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为妾,丢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烦看都没看她一眼,哼道:“嫁进县太爷家?那也得看看你嫁的是谁。县太爷膝下就俩儿子,听说老大已经在跟金家的嫡出小姐议亲了,就算是能成亲也得等过年开了春儿了。正妻没进门,小妾是更进不了门的,这老大你是别想了。这老二今年才刚刚十岁,难不成你是要嫁给老二做童养媳的?哈哈,那敢情好啊,这头两年当娘又当姐的,过两年等那小子开了窍,你就可以给他当娘又当媳妇儿了,哈哈,好玩好玩啊!”

林思语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捏着帕子的手狠狠攥在一起,她多么希望自己要嫁的人是县太爷的大儿子啊,家世好,最重要的是年龄相当啊,可是她没那个福气。

马氏没觉察到闺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嗤笑一声,看老烦像是看一个啥也不懂的白痴老头:“县太爷的儿子哪里有县太爷厉害?我们语儿要嫁的,那可是咱们驻马镇的县太爷,真真正正的县太爷!我家语儿那就是真真正正的官太太,比县太爷的儿媳妇儿可厉害多了,风光多了!”

“娘,你别说了。”林思语隐约觉出有些不对劲儿,扯了扯马氏的袖子,小声警告她不要再说下去了,马氏没见识,她多少还是听说了的,县太爷早就有妻子有孩子了,要是让村里人知道她嫁的是个半老头子,那岂不是……

“咋,为啥不让娘说?闺女你嫁了个这么好的人家,还不让别人知道吗?咱们就是要嫁给县太爷,咋啦,咋啦?”

“哈哈,哈哈。”老烦缕着胡子笑得肩膀都颤了起来,林媛一听林思语的对象原来是县太爷,也忍不住咬唇笑出了声,有好戏看了。

“你笑啥?”马氏双手叉腰,哼道。

老烦笑得顺了顺胸口才说道:“我笑你们愚昧无知,卖了自个闺女还在替人家数钱呢!”

李凤娥眼看事情发展不妙,想躲却被杨氏死死拽住了胳膊,这林思语的亲事可是她跟她姑母给说的呢,这里边到底有啥猫腻是他们不知道的,她可不能把这个李凤娥给放过去。

“啥,啥卖闺女?俺才没有卖闺女!俺是嫁闺女,嫁闺女!”马氏结巴了,林家忠毕竟还是见过一些世面的,此时也有些后悔提前告诉大家自己闺女婚事的事了,可是想再拦已经晚了。

“当然是卖闺女啦,你难道不知道?那县太爷李昌早就年过五十,不仅有原配,就连续弦也都已经成亲十来年了。他既然家里有正妻,又怎么可能会娶你家闺女呢?你闺女要是真要进李昌的门,也只能去做妾了,哦忘了告诉你,李昌家里光妾就有十来个,这还不算他的通房丫鬟。”

林思语娇弱的身子颤了颤。

马氏张大了嘴巴,合不上了。

可是老烦的话还没说完:“老头子今儿既然给你说了这事,那就好人做到底,再提醒你们一句吧,别以为在大户人家里做妾也挺风光,其实呢,做妾是不能坐花轿从大门进去的,只能用一顶小轿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被两个小厮从后门偷偷抬进府里去。而且呢,妾就是妾,每天都要给正妻磕头敬茶,晨昏定省请安问好,正妻坐着她站着,正妻吃着她看着,只要正妻有一点看不过眼的,就可以随便找个由头把妾给打发了,要么赶出府来,要么卖给青楼,反正啊,妾可是没有一点地位的,跟那些端茶倒水的丫鬟差不多,有的啊,甚至连丫鬟都不如呢。”

林思语身子一软歪倒在马氏身上,她就说,这事不能答应,不能答应!三婶儿?对,三婶儿不是说她会很得宠吗,还有县令夫人罩着呢,只要她怀了身孕,就给她个好地位,难道三婶儿是骗她的?

马氏想说什么,可是眼一扫发现李凤娥躲闪的眼神时已然说不出口了。这老头儿说的都是真的,难怪当初老三家的提醒自己要为两个儿子着想,敢情她这是在拿闺女的命给两个儿子铺路啊!她这不是卖闺女是啥!

老烦的话像是激起千层浪的小石子儿,立即引起所有人的轰动。

“官太太?这就是那所谓的官太太啊,莫说沾光了,恐怕连个银子都不能接济给家里吧。”

“就是,当个妾就美成这样了,这不是欺负咱们村里人没见过世面啊,我就说马氏这嘴不能信,什么话从她嘴里出来都得变了个味儿!”

“也是!也不知道她娘咋想的,这么俊的闺女就给卖出去了。”

“哎对了,你们说会不会是这闺女有啥不能告人的毛病啊?这才这么着急出手?”

“不该吧?不过想来也有可能,这林思语可从小就没出过门呢,没准就是身体有残疾呢。哎对了,会不会是不能生娃儿?当妾就是给人家男人玩儿的,人家正妻有自己的娃儿,肯定不让她们妾生娃,没准儿就是看上了她不能生娃儿才想要她的呢。”

刚才还上赶着巴结林家忠和马氏的人们立即闭了嘴巴,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没有巴结到的人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还时不时嘀咕两句。马氏和林思语已经没有心情听这些闲话了,但是林建领和杨氏却是能听到的,特别是杨氏,她打小寄予厚望的亲孙女,竟是沦落到了给人当妾的地步,真是气啊恨啊!对,都是这个小灾星,是她给他们林家冲了旺气,克了她亲亲孙女的好亲事!

若是此时林媛知道杨氏心里的想法,只怕连剁了这老东西的心都有了,明明是李凤娥和她娘家姑母为了巴结县令夫人才卖了自己的侄女儿,明明是马氏和林家忠为了给两个儿子铺路才舍弃了自己的亲闺女!这一切,跟她林媛有啥关系?哦对,要是真说有的话,那就是她借了老烦的嘴,把这一切都给倒了出来,不过,若不是马氏率先找上门来找她的晦气,那也不会有今天这一出了。

林思语此时已经站不住了,马氏更是没脸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但是她不想走,她家思语这辈子算是完了,她要看看这小灾星怎么个死法!再怎么丢人,再怎么没前途,她家思语也比这个偷汉子的小灾星强!

“爹,先甭说那些没用的!这个小灾星偷人被咱们捉了个现行,还不赶紧把她给浸了猪笼?还有那个奸夫,也得打断了腿,给扔出林家坳去!”被当众道出了女儿为妾的事,马氏对林媛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就连一直身子软踏踏的林思语此时也抬起头来,一双怨毒的眼睛死死盯住林媛,心里已经第一百遍诅咒她不得好死了。

老脸通红的林建领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看到坐在一边的老烦,才猛地想了起来,刚才他好像说了什么绑了他的伙计,莫非那个奸夫是他带来的?若是这样,这老头儿肯定也不正经!

“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村长也在打量老烦,只是话却是客气的多:“老先生定是城里人,不知今日……”

关于村里的事就不用再借老烦的嘴了,看了看地上被林家人毁坏的豆腐,她暗暗给老烦使了个眼色,老烦明白,哼道:“问你们村这个小丫头!”

林媛赶紧对老村长说道:“村长爷爷,这是都怪我,都怪我。我爹娘身子不好,家里没粮食吃了,地里的菜眼看就能吃了,结果突然被三只母狗给刨了,我……”

“小灾星,你骂谁是母狗?!”马氏扶着闺女胳膊,气呼呼地指着林媛大骂。

“谁毁了我家的菜,谁就是母狗!大娘气啥?难不成是你毁的?”林媛看好戏地瞧着她。

马氏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转眼看向婆婆和老三家的,那天刨菜这俩人也是一起去的,而且这主意都是老三家的出的,可是这会儿俩人都红了脸转过了头去。马氏更气,心里骂了句老不死的,也闭了嘴。

林媛暗笑,接着说:“后来我去镇上找活儿干,幸亏这位老先生心善收留了我在福满楼洗碗,只是我自己笨手笨脚的打碎了好几个碗,得赔一两多银子呢。幸好老先生没说啥,但我心里感激他,请他来家里做客,没想到,没想到就发生了今天这事了。”

这时老烦也扭过头来,语气还是那般冷淡:“老头子我今儿正好运点东西路过这里歇歇脚,没想到带来的伙计还被你们给绑了!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还有,我运的那些豆腐,都被你们给毁了,村长,你既然是一村之长,就请你主持公道,我今儿这损失,到底该怎么算!”

林媛的话无疑是解释了老烦和六子的身份,他们都是福满楼的人,这老烦更是个贵人。再听了老烦的话,刚才那些帮忙砸东西的汉子更是吓得腿都哆嗦了,林媛只是摔了几个碗就要赔一两银子,那他们又得赔多少银子啊!

不等老村长开口,已经有不少汉子赶紧把自个儿摘了出去:“这银子可不能让俺赔!刚才大家都听到了,是老三家的婆娘说的,打坏了砸坏了都算她的!”

“对!俺也听见了!找她!找他们姓林的!”

李凤娥此时真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断!

大家看向老烦的眼神莫名多了几分探究和敬畏,而对于林媛,则更多地是不可思议。一直被他们口口声声骂做小灾星的小泼妇居然会跟福满楼的掌柜打上交道,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

老村长挥着手让大家安静下来,先给老烦赔了个不是,又冲林家孝喝了一声:“还不赶紧把人松开!也不打听清楚就乱绑人,还给自个儿亲侄女儿泼脏水!真是个混小子!”

林家孝哪里会想到今儿来捉奸还会捉到福满楼的头上,要是六子只是福满楼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伙计也就罢了,可现在来的这老头儿明显是个管事的啊,他得罪得起吗?他朝媳妇儿看去,见李凤娥暗暗摇头,一颗心更是提了起来,连媳妇儿娘家姑母都不能求了,这下可咋办?

林家孝暗暗捅了捅大哥,今儿捉奸这事可都是听了老大家那个娘们儿的话,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有啥事都往老大身上推。

因为刚刚经历了被当中拆穿闺女为妾的事,林家忠没了先前的趾高气扬,但是对于罪魁祸首老烦,却是夹杂了满满的仇恨。可他一听要赔银子,心里的火气顿时消了,赶紧谄笑着拱了拱手:“老先生是福满楼的管事?晚辈不才,曾经跟东家一起到福满楼去谈过生意呢。”

老烦这怪老头儿对看不顺眼的人向来是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的,林家忠碰了个冷钉子,连脖子都红透了。

此时的六子已经让林长庆松了绑,他把嘴里的臭鞋往地上一扔,狠狠地呸了几口唾沫,才慢慢走到自己东家身后,对眼前这伙子坏人冷嘲道:“这位大爷去过福满楼?小的咋没印象呢。哦,记得了,上次您是跟着周老爷去的,哎呦,不好意思,那天你一直低着头还唯唯诺诺的,今儿突然见你抬起头来趾高气扬的模样了,我还真没认出来呢!”

林媛被六子这拐弯骂人的本事给逗乐了,怪不得老烦出门爱带着他呢,原来也是个机灵鬼。

林家忠却是笑不出来的,今儿他的面子里子算是全都交代在这里了,刚才还因为闺女进了县太爷的门高兴,这会儿连个小伙计都能讥讽他了。都怪这小灾星,都是她招惹的这些事,要是没有今儿捉奸的事,他在村里还是个有头有脸的人!

正气急败坏的他一转眼就看见林媛眉眼弯弯的样子,恼羞成怒骂道:“你这个小灾星!敢笑你大伯!”

林媛这下是真的被气笑了,这林家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果然跟老三一个德行,她叉着腰慢悠悠说道:“大伯?哎呦,像您这样的大伯我可不敢认!凭着别人一句话就认定了自己亲侄女儿偷人,连解释都不让解释一句就要浸猪笼!大伯,我的亲大伯,刚才您要把我浸猪笼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您侄女儿呢,让人绑了我的客人砸坏了我院里东西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您侄女儿呢?这会儿了倒是跟我攀上亲戚了,切,您这样的大伯我可真是不敢要了,没准下次就不是浸猪笼了,您连自个儿亲闺女都能卖出去当小妾,万一再把我给卖了当小妾可咋办!我爹可不想要个比自个儿岁数还大的老头子当女婿!”

屋里正被家人们气得浑身哆嗦的林家信听了闺女这话也气笑了,笑罢,突然陷入了沉思,本以为分了家就可以没事了,原来还是不行啊,上次是卖了冲喜,这次是连命都快没了,他不敢想象,若是今儿神医老先生不在,闺女岂不是真的就要被浸猪笼了!

难道,真的只有断绝关系,才能保住一家老小?

------题外话------

今儿应该不会被大家寄刀片了吧,嘤嘤~

我总觉得有些事不能让林媛说出来,毕竟她只是一个小村姑而已,所以只能借助别人的口~

而且,林家人越嚣张,林家信才会越失望,越失望就会越觉得自己对不起家人,才会萌生出断绝关系的念头,不知道我说的这些你们认不认同,撇嘴卖萌~

昨儿一天都没敢在评论区露面,呜呜,今儿就赶紧把这事先解决了吧,看在我更了这么多的份儿上,求轻拍~媛姐儿不会这么弱的,她还得挣钱养家呢,当然,林家人分了家以后还有不少噩耗等着他们呢,明儿应该会写到啦,么么哒~

不过呢,今儿居然炸出来了这么多潜水的,哈哈~

摸下巴,要不下次我写得更虐一点,更弱一点,然后是不是会炸出更多新面孔来呢,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