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旧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没走到门口,就见兰花也小心地抱着一个篮子过来了,掀开上边的白布一看,原来是一个个滴溜溜的鸡蛋。

“喏,给你,这是你要的鸡蛋,我娘找个四五个村里的大娘,才凑了这二十个呢。让婶子先吃着,我娘跟她们都说好了,以后有了鸡蛋就都给你留着。”

见林媛没有空出来的手再接篮子,兰花就跟她一块回家了。等着林媛往外拾鸡蛋的工夫,兰花已经唉声叹气了不下十声,林媛纳闷,这丫头向来神经大条,今儿这是怎么了?

“至于吗,给我送个鸡蛋你就这样?不愿见我?”

兰花又耷拉着脑袋叹了口气:“哎,说啥呢!今儿家里来了个远房老姨,说是给我哥说个媳妇儿,可是那个媳妇儿,哎,不说了,一想起这事我就替我哥冤得慌。”

兰花的大哥林长庆今年已经十五了,确实到了说媳妇儿的时候,这是好事啊,咋就让兰花这么愁得慌了?

“你哥给你娶个嫂子回来,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忽然想起什么来,林媛停下拾鸡蛋的手,一脸警告:“你不会是想给你没过门的嫂子点脸色看吧?我可警告你啊,你一个没出门子的丫头,可不能干这事儿!小心被人家指着脊梁骨骂你!”

兰花一听这话也急了:“林媛,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啊?我哥有了媳妇儿,我比我娘都高兴。可是,你也不问问,那个闺女咋样你就开始数落我,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

林媛一听是冤枉了兰花,这才接着拾鸡蛋,不过瞧着她那气呼呼地模样,赶紧哄了两句,兰花也没真生气,接着倒苦水:“我在门外边听着那个老姨说那丫头样样都好,长得也好干活也好,可就是一点,是个说过亲的,好像是以前那个男的生病死了才退的亲,要真是这样也没啥事,但是我老觉得这老姨说话没说完,而且我看她那双眼珠子,滴溜溜转的那个快,跟你三婶儿有得一拼,也不知道她说的对不对。”

“那你娘怎么说?”

“我娘能说啥,当然是好啦。”兰花噘着嘴,对她娘也很是不满,“人家说啥就是啥,她也不仔细问问,也不说找人打听打听,就这么给定了,说是过几天就让俩人见见面呢。”

听了这话,林媛心里也有谱了,兰花家条件不算好,林长庆现在也只是在镇上做学徒,根本挣不到钱,什么时候出徒还说不准,而且出了徒以后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活儿干更说不准了。这个时候有人上门给说媳妇儿,王婶子当然高兴了。

不过兰花的担心也是对的,俗话说跑路的腿媒婆的嘴,这都是最靠不住的了,所以能提前打听打听当然是最好的了。

“你爹不是经常赶车拉人吗?让你爹打听打听不就行了。”

“对啊,可是我爹那个傻实在,能打听到吗?”兰花还是不放心,林媛拾完鸡蛋把空篮子还给兰花,又从怀里把准备好的铜钱数给她。

“哎呀你还真给钱啊?”兰花不肯要,林媛也不收回,以后她需要的鸡蛋多着呢,总不能光让王婶子掏钱啊:“你就拿着吧,你要是不拿着,以后我就不要你的鸡蛋了。”

看到兰花收了起来,林媛想了想又说:“改天我想去镇上一趟,到时候咱俩一块去,正好咱俩在路上问问不就行了?”

她是打算去镇上买些米醋和糯米的,顺便也看看烤箱做好了没,得了林媛的话,兰花也就高兴地应下了,她娘老实,爹又傻实在,只能靠她这个妹妹给大哥把关了。

这天夜里果然下起了大雨,外边大雨哗啦啦,家里小雨滴滴答答,林媛瞧着地上摆的到处都是接雨的盆子,更坚定了快些盖新房的念头。这房子本就是以前那个老光棍的旧房子,不仅朝向不好,更是年久失修,以前还有林家信时不时补一补,现在爹病了半年多,房子也没再修补过。若是再来一场这么大的雨,或者冬天里下场大雪,只怕这房子就不是漏了,快要塌了才对。

西屋还好,漏的不多,东屋却不行了,连炕上都摆了盆子,没办法,刘氏只好跟着闺女们到西屋去睡,把炕上仅剩的地方留给了丈夫。

本来还有些困意,被雨这一折腾,林媛倒是睡不着了,刚想翻个身,就听见那边刘氏轻轻叹了口气,原来娘也没睡。

“娘,你咋了?”以为娘身子不舒服,林媛赶紧凑过去问。

刘氏没想到闺女没睡着,呆了呆:“大丫咋还没睡?是娘把你吵醒了?”

那俩小的可都打上呼噜了呢。

“没,雨滴答地挺好玩儿,我还没睡呢。”

知道闺女其实是被雨滴的声音影响了睡意,刘氏把闺女揽进怀里,心疼地抚了抚她后背:“都是爹娘不中用,让你们跟着一起受苦了。”

林媛感受着娘怀里的温暖,狠狠吸了吸鼻子,娘的味道真好啊,甜甜地香香的,怪不得人家都说有娘的孩子是块宝呢。前世她早早就离家闯荡,多久没感受过母爱了?

“娘,没啥,以后的日子会好起来的。”林媛不想让刘氏这么伤感,想起了今儿白天时老烦说的话,可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只好来问娘了:“娘,今儿老烦说爹接上腿以后没长好就下地了,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是什么事呢?娘你还记得吗?”

问完这话,好久也没听到刘氏回答,林媛以为她睡着了,抬起头来轻轻喊了一声:“娘?”

刘氏这才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想着你还小,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跟你爹就瞒着你们了,既然你问了,我就跟你说吧。”

而且这些日子看着大丫也的确长大懂事了不少。

“那天你爹刚吃了晚饭想睡下,你大伯就来了,你大伯从没来过咱们家,他一来我就知道是有事。原来你二哥不知道怎么的跟人家打架,把人家的脸给打肿了,其实说起来也不厉害,只是那家里就这一个儿子,而且还有些势力,那边长辈吵嚷着要去告诉私塾先生,这样一来,要是闹大了你二哥肯定连私塾都去不成了。”

她二哥,林永乐,大伯的二儿子,跟大哥林永诚一起在镇上的私塾读书,这林永乐一看就不是个读书的料,只是爷奶心疼孙子,大伯大娘又整日里口口声声说儿子聪明,还说连先生都夸奖他,所以才会拿了银子供他去镇上读书。

------题外话------

媛姐儿:二哥果然不是个好胚子,跟大伯大娘一样,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小霜儿:大姐,啥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媛姐儿:就是大的啥样,小的也啥样!

小霜儿:哦,那大姐是悍妇,我也是悍妇,这是不是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媛姐儿:……

~。~。~。~。~。~。

收藏天天掉是什么鬼?~(>_<)~

感谢~旺财旺旺旺~亲亲的花花,谢谢谢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