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美味大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大早,不出意外地,老烦的敲门声又在门外响起。林媛黑着脸砰一声开了门:“敲敲敲!非得把村里人都敲起来了才高兴,是不是!”

六子躲得远远的,被林媛的气势迫得打了个寒颤。

老烦却胡子翘得老高,一副你欠我就得让我敲的模样:“老头子我今儿有急事,要不是惦记着还得给你爹针灸,才不来这么早!哼!”

林媛气得直挥拳头,什么惦记着给她爹针灸,说得倒好听,明明就是惦记着她家的饭菜!

趁着林媛还没发作,老烦已经一溜烟儿钻进了院子里,在那做好的豆腐旁边转着圈地看啊看,要不是旁边有个小狼崽子虎视眈眈地监督着他,他早就忍不住口水偷偷地尝一块了。

有小林霜盯着老烦,林媛放心地进了厨房。一猜就知道这俩人得来蹭早饭,她一起床就把面和好了,昨晚包饺子的肉馅儿还剩下不少,一会儿直接烙肉烧饼吃就行了。

老烦可以什么都不干只看豆腐,六子可不行。东家一进门,他就赶紧手脚麻利地把车上带来的吃食往屋里搬,这次倒是没带什么面啊米啊的,不过带了一大块猪肉和一块牛肉,还带了不少菜,其中有一样,被六子小心地放到了墙角。

“林小姐,这东西是我们少东家在野地里发现的,说是那的人谁都不敢吃,因为曾经有个饿得不行的老乞丐吃过这东西,后来,就给死了。”六子指着地上那十来个土疙瘩躲得老远,就像是见到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林媛一边把肉馅儿包进烧饼里,一边扭头瞅了一眼那东西,撇撇嘴:“既然知道吃了会死人,咋还给我带来了?老烦是想让我赶紧吃了它,早死早投胎?”

六子一听冷汗都下来了,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家东家可不是这个意思。”

“那就是你们少东家是这个意思喽?”

六子只感觉半个身子都浸在冰窟窿里了,这小姑奶奶呦,比少东家还难伺候。

“也不是我们少东家的意思,啊,当然更不是我的意思了。哎呦,姑奶奶啊,您可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这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

见六子被她吓得脸都白了,林媛翻了个白眼儿,她有那么恐怖吗?

“行啦行啦,你快说吧,到底想干嘛?”

得了她的话,六子赶紧一口气儿把话都给说完了,生怕这小祖宗一打岔又把他的意思给歪曲了去。

“姑娘你不是给我们福满楼带了个新鲜吃食吗,您都不知道啊,这两天这豆腐卖的有多么火!我们少东家一开始还紧盯着那凉皮不放,这不又开始研究起豆腐了。但是东家死活都不跟他说到底是谁给供的货,我们少东家急了,昨天又跑出去野了一天,咳咳,逛了一天。回来就带了这个东西。说是让东家的神秘大厨给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做成不害人还好吃的美食来。要是能做出来,他就不跟东家追问什么大厨的事了,要是做不出来,嗯,就得让,让……”

“让什么?”看着六子这一脸为难,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模样,林媛预料得到,这少东家绝对没说什么好话!

六子抬眼偷看了她一眼,咽了一口唾沫,梗着脖子道:“就让您三拜九叩,提着脑袋去给他磕头敬茶,说自己沽名钓誉故弄玄虚,不是大厨!还得一天三顿饭不重花样的给他做上一年饭菜才行。”

砰!

咣!

当!

六子捂着脑门鼻青脸肿地从厨房里狼狈逃出来。

身后林媛夺命三声吼呼啸而来:“姑奶奶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大厨了?什么时候跟这个不是东西的少东家打赌了?老烦,你给我滚出来!是不是你又胡说八道了什么鬼话!老烦!带着你的土豆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躲在东屋幸灾乐祸享受着某人怒火的老烦,优哉游哉翘着二郎腿儿,看着那头小母老虎被刘氏和林薇死死拦住,冷不丁大腿一疼,哀嚎出声:“小狼崽子,又咬我腿!”

碍于刘氏的苦苦哀求,林媛不好再去找老烦发作,不过气呼呼地她自有自己的报仇方法,早上不是吃肉烧饼吗,哼,老烦年纪大了,大早上就吃肉不好消化,为了保护他承受了几十年摧残的千疮百孔的老胃,林媛给他特意准备了既美味又养生的辣椒面焦黑糊烧饼,而且,十个!

不仅如此,林媛还以过早吃饭不健康,需得老头子锻炼一段时间后再吃早饭才能更有食欲为由,让他看着一家人吃过了肉烧饼后才给他呈上了那特意准备的“美味大餐”。

老烦煎熬了一顿饭,本以为这丫头真的善心大发给他准备了美味大餐,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美味,又气又恨:“小东西,跟那个玩意儿有得一拼!气死老头子我了!老头子不吃,不吃,不吃!”

当林媛收拾好了碗筷回到厨房,其实她也只是故意气一气那个臭老头儿而已,并没有真的想让他吃那几个糊烧饼,她早就给这个老头子留出来了五个肉烧饼,准备回去的路上让他充饥的。

可是当她回到厨房再找那五个烧饼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怎么也找不到了,甚至连包着烧饼的搌布也不见了。

“咦?有老鼠?”林媛如临大敌,抓着扫把就开始战斗,以前他们家穷的叮当响,连老鼠都懒得来,难不成现在有了好吃的,老鼠也搬回来了?

某人躲在暗处大快朵颐,差点被林媛的话给噎死,爷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居然说他是老鼠!臭丫头,欠教训了!嗯,不过这丫头做饭的手艺可真不是盖的,这肉烧饼真香!

老烦嘴上说着不吃那糊烧饼,可是肚子却诚实得很,一边抱怨着一边吃了两个糊烧饼,抹着黑乎乎的嘴,老头子傲娇地一扬头进了东屋给林家信针灸去了。

------题外话------

啦啦啦,偷吃肉烧饼的大老鼠是哪位?

少东家带这土疙瘩给老烦是不是有啥阴谋咧?吼吼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