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太监丑八怪/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兰花收了笑,翘起下巴鄙夷地哼道:“呦,有人勾引男人呢,就只许你干不能让人看了?这青天白日的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也是,人家以后可是县太爷的小妾呢,当然比我们这些乡巴佬要有能耐地多了。就是不知道,县太爷要是知道自个儿的小妾背着他勾搭别的男人,会不会把她给卖进青楼呢,听李凤娥说她知道不少好地方,要不我去给问问?”

一听兰花要去找李凤娥,林思语嚣张的气焰顿时散了不少,虽然给县太爷当小妾她甚是不喜,但是现在这事在村子里闹得沸沸扬扬,她已经是比小灾星还有名的人物了。若是她突然再被退了亲,只怕以后这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做人了。当小妾吃香的喝辣的,总比当个村姑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要强吧!

再加上勾引夏征失败,她更不能失去这个翻身的机会了。

“林兰花,你少在那里血口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男人了?明明是他的马车差点撞到了我,我们这才说了几句话而已,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种事!”林思语赶紧把关系撇清,临了还不忘给林媛泼了点脏水:“你以为谁都跟那个小灾星似的,天天把你哥往家里叫,谁知道他们俩背地里干了什么龌龊事呢!”

“林思语你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一听她这话,兰花顿时来了气,她哥去林媛家是去找林家信学手艺的,结果却被她给说成了这样,她这个当妹妹怎能不气?

王婶子听到林思语不光给自己儿子泼脏水,还给林媛一家蒙羞,赶紧拉住差点挥着拳头冲上去揍人的闺女,要是真打了人岂不是让她给得逞了?

“我说林家闺女,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家长庆拜了林媛她爹为师学习木匠手艺,不去他家里难不成去你家?也对,你家连个会干活挣钱的人都没有,去了也是白去!万一再把我儿子给教坏了,以后不肯花钱给我们老两口看病,那才叫丢人呢!”

听到王婶子提起她爹不给林建领看病的事,林思语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哼哼了两声,扔下一句“懒得搭理你们的破事”就赶紧溜回家里去了。

兰花这口气依旧憋在心里出不来,跟娘往林媛家一边走还一边咒骂着林思语的种种。

林媛刚把豆腐压好就见到她们母女俩脸色不善地进了门,一问,兰花倒豆子似的把刚才发生的事全都给说了一通,从林思语故意冲出来惊了马车,到最后夏征扔下她吃了一嘴土,当然她把林思语给林媛和她大哥泼脏水的事给省略了,这种事说出来也只是让人生厌,还是不要提得好。

林媛一边搅着豆沙馅儿,一边静静听着,兰花见她如此冷静,一脸惊讶:“你都不生气?”

林媛把筷子弄干净放到一边,笑道:“生气?我为啥生气?”

“那个林思语啊,她都勾引你得雇主了,万一那少东家听了她的挑唆不给你活了咋办?你咋就不生气呢?”

“你也说了啊,夏征只是我的雇主而已,又不是我男人,我干嘛要生气?”林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从面盆里切了一大块面团放到案板上慢慢揉了起来:“再说了,她就算真的勾引了我的男人,那我就更不该生气了。”

“为啥?”兰花听不懂了,依照这小泼妇的脾气不应该扛着刀去把那林思语给剁了吗?

林媛停下揉面的动作,认真地看着兰花:“若是我的男人被她这么轻易地勾走了,那就说明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我在乎,勾走了就勾走吧,一个林思语就能把他勾走,以后肯定还会有别的女人从林思语身边也把他给勾走,那她不就成了当初的我?也是活该。若是我男人没搭理她,那我就更不气了,遇到个对我一心一意的男人,我该高兴才对啊。”

兰花眨巴眨巴眼睛,点点头觉得林媛说的真好,虽然她还是不太明白啥意思。正想要开口夸夸她,就听见林媛云淡风轻地补充了一句:“看到男人被狐狸精勾走就生气哭嚎的女人有什么意思?要是我遇到这种事,就拿起刀把那个男人给阉了,再把那个狐狸精的脸给划花!太监丑八怪,真是世间第一绝配!啊哈哈。”

“呲。”兰花母女互望一眼,听着林媛这瘆人的笑声,齐齐打了个寒颤,暗暗祈祷以后可千万不要有不长眼的女人跟林媛抢男人。

经过这一整天的忙忙碌碌,剩下的月饼也全都做好了,而且还多出来些面和馅儿,林媛索性也就一起烤了,送给兰花家六个,给桂芝嫂子家六个,明天等六子来拉豆腐的时候让他给老烦也捎几个回去尝尝,虽然平日里两人一见面就斗嘴,不过他毕竟也帮过自己不少忙,过节呢,送点月饼聊表心意吧。

当然他们家里自己也留下了一些,有小林霜这个吃货在,想不留下一些都不行啊。

第二天一大早六子就赶着马车来了,不光是来拉豆腐的,还给她带来了不少吃食,米啊面啊的,还有些猪肉,而最令她开心的则是那头快要生产的小母羊了。

林媛摸着它的肚子,觉得应该再有个把月就该生小羊了,到时候她就可以给娘挤羊奶喝了。这羊奶可是好东西呢,刚出生的小孩没有母乳喝,就喝羊奶充饥,比奶粉都强。

让林薇把小母羊牵到了小毛驴旁边拴起来,林媛就招呼着六子搬豆腐和月饼了。平日里干活特别利索的六子今儿不知怎的,搬豆腐的时候甚是小心,都有些小心过头了。

直到装好了东西,林媛也上到马车上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马车里竟然还坐着一个人!不对,确切地说,应该是一尊冷面佛!

看他那脸黑的,都快要滴下墨来了。

“你怎么也来了?”林媛有些惊讶,只是搬运豆腐而已,用不着他这个少东家亲自监督吧,难不成还不相信她,以为她会少给点吗?

一听这话,夏征的脸更黑了,横了她一眼,傲娇地扭过了头,他来了都这么久了,就没听见这丫头问过一句关于他的事,真是的,枉费他又是送宅子又是送吃食的,听说她需要母羊,还亲自钻进羊圈给她挑了一头模样俊俏的小母羊。

这丫头居然连句谢谢也不说,反而还问他来干嘛!哼,一点也不懂得知恩图报!

说这话还真是冤枉了林媛,她一直以为这都是老烦按照之前的约定送来的啊,哪里会想到其实都是夏征自己的主意呢。

原本她是打算自己去镇上的,但是没想到马车上突然多出了一个男人,虽然她没有那种男女之防的心思,但是架不住别人说三道四的嘴啊,她的名声本来就够烂了,若是再被扣上不守妇道的恶名,她爹娘还不得担心死?

想了想,林媛又从马车上爬下来把林薇和小林霜给一起叫上了,有了这两个妹妹同行,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了。两个小妹一听能跟大姐去镇上玩乐得不行,小林霜还赶紧窜回屋里把娘给她新做的衣裳换上了,当然还有那双漂亮的绣花鞋。

林薇扭捏着,被林媛拉着也去换衣裳了,姑娘大了自然爱美了。不仅如此,她还给林薇好好地梳了个头发,因为还没有到及笄的年龄,林媛就给她在头顶上挽了两个丸子头,剩下的长发就在后面披散着,简单又可爱。

小姐妹们还都戴上了上次去镇上时买的小手镯,这一打扮还真是把刘氏的眼睛给晃了一下,特意拉着三姐妹到东屋给林家信瞧了瞧,末了还高兴地说道:“仨闺女咋啦?瞧我的闺女,个顶个地标致,可比那些个成天就知道造钱还捣乱的小子们强!”

林媛知道娘亲这是在说林家忠家的老二呢,这几天那边倒是安静,听说林家忠使了不少银子也托了不少关系,但是就是没能见到儿子一眼,连消息也只是知道儿子在里边受着伤,不过至少还活着。

一想到自己当初下手的那一棍子,林媛嘴角一阵冷笑,夏征都提前说了十天半个月看来这林永乐是出不来了,只是等他出来了肯定也是个残废了。不知道到时候林家忠瞧见自己百般疼爱的儿子变成了那样会是什么样子。

林永诚这几天倒是老实了不少,连个面都没露,看来他也是做贼心虚的。林媛冷哼一声,她才懒得管那边的闲事,偏偏这林永诚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撺掇着人来找自己麻烦,那就不要怪她下手狠了!

又被刘氏连连夸赞了好一会儿,姐妹仨才红着小脸儿出门上了马车。夏征本就等得焦急,一看突然又多出来了两人,一张俊脸彻底变黑了,跟小丫头单独相处都不行,这两个碍眼的小东西,早点嫁出去才行!

林薇显然也发现了夏征,她本来就胆子小些,乖乖地跟大姐坐在马车门口,双手放在膝盖上,很是局促。倒是小林霜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她还记得夏征上次在她家吃饭时的样子呢,高兴地打了个招呼。小孩子就是这样,你对她好她对你也好,你不待见她她连理都不理你。

夏征被小不点儿纯真的笑容感染了,纠结了老半天还是拍了拍身边的地方,示意她坐过去。

小林霜高兴地窜了过去,没办法,这个马车虽然大,但是里边还放了豆腐和月饼,她们姐儿仨挤在一起确实地方太小了。

只是这样却坑苦了夏征,小林霜这个磨人精一会儿拉着他衣角看花纹,一会儿又扯着他头发看配饰。最后甚至都爬到了他的腿上要他给唱个歌听听。

林媛林薇好笑地看着夏征黑兮兮却忍住不发作的俊脸,偷偷在心里乐开了花。

夏征瞅着那臭丫头憋笑的小脸儿,心里叫苦不迭,要不是不敢得罪未来小姨子,他才不会这么委曲求全呢。

------题外话------

啦啦啦,明儿周六,大家记得来参加活动哦,么么哒~

八点,不见不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