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最漂亮的女娃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抱着从杨氏那里要回来的家伙事儿,林家信一脸感慨,林媛知道爹现在心里定然不痛快,也不再提分家的事,只是把自己打算做月饼的事详详细细地说给了他听,果然,一听这个,林家信便来了兴趣。

“大丫,你说的这个新式月饼倒是挺稀罕,肯定能卖出去,不过这个模子应该是啥样的?你给爹画个样子来,爹赶紧做出来给你试试,看可不可行。”

林媛点点头,跟爹商量好,晚上画好样子,明儿一早就给爹拿来。

出了东屋的门,林媛转身去了西屋看了看今儿晒的枸杞,现在这天温度正合适,只是一天,这枸杞就已经晒得快半干了,明儿再晒上一天,后天她就可以拿去镇上换钱了。

还不到做晚饭的时间,林媛晚上要画样子,可是他们家里根本没有笔墨这种东西,笔也就罢了,反正她也用不习惯,去厨房里找块黑炭随便削一削就能写字,可是纸却是将就不了的,若是有布倒是也能写字,但是现在家里的情况,衣服都很紧张,更别说布了。

林媛瞧了瞧东边的茅草房子,哎,看来只能去陈柱家里要张纸了。

跟林薇交代了一句,林媛就出了门子。陈柱家跟他家几乎是紧挨着的,中间也只隔了不到三十米的空地儿,不过这两天她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那边连个人也没出现,要不是知道那边两口子的情况,她还真以为这俩人出了啥事。

“婶子,在家里吗?我是媛儿。”以前的林媛几乎天天过来,不过穿越来的她却是第一次来,这个屋子,还真是,不错啊,比她们那边强多了,虽然表面看只是个茅草屋,不过屋里摆设却是齐全的,特别是西屋,有桌有椅,桌上放着书本,一看就知道是陈柱的房间。

陈婶子笑呵呵地从东屋里出来了,她身体也不好,据说是逃难的时候为了给儿子省下一口吃的,把自己饿坏了。

“媛儿来了啊?”

陈婶子刚说完,林媛就听到了屋里一个闷闷的男人声音粗鲁地哼了一声,林媛知道那是陈柱的爹,因为缺了一只眼睛也不怎么出门跟村里人说话,所以大家都不知道他叫啥,只叫他陈老头儿。这陈老头儿向来不喜欢自己,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家陈柱。以前的林媛因为这事自卑伤心了好久,不过现在的她却是不会了,反正她又不喜欢那个小白脸儿。

林媛装作没听到,笑道:“婶子,我想来跟您借张纸,我要给我爹画个做活儿的样子。”

陈婶子自然也是知道林媛听到自家男人那声不满的轻哼,可是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一点也不难过,让她有些意外。

“一张纸而已,还说啥借,这么见外。走,婶子给你去拿。”说着就带着林媛去西屋。

林媛却是站在堂屋里不动,只笑道:“婶子别这么说,我跟婶子非亲非故的,咋能随便要婶子的东西?”

陈婶子手里拿着纸却是愣了,这丫头这话,是想跟他家柱子划清关系?

陈老头儿虽然不待见林媛,但是陈婶子却是很喜欢这个日日过来看望的女娃儿,所以一下子给她拿了好几张纸,虽然是草纸,不过在一般家庭也是很难得的。

林媛感激地接过来,答应了以后肯定会还,便没再多做停留离开了。

陈婶子倚在门口看着林媛的背影,不自觉地叹了口气,这几天林媛家里的事她是知道的,可是迫于她家老头子的淫威她没敢过去,这丫头却一点没有抱怨。他家老头子不喜欢这丫头,柱子也不是很喜欢,可是偏偏她觉得这林媛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

回到家也到了做晚饭的时间,林媛在锅里放上水让林薇先烧着,这会儿工夫她先把棒子面儿舀到一个木盆子里,用凉水调一调搅和成糊糊,等下水开了就可以下到锅里去。中午的野菜还剩下一些,她又把野菜洗干净剁碎,等下再放进去。

洗菜的工夫林媛看见了早上在河边捡的那三只野鸭蛋,也洗干净小心地放进了锅里煮着,家里五口人,三只野鸭蛋肯定不够吃的,林媛正在发愁,一边烧火的林薇突然说道:“大姐,这锅洗干净了吗?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老觉得有股子那个味儿,等下给我盛一小碗就行了啊,我可不敢多吃,怕吐出来。”

林媛扑哧一笑,知道自家大妹是在暗示自己不吃野鸭蛋,可是也不用非得找这个借口吧,还洗干净了吗?中午她做好蛇羹以后,这个大妹足足把大锅刷了不下三遍,能不干净吗?

“大妹,过不了几天姐就能给你做比野鸭蛋更好吃的东西了,你相信姐。”

林薇往灶膛里扔了一根柴火,笑嘻嘻道:“大姐的话,我一直都信的。”

“对,大姐说一定能分家,今儿就分了呢。”不知道小林霜什么时候也站在了厨房门口,小脸儿虽然还很苍白瘦弱,但是两只眼睛却是格外地明亮,忽闪忽闪的。林媛知道分家后这丫头高兴,围着她娘说了半天话呢。

“大姐,我也要吃比野鸭蛋更好吃的东西,我不要吃野鸭蛋了!”

林媛林薇姐俩没想到这丫头也听到她们的对话,正想劝她多吃点好长身体什么的,却不料小丫头人小鬼大地学着林家忠说话时的语气,摇头晃脑说道:“圣人有云,好东西就该给爹娘留着,圣人还说,霜儿是姐姐,要把好吃的留给弟弟吃。”

这丫头是想着刘氏肚子里的小弟弟了。

林媛俩人被她这小模样逗得哈哈大笑:“姐姐啊?小霜儿还是姐姐呢,那你咋知道一定是弟弟呢,没准也是跟你一样的小馋鬼呢?”

小林霜一扬头,骄傲地宣布:“我就知道,娘肚子里的肯定是弟弟!”

姐儿仨笑着闹着,最终还是把那三只野鸭蛋留给了爹娘,林媛怕他俩不肯吃,特意把蛋剥好弄碎,让他们挑无可挑了才让林薇端了进去。

吃过饭,林薇洗碗,林媛趁这个工夫又在厨房挑了几块儿能用的木料,准备抱进东屋拿给爹瞧瞧,刚走到厨房就感觉衣袖被人扯住,一回头,借着月色柔和的光芒,见自家小林霜认真地一字一句说道:“大姐,我觉得你才是咱们村最漂亮的女娃儿,就你最好看!”说完还肯定似的点了点头。

林媛愣住,想起今儿碰到林思语的事,知道这丫头是怕她伤心自卑赶紧过来送安慰了。林媛心里暖暖的,想到小丫头一整天都在为这事纠结难过,心疼地摸摸她的头,也认真地说道:“嗯,大姐是最好看的女娃儿,然后就是小霜儿最好看。”

本是逗小林霜开心的话,哪知道小林霜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不是不是,然后是二姐,再然后是小霜儿。”

林媛被她这认真的小模样逗得实在憋不住,怀里木料都抱不住了,随着她大笑掉了一地。

------题外话------

小林霜:阿玥,赶紧给我姐加上这个美女的标签!

某玥:小丫头,做人是要有底线的,像我这么有底线有分寸、又从来不说谎话的人,咋能说那种违心又违心又违心的话捏?

小林霜:大姐,阿玥欺负我,快拿菜刀来!

某玥:小丫头,你欺负人!我,我加上!加上还不行吗?

这一家子都是坏银,我要让小丫头孤独终老,没男人敢要!呜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