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给爹做个轮椅/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伯不是在乡绅家做账房先生吗?他跟东家说说不就行了?”林媛对大伯一家都印象不好,说起话来也不带好气了。

刘氏拍了拍她的背安慰了一下,接着说道:“你大伯不敢因为这家里丑事去求东家,更不敢跟你爷奶说。后来也不知道从哪听说你爹在那做过活儿,跟那个管家挺熟,就来找你爹去说和说和,可是……”

“可是我爹的腿还没好啊,大伯又不是不知道,他哪能为了自己儿子就不管我爹的腿?”林媛有些激动,嗓门也大了些,一旁的林薇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哼哼了两句。

刘氏赶紧捂住闺女的嘴,直到俩小的不动了才又小声说:“你这丫头,怎么脾气越来越爆了?哎,就算你大伯不来,你爹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亲侄儿出了事儿,他哪能见死不救?不过好歹是把这事儿给了了,你爹都没说啥,你就别再说了,要不你爹心里又该觉得对不起咱们了。”

林媛使劲咬着唇,爹样样都好,就是一点不行,掏心掏肺地对别人,可是别人呢,压根就没把他的好心当回事,要是大伯也能有爹一半的好,就不会在明知道爹腿伤未愈的时候来说这事,更不会眼看着她们一家没饭吃还不闻不问!

说了这么一会儿话刘氏也累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林媛心里有气,又狠狠诅咒了惹事的二哥一通才慢慢睡着。

大雨整整下了一夜,第二天起床时却已经大晴了,不过下过这一场大雨后,天气倒是能感觉到有些凉意了,林家信忙活着最后那个模子,刘氏闲来无事就坐在堂屋门口一边看着闺女们在院子里玩水儿,一边给孩子们做衣裳,她先给大丫做的,大丫这些日子窜个儿窜的不少,裤子都露出脚踝了。

刚下过雨,地里肯定特别湿,一踩就陷进泥里没了脚面,所以现在还不能去安菜种,得等地面再晒一晒才行,不过看着这太阳,最早下午应该就能去安种子了。

趁着有功夫,林媛拿出了大萝,把昨天抱回来的那些马齿苋晒起来。一边晒一边喊着两个玩水的妹妹:“就那一双鞋,都踩湿了看你们怎么出门!去,把小桌子搬出来,一人写一篇大字。”

林薇姐俩儿冲着她做了个鬼脸,不过大姐的话向来管用,就算再贪玩儿,也还是乖乖地去搬桌子拿纸笔了。

林媛这话倒是提醒了一旁缝衣裳的刘氏,家里几个娃儿都是一人一双鞋,赶上下雨的时候就只能穿着草鞋或者光着脚丫子在院里跑,她得先给孩子们一人做双鞋才行。做鞋比做衣裳快些,反正现在也不冷,不用纳那么厚的鞋底子,小孩儿的鞋又小,有个一两天就能做出来一双。

晒好野菜还不到做午饭的时间,林媛也坐到了小桌子旁边拿起了纸笔,不过她不是练字而是要画图。上次林家信的腿就是因为没有养好才落下了这么大的病根儿,这次她可得好好让爹养着才行。

家里的房子太潮湿,总是在屋里可不行,而盖新房子一时又实现不了,所以林媛打算先给爹做个轮椅,等天气好的时候就可以坐在轮椅上出来晒晒太阳,而且她还能推着爹出门转转呢。

轮椅这东西不知道这个时代有没有,就算有肯定也不是一般人能买到的,她只好自己凭着记忆和想象画了,不过画画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林媛浪费了好几张纸都没能画出像模像样的轮椅来,看着地上那一团团被画得乌七八糟的纸张,连刘氏都心疼了:“大丫,你想画啥啊?要是画不出来就去屋里问问你爹,兴许你爹能给你画出来呢。”

林媛耸耸肩只好这样了,她还想给爹一个惊喜呢,这下好了,惊喜没了,还得劳烦爹亲自来画。听了闺女的话,林家信哈哈大笑,一是为着闺女的孝心,二是因为闺女的心思,轮椅这东西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他现在出门也只是用了个拐棍而已,说是拐棍其实就是一根棍子。

在林媛极为抽象的描述下,林家信一边想象一边摸索,终于把轮椅画出来了,而且还在轮椅的后边多画了个小篮子,这样就可以往里边放东西了。

瞧着爹没怎么费劲儿就画出来了轮椅,林媛心里高兴,嘻嘻一笑求着他再给多画两样,一个是双拐,一个是摇摇椅,反正她现在手里有钱,只要买几根木头就能请林二栓帮忙给做出来。而且有老烦这个大土豪在,没准摇摇椅还能卖个好价钱呢。

一边看着爹画图,一边在心里算计着老烦的钱袋,林媛这一上午过得那叫一个充实。

中午擀的面条,吃的炸酱面,吃完饭林媛出门瞧了瞧地上的泥,好像没那么湿了,就赶紧换上草鞋拿着菜种去了菜地里,林薇以前跟着爹安过菜种,也就换了草鞋跟着大姐一起去了。

小林霜中午又吃撑了,这会儿正歪在刘氏怀里撒娇揉肚子呢。

地里的人真不少,多是来除除草补补菜种的,林媛之前的地里长得东西都被杨氏给糟蹋了,只能重新种,大家都忙活着谁也没空理谁倒是清静。只是有两天没跟小河她娘吵架了,林媛还有些想得慌呢。

这两块菜地被林媛分成了六个小块儿,分别种了白菜、萝卜、辣椒、菠菜什么的,剩下两块地种的都是葱蒜香菜,有的地方有空地儿的,她又安了几粒南瓜种儿,不管能不能长出来,先种上再说。

安菜种倒是比想象中容易许多,因为刚下过雨,地里的土很软,根本不用她拿工具挖沟,只是用手指头在地上戳个洞然后再把种子放进去就行了。不过虽然很简单,但是做的时间长了,腰也疼手指头也疼,后来姐妹俩儿就一人捡了根粗点的结实点的小木棍,用木棍戳洞就轻松多了。

忙活完了这两块地,俩人已经满手是泥,就连草鞋都不知道陷进泥里多少次了呢,虽然她们安的种子不像别人那样在一条直线上,但是瞧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俩人还是傻呵呵地笑了好久。

忙完地里活儿回家也轻快多了,只是刚走到村里,就见小河她娘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地迎面跑来,一只鞋在脚上拖拉着,另一鞋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她一边死命地跑还一边抹眼泪,只是在看到林媛姐俩儿的时候明显愣了愣,不过停也没停就往小路上躲了起来。

------题外话------

推文

美女月光的文,喜欢的亲快去看吧~绝对精彩么么哒~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作者:温暖的月光

{女主版介绍}

颜如玉,权门颜家的天之骄女。

却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一生受尽苦楚。

双眼被刺,双臂被斩,容颜被毁,最终沦落成为众人观赏的怪物。

一切因她看错了人,也爱错了人。

苟且偷生三载,只为护她唯一至爱。

可亲生子被当成玩乐的工具,痛苦的惨叫在她耳边响起时。

她亲自杀死自己忍辱三年所保护的爱子。

斗兽场上,泣血咒怨。

如有来世,倾尽所有,不死不休!

传言

楚家庶出次女眼盲无用,是个累赘。

可又有谁知,她洞若观火,乾坤在握?

弹指之间风华显,顷刻之时江山覆。

一代骄女的死去,是另一个传奇的开始。

本文权谋文,一生一世一双人,无虐,可放心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