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白莲花吃瘪/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六子一出门就见到自家少东家正坐在马车上托着腮帮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掂了掂手里的早饭,心想这少东家向来吃东西嘴刁的很,不一定会喜欢这些。六子砸吧砸吧嘴,刚想把烧饼塞进怀里,就见少东家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回了神,一把将他手里的烧饼抢了过去。

“这是那丫头给的?”一边问夏征一边打开了搌布,手都没洗就直接捏起一块月饼吃了起来,那巴掌大的月饼三两口就被他消灭了。

六子在一旁看得甚是心疼,刚才他明明看着少东家一副不高兴的模样的,怎么还有心情吃东西?他不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最讨厌吃东西么?还有啊,那个烧饼可是他跟林姑娘讨来的啊,就这么进了东家的肚子?

六子的肚子非常配合地咕噜一声,吓得他赶紧捂紧了肚子,大声掩饰着:“是是,是林姑娘给的。”

夏征怎么会听不到六子肚子的抗议?哼哼了两声:“这臭丫头,爷大老远巴巴地给她送宅子,她连个早饭都不舍得给我吃!你说了两句话就给了这么好吃的东西,哼!臭丫头!不行,非得把你弄到手不可!”

然后,也不顾六子目瞪口呆的表情,随手摸了个碎银子扔给了他:“回去了自己买点吃,以后她再给你吃的,都给爷送来,爷有赏。回去吧,走慢点。”

说完,扔下差点把下巴掉到地上的六子呲溜一声钻进了马车里,嗯月饼真好吃,甜甜的糯糯的,怪不得那么贵还有人买。

“我宁愿要烧饼也不要银子。”六子跐溜跐溜鼻子,小声嘟囔着驾起马车,来的时候少东家跟疯了似的往这里赶,回去的时候又让他慢悠悠地走,真是奇怪。

只是,刚驾着马车走了没多远,六子就见路边一个窈窕的身影突然窜到了马车前,差点惊了他的马。若不是他及时收手,只怕这人就算不会立即命丧马蹄之下,也要被马蹄子踢成残废!

正忍受着饥肠辘辘的六子,看着那个虽然长相不错但鲁莽冒失的女子,没好气地叫道:“你怎么回事,我这马车走得这样慢,你都能往上撞,是不是不想活了?”

虽然这路不太宽,但是他可是亲眼看到这女子是在马车走近之后突然冲上来的,不是不想活了就是故意来找事的。

那冲出来的女子抖着有些发颤的身子,小声嘤嘤了几下也没说出话来,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怎么,就是站在马车前不动了。她不动,六子赶着马车也过不去了,只好停在原地。

“怎么回事?”夏征正在马车里享受着林媛“送给他”的美味早饭,最后一口月饼刚要塞进嘴巴里,就被突然停下的马车震飞了,看着脚边那骨碌了不知道多少下的月饼,夏征的火气腾腾地往上冒,这个六子,不就是吃了你的月饼和烧饼吗,居然这样坑他!

“六子,连马车都驾不好了?爷看你是又想吃凉皮了!”

一提凉皮六子饥肠辘辘的感觉顿时消失了,反而还有些反胃,赶紧苦着脸求饶:“我的爷啊,这可不怪我啊,是这个姑娘突然冲出来,我没办法只好赶紧停了。”

经六子这么一说,夏征这才发现马车前面站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说她如花似玉却不是说长相,而是她的衣服。在他眼里,所有女人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当然除了林媛那臭丫头。

突然冲出来的姑娘正是林思语,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水粉的绣着腊梅的小短褂,下身则是一条满是碎花的翠绿长裙,怪不得说她如花似玉了。只是明明已经中秋了,她还穿着这样单薄的夏装,也不知道她刚才浑身发抖是被马车吓得还是被自己给冻得。

夏征撇撇嘴,嘟囔道:“这是把花全都穿身上了吗?真难看。”

六子噗哧一乐,捂嘴偷偷笑起来,他们这少东家的嘴比老东家还毒,人家这姑娘明明一双眼睛都快长到他身上了,他还这样说人家,这不是明摆着伤人家姑娘的心吗。

他这话林思语也是听到了,她紧紧咬唇抑制住自己心里的气愤,装作没听到。自从在那个小灾星家里见到了风华正茂的夏征,林思语一颗春心就开始不安分了,每天晚上做梦都是又英俊又多金的福满楼少东家。好不容易今儿在路口等到了他,她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了。

只是没想到,自己明明是盛装打扮过的,却还是被他给忽略了,甚至是羞辱了。

不过眼界甚高的林思语根本没有意识到是自己不够看的,而是认为是因为夏征眼神不好没看清楚自己的长相才会如此,若是看到了自己的如花美貌,他一定会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的。

想到这里,林思语迈动脚步,走近了一些,还抬起了自己精心修饰过的的小脸儿,一双大眼睛里更是水盈盈的,甚是讨人怜惜。只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释放自己的勾人魅力,她就被一条马鞭横在了眼前,生生阻住了靠近的身子。

“行了行了,站远点,爷对胭脂过敏!而且还是那种劣质胭脂!”夏征一手举着马鞭,一手捂住口鼻,嫌弃地皱起了眉头。

这丫头他不认识,六子却是认识的,早就在她过来之前告诉了他,那天刁难林媛的人群里就有这“花”姑娘。

哼,臭丫头的敌人就是他的敌人!

林思语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是僵硬的,她没想到这少东家竟是如此不近人情,不过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把这个多金男人勾到手,她自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公子是福满楼的少东家?”林思语向夏征盈盈拜了拜,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似有意似无意地看了他一眼,脸上也露出了戚戚的表情:“方才是小女子鲁莽了,才会冲出来惊了公子您的马车,思语在这里给您道歉了,还望见谅。”

夏征才懒得跟她客套,更何况还是这种盈盈不堪一击的娇弱模样,就跟她娘养在花房里的小花儿似的,连看都让他看,生怕他一不小心给摧残了。不过眼前这人既然是臭丫头的敌人,那他倒是不介意打击打击。

“算了算了,本公子大人有大量,不会跟你一个小村姑斤斤计较的,只要你别离爷太近,污了爷的空气就行了。”夏征懒懒地扇了扇面前的空气,似是闻到了什么不洁的东西似的。

六子瞪大眼睛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林思语手指紧紧绕在一起,纠结地指节都白了,按照她自己的预想,这位少东家不是应该怜香惜玉地安慰她一翻,然后她再假装受到了惊吓晕倒在地,再然后这公子英雄救美将她带进马车里找个郎中好生诊治一番。当然,根本不用等到找到郎中,她就相信依靠自己的魅力,这位多金又俊朗的少东家就已经拜倒在她裙下,对她言听计从了。

只是,好像事情发展得不太对头啊。

“那个,这个,”林思语脑筋赶紧转着,突然想起一事,赶紧用帕子在眼角边装模作样地擦了两下,带着点哭腔道:“谢公子不怪罪。哎,都怪思语,整日里想着祖父的病情,这才精神恍惚地没有注意到公子的马车。啊,对了,听说那日还是公子的父亲施手救了我祖父的性命,思语都还没来得及……”

“什么我父亲?”夏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送给她:“爷这么英俊潇洒,会是那个臭老头的儿子?什么眼神,瞎了不成!”

“啊?”林思语张大了嘴巴,没想到会是这样。

看着这林思语如此无趣,夏征也提不起再打击她的兴趣了,这么弱的女人,还是留给小丫头练手吧。

“我说这位大姐,请你往边上站站,这条路拢共就这么宽,你自己一个人就占了大半!”林思语愣愣地后退了几步,刚站定才听出来这夏征是在拐着弯地说她胖呢!可恶!

还没等她再开口,就见夏征已经钻回了马车里,可他的声音依旧从帘子后边传了出来:“爷真替你祖父心寒,自己刚中风瘫痪,孙女就赶紧穿红戴绿地庆祝了,哎,真是不孝子孙啊。”

六子嘻嘻一笑,扬起马鞭甩在了马屁股上,那马恢恢叫了两声,撒开蹄子跑远了。这马似乎也在发泄着之前被突然惊到的不忿,蹄下的尘土暴土扬长地全都进了林思语的口鼻里,紧紧捂住帕子也没能逃过一劫,脸上的胭脂更是被尘土沾到,连眼睫毛上都挂着一层土灰。

“可恶!咳咳,可恶的臭男人!”林思语一边气得跺脚,一边擦着自己脏兮兮的小脸儿,不就是个福满楼吗,她还看不上了呢!你等着,等她进了县太爷的大门,第一个就让福满楼关门大吉!哼!

恨恨地骂完夏征,林思语扭头准备回家,就见到兰花母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墙角美滋滋地看了一场好戏。

“看什么看!乡巴佬!”林思语在村里向来不讨人喜欢,这下把怒气撒到了不相关的人身上,更是不招人待见了。

------题外话------

林思语这下会绝了勾搭夏征的心,决心进县太爷的门了,然后,更悲惨的事会等着她滴,吼吼~

推荐荷子美人的文,喜欢的亲快去看看吧,男女主双强~

作者:荷子

书名:痒婚之新欢旧爱

简介:本文又名〖大龄女人第二春〗

出差归来的柳庄荷在机场取行李时和刚从国外回来的顾肆琅行李拿错,晚上在婆婆家吃饭,发现丈夫衣领上的唇印,柳庄荷的质问遭到丈夫的否认,婆婆希望儿子休了她,小姑希望哥哥另娶她人。

小剧场一:

“我后悔了,我们复婚吧。”吴慕晨望着美丽的前妻,心中奥恼不已,这么漂亮的老婆他怎么会弄丢了呢。

“对不起,我不喜欢吃回头草,对于我用过的东西谁喜欢谁拿去好了。”柳庄荷面无表情的说着。

这是一本男强女强的暖文,这也是一场复仇的爱情婚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