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断绝关系/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简直要吐血了,你来了我家还让我猜你来干嘛,真是个无赖!

六子屁颠屁颠跑过来,笑得见牙不见眼:“少东家,您也来啦?”

少东家?

林媛有些蒙了,不过随即倒也醒过神来了,这么个无赖还真是挺像老烦嘴里嫌弃的那个小子,而且,那天衙门里的官差好像挺害怕这小子,就像善德堂的管事害怕老烦似的,看来这一老一小不像只是单纯的福满楼东家那么简单。

“哼,臭小子,终于肯露面了!”老烦翘着二郎腿儿,连个眼神儿都懒得施舍给他,脚尖儿抬了抬,冲着还在地上躺着不动的被林媛打了的汉子比划了一下:“还不赶紧把人放开,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林媛有些惊讶,敢情刚才那个隔空点穴的就是这个少东家了,也对,他跟王天霸那伙人打架的时候就看出来他功夫不错了,点穴自然是小事一桩了。

“这么个趋炎附势的家伙,就让他在地上多躺会吧!”夏征一抬眼皮子,看也没看地上的汉子,倒是对上了林媛略有惊讶的小脸儿,压低声音笑嘻嘻说道:“小丫头,不用那么感激爷,爷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你可不要以身相许哦。”

林媛被他那个拐了七八道弯儿的“哦”瘆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抖了抖,向后跳了几步,正色道:“说吧,你想干啥?”

既然那个汉子是被这家伙点的穴,那就说明这少东家已经在旁边看了老半天的好戏了,这会儿突然冒出来,她可不相信这家伙是看戏看得累了出来活动活动筋骨的。

夏征嘻嘻一笑,挑眉故意大声说道:“爷想干啥?爷当然是来要账的了!”

要账?林媛哼道:“什么要账,我可没欠你钱。哦你说的是那次月饼的事?那也不应该是你要账吧。”

“小丫头,爷什么时候说是月饼的事了?”夏征双手环胸,看着墙角那被踩烂了的豆腐,环视了院里的人一圈,最后又回到了林媛身上,说了一句让她暴走的话:“这豆腐是我们福满楼的,在你院里被毁了,我自然是来跟你要豆腐钱的。”

林媛气坏了!

林家人乐坏了!

还是这位少东家明事理啊,这豆腐就是在林媛家里弄坏的,自然得找她林媛了,这下没他们的事了,太好了。

林家忠兄弟连连附和着。

林思语一双眼睛在夏征身上简直都要移不开了,好俊美的小伙子啊,还是福满楼的少东家呢,这要是被他给看上,她后半辈子可就有着靠了。只要她迷得他为她掏钱摆平了县太爷那边的事,她以后就是福满楼的老板娘了,那她就是驻马镇最有钱的女人,这辈子吃香的喝辣的,她就再也不用当小妾被人瞧不起了。

想到这里,林思语赶紧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一双眼睛里也慢慢溢出了泪水,满是委屈的站出来,冲着夏征轻声细语地说道:“多谢这位公子为我们主持公道,思语在这里,谢过公子了。”

林媛听她那盈盈细语,再看她那双满溢着泪水似流不流的眼睛,不得不承认,这林思语在讨好男人方面果然是个高手,她知道怎么扮柔弱来抓住男人的心,知道怎么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来勾住男人的眼睛。林媛敢说,若她是个男人,真的要被这林思语给勾走了魂了。

只是可惜,人家想勾的不是自己,而是她身后的大金主夏征。

夏征随意瞧了她一眼,连眼神波动都没有,摆了摆手,止住了林家人的连连道谢:“我想你们是理解错了,爷的意思是,跟你们林家人要账,不光是这个小丫头。虽然这东西是在她家里坏的,但是那豆腐也的确是你们打砸的。反正你们也是一家子,爷就不另算了,你们赶紧拿银子吧,爷镇上还有事呢!”

说完这些,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夏征又自己嘀咕了两句:“要不是一家子就好办了,小丫头一百两,你们一百两,偏偏是一家子,那你们三家就平分吧。”

这话一出,脑筋转得快的林家孝和李凤娥已经暗暗算计了起来。林思语见自己美人计没啥效果,有些失落,不过只是一晌便又重拾信心,嗯,自己现在蓬头垢面的,肯定不能得了他的青睐,她得好好打扮打扮才行,想着,也顾不上跟马氏说一声急匆匆地溜回家里梳妆打扮去了。

李凤娥精明的声音暗暗传了过来:“三家平分一家就得掏七十两,咱们两家就得一百四十两!但是听那个贵公子的意思,只要咱们跟小灾星不是一家子,那咱们两家一共才只拿一百两就行!这可差了四十两银子呢啊!”

瞧着那边林家忠兄弟俩聚在一起盘算的模样,林媛心里已经有了谱,她回头看了正跟老烦斗嘴的少东家一眼,不确定这家伙是不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思特意出现来帮自己的,还是真的只是碰巧多说了那么一句。

“喂,我说你们倒是商量好了没有啊?我这还有急事呢!”不知道跟老烦说了什么,老烦一袖子甩到他头上,把他给撵到了一边,夏征得意地挑了挑眉,回身对那边还在商量着的林家兄弟不耐烦地哼了一嗓子。

一听这话,林家孝赶紧笑嘻嘻地跑到夏征面前,那狗腿的模样,比见到亲爹还亲热。

“爷,公子,俺们都商量好了,俺们跟这小灾星没有一点关系,俺们不替她掏那份银子,俺们只掏自个那份。”

这话一出,立即让院子所有看热闹的人震惊不已,没有一点关系?这都是啥时候发生的事?这么大的新闻八卦他们咋都没有听说呢?

林媛心里却是明明白白,刚才夏征都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只要他们林家人承认跟林媛毫无关系,那就可以少拿四十两银子。

四十两银子,没想到他们一家人的血脉亲缘只值这么点银子!

“三叔,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啥时候咱们没有关系了?整个村里人都在,你也问问,咱们只是分家了而已,可没有断绝关系。”虽然林媛早就想要跟这些极品亲戚们断绝了往来,但是此时她不能轻易答应,太痛快了只怕会让他们心里起疑,不肯断。更何况,分家她可以做主,断绝关系这么大的事没有林家信出面,她可真不能做了他的主。

若断就要断的彻底,连带着林建领也一起断了,那可是林家信的亲爹亲娘,就算他可以断了林家忠二人的兄弟情谊,至亲爹娘的养育之恩,能说断就断吗?

林家孝一听林媛不同意断绝关系,更是冷了脸,哼道:“你爹忤逆娘的意愿,不肯休了你娘,本就是不孝。还因为你这么多年生了不少气,总之,我们就是要跟你们断绝关系,断绝关系!”

林家忠在林建领耳边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老头儿本就惨白的脸色更是白得没了血色,最终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他们爷俩说的是什么,但林媛也能猜想得到,无非就是这个所谓的亲大伯用自己儿子的前途来给老头子施加压力罢了,也是,在他们看来林媛家里穷的叮当响,要是真的赔银子的话,到头来还是让他这个当爷爷的掏兜,把银子都拿出来了他们还怎么过日子?城里上学的两个孙子还有钱交束脩吗?

杨氏更是巴不得赶紧跟林媛断了关系,她本就不喜刘氏娘几个,再加上亲儿子也因为媳妇儿跟她离了心,她才不会舍得把银子拿出来给了这窝白眼狼!

瞧着林家人这边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断绝关系,一心向着林媛的王婶子急了,对林建领大声叫道:“媛儿她爷爷,你好歹也是一家之主,这老二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儿子!你怎么就舍得撇下他们一家子不管?啊?你们要是狠心断了关系,那林媛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那可是一百两银子啊,一百两啊,这不是逼着老二一家子卖儿卖女吗!”

说着说着,王婶子竟是动容地留下了泪来,林媛感激她心疼自己,也红了眼眶拍了拍王婶子的手。

林建领似是心有不忍,浑身都有些哆嗦起来,看了看林媛,又看了看林家信家这破败的三间房子和乱的不成样的院子,对大儿子轻声道:“老大,要不俩小子的束脩,再拖一拖?”

不等林家忠说话,马氏已经大声嚷了起来:“爹,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先生就不待见永诚永乐了,万一因此再没了考试的资格,那可咋办?这可是他们一辈子的事啊,爹,那可是您的亲孙子啊,不能再拖了!”

林媛冷哼,难道她们就不是他的亲孙女了?

就在林建领纠结的时候,堂屋门口一道声音打破了僵局。

“老村长,您给俺们做个见证吧,俺,愿意断绝关系。”

这个声音林媛已经听了很久,但是此时却是浑身一震,震惊地回头看向了门口,她的爹,林家信,正被林长庆背着出来了,她娘,刘氏也在两个小女儿的搀扶下出门来,坚定地站在了丈夫的身边。

一家人看到林媛投来的眼神,无不动容,他们的大闺女,她们的大姐,差点就被眼前这群亲戚们给浸猪笼啊,原来一家人能活着聚在一起,才是最大的幸福。

至于那些整日里想着拆散他们甚至要害他们的人,不要也罢。

------题外话------

推荐月光美人的文文哦,正在PK中,喜欢的亲们赶紧收藏吧,么么哒~

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颜如玉,权门颜家的天之骄女。

却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一生受尽苦楚。

双眼被刺,双臂被斩,容颜被毁,最终沦落成为众人观赏的怪物。

一切因她看错了人,也爱错了人。

苟且偷生三载,只为护她唯一至爱。

可亲生子被当成玩乐的工具,痛苦的惨叫在她耳边响起时。

她亲自杀死自己忍辱三年所保护的爱子。

斗兽场上,泣血咒怨。

如有来世,倾尽所有,不死不休!

传言

楚家庶出次女眼盲无用,是个累赘。

可又有谁知,她洞若观火,乾坤在握?

弹指之间风华显,顷刻之时江山覆。

一代骄女的死去,是另一个传奇的开始。

本文权谋文,一生一世一双人,无虐,可放心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