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驴打滚/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瞧着夏征有些魔怔的模样,林媛嘴角差点抽搐,见过财迷的,还真是没见过这么财迷的!她这么明显的谎言居然都能相信,就连一旁的六子都有些疑问。

林薇是最了解自家大姐的,当然没有忽略她眼底的那抹笑意,不过想了想还是没忍心打破夏征美好的幻想。

宅子的事很顺利,夏征是不会告诉她花了多少银子的,不过一直跟在身边的六子却是明明白白,不到一百两银子,据说是因为之前住在这里的人老家有了些急事,才赶紧把宅子脱手离开了驻马镇。

林媛从今儿在金府那里挣到的银子里数出了八十两来给了夏征,夏征自然是不肯要的,就算林媛威胁说以后不给他送好吃的来也不要。没办法,林媛只好收了回来。

夏征却是想到了什么美事似的,摸着下巴呵呵笑着:“小丫头,你连果石榴这么隐秘的好事都告诉我了,我送你一座宅子有什么要紧?随便住随便住哈!”

林媛紧抿嘴唇,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他。

一路回到林家坳时已经是傍晚,月饼卖了个好价钱,豆腐也不着急做,接下来两天林媛终于可以在家里好好享受一下休闲时光,给家人准备些中秋时的吃食了。

之前早就买好了糯米,说好了要做年糕的,林媛回到家就把糯米和大米拿了出来,因为磨米浆还需要泡米,所以她就先把大米和糯米泡上了,等晚上的时候再磨成浆。

不过下午也是闲着没事,林媛就坐在院子里把糯米直接磨成粉了,她打算做经典小吃驴打滚,这会儿开始磨得话,等晚上应该就可以吃上了。做驴打滚只有糯米不成,还得有黄豆粉和豆沙馅儿,这两样都是现成的。因为要磨的东西不太多,所以她也没有动用大石磨,只是小石磨就好了。反正也不急着用,姐妹仨一边磨一边说说笑笑,刘氏坐在堂屋门口,给闺女们绣荷包,林家信也被林长庆背了出来晒太阳。有了老烦的叮嘱,现在林媛根本不敢让爹一直在屋里躺着,毕竟那炕上实在是太凉了,对他腿的恢复极为不好。

幸好,林二栓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木头已经运到了驻马镇,明儿就可以让林富贵给帮忙拉回村子里来。等木头到了,林媛设计的轮椅和拐杖也就可以开始动工了。爹身子不好,不能让他下手,林长庆刚开始学木匠手艺,自然也不敢盲目揽下这么重要的活计。不过不是还有林二栓吗?自从知道了轮椅这么稀奇的物事后,他就等着木头到了大显身手呢!

十斤糯米整整磨了满满一小盆糯米粉,索性这种东西跟面粉似的,只要不生潮也不会生虫子。林媛就把糯米粉都装到了坛子里,盖上盖子密封好。

做驴打滚首先要炒黄豆面儿,生黄豆面儿有一种生豆子味儿,吃起来不好吃,所以要现在大锅里炒熟才行。等炒好了黄豆面儿林媛就开始和糯米面了,跟一般和面一样,只是糯米面要粘手一些罢了,直接下手和面的话,那点面全都沾到了手上不够吃了。所以只能用筷子一点一点和面了,只是要慢一些而已。

和好了面团放到大锅里蒸上一刻多钟就熟了,然后再放到晾凉就行了,不过晾凉的时候还是要在面团表皮放上一层搌布的,不然这面团表面上都要干了不好了。

因为糯米面团很黏,所以擀面的时候面板上也得先撒上一层炒熟的黄豆面儿才行,然后把面团慢慢擀开,一边擀一边往黏的地方撒黄豆面儿,这样就不会让面团都沾到擀面杖上了。

等擀好了面饼,再把红豆馅儿平铺上去,然后慢慢卷起来卷成一个大长条就行了。然后,最后一刻也是最重要的一刻到了,只要用刀把长条切成一个又一个的小段就大功告成啦!

林媛把切好的糯米卷放到了盘子里,又在上面撒了一层黄豆面儿做装饰,这才端到了堂屋里去给大家伙儿尝尝。

小林霜早就等不及了,要不是大姐命令要求不许靠近厨房,只怕她这会儿早就吃了好几块了。瞧着那白白软软的小卷儿,小林霜一把抢了一个过来,雪白的小牙一咬,唔,黏住了!

刘氏看着小闺女这憨厚可爱的模样,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不过说真的,自家大闺女这手艺还真是越来越好了,而且脑袋也越来越灵光了,这么稀奇的东西居然也能想得出来,怪不得她说要自己开个糕点铺子呢,别说那些月饼了,就光这个软软糯糯的小卷儿一拿出手来,就绝对要引起镇上所有人的目光了。试问,谁家的糕点铺子能做出这样好吃的东西?

林家信两口子一边小口吃着,一边跟闺女讨论着糕点铺子里的糕点样式,说起这个来,林媛心里也大致有了个轮廓,月饼自然是要做的,还有这驴打滚,也能做出来好多种口味。还有其它的小吃,什么猫耳朵啊,芝麻排叉啊,还有之前做过的爆米花,这些都可以用来作为糕点铺子的主打样式,毕竟这都是在别的地方没有见过的东西呢。

说话的工夫,小林霜终于把牙齿从黏黏的糯米团里拯救了出来,刚问了一句这叫啥名字,就迫不及待地又咬了一口,又把牙齿陷了进去。

林媛本来想给驴打滚重新起个优雅点的名字,但是想了想,还是觉得以前的名字又亲民又上口,叫出来肯定能让人们一下就记住了。

“这个啊,叫做驴打滚。”

“唔,什么打滚?”一听这名字,林家信两口子都差点噎住,就连一直默默不语的林薇都睁大了眼睛诧异地望着大姐,这么好吃又这么白白软软的东西,居然叫驴打滚!大姐啊,你就不能起个好听点的名字吗?

接收到了家人惊异的眼神,林媛嘻嘻一笑:“这个东西啊,表面上不是有层黄豆面儿吗?像不像驴在黄土上打滚后沾满黄土的样子?”

见几人都点了点头,林媛又道:“所以啊,我就叫它驴打滚了,而且这本就不是什么特别高雅的吃食,以后咱们的糕点铺子也不能一直只面向有钱人,还是要面向普通大众才好,所以这个驴打滚的名字才最合适呢。”

听到闺女这么一说,林家信两口子纷纷表示赞同,当初听说闺女把月饼卖到了一个一两银子的时候,他们也着实吓了一大跳,这月饼的馅料他们都是清楚地,成本可真不是很贵。所以两人还商量着要不要跟闺女说一说不要卖得那么贵,他们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现在听到闺女主动说要卖得便宜点,他们当然高兴也放心了。

驴打滚这东西不能吃多,特别是小孩和孕妇,所以林媛最多也只端了五块进来,每人一块就行了。小林霜一个驴打滚吃完还不尽兴,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大姐想要再吃一块,这要是在平常林媛也许就给她了,但是这次却是坚决不可以,这还没吃晚饭呢,就这小吃货的本性,两块驴打滚下肚,等下再吃上一碗米饭,恐怕晚上就要顶住食儿,胀肚子了。

晚饭没什么特别的,中午夏征让林富贵带回来的饭菜还剩下不少,林媛只是煮了一锅米饭,然后把菜重新热了一下就行了。

吃过晚饭,她想着厨房里还泡着的糯米,就去检查了一下,临出门的时候看到林家信面有犹豫,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还没张嘴就被刘氏给截了回去。

她以为是两人想问自己关于夏征的事,也就没有在意,去厨房里磨米浆了。磨好了米浆也到了睡觉的时候了,刚进了屋子,就听到东屋里林家信和刘氏正低声谈论着什么,林媛想起了刚才林家信的异样,放轻了脚步偷偷听了听墙角。

先是林家信连着两声叹息。刘氏终究是心软,也叹了口气,为难道:“相公,不是我说你,爹娘那样对待我也就算了,毕竟我只是个做媳妇的,是个外人。”

“我没说过你是外人。”林家信声音坚定,林媛自然相信爹娘之间的感情,不然爹也不会为了娘自请出门来住了。只是,听他们说话应该是跟那边的人有关。

刘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知道。只是,爹娘不这样想啊,而且,就连自己的亲孙女都不疼爱,甚至都带着人上门来要浸猪笼!”

说到这里,刘氏的声音明显开始升高,显然很激动。林家信不知道低声说了句什么,刘氏的情绪才稳定了下来,继续说道:“相公,爹娘都跟我们断绝关系了,你现在又想让大丫去给他们送银子。莫说我不同意,连闺女们都不会同意的啊。再说了,还有大伯和三叔呢,他们会怎么看我们?会不会认为我们是去看热闹的?”

“可是,可是爹已经中风了。”林家信情绪沮丧,说到底,虽然林建领对他们不好,但那也是他的爹娘啊,他怎么能明知爹爹生病却不管不问?

“那要不改天我偷偷去看吧,别让孩子们难做了,大嫂她们你也知道,万一说句什么不中听的,孩子小,再受不了想不开可咋办?”

刘氏又说了什么她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轻手轻脚地回到了西屋,林媛熄了灯躺在炕上心思难平,林家信的想法她很理解,那边再怎么不好也是爹的亲爹娘,她没有理由不让爹去尽孝。只是爹的好心不一定能换来那边的好脸色,她不能让娘去,真正受不住的不是她们几个孩子,而是她病弱的爹娘。

------题外话------

阿玥表示颜宝宝的六一节礼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哈哈~以后我就可以参考你的长评来写洞房时的情节了,吼吼吼吼~

推荐美人成珍珍的文

书名:重生太子狠勾人

男主身心干净

曾经,她是现代让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殇家大小姐,看似风光无限的外表下隐藏的是坚硬如冰的心。

如今,她是殇国懦弱病重的太子殇无心,看似大权在握的表面下是步步难行。

当那个懦弱的殇无心的死去迎来的是一个崭新的灵魂,殇无心,无心也无情,残忍如魔。当她变成她,当懦弱变成残忍,当无知变成智慧,当善良变成杀戮,这样的她迷了谁的眼?偷了谁的心?当她站在高峰之上,又有谁来执她的手掩她一生寂寞与荒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