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金府二小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进城门的时候,林媛叫停了马车。除了给福满楼送豆腐,她今儿还得去金府送月饼呢,坐着福满楼的马车招摇过市实在是太扎眼了,所以她决定还是走着过去的好。

叫醒了摇摇晃晃睡觉的小林霜,姐妹三人跳下了马车。回头拿月饼篮子的时候,夏征突然叫住了林媛:“完事了去福满楼找我。”

“有事?”

夏征语塞,他想说跟她多呆一会,好培养培养感情。可是一想到这丫头抡棍子打折了堂哥腿的画面,还是把话咽进了肚子里。

“嗯,带你去看看那宅子。”

这个理由不好拒绝,而且林媛正打算就这个宅子的事情跟他好好谈谈,若是那宅子真的不错,她会把钱再还给他的,反正不会平白无故地接受。

林媛点点头答应了,就带着两个小妹向城门进发了。

虽然不知道金府的确切位置,但是金府在驻马镇也算是大户了,随便一打听就能找到。只是林媛显然忘记了当初冯妈妈特意嘱咐过得让她送到金府后门的话。

带着两个妹妹一路打听着到了金府门前,姐妹仨都被金府这高门大户的样子给惊到了,就连见过了高楼大厦的林媛也有些惊讶,这就是古代的大门大户啊,看那旁边的石狮子,比她家的大门还高呢。

“二姐二姐,你快看,那上边的字还发着金光呢,肯定是用金子做的。”小林霜一脸兴奋地指着大门上的门匾,那上边金光闪闪的“金府”二字,在阳光照射下的确散发出一种恍若金子的光芒。

“呵呵,真是个没见识的小村姑。”

还没等林媛给小妹解释清楚,一个银铃般的笑声就已经在她们身后突然响了起来,这声音听起来甜滋滋的,像是蜜糖一般润进人的心里。只是这说出来的话却是令人糟心。

林媛转身,就见不知何时一顶华丽的小轿停在了三人身后,说话的正是从轿子里走出来的女子,那女子顶多也就十三四岁,穿着一身粉色绸缎长裙,身上金锁金镯闪闪发光。但这些俗气的金饰却把她打扮得更加漂亮了。只是略微婴儿肥的脸蛋上,虽然挂着天真的笑容,却毫不掩饰对林媛三姐妹的鄙夷。

这人正是金府的二小姐,金家二老爷的嫡长女,金灵儿。

下了轿来,金灵儿懒懒的把一只白嫩嫩的手搭在了丫鬟手上,那丫鬟小心搀扶着,见林媛三人依旧没有眼力劲儿地挡在大门口,嚣张不客气地哼道:“哪儿来的叫花子!讨饭都讨到金府大门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这种人能来的吗?去去去,赶紧躲一边去,别污了咱们小姐的眼睛。”

说着,就招呼着大门口那两个站岗的小厮要把她们给撵走。林媛哪里乐意,不等他们走近,已经拉着两个妹妹从容地走开了,一点卑微下贱的姿态都没有。边走还一边给妹妹解释着刚才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小妹,你看错了,那可不是金子做的,只是掺了些金粉而已。若是用金子做的,这金府啊,肯定早就被偷光了呢!”

跟她们擦身而过的金灵儿突然脸色一变,冷冷叫住了几人:“小村姑,胡说什么!金府也是你这种人能随意编排的?”

之前说话的那个丫鬟赶紧讨好地劝了两句,又虎着脸冲她们叱道:“都是你们这几个小贱蹄子,惹了我家小姐生气!还不赶紧给我家小姐道歉!没眼力劲儿的东西!”

呦,这小姐生气了呢,林媛唇角一勾,她还就怕她不生气呢。

“这位小姐为何生气呢,难道我说的不对?”林媛一手挎着月饼篮子一手牵着小林霜嫩嫩的小手,浅笑道:“贵府门匾上的大字难道是用金子写的?我看不像吧,真金可没有这么反光。”

金灵儿窘迫无语,她家的大字的确不是金子写的,正如这小丫头所说,就是掺了金粉而已。但是被一个小村姑给道出来还真是让她面上无光。

“哼,小小村姑,衣着破破烂烂的,恐怕连真金都没有见过吧,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真金没有那么反光!真是红口白牙信口胡说!”

看着金灵儿那鄙夷不屑的目光,林薇牵着小妹的手紧了紧,脸色也顿时白了,破破烂烂?这衣服可是她娘亲亲手给她们做的新衣裳,怎么会是破烂儿!这位小姐就算衣着华丽,也不能如此说她们吧。

小林霜对眼前这个漂亮姐姐一点好感都没了,撅着小嘴儿大声道:“什么破破烂烂,我这可是新衣裳!”

“哈哈,你们的衣裳连我的丫鬟红梅都不如,还不算破烂儿吗?哈哈,真是一群土包子。”

之前骂人的丫鬟红梅此时也傲慢地挺了挺自己的胸脯,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

林媛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以貌取人的,若是今儿她们都身着绸缎,穿金戴银地过来,是不是这金府小姐就会舔着脸地过来巴结了?别说,没准还真有这种可能性。而且,这金府小姐若只是看不惯她们三人也便罢了,但是现在连带着把刘氏多日的辛苦劳动也给贬低了,她就不能轻易走了。

“本来以为你这位金府小姐只是目光短浅而已,没想到现在这么一看,你哪里是目光短浅,明明就是有眼无珠啊。”林媛冷冷一哼,又道:“你说我们的衣裳不如你的丫鬟华丽,这我倒是认了,但是若说是破烂儿,还真是眼瞎!”

不等那金灵儿开口,林媛继续道:“不知道这位小姐哪只眼睛看到我们的衣裳破了?是袖子掉了还是衣线开了?又或者是我们的衣裳上有了几个大洞了?没有吧,呵呵,既然没有,那我们还能算是破烂儿?”

林媛的话金灵儿的确无力反驳,就连那个口齿伶俐的小丫鬟红梅也涨红了脸,偷偷瞄着自家小姐越来越气愤的脸,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若是一般人此时口舌落了下风,也只是会以金府门前不许闲杂人等逗留的理由把她们给撵走,但是这金灵儿一看就是个被宠坏的掌上明珠,虽然无力反驳却依旧不依不饶,甚至招呼着守门的小厮去拿人了。

“你个小村姑,有几个胆子居然骂我金灵儿眼瞎!看我不打烂了你的嘴!你,还有你,把这个小贱蹄子给我按到地上!红梅,你来,给我打!打烂了她的嘴!”

就在金灵儿凶神恶煞地指挥着家奴准备行凶施暴的时候,一道清丽却略显孤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二妹妹,你这是要打烂了谁的嘴?”

金灵儿一听到这声音,脸上顿时换上了一开始时的娇美笑容,还甜甜地唤了声“大姐姐”。不过一直关注着金灵儿的林媛没有忽略她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厌恶和烦闷。

那被唤作大姐姐的姑娘,身着一身鹅黄长裙,显然也是金府的小姐,只是与金灵儿恨不得把所有金饰都戴在身上不同,这位姑娘打扮得十分素净,而且眉眼间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冷淡孤傲的气质,不过长相也十分漂亮。

不仅如此,林媛还很惊奇地在这位小姐身边发现了曾经去她月饼摊上买过月饼的莲儿,莲儿显然也发现了她,正冲她瞧瞧挤了挤眼睛,林媛暗笑,看来那五两银子没有打了水漂。

来人正是莲儿的主子,金府大房唯一的嫡女金玉儿。金玉儿淡淡看了林媛一眼,又重新回到金灵儿身上,依旧是那样淡薄的语气:“二妹妹还没回答我的话呢,这是要打烂了谁的嘴?”

金灵儿心里气坏了这个半路杀出来的金玉儿,这里拢共才几个人?答案不是明摆着的吗,还非得让她再说出来。坏脾气的金灵儿差点就要顶撞了大姐,只是想到了娘亲嘱咐过得话,还是忍了下去,面色有些羞愧:“大姐姐听岔了,灵儿没想着打烂了谁的嘴呢,这不是看着这几位妹妹面善,跟她们开个玩笑罢了。”

小林霜撇了撇嘴,刚要开口反驳,嘴巴却张不开了,林薇及时捂住了她的嘴还跟她摇了摇头。

林媛自然也是不屑这金灵儿的谎话的,金玉儿更是不信,只是她们大房跟二房之间虽然有些矛盾,但是明面上还是过得去的,她自然也不会为了几个无足轻重的小姑娘打破了这一层关系。

“既然是听岔了,二妹就赶紧回府吧,这些天在庵堂给祖母祈福想来你也累了,还是先回去好生休息吧。”

金灵儿心里气愤,面上却是笑呵呵的,甜甜应了声就带着红梅回了府,走到林媛面前时自然赏了个大大的冷哼。

对这种不痛不痒的示威林媛自然是不理会的,直接忽视,更是把金灵儿气得差点鼻子都歪了。

------题外话------

哈哈周六喽,终于可以休息啦,么么哒~

今日题目:媛姐儿之前给两个妹妹买首饰,问林薇的手镯上是什么花样?

A竹叶

B莲花

C纯素的,无花

知道答案的亲快来留言吧,还是老规矩奖励哦,当天答对的前三名20xxb,其她亲10xxb,就酱紫,么么哒~

感谢~柟枏、荷子、素颜问花~亲亲们的花花哦,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