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小狼崽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六子说了想要买母羊的事,虽然头上还顶着被土疙瘩砸的包,但六子还是一口答应下来说回去给刘掌柜说一声,别看这林姑娘脾气爆点,但是对他还是挺好的,连东家都吃不着肉烧饼,却给了他三个呢!

又给老烦烙了几个肉烧饼,林媛才坐在小凳子上看着那一堆土疙瘩,没错,这些土疙瘩就是土豆,只是个头不大,有的还很新鲜,有的却已经发青发芽了。现代的人都知道,这土豆本身是没有毒的,但是若是储存不当发了芽,那这毒性可是超强!

想来那个老乞丐应该就是吃了发青发芽的土豆才中毒身亡的吧。只是这些事老烦这个大夫不知道吗?居然还跟那个少东家打赌,给她送了来?

林媛又开始腹诽起老烦来了,看来这个老头子是故意的拿着这些土豆来给她出难题的!

既然如此,中午就吃土豆宴了,老烦不是带了牛肉来吗,那中午就炖牛肉吃。牛肉这东西可不比猪肉,牛是百姓们干活的工具,还没谁舍得杀了牛肉来吃呢,所以老烦带来的那块牛肉也不太大,顶多也就二斤,不过做一顿饭也够了。

这些土豆得先好好处理处理才行,发青和发芽的地方不能要了,一定要削掉,还有土豆上边的泥啊土啊的,也得仔细洗干净,这里的土豆不像她以前在五星酒店里用的土豆,表面上坑坑洼洼的,坑里塞满了泥,这些坑儿得用刀尖儿一点一点剜掉才能洗干净。

林媛一边剜,嘴里一边念念有词:“该死的臭老鼠,敢吃我的肉烧饼!别让我抓到你,落到了我的手里非得把你扒皮抽筋,做成烤老鼠肉吃!”

正兴致勃勃看着她处理土豆的某人一阵恶寒,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东屋里,老烦洗了手,给林家信按了按腿,又拿出银针来准备给他针灸。

一旁,小林霜眨着亮晶晶的的大眼睛看得入神,平时话很多的她只要是在看老烦治病的时候绝对不出一声儿。一开始老烦还有些忌惮,生怕这小狼崽子趁他不注意就啃他大腿一口,不过有了这两次的接触倒是让他摸清了她的脾气,这丫头真真是一句话也不说,甚至连个要咬他的动作都没有,这才让他大松了一口气。

捏着长长地银针在蜡烛上慢慢烤了烤消毒,老烦用三根手指捏住银针顶端,将另一端对准腿上的穴位一边轻轻捻着一边扎了进去。别看这老头子平时嘻嘻哈哈不正经的,不过治起病来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那认真地模样比他吃东西时还专注。

虽然对穴位了如指掌,但老烦没有一点马虎,一根一根慢慢扎好。

可是当他捏着第八根银针正要下手时,一旁一直静静看着的小林霜突然咦了一声。

小狼崽子突然发声,老烦捏着针的手就是一抖,差点扎到自己掌心里,悄悄吁了口气,老烦斜眼睨着她:“小崽子,是不是牙又痒痒了?你要是敢咬我,我就拿针扎到你脸上,让你一整天张不开嘴,说不了话!”

小林霜翻了个白眼儿,心里把这个胆小如鼠的老头子狠狠鄙视了一把,才说道:“我看最该被扎的是你才对!我刚才要是不说话,你这一阵下去就扎错地儿了!你不谢谢我也就算了,还拿针威胁我!哼,你信不信我拿娘亲纳鞋底子的针把你大腿全都扎个遍?”

被老烦扎针扎得舒服的林家信正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忽听得自己小闺女跟神医给吵了起来,困意一下子没了,赶紧睁开眼训斥了闺女一顿:“丫,怎么跟神医说话的?小小年纪说话怎么这么没礼貌!去院子里找你姐姐她们玩去,别在这里给神医耽误事儿!”

训完,又赶紧给老烦道歉:“神医您别放在心上,小孩子还小,啥也不懂,要是说了啥让您不爱听的,您可别放在心上,以后我跟她娘肯定好好管教她,您可千万别生气啊。”

这神医他可听媳妇儿说了,脾气不太好,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地让他家大丫给拐了来帮他瞧病,要是一不小心给惹烦了,撂挑子不干了,那可咋办?这年头不是有钱就能找到这么好的郎中的,更何况他家还没钱。

小林霜一撅嘴,委屈地看着爹:“爹,他可不是什么神医!他刚才差点就给您扎错了地方呢!要不是我喊了一嗓子,没准您这腿就让他给扎坏了!哼,臭老头儿,你肯定是因为刚才我大姐让你吃了那个糊烧饼你心里就记恨上我大姐了,你打不过我大姐,打不过我,就来找我爹报仇了!臭老头儿,你真不是个男人!有本事你就冲我来啊,欺负我爹腿脚不好算什么英雄好汉!”

小妮子还在巴拉巴拉控诉着老烦的恶行,从扎针扎错了地方已经上升到了报仇雪恨和杀父之仇的高度,林家信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闺女,怎么他家闺女的嘴一个比一个厉害?

老烦更是震惊,他一开始也只是以为这小狼崽子只是好奇才会在一旁看着他治病针灸的,可是刚才听她那话,明明就是记住了过程,甚至连下针的具体位置都一一记在了心里,他明明只给林家信针灸了一次而已啊。聪明的孩子他也见过不少,但是像她这般只看了一次就已经记得清清楚楚的还是头一次遇到!

“小丫头!停!停!”见自己的声音根本不能打断小狼崽子的话,老烦一狠心,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怎料,小狼崽子就是小狼崽子,送到嘴边的肉岂能放过?

“哎呦,臭丫头!又咬我手!”

老烦一边吹着被她咬红的手掌,一边次哈着问她:“你说我刚才扎错了地方,那你说应该扎在哪儿?”

小林霜见他开始承认自己错误了,一脸得意地指着林家信的腿,以防老烦老眼昏花看不清楚,还认认真真地点了点那里:“喏,应该是这里才对!那天我看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有错!”

老烦定定地看着她的小手指头,又抬头看了看她认真地小脸儿,突然缕着胡子哈哈大笑起来。

小林霜冷了脸,哼道:“臭老头儿笑什么!”

“没,没事。哈哈,小狼崽子果然不一般,对对,上次老头子我的确是扎得这里,不过今儿改了,而且以后我可能还会改,小狼崽子,你敢不敢跟老头子我打个赌,只要你以后能认出老头子一个错来,老头子就教你一段口诀,如何?”

虽然不是很明白老烦说的改地方是什么意思,但是脾气爆棚的小林霜哪里经得起他这般激将?当即就点着小脑袋瓜儿,与老烦击掌三声,应下了。

林家信一脸懵懂地在一旁看着,隐约觉得今儿自己闺女好像走了狗屎运了,但是却不知道具体又是啥。

屋里继续忙碌着针灸,林薇跟在刘氏身边学着刺绣,六子跟林媛一起收拾着那些土疙瘩,今儿因为老烦来给林家信针灸,所以上午的时候她没让兰花兄妹过来。

又收拾完一个土豆,林媛抬起酸胀的胳膊,伸了伸懒腰,正打算休息一会,忽听得大门被砰一声踹开,紧接着便是呼啦啦纷乱的脚步声。

------题外话------

新的一周,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