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悲催杨氏/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烤月饼的工夫,林媛已经把晚饭做好吃过了。瞧瞧天色还早,想着这会儿那边的人应该还不会睡觉,林媛索性就趁着月饼刚出炉正好吃给送到各家去了。

大嗓门子家住在村西头有些太远了,林媛没打算这么晚去送,她只是带了老村长那份和老宅那边的一份。出门前刘氏不放心,非要跟闺女们一起去老宅那边,可她现在已经是八个月的身子了,林媛哪里舍得让娘亲走夜路?林家信有些懊恼,总觉得对不起自家闺女。林媛心细瞧出来了,宽慰地笑着说自己怎么也是孙女,看爷奶是应该的。

路上还碰到了林二栓,之前林媛已经把轮椅的图纸给他了,他研究了一整天,正好要去找林家信讨论一下关于轮椅轮子的问题。

想起出门前爹那不放心的眼神,林媛眼珠子一转,跟林二栓悄声说了两句,就接着往老宅那边走去了。拎着手里的篮子,瞧着眼前的高门,林媛突然想起了上次登门时的情形,上次是来讨要银子的,短短半个多月,她这次却是来送东西的。

敲了半天门也没见到有谁来开,正以为大家睡了要离开的时候,大门吱扭一声开了,跟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开门的不是唯唯诺诺的大娘,而是曾经趾高气扬的奶奶杨氏,不过此时的她已经没了以前的神采,恹恹的像个六七十的老太太。

“谁呀?”杨氏的声音有些沙哑,低低的,虽然有月光照着,但是老眼昏花的她还是凑近了才发现了来人竟是她最讨厌的小灾星!

“是你?!你来做什么!瞧我的热闹吗!”看清了林媛,杨氏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连眼珠子也瞪得圆圆的,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

小林霜小时候最怕的就是杨氏这副样子,此时牵着大姐的手也紧了几分,不过显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惧怕,依旧脊梁挺得倍直。

林媛冷冷笑了声:“你的热闹?我还不稀罕。喏,这个给你,我爹让我送来的。”

向前伸了伸手里的篮子,等着她接,杨氏却是见到毒药一般退后好几步,大声吼道:“你这个小灾星!快把你的脏东西拿开!上次就是在你的院子里把我老头子给咒得中风的,这次你又带了脏东西来咒我了!你就是个丧门星!小灾星!”

本就没打算杨氏会接受她的月饼,林媛耸耸肩,收了回来,依然不冷不淡地说道:“你还真是逗趣,明明是林永乐把他给气得中风的,你又把屎盆子扣到我头上了。”

杨氏当然不愿相信自己从小呵护疼爱的亲孙子会把爷爷给气病了,指着林媛气急败坏喊道:“你别瞎说!我孙子我自己清楚!你给我滚,我不要你的脏东西!回去了告诉你那个窝囊废的爹,我真是后悔会生了他这么个不孝子!早知道他长大了会给我带一窝丧门星上门,我就该在他一落地的时候就给掐死淹死!喂了野狗吃都比养大他要强!”

林媛又气又恨,紧紧咬了嘴唇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身后似乎有一个粗重的呼吸声响起,想到来时跟林二栓嘱咐的话,林媛生生地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目的达成,正要带着小林霜离开,忽听得院子里传来一个尖锐的叫声:“你个老不死的,在门口跟谁说话呢!还不赶紧去喂你孙子吃饭!”

是李凤娥的声音。

林媛有些纳闷,以前老三家的虽然也看不上杨氏,但是为了老两口手里的银子也是上赶着巴结林建领两口子的,怎么突然这样说话了?难道是因为林建领中风了,所以李凤娥就不避讳了?

杨氏恨恨地瞪了林媛一眼,哪知还未等她脚步动弹,就听得大娘马氏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关个门都聊上天儿了?还以为你是以前的婆婆呢?真是晦气,手里连个银子都没有了还整天装大方,不要脸!”

听到这里林媛终于明白了,敢情是妯娌俩知道杨氏手里没有了银子,这才敢给她甩脸子了。

说来林媛猜想不错,那日林建领突然中风瘫痪,老大林家忠为了小儿子不肯花钱给爹看病,愣是把老头子给抬回了家。

马氏和李凤娥二人回到老宅后,起先还对杨氏这个婆婆好生宽慰。直到第二天,心眼儿子最多的李凤娥趁着杨氏给老头子喂饭的工夫,偷偷把杨氏之前藏银子的地方给翻了翻。本以为能翻到不少白银,没想到翻了个底朝天,也就才三两多点!

火爆脾气的李凤娥顿时气得跳脚了,合着这两个老东西这么长时间来都是拿着这点儿银子忽悠他们啊!她就说呢,怎么老头子病了,老婆儿也不说自己拿银子给看病呢?原来是没了!

一想到自己被老两口骗了这么久,李凤娥当即就发飙了,杨氏虽然没了银子,但是气性还在,当即就顶了两句:“你们两口子也不知道挣钱,整日里跟我伸手要,我的银子早就给你们败光了!”

这话正好被进门的马氏给听到了,心里自然不舒坦,再怎么说他们也是长房,老婆子背地里给老三家俩小子点买糖钱也就算了,居然把所有银子都给了老三,这怎么可以!她的语儿还得指望着这些银子做嫁妆的!

马氏一边跟着骂骂咧咧的,一边不相信杨氏就只有三两多银子,翻箱倒柜地把杨氏的房间翻了个烂蛋!连躺在炕上的林建领也被妯娌俩脱了衣服裤子,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生怕他在身上藏银子!

杨氏气得边骂边哭,可这哭声骂声也只是招来两个儿媳妇的嫌弃罢了。本想着两个儿子回来后给她撑腰,哪知老三本就是个怕媳妇儿的,不但没有给她出气,反而还怪她不该把没了银子的事藏而不说。至于老大,就更别提了,这些日子为了小儿子的事急的焦头烂额,哪里有空理她?就算真的知道了这事,恐怕也是怪她把银子都给了老三两口子,以至于他现在都没钱去把儿子救出大牢了。

从那日开始,杨氏跟林建领的苦难日子便开始了,以前家里活从来不插手的杨氏担负起了大大小小的事物,洗衣做饭,甚至连挑水这种苦力活儿都是她的了。至于曾经的三两多银子,也被两个儿媳妇分了。儿媳妇分了银子对他们也没有一点好脸色,每次吃饭都是她最后吃,先是喂两个小孙子吃饭,再喂老头子吃饭,等自己吃饭的时候要么没有了,要么就是剩的。有次她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就把林思语吃剩下的半碗饭给扒拉了。

想到自己这些日子的苦难生活,杨氏对老二一家这边越发生气了,要是那天不去老二家捉奸恐怕老头子也不会中风,自己没了银子的事也不会曝光。

杨氏看向林媛的眼神更加毒辣,恶狠狠骂道:“给我滚!丧门星!我现在天天都烧香拜佛,让菩萨赶紧收了你这个妖孽!”

“我大姐才不是妖孽!”小林霜终于憋不住了,大声反驳了一句。

杨氏这才正眼瞧了她一眼,一边狠狠关上了大门,一边恶毒地诅咒:“对,她不是!你是!你们一家子都是妖孽!让菩萨赶紧收了你们一家子妖孽!还有你娘那个贱货肚子里的赔钱货!一起收走!”

直到大门关好,林媛还能在门口听到杨氏骂骂咧咧的声音,不过很快就被李凤娥一声盖过一声的“老不死”给遮掩了。

想起以前神采奕奕的杨氏,再看看如今的她,林媛心中升起一股悲凉,也许这就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吧,不知道杨氏在马氏和李凤娥的双重折磨下,还能活多久。

拎着月饼篮子转身时,林媛看到了月光下被林二栓背在背上的林家信,此时的他面色很白,眼睛里似乎很绝望。

林媛轻轻叹了口气,她承认,今儿来老宅这边她是有私心的,让林二栓去讨论问题的时候引导爹过来看看也是她安排好了的。她只是想让这个还对林建领两口子心存侥幸心理的爹好好看清两人的真面目而已,但是没想到会看的是如此不堪的一幕。

杨氏已经被两个儿子儿媳折磨到了这份田地,却依旧不肯亲近真正孝顺她的二儿子,这也许就是林家信最绝望的吧。

“爹,你……”

林家信勉强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摸了摸闺女的头,安慰道:“大丫,都是爹不好,明知道你奶……明知道她肯定会骂你,还让你来过来送东西。怪爹不?”

林媛敏感地捕捉到了林家信说起杨氏时改口成了她,知道目的达成了,但是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摇头道:“爹,怎么会怪爹呢?是闺女不好,要不是闺女小灾星的骂名,爷奶他们这么多年也不会嫌弃我,连带着嫌弃娘,嫌弃爹了。”

“傻孩子,什么骂名!那还不是别人胡说八道的?”林家信心疼闺女这个样子,看了看老宅那紧紧关闭的高门,又看了看远处隐隐可见的自己房子,突然呼出一口浊气,轻轻笑道:“走,回家!你娘和二丫还给咱们留着门呢!”

使劲点了点头,林媛知道爹这次是真的放下了那边的人。

------题外话------

周六啦,有奖竞答题目:媛姐儿从林大栓手下救了小河回家那天,晚饭煮了几只鸡蛋?

奖励还是老规矩哦,当天回答正确的前三位亲20xxb,其他亲10xxb,快回去翻翻找找答案吧,么么哒~

推荐好友文文《国民老公的重生暖妻》泪初见

苏漫回到了十四岁那年的期中考试。她决定痛改前非,再世为人。

好好用功读书,好好学习做人,好好珍惜爸爸,好好对待后妈,好好孝敬爷爷奶奶,好好疼爱弟弟。

还有,找到仇人,狠狠地报复他!

她要努力改变前世种种不如意,改变命运。

可是当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这一切都变得不同。

原来的好友视自己如仇人。

原来的劈腿恋人当自己是宝贝。

原来死对头变成自己最好的朋友。

为何连身世也成为一个谜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