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敲打马氏/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豆腐晾凉了,林媛用小刀切了一块下来,兴高采烈地端进屋里:“快快快,尝尝我的手艺!”

爹娘几人虽然对这白白的东西很是好奇,不过还是信得过林媛的手艺,都掰了一块尝了尝,嫩,滑,凉凉的,很是好吃。

“呀,真好吃!豆花还能这样吃啊大姐?”小林霜接过盘子,一把一把往嘴里塞,林薇悄悄捅了捅她的胳膊,又掰了一块赶紧填进嘴里。

“这个啊,就不是豆花了。”林媛笑得神秘兮兮的,更是勾起了几人的好奇心。

刘氏怀着孕,吃这些凉凉的东西很是爽口,砸吧砸吧嘴巴:“大丫,这都是你用豆子做出来的?真的是喂猪的豆子做的?”

一开始她不知道,后来看到墙角堆得那一袋子黄豆还说林媛乱花钱,不过今儿这么一尝,要真的是豆子做出来的,用来喂猪可真是心疼死她了。

“对,娘,这就是用黄豆做成的,我已经想好了,要把这东西卖出去。”这豆腐成本低,做工也简单,而且做出来以后花样众多,附属品也多,保证能挣钱。

听到她说要卖钱,几人也很是赞同。在小妹妹的怂恿下,林媛又把这豆腐的名字说了一遍,并且正式给它命名为“豆腐”,谐音“都福”,不仅形象而且寓意也好。

这两天,林家信已经把剩下的模子都做好了,林二栓也把烤箱帮林媛搬了回来,等爹的腿开始治疗,豆腐卖了出去,林媛就可以开始自己的月饼生意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媛刚练完功,连脸都还没洗,就听到咣咣拍打大门的声音,当然还有老烦那急切又聒噪的破锣嗓子声儿。

“臭丫头,臭丫头!快开门!我都要饿死了!快开门!”

林媛撇撇嘴,这糟老头子是饿死鬼投胎吗,连早饭都不吃就来了,瞎子都看得出这是来她家蹭吃蹭喝的!

其实也不怪老烦来得早,没办法,这两天他已经被某只小魔头逼着吃了两天的凉皮了,所以一大早趁着小魔头睡懒觉的工夫就赶紧溜出来了。

“丫头,早饭是啥?哎呀啥都行啦,快点做就成。啊对了!千万别是凉皮!”

心不甘情不愿地开了门,居然还被老烦像使唤丫头似的指使,林媛一肚子不满:“凉皮咋啦?凉皮还碍着你了!今儿就吃凉皮!不想吃?行,跟兔子们一起啃草去!”

老烦不高兴地哼哼了半天,还是乖乖坐在一边小凳子上等着吃饭去了。

想着今儿要跟老烦推销自己的豆腐,林媛打算早饭就做豆花儿先调调他的胃口,昨儿晚上虽然晚饭就是豆花儿,但是这种新鲜吃食显然一次吃不够,小林霜昨儿晚上睡觉时还吧嗒着嘴回味呢。

当然还得有面食,让林薇先去磨两斤豆子,林媛就在盆里和了半盆稀面糊,里边加了盐香菜,还磕了两个鸡蛋进去,趁着磨豆子的工夫,林媛已经起了火放了油,在大锅里烙咸食了。这咸食要摊的薄薄的软软的才好吃,可惜大锅是凹进去的,虽然她技术精湛,但是摊出来的咸食还是中间有点厚。

回想着前世用过的平底锅和炒菜的大锅,林媛顿时觉得自己现在这个大灶真是太落后了,不仅是不好用,而且只有一个灶眼儿,每次做饭,她都要煮饭刷锅炒菜,太耗费时间不说,等以后天冷了,饭菜凉的快,只怕一家子都要吃凉饭了。

一边盘算着,一边想着回头再去趟打铁铺打几个炒菜锅什么的,而且若是盖新房子的话,一定要好好规划,灶眼儿跟炕头连起来,中间做个小门,夏天关,冬天开,连烧炕都省事了呢。

摊好了咸食,又做好了豆花儿,早上这一顿饭可把老烦给香坏了。咸食又软又嫩,吃起来香香的滑滑的,虽然有些凉了,不过还是吃了好几块才罢休。还有那豆花儿,简直一个字儿,绝!特别是汤里那又白又嫩的东西,吃起来比鸡蛋还滑溜,可是明显又不是鸡蛋,一进到嘴里自己就顺着嗓子眼儿滑下去了。

林媛看着老烦那一边沉思一边享受的模样就知道,这豆腐的销路是不用愁了,不过深谙生意经的她当然知道这个时候好好调调老烦的胃口才对,所以根本不等老烦问起,就已经收拾碗筷催着他去给林家信治腿了。

老烦一脸的不高兴,不过为了中午的饭门还是开始着手做准备了。这次来他依然带着六子,先让六子去把带来的药煮上,又让林薇准备了一大锅热水,这老烦把自己准备治疗的东西一一摆出来,跟林家信慢悠悠地沟通着。

小林霜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时时刻刻跟随在老烦身后,好奇地看着他一举一动。老烦只当是小孩子爱玩儿,也没理她,不过话虽如此,每次一转身都看到小丫头张着小嘴儿眼馋的模样,他都会莫名觉得后背发凉大腿又开始疼了。

林媛去厨房里把压豆腐时压出来的水端到门外边倒掉,刚倒了水一转身就见到墙角处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林媛一手拿盆,一手叉腰,大声冲墙角喊道:“呦,大娘,您这是在我家墙角找什么呢?我记得那里只有兔子拉的屎,可没银子也没白菜呢!”

话音刚落,就听到墙角那边传来一声低呼和咒骂,林媛再一瞧,马氏正抖着自己脚丫子在土地里来回蹭呢,显然是被她说中踩到屎了。

活该!天天惦记着他们家的银子,还来祸害他们的菜,踩屎都便宜了她!

“媛儿啊,呵呵。”马氏干笑着,显然被林媛发现后还是有些窘迫的,毕竟这女人已经怕了她了,不过还是经不住好奇心过来偷偷看看。

“那个,媛儿啊,这马车这么大,是去谁家的啊?”

林媛冷笑,马车就停在她家门口,还来问她是去哪的?眼瞎不成!

马氏又自顾自接着说了:“听小河她娘说,福满楼的伙计打听过你?这,这马车该不会是福满楼来的吧?找你啥事?福满楼可是咱们镇最大的酒楼了,我听你大伯说,旁边好几个镇可都有它的分店呢,要是能跟福满楼搭上关系,那这一辈子可都不愁吃喝了啊。”

早就知道这马氏来的用意,不过幸好没看到老烦进门,给爹治腿的事她暂时还不想让别人知道。反正今儿林媛也懒得搭理她,索性就实话实说:“哦对,这就是福满楼的马车。”

林媛故意把话分成两半说,果然见到马氏眼睛里开始冒钱了,她才苦下脸来哭穷:“哎,大娘你来的可真是时候,我正不知道咋办呢。前些天我去镇上玩,不小心把人家福满楼的盘子给打碎了,人家伙计不放过我,一路打听到我是林家坳的,这不,一大早就找上门来跟我要银子呢。那伙计说一个盘子得好几钱银子呢,可是我哪里有银子……哎,大娘,大娘!你等会啊,别走啊,大娘!”

果然不等林媛说完,那马氏已经脚底抹油跑走了。

林媛哼了哼,甩甩盆里剩下的水回家去了。

------题外话------

媛姐儿:大娘,我这菜刀还没登场呢,你咋就跑了呢?切,没劲!喂阿玥,再给我找个像样点的对手行不?!

阿玥大喇叭开始广播啦:

喜欢媛姐儿的故事的朋友们,别忘了收藏哦~么么哒~

感谢~旺财旺旺旺~亲亲的五星评价票,非常感谢,十分感谢,特别感谢,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