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腹黑少东家挖坑/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林霜终于有些招架不住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向大姐,被这小眼神一瞧,林媛顿时缴械投降,扶额叹道:“小妹,爹娘还等着我们……”

“不用担心不用担心。”不等林媛说完,夏征已经抢先道:“爹娘,额,大叔婶子的饭菜我已经让王大厨准备了。六子,一会儿你就去把食盒送到城门那个,那个……”

“林大叔,林富贵。”林媛知道他说的是来回赶车的林富贵,但是她还是打算回家跟爹娘一起吃饭的,不然的话,突然让林大叔带了这么多好吃的回去,林家信夫妇俩儿还不得吓坏了?

“你别忙活了,等下我们回去吃饭。”

“晚了。爷已经让厨房准备好了,四菜一汤,还有两份包子。肯定够吃了。”夏征一边说着一边挥手让六子赶紧去厨房拎食盒。

瞧着六子那跑得比兔子还快的模样,林媛没法子,也只好又带着两个小妹重新坐下来。

只是她们进门老半天了,怎么没见到老烦呢?

“咦,大哥哥,神医爷爷呢?我怎么没见到他啊?”小林霜现在跟老烦关系那是好的不行不行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半天赶紧问了问。

夏征一边优雅地端起茶杯喝水,一边撇了撇嘴:“被县太爷请去了。”

“县太爷?县太爷都请神医爷爷瞧病了?哇,神医爷爷好厉害啊!”其实小林霜根本不清楚县太爷是什么官,只是一直听村里人说起就认为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所以老烦能给这个特别了不起的人物瞧病,那老烦就更了不起了。小林霜眼睛里的羡慕是实打实的,更加坚定了自己学医的心意。

林媛也纳闷了,这老烦不是很看不上那个县太爷的吗,怎么会这么好心给他瞧病?

果然,被她给猜中了。只听夏征哼哼了两声,鄙夷道:“什么瞧病,要不是县令夫人说她得了什么特别好吃的东西,他才不会去给李昌的小妾保胎呢!哼,这个老东西,整天就知道吃,为了吃连自己的誓言都忘了,以后再也不相信他的话了!”

敢情是被美食给诱惑走了啊,林媛抿唇笑了笑,没发觉对面夏征突然看过来的眼神里带了几分惊艳和呆愣。

只是林薇突然想到了什么,凑到大姐耳边悄声说道:“给县太爷的小妾保胎?县太爷对这个小妾真好,还专门给她请大夫呢。对了,大姐,那女人是不是以后就是给这个县太爷做小妾的?也不知道以后县太爷是对她更好,还是对这个有了娃儿的小妾更好呢。”

林薇对林思语一直厌恶的很,连名字都不愿提及,一开始还用她代表,现在没关系了,就直接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叫开了。听到林薇这么一说,林媛心里也有了计较,听莲儿说那个给县太爷做续弦的金氏脾气可不大好,做姑娘时跟二小姐金灵儿可有得一拼呢。就她这样的脾气,会容忍一个小妾怀了县太爷的孩子,还特意给请大夫保胎?她不给那小妾喝红花下绝子药就不错了。

想到家里那个准备进县太爷大门的林思语,林媛突然嘴角一勾,若是这小妾是个软柿子也就罢了,若是个厉害的,以后还真是有好戏看了。

六子去给林富贵送食盒了,林媛就请他顺便把自己买的东西也一并送了过去,对于林富贵的为人她信得过,肯定不会半路吞了自己的东西。当然还不忘让他给捎句话,不然家里爹娘肯定会担心的。

原本夏征是要带几人去雅间里吃饭的,只是看林媛一直都不肯留下吃饭,现在好不容易留下了生怕他一提出换地方,这丫头又会嫌麻烦,倔脾气上来了再给走了。所以一桌子人就在大堂里吃饭了。这可方便了那些老顾客,能得到福满楼少东家亲自招待的人,定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满大堂的人几乎全都把眼睛盯在了这边。要不是夏征不喜别人靠近,只怕他们这桌子上早就热闹了。

夏征这次还真不是盖的,一会儿工夫就给上了好几道菜,还个个硬的不行,除了刚才说的烧鸡,水晶肘子,四喜福袋,烧豆腐外,还有酱牛肉、烧鹅、四喜丸子、红烧排骨,光是鱼就上了一个清蒸的一个红烧的,别说小林霜了,就连林媛都看的眼花缭乱了。

夏征双手环胸,嘴角掩不住的得意神色,一双眼睛都在姐妹仨身上来回溜,想象着几人狼吞虎咽扒拉干净后杯盘狼藉的惨绝人寰的桌子。

只是,只是这满满一桌子菜好像没怎么引起林媛几人的超高热情……

“咳咳,这个,菜不合胃口?”夏征有些失落,甚至是忐忑,别人到了他福满楼,哪个不是又夸又赞的?怎么到了她们三姐妹这里却是如此恹恹的神色?

林媛现在满脑子都是琢磨这些菜色用了什么调料,需要什么工序,俨然职业病又犯了。所以,吃起菜来慢悠悠地,对于夏征的问话也没有听进去。

林薇本就是个随和的性子,听夏征如此说,有些羞涩地没有抬头,只是轻轻摇头,蚊子嗡嗡似的回了一句:“不会啊,很好吃的,很好吃。”

好吃你怎么就吃那么几口!夏征显然不相信她的话,看向了最先被他美食诱惑住的小林霜,小林霜刚吞了一口麻婆豆腐,撇撇嘴道:“这个豆腐没有我大姐做的好吃。”

一直关注着这边的食客无不大跌眼镜,这麻婆豆腐自从开卖以后,甚是招大家喜欢,甚至已经有了跟四喜福袋并肩,成为福满楼又一道招牌菜的架势。

但是,刚才这个小不点儿说什么来着?不如她大姐做的好吃?她大姐是何方神圣,会比得上福满楼的王大厨?真是大言不惭!

夏征却是一点也没有觉得她是大言不惭,毕竟林媛的手艺他是尝过的,就连那简简单单的肉烧饼都让他忍不住回味了好几天。若是他的刘大厨也有这种手艺,这福满楼早就开遍整个大雍王朝了,没准连周边的几个国家都要征服了呢。

现在他终于明白林媛为什么不同意他的请求来福满楼做大厨了,等到这丫头自己有了银子,仅凭着简简单单几个菜,她就能轻易打败福满楼,征服全国了。

想到这里,夏征对眼前这默默无声的女子顿时又多了几分佩服,若说之前接近她只是为了她的厨艺,现在已经隐隐多了几分赞赏。

“喂,你还记不记得,那天你撕我欠条的时候是怎么说的?”见林媛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夏征拿手指头捅了捅她的胳膊,斜睨着眼睛问道。

撕欠条的时候?林媛这才从那道红烧鱼身上回过神来,她自然是记得的,这家伙说了用菜样来抵的嘛。

见她想了起来,夏征还不罢休,又重复了一遍,才问道:“用菜样来抵,对不对?”

林媛点头:“对。”

夏征掩住眸底的喜色,对一边低头吃饭的林薇两人道:“你们可听好了啊,这可是你大姐亲口说的,别哪天我去跟你大姐要菜样了,她再抵赖不认账!”

“我大姐才不是这样的人呢。”小林霜鼻子一皱,又重复了一句:“不就是菜样吗,我大姐说给就一定会给的!”

林薇此时也忍不住替大姐说话了:“对,我大姐才不像那边的人呢,前脚给了我们分家银子,后脚就来要!”

见两人这么痛快地答应做见证人,夏征高兴地嘴角都要扬了起来。

莫名地,林媛总觉得这家伙好像给她挖了个坑,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坑。说起来这家伙还真是个腹黑的,跟老烦套话套不出,就用土豆为诱饵,而后跟踪着老烦找到了她,找到了还不直接露面,而是现在厨房里尝了尝她的手艺。现在又突然提出了那欠条的事,保不准他又在算计什么了。

刚要开口说话再问一句,就听到门口传来了老烦气呼呼的声音:“什么东西啊,把老头子我骗过去了,也不给我吃,还得先把了脉才行!老头子我才吃了一个就不给了,真是小气鬼!咦,小丫头,你怎么也在?哇哇哇,你们在吃饭,我也吃!唔唔,这王厨子手艺越来越差劲了,做的菜越来越不好吃了!呸呸!”

果然是个十足十的吃货,前一秒还在抱怨,后一秒就转移话题了。

林媛扶额,不忍直视。夏征却是黑了脸,这周围还这么多顾客呢,他这个东家就这么给自己拆台,以后这福满楼的生意还做不做了?做不做了?

“神医爷爷也觉得不好吃?”小林霜眨着大眼睛嘻嘻一笑:“那是当然了,肯定没有我大姐做的好吃。”

这话老烦赞同,林媛的手艺可不是吹的,虽然食材什么的因为条件有限无法跟福满楼相比,但是做出来的东西,那是色香味俱佳,绝对能勾起他的食欲。

“哎哎,小丫头,正好你来了,给老头子我做道菜呗,这几天没吃到你做的饭菜,你看你看,我都饿瘦了!”老烦两只手狠狠揉着自己肥嘟嘟的脸蛋儿,一双绿豆眼睛都要冒光了。

林媛撇撇嘴,她只觉得这老头儿越来越胖了,哪里越来越瘦了!二期她还有正事要忙好不好。

“明儿你不是要去给我爹针灸吗,到时候再给你做,我今儿还有事,得先走了。”

已经耽搁了一上午了,赶紧看完了宅子赶紧回家,爹娘还在家里等着呢。招呼着妹妹们出门,林媛突然想起一事来,回头对老烦喊了一声:“快中秋了,我做了些月饼,你尝尝看。”

送老烦的月饼她刚进门的时候就给了六子,六子应该第一时间就送到了老烦房里吧。

一听这丫头还不忘给自己送吃的,原本颓丧的老烦顿时来了精神,一边嚷嚷着找六子,一边蹭蹭跑上楼,还没等林媛走出大门,就听到楼上欢呼声传来:“哇,居然是这个!哈哈,李昌你个兔崽子,还不舍得给我吃,瞧我现在有这么多,哈哈!”

林媛好笑地摇了摇头,对这个老小孩儿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题外话------

推荐一个很好玩的文文,看简介就想戳来看看的,亲们喜欢的赶紧抱走哦~么么哒~

《医色生香》艳大

简介:晋阳候世子胎里带毒出生,一年四季,有三个季度是泡在药罐子里没得出门的。

有一天突然想不开,跑到深山野林去,寻了个大夫。

还是位瞎子——女大夫!

女大夫眯着眼,搭脉三十秒,说:“断子绝孙!”

晋阳候世子太激动,咳得差点丢了命。

女大夫一根针下去,把晋阳侯世子咳激动的反应,给扎死在胎腹中,彻底坐实了,何为——断子绝孙!

晋阳侯世子:“……”

**

这是个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只想躲在深山里过着闲云野鹤生活的女大夫突然有一天被送回京城,结了婚成了家。

女大夫:你命里注定是断子绝孙,我该怎么办?

晋阳侯世子:凉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