而这个泼辣货三婶儿居然也破天荒地催着他赶紧回去。

莫非,家里出了什么事不成?

林媛眼珠儿一转,也顾不得头疼了,原主撞墙时定然是抱了必死的决心的,也难怪连吭都没有吭一声就过去了,不过此时倒也多亏了李凤娥给她胡乱抹到头上的香灰。也不知道是原主心有不甘,还是这具身体的底子好,别看她瘦不拉几,但是抹上香灰以后,不仅血立马止住了,就连头晕都没有那么厉害了。

林媛垂下眸子,心里早已打定了主意:既然自己命不该绝,一缕残魂竟然还能有再次为人的机会,那她便要好好活下去,不仅如此,她要把自己的人生和原主的人生一起活下去。小灾星又如何,命硬又如何,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会相信这些命理之说?

林媛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下巴瘦削颧骨高耸的女人,想起这几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件事,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小灾星这个名声最开始就是在自己家里人嘴里听到的,而且像她爷爷那种极重家风的顽固老头,在第一次从自己大孙子口中听到这个名头的时候,怎么没有去找那些乱嚼舌根子的女人们理论呢?

“哎呦,这丫头,该不会……是撞傻了吧?”一个脸如圆盆却长满斑的女人出现在林媛面前,一只肥肥的大手在她眼前来回晃悠,“丫头,你看这是啥?”

林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猪蹄子!

李凤娥一听胖女人这话,赶紧收了厉色,笑呵呵地打圆场:“大嫂子你可别说笑话了,你们村离我们林家坳远,你是不知道,我家媛儿自小就聪明,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呢,怎么会傻了呢?今儿这不是头一次来家里害羞了么,一没留神儿才绊倒了撞到了墙上去的。你看你看,头上的血都不流了呢。”

林媛这次真想结结实实地翻个大白眼了,她在村里出名可不是因为聪明,而是因为她小灾星的名声,难怪会带她到这么远这么偏僻的村子里来了,敢情是怕她名声太盛啊。以前她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她这个三婶儿是个脸皮这么厚的人呢?还害羞,又不是真的来相亲见未来公婆的,她不拿刀砍了她就不错了!

不过林媛还真不能拿刀砍了她,若她没有记错,这个村子跟自己住的林家坳得有二十多里地,没有马车没有牛车,就说她现在这饿得头晕眼花的小身板儿,还真回不去。她可记得清清楚楚的,三叔走之前给了自己媳妇儿五钱银子,就是为了让她一会儿雇个牛车回家用的。她若真跟李凤娥闹翻了,能不能回得了家可难说了。

罢了,这口气先咽下去,早晚有回报给她的时候。

不过,今天她也不能遂了这些恶人的意!

------题外话------

新文上传啦,亲们多多收藏哦,种田文,超多美食!

吃货们,快来扑倒我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