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一起过中秋/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林媛!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兰花是一路跑来的,本就有些黑乎乎的小脸儿越发红了。一见到林媛,都顾不得理会旁边那个黑脸的少东家,就直接把她给扯了过来,急乎乎道:“你,你们家那个大小姐,被抬走了!”

抬走了?

林媛纳闷,刚才还看见她活蹦乱跳的啊,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死掉被抬走了?

“恩恩,抬走了!是个顶好看的轿子呢!村里好多人都出来看!还有啊,你家大娘又是哭又是笑的,手里还拿着个沉甸甸的钱袋呢!”

林媛顿时汗颜,原来是被轿子抬走的,不是死了……等等,轿子?难道是县太爷家的轿子?可是林思语不是下个月才会被抬进县太爷家做小妾的吗?怎么今儿就走了?

不过再想想之前在福满楼听到老烦去给县太爷小妾诊脉保胎的事,她倒是想明白了,怪不得县令夫人这么殷勤地给那个小妾保胎呢,原来是想着先留着这个胎,然后趁机送上自己人林思语,夺了那小妾的宠爱啊!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呢!

林媛撇撇嘴,这大门大户里的事还真是千丝万缕,就是不知道林思语进了门会不会再跟县令夫人一条心,若是前脚送走了猛虎,后脚接进来了豺狼,这金氏可真是要哭死了呢。

“哎,你是没见到你家大娘那模样啊,看着闺女上轿子哭得跟什么似的。后来有个婆子给送了个钱袋,你大娘呦,立马就笑了,抱着钱袋又是鞠躬又是作揖的!没想到她也舍得,真把自个闺女给卖了!”兰花撇着嘴,一副又是鄙夷又是不屑的样子。

不过林媛却是早就想到了这些的,从一开始知道林思语说亲的对象是县太爷她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天。只是,她看向了一旁甩着棍子无聊赶驴的夏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好像下午林思语登门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哎,也可怜了林思语,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反正她是把一颗心都寄在了夏征身上,也许她只是在走前想要最后搏一把吧,却依旧被无情拒绝了。

因为这天是中秋,是全家一起团圆的日子,兰花把消息带到了就赶紧回家跟爹娘过节去了。

晚饭林媛做了好些新鲜菜式,有小葱拌豆腐,用的是自家菜地里新长出来的小嫩葱,青青绿绿的,特别鲜嫩。还有清蒸鱼,鱼是下午夏征去河边摸来的,说是摸其实用抢更合适,一条小小的鱼被他圈在了角落里,却依旧无法顺利抓到,最后还是林薇和小林霜嫌弃地扛来了大姐之前做的网子,才把那鱼捉了起来。

别的菜,还有一份鸡蛋豆腐羹,本来是打算给刘氏好好补补身子的,结果有一大半全都进了夏征的肚子。经过一整天的接触,刘氏两口子对夏征已经没有刚开始时的陌生,他没有架子和贪财贪吃的本性全都暴露无遗,但是让两人觉得这出身富足的小伙子还是挺可爱的。所以,对于夏征吃了自己的鸡蛋羹,刘氏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还很是高兴地又嘱咐林媛明儿早上再给夏征多做点。

林媛嘴上答应,心里却是不痛快了,一份鸡蛋羹她娘才吃了几口,这家伙倒好,一点也不知道照顾孕妇的感受,全都给消灭干净了。

被林媛狠狠瞪了一眼的夏征,偷偷缩了缩脖子,撇嘴委屈,没办法啊,他是头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鸡蛋羹嘛,实在是没控制住。

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围着小桌子吃月饼赏月亮。许是方才抢了刘氏的鸡蛋羹有些不好意思了,夏征自告奋勇地就去屋里把林家信给背了出来。别看这少东家瘦瘦高高的,但是力气不小,而且还很是心细,背起林家信来小心翼翼的,一点也不含糊。

林家信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涨红了脸赶紧招呼着林媛去给少东家准备些好吃的好喝的。

好吃的无非就是月饼啦,还有她提前预备好的爆米花什么的,至于好喝的,当然就是甜豆浆了。虽然没有冰块震着,但是好在兰花家有个地窖,她把一罐子豆浆拿到了兰花家的地窖里放了一下午,这会儿拿出来喝正好,又凉又甜,就着月饼和爆米花,很是对胃。

几人说说笑笑的工夫,林媛还拿了小炉子出来,放上铁板,做了几块铁板豆腐吃,虽然调料只是很单一的盐辣椒醋什么的,但是依旧很得大家的喜欢,不一会儿就被消灭了个干净。

这里的人过中秋除了赏月吃月饼外,还会赏桂花饮桂花酒,虽然没有桂花可赏,也没有桂花酒可喝,更没有镇上的集市那么热闹,但是林媛一家人的这个团圆节过得还是很开心的。就连在京城里过惯了中秋的少东家都有些流连忘返了。

喝了一口已经数不清是第几碗的甜豆浆,夏征突然兴致大发,哈哈大笑起来:“这样的中秋,爷还是头一次见呢,没有那么多人,没有那么多酒,也不用去理会平日里明明讨厌的不行却又必须装作很熟络的样子的人。痛快,痛快啊!”

几人被他这突然的大笑都吓了一跳,不过看他心情大好的样子也知道,这少东家今儿是真真的开心。

林媛将一盘新煎好的铁板豆腐端到桌子上,斜眼睨了他一眼,嘴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很是赞同,那种应酬的事她上辈子可是经历了不少,早就烦死了。这辈子能这么逍遥快活地过日子,的确很痛快!

一家人正聊着,门口一阵马车碾过的声音,林媛起身要去看看,却被夏征叫住了,哼道:“死老头子来了!别理他!”

话音未落,老烦那着急忙慌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臭丫头!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臭丫头!做了好吃的也不知道叫我,哎呀呀,幸亏老头子我赶来了!唔唔,真香啊,快,快,再来一盘!”

一眨眼的工夫,刚煎好的一份豆腐就已经被老烦倒进了肚子里,连盘子里那点汤汁都被他毫不顾忌形象地伸出舌头舔了个遍!

林媛嫌恶地咦了一声,赶紧把盘子从他手里抢了过来,丢给六子去洗刷干净了。这盘子等下还要装豆腐的,被他这口水一沾,谁还敢吃啊!

一份豆腐下肚还不满足,老烦又随手抓起一个月饼,三两下塞进了嘴里,一边吃还一边唔唔地叮嘱着林媛再来一份铁板豆腐,还得多放辣椒!

“你就不能文明点?看你这德行!跟你当年在京城里一模一样!没出息!”鄙夷地翻了个白眼,夏征一把夺过被老烦抢走了的原本属于自己的那碗冰豆浆,慌忙凑到嘴边一饮而尽。

老烦气得眼珠子都绿了,没办法,那已经是桌子上最后一碗豆浆了,虽然别人的碗里也有些,但是他也就好意思跟夏征抢而已,别人,他还真是拉不下这个脸来。

不过,美食当前,面子啥的还是暂时放到一边好了。

见夏征已然喝光,老烦眼珠子一转,冲着小林霜就去了:“丫头,把你的茶给师傅喝,师傅就不收你的学费了。”

小林霜眨眨眼睛,看着碗里就剩一个碗底的豆浆,随手给了他,反正她已经喝了两大碗了,大姐早就不许她再喝了。

只是师傅二字实在是让她有些不明所以,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歪着头道:“师傅?你啥时候变成我师傅了?”

虽然只是一个碗底,但是老烦已经一口喝干,砸吧着嘴,一副没喝过瘾的意思:“又一个忘恩负义的臭丫头!我每次针灸你都学着,居然不认我这个师傅了!哼,小白眼儿狼!”

小林霜弱弱地哼了哼,撇嘴抗议:“什么学,我明明是被你威胁的。”

被老烦这么一提,小林霜都要哭了,一开始她的确是很喜欢看着老烦给爹针灸的,但是后来这老头子下一个针,就要跟她说一句,“小狼崽子,记住这个穴位啊,下次你要不听话我就扎你这里,让你变成面瘫”,面瘫还是好的呢,有时候不是中风就是半身不遂,她小小的心灵全都被这个恶老头子给污染了。

老烦又塞进去一个月饼,被她这嫌弃的小眼神儿气到了,唔唔道:“再敢嫌弃你师傅,我就把你扎成呆子!”

林家信两口子全都被老烦说的师傅的话给震惊了,没想到自己小闺女居然有这么好的运气,能被神医给收为徒弟。一开始两人也只是以为这老头只是喜欢小林霜的机灵可爱而已,收徒这么好的事还真是不敢想啊,当即就欢喜地赶紧让小林霜给神医先生磕头拜师。

小林霜嘟嘟嘴,没动弹。

老烦狠狠吞了一杯茶水,没说话,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凡俗的礼仪了,收徒就收徒嘛,还不就是给他送了个好玩儿的对象而已,还磕头,无聊!

夏征却是嘿嘿一笑,捅了捅林媛的胳膊,悄声说道:“你妹妹还真是走运,等着吧,以后有她受得了!”

对于老烦的品性,她自然不如夏征了解,但是对于自家小妹她还是很清楚的,翻了个白眼,林媛不以为然:“瞧着吧,说不定是你家老头子有的受呢!”

呦!

夏征饶有兴趣地看了这个超级自信的小丫头一眼,越发觉得顺眼了。

------题外话------

今儿是高考第一天,虽然距离我已经很多年了,但是当年高考时的情形依旧历历在目

临考前一天,我们在教室里做最后冲刺,老师们则在教室后边给我们煮着茶叶蛋,虽然每个人只能分到一个,但是那种感觉还是美美哒~

还记得当我坐在考场上心情忐忑地等待着试卷时,突然在窗户里看到了我的老师们笑容满面地在走廊里为我们加油鼓劲儿,心里真的好踏实啊~

孩子们,别把高考当成一次结束,它只是新生活的开始,这个门槛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只要你踏踏实实抬起脚来,就过去了~

加油吧,莘莘学子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