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分家(一)/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起马氏一看到自己那震惊又明显带着丝丝恐惧的表情,林媛嘴角就忍不住扬了扬,不过现在她却是不能笑的,因为眼前的阵仗真有点夸张。听到她来了,也就吃个包子的工夫,林建领老两口还有老三两口子全都聚在堂屋里了。

老爷子坐在桌旁抽旱烟,一句话也不说,不过从他皱着眉头和使劲儿磕打大烟锅子的模样就知道,老头儿心里不痛快,而且,特别,十分,不想见到她这个小灾星。

不过杨氏却是憋不住的,一见到林媛的面儿,当即就气呼呼地数落了起来。

“你这个小灾星还有脸来?也对,你都敢拿着菜刀砍你三叔了,还有什么事是你这个小灾星不敢干的!啊?是不是今儿就想着拿刀来砍死你爷奶了!”

林媛为了掩盖嘴上止也止不住的笑意一直垂着头,听到这话,乖巧地摇了摇头。

杨氏看她这模样,就以为她是来赔礼认错的,当即更加嚣张起来,骂出来的话也更加难听。

“真不知道刘氏那个没用的东西是怎么教的,该学的啥也不会,不该学的倒是学了个满贯!我早就说过那个婆娘不能娶,偏偏老二这个没出息的东西,非得要她,要了她有什么用,连个蛋都下不全,光会往家里添赔钱货,一家子赔钱货!”

“我们才不是赔钱货,我娘也不是……”小林霜最看不惯别人说自己的娘和姐姐们,当即就撅着小嘴儿还了一嘴。

这一还嘴正好彻底惹怒了杨氏,连一旁坐着抽烟的林建领都怒了,拿着烟锅子又坑坑地敲了起来。

原本老三两口子只站在一边不敢说话,昨天林媛打架砍人的模样他们还有忌惮呢,不过这么一会了,这丫头居然就低着头挨骂,看来是真的知道错了,昨天也不过是一时气急了才那样,今儿再借给她几个胆儿也是不敢了。

李凤娥被林媛揍了一顿,还被她给坏了名声,回家来就遭了自家男人的冷脸,她哪里受得了这气,当即就哼了一声,戳了戳自家男人的胳膊。

林家孝脸一黑,指着小林霜的鼻子就开始骂:“好你个小妮子,这么小就敢跟你奶奶顶嘴,长大了是不是也学你大姐拿刀砍人?看我今儿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谁才是家里的老大!”

林家孝一撸袖子冲着小林霜就过来了,不过还没走到,就见到林媛猛地抬起了头,一双阴鸷的眼睛冷冷盯着他,直盯得他浑身发毛,脚面又开始疼了。林家孝缩了缩脖子,脚丫子定在当地不敢动弹了,又是这眼神,又是这眼神,她拿刀砍他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眼神儿!

林家孝腿一软,歪在了媳妇儿身上:“三叔懒得教训你,说,今儿过来做啥?还真想砍人不成?”

林媛冷笑一声,转头看向了一直坐着抽烟的林建领,大声说道:“爷爷,我家也没粮食了,我是来拿粮食的。”

然后她又转头看向了杨氏:“奶奶,我爹的药吃完了,您给我些银子,我要去给我爹抓药。”

她说的是拿,不是要,言外之意就是林媛家理所应当该得到老宅这边的粮食和银子。

可是她这样认为别人可不一定也是这样认为的,她刚把话说完,那边杨氏就已经扯着嗓子嚷嚷了起来:“要粮食,要银子?你还真是嘴皮子一碰啥话都敢说啊,没粮食,没银子!”

“就是,也不看看这一大家子要养活,还张嘴就要粮食要银子的。”马氏撇了撇嘴,原本还想说一个瘫子就是吃上仙药也好不了了还抓什么药,不过碍于公婆在,又不敢说出口,只好在心里偷偷嘟囔嘟囔了。

李凤娥也扯着嗓子阴阳怪调地哼了一句:“呦,还真是胆儿肥了呢,连过来要粮食要银子这腰杆子也值了,还把老人放在眼里吗?”

“她?她要是知道长幼有序,还会拿刀砍我啊!”林家孝拉着媳妇儿的手离林媛远远地,看来林媛拿刀砍他给他留了不小的阴影,这么一会儿工夫就说了好几次。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吵着,林媛却是闭口不语,她只是抬着头死死盯着林家的当家人林建领,若他猜的不错,这老头儿应该会给她的,不过他不是顾念着亲情,而是想着自己的脸面,老三卖侄女儿闹得村里沸沸扬扬,若是再传出他们不管不顾亲儿亲孙女的死活任凭他们饿死、要饭,恐怕他这张老脸也别要了。

果然,林建领磕了磕烟锅子,看也不看林媛姐妹俩,打发要饭似的说道:“老大家的,去拿半庄子棒子面儿,给她。”

“他爹……”杨氏要拦,被他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不过,”林建领摁了摁烟叶,“银子没有。”

这冷淡的语气,让林媛心头最后一点亲情被浇灭了,这个老头儿果然还是爱面子胜过爱儿子,若是他真的爱儿子,会不给儿子的药钱吗?

马氏斜了斜眼珠子,一甩胳膊扭着大屁股就出门去了,那半庄子棒子面儿可是新磨的,她得偷偷挖出点来藏起来。

林媛不理会,她可不是为了半庄子棒子面儿:“爷爷,您怎么会没有钱呢,孙女记得,以前我爹每个月都能往家里交一两银子呢,有时候都会有二两。还有大伯,他在曹员外家里做账房先生,每个月月钱就有二两银子,这还不加主家的赏银,要是加上赏银……”

“你个小蹄子,你大伯的银子都用来走动关系了,哪里还有什么银子,就连我都没有见过你大伯往家里拿银子!”刚走到门口的马氏一听林媛提起了自家男人那些事,心里着急,赶忙窜了回来,一张晒得黑乎乎的脸涨得通红。

林媛瞧她这急于辩白的样子就知道事实肯定不是如此,老三家两口子自然也不是傻子,一听就听出来了,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却是啥也没说,反正他俩也没交过银子,不过老头子要是给老二家银子的话,那他们也不会干看着,怎么也得给他们点才行。

“老大家的你着个屁急!滚一边待着去!”杨氏最听不得的话就是说他们的银子都是老二挣来的,好像他们没钱似的。

“小灾星你听着,你爹交的那些钱早就给他治病用了,你以为你爹那腿能留下来是老天爷开眼啊!要不是你奶奶我拿着银子求爷爷告奶奶地,镇上那些郎中会愿意给一个乡下人瞧病啊?哼,这会跑来跟我要银子了,没有,说什么都没有!”

“爷爷,您应该是理解错了,孙女的意思,不只是今儿来要粮食,还有以后呢,那半庄子棒子面儿也就够我们吃三四天的。”林媛谁都不理,她只跟林建领说,她要下点猛药,让他们自己提出来分家。

“你,啥意思?”李凤娥脑子转的最快,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意思就是说,就像奶奶说的,我爹那腿能留下来就是老天爷开眼,但是却是不能动的,更做不了活,我们一家子没人能干活,自然也没有粮食。所以,我们每十天来拿一次粮食,或者,半月也行。要是给银子也行。爷爷,您看呢?”

“不行!”

“不行!”

“不行!”

------题外话------

小霜儿:大姐,爷爷那烟锅子,真呛人。

媛姐儿:嗯,早晚会呛死自个儿!

老头子:咳咳咳咳,喘,喘不上气儿,了……

某玥:乌鸦嘴,小灾星的称号,果然实至名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