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梦里的猪蹄子和猪脸/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解决了那边的事,林媛甜甜地睡了,一直睡眠不错的她这晚突然做了个梦。她梦到了一只巨大的猪蹄子,浑身涂满了诱人的蜜糖汁液,汁液下散发出一阵又一阵馋人的香气,让人忍不住上前啃上两口。

林媛大喜,两只手各拎着一把锃亮锃亮的大号菜刀,咔嚓咔嚓来回磨了磨,就向着那美味的猪蹄子剁了下去!可是奇怪的事发生了,不管她怎么剁,那猪蹄子依旧纹丝不动毫无半点损伤。正在她纳闷是自己刀功退步了,还是这猪蹄子有猫腻的时候,那巨大的熟透了的猪蹄子突然自己蹦了起来,还发出了猖狂的笑声!

见鬼了?林媛瞪大眼睛惊恐地顺着猪蹄子往上看,就见到它的上边突然长出了猪腿,猪肚子,然后是猪脸!哦,不,不是猪脸!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帅气的猪脸,浓眉大眼,油光粉面的,还有嘴角那抹贼兮兮的笑……

夏征?!

这猪脸跟那钻进钱眼子里的少东家长得真像!林媛傻了。

看着呆若木鸡的林媛,那猪脸笑意盎然,更加猖狂:“哈哈,臭丫头!想吃爷的肉?也得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拿着糊弄人的东西骗爷,爷就让你尝尝爷的厉害!”

话音刚落,那喷香的猪蹄子突然大变,蜜糖汁液越来越黑,毛孔越来越大,长出了黑光发亮的猪毛刺,猪脸大乐,提起浑身是毛刺的蹄子就冲着林媛跺了过来。

咚!咚!咚!

就在她拼命跑着躲避猪蹄子的蹂躏时,整个世界开始猛地摇晃,将她拯救了出来。

“大姐,你咋啦?怎么出了这么多汗?”睁开眼睛,就看到林薇担忧的脸蛋儿凑在她面前,小手还一个劲儿地帮她擦着不知是被吓得还是累得的额头上的汗水。

怔愣了有半分钟的功夫,林媛才从梦境里醒了过来:“哦,没事,刚刚做了个噩梦。”话落听到外面一声接一声的敲门声音,林媛皱眉:“天才刚亮,怎么就有人敲门了?”

林薇扣好了衣裳扣子,弯腰蹬上了刘氏新做的绣花鞋:“就是说呢。大姐,我去看看,你就别动了,出了这么多汗,再给吹病了。”

虽然现在白天的温度不是特别低,但是早晚温差大,还是很凉的。

林媛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回想着刚才梦境中没出息的自己暗暗摇了摇头,三两下套上了衣裳,虽然是在自家门口,但是她还是不放心林薇一个人单独出去开门。

小林霜人小睡觉沉,自然是听不到敲门声的。不过对面的刘氏两口子却是已经有了动静,林媛穿衣裳出来的时候冲那边喊了一声让爹娘放心,就跟林薇出去开门了。

“是谁?”林媛走到门口喊了一嗓子,那敲门声不但没停反而更急促了些,不过不管她喊了几声依旧没有人回答。

林薇有些怕了,林媛心里也有些突突,难道是昨天大嗓门子说的灵验了?林大栓把账算到了她的头上,找上门来闹事了?

想到这里,她赶紧抓起了门边戳着的锄头紧紧拿在了手里,林薇也捡了根木棍高高举着。

她家的门被撞坏过两次,早就不结实了,不知道对方是不知道还是真的没有恶意,除了敲门外倒也没有使劲撞门。

林媛示意大妹轻轻开门,自己则举着锄头高高举了起来。

门,一点一点开了。

“啊!”

当夏征的脸出现在门口时,林媛突然脱力似的把锄头从头顶砸到了地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做梦还没有醒吗?怎么这次猪脸直接到了她家门口了?

夏征看着她怔愣,甚至可以说是见鬼似的模样,脸色一黑,双手叉腰哼道:“臭丫头!怎么每次见到爷都是这副模样?爷是欠你钱了吗?”

林媛显然还没有从那个布满黑色毛刺的猪蹄子梦里回过神来,看向一边早已放下了木棍的林薇,结结巴巴问道:“大妹,我,我这是在做梦吗?怎么又见到这家伙了?”

林薇还没答话,那边夏征脸色明显好了许多,一下子跳了进来,俊脸凑到林媛面前,几乎鼻尖对着鼻尖了:“你说啥?做梦?又见到?臭丫头,你做梦梦到爷了?哈哈,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肯定是每天都想着爷,想得晚上也梦到爷了!小丫头,快说,你是不是看上爷了?”

不等林媛开口拒绝,自我感觉良好的夏征已经自顾自地说着话到了堂屋坐了下来:“我就说嘛,像爷这种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贵公子,哪个女人不稀罕?不过爷可提前告诉你啊,惦记爷的女人可多了去了,从京城就能排到驻马镇呢!你要是没点本事,爷可不会高看你一眼的!”

“哦?那夏大爷觉得,我有点啥本事还是比较能拿得出手的呢?”林媛此时已经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了,不想醒过来也得醒啊,就这种嘚瑟劲儿,除了真正的夏征还有谁会如此?只是,她看着眼前一直吧啦吧啦不停的嘴巴,突然就想起了梦境里的那个长着猪身子却有一张俊脸的夏征了,一时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夏征看她笑,更加坚定了这丫头看到自己就高兴的念头,伸手风骚地撩了撩额前的碎发,翘起下巴幽幽说道:“你啊,除了做的饭菜能勉强入得了爷的眼以外,也就没别的本事了。”

林媛被他这模样雷得外焦里内,撇撇嘴,一巴掌拍在了他有些发热的脑门上,冷声道:“快别做梦了!说吧,这么早来敲门,到底啥事?”

冷不丁被林媛温温软软的小手一拍,夏征突然觉得额头上好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似的,痒痒的麻麻的,下意识地就想去挠一挠,可是伸到半空的手却停了下来,又怕挠一挠就会错过了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长到这么大的夏大爷还是头一次被女子如此接触,以前围在他身边的女人不说一千,也有八百,但是每一个都做作地不行,要么是一见面就眼冒红心地围上来,要么是装作一副高贵不容接近的模样,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盯着他不放。而且,这些女人身上的那些胭脂味儿,简直是要把人给呛死。上次见到林思语他就被呛了一次,就算是最高级的胭脂味儿,他也是特别特别讨厌的!

所以,第一次的,他觉得眼前这个不施粉黛,不矫揉造作,反而还有些小财迷小泼妇特质的女子,很是对他的胃口。许是自己就有些如此,这个臭味相投的人,竟然让他很是喜欢。

“喂!说话呀,找我啥事?”见他半天都没有说话,林媛小手在夏征眼前晃了晃,生怕是自己根本没有用力的一拍把他给拍傻了:“你怎么啦?说话啊!”

一把把眼前挥舞着的小手拨到了一边,回过神来的夏征耳根子微微发红,扭过头去咳嗽了两声,哼道:“哼,还不是因为你!居然骗爷说石榴和苹果能嫁接到一起长出果石榴!害得爷一天一夜都没有睡觉,还被那个臭老头儿狠狠地笑话了一通!哼,不行,你得赔偿我!你看你看,爷的两只眼睛都黑了!爷的形象被你这个臭丫头狠狠地毁掉了,你要好好地补偿我!”

指着自己两只明亮有神的眼睛,夏征一副被伤害的模样,让林媛简直有些无语。

说起来,其实昨天中午她就让六子回去的时候告诉夏征这件事了,她也早就做好了这小霸王上门来质问的准备,只是等了一下午他也没来,她就以为是这家伙反了性不跟自己一般见识了。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还是杀了过来。

这也怪不得夏征,因为他是今儿早上才知道的。昨天中午回去了以后,六子就被老烦故意支使着出去跑了一下午,可怜的六子连福满楼的大门就没进就在驻马镇白白跑断了腿。等到晚上好不容易回来了,想要把林媛拜托的事告诉少东家的时候,他又被老东家叫去扇扇子了,明明已经是初秋的时辰了,哪里有那么热啊。

六子苦着脸看着老东家盖着被子享受他的扇风,直到第二天凌晨,夏征再一次实验失败气急败坏地冲进来,找老东家讨要草药去医治被他伤害地千疮百孔的苹果树的时候,老东家才笑意盈盈地让六子把林媛的话转达了。

意料之外地,少东家大受打击,再加上老烦冷嘲热讽,夏征终于自己驾着马车就出了城赶来了林家坳。守城门的士兵还纳闷呢,怎么刚开城门就有人心急火燎地往外冲。

不过这些林媛自然是不知道的,她撇了撇嘴,心知这次是自己理亏,也没有反驳,摊手道:“爷啊,您要是让我补偿我肯定不会推脱。只是,您能不能别把您的脸凑我这么近吗?您连个黑眼线都没有,就更别说黑眼圈了!您啊,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追求您的千金小姐们还是一大堆呢,别说是排到驻马镇了,只怕都要排到大雍王朝边境了呢!”

夏征听着她明显言不由衷的话,双手一插,躺倒在了椅子里:“你也甭说那么好听的,爷就是不走了!撵我也不走!”

林媛对他这赖皮一般的模样实在是没法了,她总不能拿着菜刀把这家伙给轰出去吧,毕竟是自己的客户,而且也是自己理亏呢。

摊了摊手,林媛扶额:“好吧,那你就在我家待一天吧,我给你做些好吃的。”

谁知夏征却是伸手手指头摇了摇:“错,不是一天!得住到爷高兴为止!”

“凭啥?”林媛有些炸毛。

夏征抬起脸来,欠揍地笑着,梦境里那抹熟悉的贼兮兮的笑容再次展现:“你撕欠条的时候可是说好了的,用菜式来抵债。爷可没说用多少种哦,所以,爷要住到自己高兴为止才行。喂,你可别想去拿菜刀轰爷走啊,爷可有证人的,你那两个小妹可都是听到了的。”

林薇弱弱地看向大姐,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

林媛彻底崩溃,她就知道自己被这个家伙给坑了,敢情是在这里等着她呢啊!这下好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夏征这尊大神,她是真的轰不动了。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滴们,昨天的问题你猜对了吗,是六只鸡蛋哦~吼吼,恭喜答对的亲们,没有来得及参加的宝贝们下周六记得来哦,么么哒~

推荐好友月光的文,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正在首页PK中,喜欢的亲们快去戳戳吧,么么哒~

作者:温暖的月光

颜如玉,权门颜家的天之骄女。

却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一生受尽苦楚。

双眼被刺,双臂被斩,容颜被毁,最终沦落成为众人观赏的怪物。

一切因她看错了人,也爱错了人。

苟且偷生三载,只为护她唯一至爱。

可亲生子被当成玩乐的工具,痛苦的惨叫在她耳边响起时。

她亲自杀死自己忍辱三年所保护的爱子。

斗兽场上,泣血咒怨。

如有来世,倾尽所有,不死不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