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欠条,被坑/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了林家信的出面,断绝关系的事已是板上钉钉,老村长想劝也劝不了了,叹了口气,让儿子拿出了纸笔,写下了证明断绝关系的书信。林家人和林家信各自在上边签了名字按了手印儿,因为之前已经分了家,所以今日也不用再牵扯到财产土地的问题,以后,两家人老死不相往来,就算林建领老两口哪日归了西,也不用林家信出一分钱,只让林家忠林家孝两兄弟发送。

因为断绝关系的事还牵扯到户籍的问题,所以只是签了字儿还不行,还得把这封书信送到衙门里去做个登记,然后在户籍上把林家信一家从林建领的户头上分出来才行,所以老村长又让双方各自派出来一个人跟着他大儿子去镇上走一趟。

因为有娘家姑母那层关系,李凤娥赶紧怂恿着林家孝跟着去了,毕竟还得有赔款的事呢,若是能在姑母那里借点银子当然最好了。

林媛这边唯一的男人身体不便,没有人能跟着去,老烦给六子使了个眼色,六子机灵地把这事揽到了自己身上:“听说林家三爷跟县令夫人认识呢,也让小的跟着去长长见识呗,小的就替姑娘走这一趟吧,您还得留下来跟我们少东家商量赔偿的事呢。”

一说起赔偿的事,林家孝溜得更快了。

见三弟走了,林家忠没法,只好站了出来:“少东家,爷,我们,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没那么多银子啊,您,您看能不能给宽容几天?”

分了家他们林家这边只用拿一百两银子就行,只是杨氏早就放话不给掏这个钱了,只得由林家忠和林家孝两兄弟来拿。林家孝跟着去了镇上,李凤娥一个女人,林家忠也不好逼着她掏银子,反正说好了是两家一家五十两,只是单单是五十两银子,也不是个小数目啊。

“你不是周老爷的账房先生吗?你居然没银子?这话说出去你爹可能信,爷可不信,周老爷家的丫鬟一个月还有一两银子的月钱呢,你一个管账的先生会没有银子?再加上各房主子的赏银,五十两银子该是拿得出来的吧。”夏征才不听林家忠这一套,别的他也许不在行,但是关于钱的事,那还不是信手拈来?在大宅子里住的久了,对底下人那些猫腻儿他可明白着呢!

这么些年林家忠从没交过杨氏银子,挣的月钱都在自己手里攥着呢,不光是他,老三家也是如此,也就只有老二那个闷葫芦乖乖地上交。

“可是,爷啊,我,我现在真的没有那么多啊,要不,您看这样行不行,我先给您一部分,剩下的我保管十天之内给您送过去!”林家忠是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银子,更何况老三现在不在,他要是把银子都拿了,以后老三不还了怎么办?

夏征甩了甩手,伸出了三根手指头:“三天!”

“爷啊,三天太……”林家忠刚想哭穷再宽限几天,就见夏征第三根手指头正慢悠悠地弯下去,他赶紧抱住夏征的手,连连答应:“三天,三天,三天保证送到!”

被林家忠这么个老男人抱住了手,夏征嫌弃地撇了撇嘴,推开他后还把手在自己衣服上蹭啊蹭,蹭完了又顺手解开了衣服纽扣,看样子这件品质上好的袍子他也是不想要了。

林媛好笑地看着他,正巧被夏征瞄到,停下解扣子的手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挑眉哼道:“小丫头看什么呢?别妄想了,爷是不会当着你的面脱衣服的,哼!”

“谁要看你脱衣服了!无赖!流氓!”林媛被说得小脸一红,撇过脸去气得不再看他。

为了显示诚意,林家忠忍痛割肉,拿出了十两银子,还在夏征的强烈要求下写了一份欠条,当然写欠条的时候,身为账房先生的林家忠还是多了个心眼儿的,他写了两份,一份是自己的名字,欠款四十两银子,一份是林家孝的名字,欠款五十两银子。

李凤娥想要投机取巧的心思被狠狠掐灭了,一边签上了自己男人和自己的名字,一边不忿地在心里狠狠骂着这个蔫儿坏的大伯子。

得了林家忠两兄弟的欠条和赔款,夏征嘚瑟地甩着手里的纸,冲林媛挑眉:“小丫头,到你了。”

马氏一直没走就是等着此刻,赶紧跟着叫嚣起来:“对,小灾星该你了!我们都给了银子了,现在轮到你给银子了!”

李凤娥也得意一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嘲讽道:“大嫂你糊涂了吧,他们家穷得连老鼠都搬家了,怎么拿那一百两银子啊,哈哈。小灾星,要不你求求我,看在以前我们也曾经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份上,我给你介绍个好去处咋样?听说镇上有不少青楼就喜欢要你这样的雏儿,来来来,婶子给你介绍介绍门路,如何?”

真是戳心窝子啊!

刘氏捂着肚子,紧咬着嘴唇才没让自己气晕倒:“你,老三家的,你这是当婶子该说的话吗?你给我听着,我刘贤淑就是饿死累死,也不会把自个儿闺女往那种地方卖!你,你们,都给我滚!这是我的家,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们,别想再来我家欺负我闺女!”

反正都已经断绝关系了,刘氏再也不用看在夫君的面子上对这些冷心冷情的婆家人礼让,若不是自己身子不方便,她也真想跟大丫似的举着棍子把这个李凤娥的臭嘴给撕烂了!

林家信生怕媳妇儿动了胎气,赶紧安抚着刘氏,让林薇和兰花把媳妇儿扶进了屋里去。可是刘氏不放心欠的那一百两银子,仍是不肯走。

其实这一百两银子对于现在的林媛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光是豆腐菜谱她就从老烦那里挣了六百两银子。可是她今儿却不能掏出来,刚刚分了家断了关系,她就一下子掏出来这么多银票,那不是明摆着让这群极品惦记吗?

而且,瞧着夏征那信心满满的嘚瑟模样,林媛总有一种错觉。从今天的事来看,这个夏征明摆着是知道她就是给福满楼提供豆腐的金主,一开始她还以为他是为了帮她才提的那一百两,现在看来恐怕这都是这个无赖故意给她舍得套,一百两银子她得给他白做多少豆腐?

可恶,她竟然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被这个无赖给坑了!

“哼,反正都没关系了,你们爱怎么说怎么说!”李凤娥不跟刘氏一般见识,他们现在一心只想让林媛一家再穷一点,再倒霉一点,最好是能被她们踩到脚底下去才好!

“行了,赶紧着还银子吧!还不了,也写个欠条得了!”马氏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嗓子。

林媛懒得施舍给她们一个眼神,更懒得去看夏征那让人糟心的嘚瑟模样,她不就是用石子儿砸了他脑门儿一下,又咬了他一口吗,至于这样坑她?

“少东家,请见谅,我家没有林家忠那样的账房先生,也没有李凤娥那样能跟县令夫人搭边的姑母。您也看到了,我爹娘身体都不好,又只有两个妹妹要养活,您要是不嫌弃,要不我自卖给你做丫鬟?”

瞧着林媛这低眉顺眼的模样,夏征当即一乐,当丫鬟好呀!能给他洗脚洗澡,伺候他睡觉,最重要的还能给他做饭!

只是还不等他高兴地点头,那边林媛已经嘻嘻一笑:“我就知道像您这么宽宏大量的贵公子定然是不屑强迫我这个小村姑的,而且我这么粗手粗脚的您就是带回去了也只能给您添麻烦。”

夏征被堵得一口气卡在嗓子眼儿里,上不来下不去,这个臭丫头,非得在自己要笑出声的时候来堵他,时辰还掌握的这么巧,明摆着就是故意的!

林媛眼皮一翻,默默地瞪了他一眼,她就是故意的。

老烦在旁边看着两人没有硝烟的战火,心里偷着乐,他就知道今儿把夏征这个小霸王引过来没错,两小东西一见面就得干仗。

高帽子都已经戴上了,夏征也不能真的让林媛去给他做丫鬟,再加上现在院里还有不少人给她说情,夏征更不能太小气了。

最终,两人也签了欠条,只是期限不是三天,而是一年,本来老村长已经为她争取到了三年的时间,但是林媛自己改成了一年。说实在的,就是现在拿钱她也有啊,只是不想这么早就轻易露富而已。

林家今日的一场闹剧也算告一段落,见没有什么热闹看了,村里人已经慢慢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林建领本就难受地不行,此时更是搭着老伴儿的胳膊只想回家去躺在炕上好好休息休息,杨氏一边扶着他一边暗自嘀咕:“脸怎么白成这样?中暑了?”

林家人刚准备回家,就听到大门口一声惨叫,紧接着一个人影踉跄着冲了进来,见到林家忠就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哭了起来:“爹啊,出大事了啊!”

林媛正瞪着一双精明的大眼睛监督着林家人,乍一听到这声嚎哭,还以为是谁在号丧,待看清楚来人,一抹冷笑出现在唇边。

她就知道,今儿的好戏还没有落幕呢!

------题外话------

推荐好友古欣新文,盛世良缘之残王嫡妃,首推PK中,求收藏拉!

精彩简介:

这是一个男强女强,一对一绝宠,冷酷腹黑男vs狡诈伪善女,斗奸人,诛恶鬼,杀天下,金戈铁马的爱情故事!

~、~、~、~

《太上皇劫个色》

传闻:太上皇是个暴君,夜夜御十男方休。

狗——屁!

传闻:太上皇是个肥猪,一夜压死十男宠。

我——靠!

人艰不拆!

~、~、~、~、~、~、

妖妃有病,沐音雨

第一古武家族的继承人,错信他人,惨遭灭门一朝醒来,竟成了在外传闻懦弱孤僻的摄政王妃前世刺激,眉间盛莲,魅惑生妖,双花并蒂,双重人格,倾覆天下传闻,摄政王妃自闭孤僻,足不出户,柔弱温婉善良传闻,摄政王妃大胆肆意,颠三倒四,不按常理出牌传闻,摄政王妃妖艳魅惑,心狠手辣,人人得而诛之这些,真的是同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