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流氓来袭/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眯了眯眼睛,今儿还真是好运,上午碰到老大林永诚,这会儿又碰到老二林永乐,要说是巧合,打死她都不信。而且这家伙看来还真是死性不改,上次为了给他摆平打架斗殴的破摊子,她爹赔了一条腿,这次若是真的不长眼来找她的麻烦,看她怎么还回来!

“让开让开!”一个身形高大明显是头目的汉子,拨开还没来得及躲开的路人,站在林媛的月饼摊子面前,双手叉腰,扯着嗓子吼道:“呦,小丫头,谁让你在这里摆摊的?啊?我可告诉你,这条街可是我王天霸的地盘儿,没老子的允许就敢随便摆摊挣钱,你这丫头咋这么不懂规矩?”

林媛斜着眼睛瞥了一眼混在人群里没有出面的林永乐,心里冷笑,敢情她是碰到收保护费的了。

“规矩?大哥说的是什么规矩啊?小妹我,今儿头一天来,确实不知道呢。”瞪大两只大眼睛,林媛满是天真地抬着小脸儿,跟高她一头多的王天霸相比,还真是有些像打老虎爪下的小白兔。

“哈哈,妹子?大哥?”王天霸大笑,一只手摸着下巴,一双猥琐的眼睛将林媛从头打量到尾,啧啧笑道:“你这丫头虽然单薄了些,不过长得还是挺清秀的。这样吧,只要你陪着老子好好耍一耍,大哥我以后罩着你,保证你在驻马镇没人敢惹!”

说完又是一阵猖狂猥琐的贱笑,他身后那些跟着的小弟们也一个一个跟着笑起来,一双双眼睛或是盯着林媛的脸蛋儿,或是看向了她的胸脯,甚至还有几个搓着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本双手环胸看热闹的夏征挑了挑眉,一双玩世不恭的眼眸下迸射出凌厉危险的光芒,这驻马镇确实有一些地头蛇以欺压小商小贩收保护费为生,但是他却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猥琐下流的流氓,张口闭口的耍一耍耍一耍,真不知道这李昌究竟是怎么管理驻马镇的,居然让这种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如此无法无天为非作歹!

刚要出手教训这些臭流氓,就见林媛一只手已经悄无声息地再次拿到了刚才威胁他时的那把水果刀。夏征勾了勾唇角,不动了,这丫头的手段他可领教过,虽然没有内力不会武功,但是手法很奇特,上次那颗石子儿若不是自己反应快避了过去,只怕眼睛都要戳瞎一只。今儿他倒要看看这丫头究竟有多少本事。

林媛眼睛也冷了几分,紧了紧拳头刚想教训教训这些流氓,就看到伪装的严严实实的林永乐悄悄挪到王天霸身后,在他耳边不知道嘀咕了两句什么,原本还笑呵呵的王天霸先是不高兴地皱眉,后来林永乐又嘀咕了两句,这王天霸终于眉开眼笑地看了看摊子上的月饼,还一边搓着手咂着嘴巴,似乎口水都流了出来。

“哈哈,还是你小子心眼儿多,对,小丫头,听说你这月饼特别贵,还卖得挺好,肯定赚了不少银子吧?快快快,老子今儿也不让你陪老子耍去了,你赶紧把保护费交了,老子好带着弟兄们去春风楼找姑娘得意得意!”

原来林永乐是看上了她的银子!

“大哥,看来您也知道,我这月饼卖得特别贵,所以根本没几个人买,您看,我这都一上午了,还剩下了这么多呢,要不,您要是不嫌弃,我给你包点月饼尝尝?至于保护费嘛,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这乡下来的丫头片子计较了,行不?”林媛嘻嘻笑着,弯着身子真的就开始包月饼了,好像一上午确实没有卖出去似的。

不过这些人哪里是她三两块月饼就可以打发的?更何况还有林永乐在,若是她猜的不错,今儿林永乐不光是来抢她的钱的,应该也是听说了她在家里举刀砍三叔威胁大娘的事,带着人来给点颜色看得。

果然,她手里的月饼都没有包完,就被王天霸一把拍打在地,还抬起臭脚丫子使劲儿撵了撵,恶狠狠吼道:“臭丫头,少在老子面前哭穷!你当老子是傻了不成?刚才弟兄们可都打听清楚了,你这一上午至少得卖了三四十两银子,别再给老子耍花样,赶紧把钱拿出来!”

打听清楚了?林媛一直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那几块月饼,虽然这些月饼不是最值钱的那种,但是这也是她们一家人一点一点磨得豆子,一下一下包出来的,就这样被他当垃圾一样扔掉,踩碎!是可忍孰不可忍?

“四块,四两银子。”林媛轻轻启唇,慢慢抬头,虽然话很短很轻很慢,但当她抬起头来注视住王天霸时,却莫名地有一股恶寒从脚底升起,王天霸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脚也不自觉得后退了一步,可一想到眼前的只是个十来岁的小丫头,他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他后边还跟着十多个弟兄们呢!

可即便如此,说起话来还是有些结巴:“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若是不交出银子呢,你想怎样?”林媛勾唇扫了一眼眼前站着的男人们,大多穿着随便,举止浪荡,一看就是游手好闲的街头流氓。但也有几个打扮得体的少年,就像林永乐,应该是学院里不学无术的学生,不好好学习偷偷跑出来跟这些流氓混到了一起。

王天霸两只手握到一起,绕着手腕,恶狠狠地威胁着:“不给?不给就把你赏给我这些弟兄们,然后卖到青楼里!”

“好嘞!大哥威武!”

“妹子放心,哥儿几个肯定会好好对你的,哈哈。”

“小娘子身板太瘦,别再受不住咱们了哈哈。”

王天霸身后的弟兄们一个一个猥琐地笑着,林永乐躲在人群里,也跟着起哄,丝毫没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仿佛这些人调戏的只是一个街边不相识的陌生女子。

“怎么样,交不交钱?”王天霸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怕了,一巴掌拍在林媛卖月饼的桌子上,那桌子本就是六子屋里的旧桌子,哪里经得住他这一巴掌?被他一拍,摇摇晃晃,竟似要散架似的。

林媛低头看着被他一巴掌震得摇晃的桌子,还有镇落在地的几个月饼,嘴硬起来:“跟我要钱?我说大哥,你来的时候就光打听到我挣钱了,没打听到我林媛的名声吗?我可是村里有名的小灾星,谁碰到我谁倒霉!”

“倒霉,小灾星?哈哈。”王天霸大笑一声,转而脸色突变,一脚丫子踹折了一根桌子腿儿,那桌子立即塌在地上,桌上月饼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

“给脸不要脸!兄弟们,把这小娘们儿扒光了,抢了她的银子!”

王天霸一声令下,那些跟着的小弟们有的从背后裤腰带里抽出了木棍开始打砸那张塌了一半的桌子,有的胆量不太大的学生们就跳着高儿地跺着脚底下的月饼,一边踩还一边发泄似的笑着:“一两银子一个?哈哈,小爷今儿也奢侈一次,一两,二两,三两!”

还有的已经跟着王天霸一起,卷着袖子将林媛团团围住。

------题外话------

今儿晚了,不好意思各位了,么么哒~

媛姐儿要怎么教训这些混蛋呢?还有那个不认亲人的林永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