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撵人,做轮椅/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桌上的吃食全都消灭干净后,这一场赏月小宴会才算结束了。老烦意犹未尽地再一次把盛铁板豆腐的盘子舔了一遍后,才吧嗒吧嗒嘴准备上马车回福满楼了。

只是他都快走到大门口了,也不见夏征这臭小子的屁股离开小凳子,老烦绿豆眼珠子一转,立即回头狂奔回来,吹胡子瞪眼吼道:“臭小子还不走?是不是还藏了什么好吃的?”

说着还伸出魔爪开始拽他的衣服准备搜身了。

夏征哼哼两声,奉送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抢回被老头子死死拽在手里的衣摆,冲着六子摆摆手,开始毫不客气地轰人了:“快把你家没出息的老东家拖走!真丢死人了!”

“臭小子!还说我丢人?”老烦死活都不松开手里的衣服,白胡子翘啊翘的,急吼吼道:“说!你为啥不走?还一个劲儿撵着我,哼,你们这两个小东西,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对不对?不行,我也不走了,我也要吃!”

被老烦手指头指着,林媛才发觉他说的两个小东西就是自己和夏征,顿时额头上的汗哗啦啦下来了,她什么时候跟这个又贪财又自恋的少东家搅到一块的?这老头子吃饱了又开始不说事了!

她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夏征得意地炫耀:“对啊,我们就是有事瞒着你呢,而且还是很大很大的事。我们还要偷偷吃好多好多好吃的,就不给你,就不给你!”

老烦眼珠子都要瞪掉了,一双手都要把夏征的衣角给抠烂了。

夏征却依旧不闻不问,像是撵苍蝇似的挥了挥手:“走吧走吧,爷就不送你了,哦对了,你要是想说什么给我老子告状的事的话,随便,爷不在乎!”

老烦彻底输掉了,连给他老子告状都不怕了,还有什么是能镇住他的?

“哼,你少嘚瑟!我可收到消息了,月底你大哥就要走了,我正准备着要不要给他透个信儿呢。”

老烦这话一出,林媛立即敏锐地捕捉到了夏征眼底一瞬而过的担忧,不过这嘴硬的家伙依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透呗!反正爷今儿是不走了,而且以后也不走了,就住在这里了!”

住在这里?还不等老烦开口,林媛已经一个高蹦了起来,大声道:“你说啥?住在这里?我家?”

“对啊,爷在这里不就是只认识你吗?哎呦,小丫头你咋这么大反应,是不是太高兴了?哈哈,爷就知道你肯定会欢迎爷来这里……”

“不欢迎!”

夏征一句话卡在嗓子眼儿,林媛坚定地表明了态度,冷着脸将稳坐钓鱼台的夏征给揪了起来,一把塞进了老烦的怀里。这次,换成她撵苍蝇似的挥手了:“快走快走!俺们家庙太小了,装不下你这尊大佛!赶紧回你的大庙里去吧,那儿住着多舒坦!”

原本刘氏两口子还对林媛撵人有些不满,不过一听到夏征说住在自己家里,也觉得非常不好,毕竟他们家里目前能住人的也就两间房子,他们两口子一间,三个女儿一间,哪里还能腾出空屋子给他住?更何况,就算他家真的有空屋子也不行,家里有三个闺女,大闺女更是跟夏征差不多岁数,虽然现在年纪还都小,但是这要是传出去了,闺女们的声誉就没了。这对于刘氏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坚决不允许!

拉过还跟夏征撕扯的林媛,刘氏捂着肚子站在了两人中间,把两人隔开了一些,缓声却语气坚定:“少东家,我家真的不能留你住宿。你也看到了,我家只有这两间房子,住不下其他人了。”

她没有说出闺女声誉的事,因为她觉得此时说出来就是贬低了自己,好像是在求着人家给自己闺女一个名分似的。

林媛不想留宿夏征,自然也是想到这些的,所以她觉得自己的娘亲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只是,她忘了家里还有个专门拉后腿的小女人!

小林霜突然跳到他面前,高兴地宣布:“大哥哥,你别伤心,我家马上就要盖新房子了,等我家盖了新房子你就可以来住啦!我让大姐专门给你留个房间好不好?”

原本一张苦瓜脸的夏征顿时变脸,呵呵笑着猛地点头:“好啊好啊,还是小妹对我最好,哈哈。”说完,这才愉快地拉着老烦出门上马车了。老烦一阵牢骚,什么自己的徒弟胳膊肘往外拐啊,什么连他这个师傅都搭理的啊。

气愤的又何止老烦一人?林媛差点都要把小林霜的嘴给堵上了!

好不容易把那尊大神给拒绝了,小林霜倒好,连新屋子新房间都许出去了。刘氏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没办法,童言无忌啊,好在盖新房子还有些日子,几人都祈祷那时夏征大公子已经没了再住在农村乡下的念头。在几人看来,这夏征突然提出住下,只是图个新鲜好奇罢了,所以也都没有想太多。

中秋过后,该忙的事也该忙起来了。豆腐坊的装修工作也已经开始进展了,林媛几乎天天往镇上跑,当然这里边自然少不了夏征这个狗皮膏药了。每每林媛指责他不务正业不顾酒楼的时候,夏征都是义正言辞表示,酒楼里有老烦,他自然得好好盯着林媛这个债主了,万一哪天她跑了,他去哪里讨债?

对夏征这副说辞,林媛总是毫不吝啬地赏给他一个大白眼,反正有这个免费马车夫在,林媛来回镇上也很方便,抱怨了几次也就视而不见了。那福满楼又不是自己的,赚不赚钱亏不亏本跟她有啥关系?

豆腐坊里需要盘个新灶,还需要做些新的架子盆子什么的用来装东西。这些事她只是说出了自己需要的样式,然后找人去做就行了。有钱就是这样好,只要你肯掏钱,你想要什么样的东西都能做出来。

因为林二栓忙着给林家信做轮椅,豆腐坊这边的钱他自己就主动放弃了,好在村里还有不少会木匠活的汉子,而且大多以前都跟在林家信身边干过的,交给他们她也算放心。

盘灶的人是王婶子给介绍的,是她跟她娘家一个院子里的叔伯兄弟,为人很是老实,做起活儿来也实在,林媛很是放心,还跟他说好以后自己新家里的大灶和土炕都让他盘。

一切事情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连林家信的轮椅,现在也已经有了大致的轮廓。为了让林家信坐轮椅时更安全,林二栓特地去打铁铺订做了几个铆钉,用来固定轮子。而为了轮椅更轻便,推起来更轻巧,林二栓和林家信两人商量了一番后还对林媛的构图做了些修改。不得不说,隔行如隔山,林媛看到那渐渐有模有样的轮椅时,还险些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原来世界呢。

倒是林二栓兴致高得很,一边刨着木头,一边跟林媛开玩笑:“你这轮椅要是做成了,只怕将来还能大卖呢!”

林媛当然也知道新鲜事物刚出现时是多么受欢迎,虽然仅仅是一时,但是只要把握住时机,大赚一笔不成问题。

“二栓哥说的对,所以啊,等我爹这个轮椅做成后,我打算带着爹去镇上好好地转一圈,做做宣传。二栓哥你就等着接订单接到手软吧!哈哈。”

林二栓刨木头的手顿时一抖,差点刨偏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媛,结结巴巴道:“你,你说啥?接啥订单?”

林媛跟爹相视一笑,答道:“自然是给你的订单啦,这轮椅啊,不光是腿脚不好的能用,就连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有出行不便的人,也能用。我猜,只要咱们把这个招牌打出去,到时候你就能挣大钱啦!”

挣钱是肯定的,不然林二栓也不会说大卖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林媛居然又把这么好的挣钱机会让给了自己。先是凉皮和烧饼,现在又是轮椅,这,这也太……

“不行不行,二叔,这轮椅可是你家媛儿想出来的,咋能让我捡了便宜去?”林二栓连连摆手,又指了指在一旁低头干活一直没有说话的林长庆,道:“就算二叔你现在不方便做活儿了,可是你不是还有徒弟吗,咋能让我挣这份儿钱?这可不行,不行!”

作为爹的徒弟,林长庆自然是被考虑的第一人选,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出徒,顶多只是干些刨木头校对的活儿,哪里能跟林二栓似的,既能改良又能组装?不过既然是爹的徒弟,林媛当然不会亏待了林长庆。

“二栓哥,长庆哥的事我正要跟你说呢,我长庆哥刚开始学木匠活儿,虽然我爹教了不少理论上的东西,但是还没有真正的做过活儿。所以,我想着这次若是能拉到订单,让长庆哥跟着你一起做轮椅,也好给他个学习锻炼的机会,你说行不?”

这哪不行,太行了啊。林二栓当即就点头答应了。林长庆也高兴地答应下来,表示一定会好好学习。

林二栓是个实诚人,做活儿实诚,做人也实诚,还主动给林长庆提了工钱的事,当然还有林媛的。因为图纸和主意都是林媛提供的,以后的订单没准也是她给帮忙拉的呢,所以林媛就提出只要自己拉一个生意来就提一份的红利。这些都是合理的,林二栓高兴地答应了,心里对林媛一家的感激之情更甚了。

------题外话------

这周上三天班,明天就放假了,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