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分家(三)/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林霜先回了趟家,通知家里人村长等会儿要来分家的事,当然她也没忘了让二姐把院子里晒的枸杞给收到西屋里去,倒不是怕别人看见,反正他们也不知道这东西能卖钱,看到了也无所谓。只是林媛担心等下人多,万一有哪个不长眼的再给她碰了撞了的,那这些枸杞就全都报废了。

出了门,小林霜才又绕道儿去了村长家,把自己家里的事跟村长爷爷说了,别看她人小,说起话来还真是一溜一溜的,才几句就把事情说清楚了。

村长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事,只是摇头叹了口气,便收拾了一下由儿子搀扶着慢慢往林媛家里走。

古代的村子里没什么娱乐项目,大家平日里都忙活着地里活儿,唯一的乐趣不是看别人两口子吵架,就是聚在一块说闲话,像分家这样的大事,村里人自然喜欢的很。也不知道是谁吆喝了一声,还没等村长来,林媛家门口就聚了一大堆凑热闹的人。

家里有林薇和兰花收拾,林媛是不担心的。不一会,林建领带着各怀心思的林家人就到了林媛家,远远地就有凑热闹的老头老太太跟林建领两口子打招呼。

“老林头,听说你们家要分家了哩,哎呦,老二那么好的娃你咋就舍得分出去啊。”

“咋能不舍得,现在老二那腿……”一个手里牵着个小男娃的老太太白了这边一眼,后边的话不再说了,那意思显然就是看不惯林建领不管不顾儿子死活,把他们分出去。

林家孝一听赶紧喊了一嗓子:“啥分出去的,是我二哥自己要分家的,他们早就搬出去好几年了,你们不晓得咋回事的,可别胡咧咧。”

那个老太太林媛有些印象,她的二儿子林二栓以前就跟着林家信一起做木匠活儿,不过大儿子林大栓却是个不晓事理的,不仅不管亲娘,还不干活儿,就知道成天喝酒,喝醉了就回家揍婆娘,没错,他的婆娘就是方才在槐树底下被林媛揍了一巴掌的陈氏。

林媛看了一圈自家院子,点了点头,两个妹妹干活就是利索,枸杞收起来了,那窝小兔子也收进了西屋,等下村长来了肯定会去东屋问爹娘的意思,西屋是她们几个女娃儿住的地方,旁人是不会随便进去看的。

这么一收拾,林媛家就显得更加破败了,一只破鸡窝里除了几根鸡毛,就啥都没有了,还有两只旧水桶歪在水井边,那水井也已经好久不用了,那还是林家信腿没事的时候打的呢,只是还没打好就被林建领叫去修缮房屋了,接着,就再也没有机会继续打井了。

当村长来到林媛家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不禁又是一顿叹气。

林媛甜甜地叫了村长一声“爷爷”,就赶紧跑过去与林大憨一起搀扶着村长坐到了院子中间唯一一张结实的凳子上,这只长条凳子还是兰花专门跑回自己家里拿来的,就林媛家,哪里有这样的凳子,她们只有几个林家信以前用剩下的下脚料打的小板凳而已。

“爷爷,真对不住,还得让您老费心跑这一趟。”

林媛对这个七十多岁的老村长还是很有好感的,因为她爹当时摔坏了腿,就是这位老村长当机立断命令自己大儿子驾了牛车去了镇上看病,不然的话,就杨氏那个抠门儿肯定不舍得去镇上找郎中,只会在村里找个土郎中随便治治,说实话,林家信的腿能保住,虽有杨氏银子的功劳,但是老村长也功不可没。

“你这女娃儿嘴儿还挺甜,这么久不见,怎么又瘦了。”不过眼睛却是更机灵了。

老村长笑眯眯地拍了拍林媛的头,俨然一副祖父疼爱孙女的模样。林建领在一旁听着林媛叫一个外人爷爷比叫自己还亲,再看着眼前这场景,只觉得脸上更臊得慌了。

不过作为当家人,他却是不能不出声的,他假意清了清嗓子,走到老村长跟前,有些结巴地说:“六叔,这个,我家老二想分家,所以,今儿个还得劳烦你走这一遭,给我们做个见证。”

老村长在村里算是年纪最大的长辈了,林建领见了面也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六叔,不过他这样的姿态并没有得到老村长多少好感。

“是老二要分家?”老村长眼睛虽有些浑浊却甚是毒辣,“当年老三家的生小霜儿的时候你们就逼他休妻,才把他逼得拖家带口地到了这破房子里住,现在他腿残了,你们又说他分家了?你们是又逼他休妻了,还是又逼他卖闺女了?啊!”

老村长这话显然是知道了昨儿林家孝干的好事了,门口聚着的人也跟着吵吵起来,林媛见到了林二栓和桂枝嫂子两口子,还有兰花的娘王婶子,显然是听说了他们要分家的事,生怕他们家吃亏赶紧来了。这会儿几人都大声地数落着林家孝干的好事,虽然林媛小灾星的名声在,但是林家信两口子的好人缘也是不容置疑的,所以除了这几人,其他也有不少人是向着他们一家的。

林建领狠狠地瞪了自家老三一眼,赶紧赔笑着跟老村长解释:“六叔,我知道我家老三做的不对,那也是为了老二家能少点负担。不过今儿分家这事,真的是老二提出来的,不信,您问问媛儿。媛儿,你还不赶紧跟你村长爷爷好好说说是咋回事。”

林媛心里冷笑一声,却是点了点头:“村长爷爷,我爹腿伤了,不能做活儿,我们一家子没地种,没粮吃,更没银子给我爹治腿。我们,我们,只能分家了。”

林媛嘴上说着这话,眼圈也慢慢红了起来,虽然大多是有演戏的成分在里头,不过心里却是真的有些委屈的,也许这就是血脉相亲吧,自己爹娘如此无助,她身为女儿,怎能不心疼?

不过林媛这委屈又无奈的语句,却是博得了更多的同情。

“丫头,你们家过得这么难,你咋不去跟你爷奶要粮食要银子?你们还要吵着分家,这不是傻啊!”王婶子粗糙却热乎乎的手替她抹去脸上的泪珠,林媛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我们,我们……”林媛倔强地咬着唇,只摇头不说话。

一边的林薇看到大姐这样也呜咽着哭了起来,小林霜却是哇的一声大哭:“婶子,我爷奶,他们不给我们,哇哇哇,不管我们了。”

“小丫头,别胡说!”林家孝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话,瞪着两只眼吓唬着就要动手,小林霜赶紧害怕地闭了嘴往王婶子怀里拱了拱,这模样更加印证了她方才的话,林家那边是不想要这一家子累赘,才逼得他们自己说分家啊!

王婶子的眼圈也红了,门口一些心肠软的嫂子婶子也跟着抹眼圈。

“村长爷爷,我爷奶说了,分家了就给我们一块地,有了地我们就有粮食吃了,爷爷,您给我们分家吧,求求您了。”林媛可怜巴巴地扯了扯老村长的袖子,这细弱蚊蝇却很有分量的话立即收到了前所未有的成效。

“啥,分家就给一块地?这是打发要饭的呢?”

“林家那地可好大一片呢,以前林二哥一个人忙不过来,我还去帮过忙呢。”

“就是说啊,林家三个儿子就老二知道做活儿,现在逼得人家孩子分家,居然才给一块地,还真是狠心!”

------题外话------

破鸡窝:今儿有我的戏哎,欧耶!

旧水桶:今儿也有我的戏呢!

水井:我,呜呜,据某玥说,这是我第一场戏,也是最后一场,呜呜,我抗议!

菜刀:嚎什么嚎呢,做配角就该有做配角的觉悟!

某玥:媛姐儿,要不老妹儿给你换个家伙事儿咋样?

菜刀:阿玥,你敢换我的角儿,我就砍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