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月饼模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代的晚上不像现在,没有电,一切都得靠蜡或者煤油灯,林媛家里是有一盏煤油灯的,可是灯油却是没有了,上个月刘氏为了赶着绣奶奶杨氏交代的绣活儿,连着熬了好几个通宵,已经把家里唯一剩下的那点灯油用完了。所以这几天,家里都是早早地吃完饭就睡觉了的。

可是林媛又赶着画模子样儿,没办法,只好去兰花家里碰碰运气,听说她晚上要照明画样子,兰花好奇地拉着她问了半天。林媛挺喜欢这个热心肠又大大咧咧的女娃儿,而且以后若是自己的月饼真的做大了,也的确需要人帮忙,便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

兰花越听眼睛越亮,立马表示自己也要加入林媛的月饼队伍。王婶子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姐妹俩,把家里唯一的一截蜡头儿给了林媛。

蜡烛比起他们自制的灯油来,亮了可不止一个高度。林媛原本只是想要一点灯油的,没敢奢望能有蜡。现在看到王婶子把家里唯一的一点蜡都贡献了出来,又得了王婶子母女俩的支持,当下更是干劲儿十足。一回到家就抓紧时间画了起来。

林薇两人也一脸兴奋地围在炕头,趴在小桌子上看着大姐一笔一划地画着或圆或方的图样,谁也没敢多说话。

为了做一个更好的大厨,林媛前世是专门花费大力气学习过面点的,她又不通木匠手艺,只需要把自己记得的几种月饼样子和大小画出来就行了。

不过,林媛虽然敢自称厨艺过人,却不精通画艺,她画出来的那些条纹图案,基本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好在林家信是过人的木匠师傅,不但会做活儿,还会雕刻,像桌椅啦,衣柜啊,都是需要刻上花纹做装饰的,这样的木匠活儿卖出去的也多。以前他都是找人画,自己按着雕刻,不过干了这么多年,手艺也练出来了,就算没有样子他自己也能刻出不少好看又精致的花纹。

所以林媛画出来的都是大概的模子样式,至于月饼表面的花纹,她只把自己想要的花纹样子画个轮廓写在旁边就行了。

不一会功夫,林媛就画出来了十来种样式,她打算把月饼做成两种,一种是表面是花纹的,像一些云纹啦象征吉祥的线条啦,还有一种是表面是字的。而且她还把每种月饼再做成大号和小号两种。大的比较实惠,不过小的更显精致,她相信只要自己做的味道够好,模样够讨喜,定会有不少人愿意买的。

至于在月饼上刻字这个,她也做了不少花样。她把字样也分成了两种,一种是只刻一个字,像是福禄寿啊什么的。除了这种一个字的,她还打算做一种能刻好几个字的,像是花好月圆,团圆,圆满什么的。不过写字多的话,就会比较考验林家信的雕刻技术和林媛的烘烤技术了,若是刻的不好或者烤的不好,这些字很容易混到一起去,所以她不打算把这样的月饼做成小号的,只做成大号的就行。

看到大姐画好了图样儿,小林霜笑嘻嘻凑过来,眨巴着大眼睛问:“大姐,这样就好了?你啥时候能把这个月饼做出来啊?我现在就想吃了呢。”

林薇手指头戳了戳自家小妹妹额头,捂嘴儿笑道:“小馋猫儿,就知道吃。”

画出了样子来,林媛本来挺高兴的,可是一听小林霜的话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月饼她要怎么烤呢?

以前做月饼她是有烤箱用的,可是现在没有啊,她总不能在大锅里跟炕饼子似的把月饼炕熟吧?要不自制个烤箱?

林薇姐俩儿没发现大姐脸色不对,已经说说笑笑地开始烧艾草赶蚊子准备睡觉了。

虽然今儿晚没有蚊子在耳边吹喇叭了,可是林媛心里惦记着自制烤箱的事,这一宿还是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顶着两只熊猫眼儿去给爹送图样儿,不想竟是林家信给她解决了这个大难题。

听到女儿苦恼地说完烤箱的事,林家信难得开怀大笑起来:“大丫啊大丫,你真是白操心了一宿啦。爹以前去镇上做活儿的时候就见过店铺里做月饼的铁箱,这个东西不难做,回头让你二栓哥去镇上打铁铺跑一趟,爹跟打铁的老铁头儿有点交情,顶多也就一两银子。咱家现在一两银子还是拿得出来的。”

林家信指的一两银子,自然就是昨儿分家的时候从杨氏那里分到的二两银子了。正好明儿林媛打算去镇上卖枸杞,若是遇到识货的大夫,这些枸杞卖个一两银子还是可能的。而且她还要到镇上最好的酒楼去看看,她空有一身厨艺,却是没有用武之地,若是酒楼的老板识货,也许她能在这个异世重操老本行也说不定。

“爹,你知道镇上最大的酒楼是哪个吗?”

林家信也经常会接到镇上的活儿,自然是知道这些事的。

“最大的酒楼当然要数福满楼了,就是主街那儿最大最高的酒楼,爹以前还给他们做过椅子呢。”一说起自己的木匠手艺,林家信的眼睛里就有一种遮都遮不住的光芒和自豪感,能给福满楼做椅子,就是镇上的那些木匠们也没这个福气。

“真的吗?爹,那你知道他们那里有女厨子吗?”林媛没想到自家老爹这么厉害,赶紧问起了自己最关心的事。

“女厨子?”林家信摇头,“哪里有女人当厨子的,就算有那也是在大户人家给千金小姐做小灶的女厨子,酒楼里可是不收的。”

林媛明白了,在这个年代,大户人家的女人都是不能抛头露面的,而像她们这样小门小户的女子连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饱,又哪里有那个本事去学厨艺?小村里的女人,顶多依靠给人家洗洗衣服缝缝补补或者做点绣活儿来挣钱补贴家当,就像她娘刘氏,不也是时不时绣些帕子什么的拿去卖吗。

看来进酒楼当女厨子这条路子又走不通了。

林媛失落了一会儿,却突然想到一件事,既然人家酒楼不收她,她难道不能自己开酒楼吗?前世的时候她就想着挣够了钱自己开个小饭店的,现在有了机会,咋能不好好把握?只是开酒楼的资本太高了一些,以她现在的能力,还是踏踏实实挣钱才行!

------题外话------

悍女第一次在书院首页露面啊,好激动

某玥坐在电脑前一直刷后台,刷后台,都没心思码字了

呜呜,看着那少得可怜的收藏,泪奔中~

木有人看吗?木有人看吗?木有人看吗?

媛姐儿好桑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