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捡了个怪孩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她又看了围观的人一圈,指着地上躺着的人提醒道:“各位叔叔婶婶,大伯大娘们,你们可得离这个大赖子远一点,他啊,最擅长的就是诬赖人讹银子了。在我们村里都没人搭理他的。他啊,连自己亲娘都不养,整日里去分了家的弟弟家抢银子,还差点把唯一的闺女卖到青楼里去呢!”

林媛这话一出,围观的人纷纷不忿地指责起了地上躺着的林大栓,此时的林大栓已经是百口莫辩,无论他再如何狡辩都已经没有人再相信了。毕竟跟模样清秀又看似无害的小姑娘比起来,他这个登门要银子还躺地上装死的大老爷们儿,简直就是个活生生的大无赖。在加上之前连亲娘都抡凳子揍他,人们更加愿意相信林媛的话了。

之前那些说老铁头没有打人的人此时也卖力地为他洗白,就连一开始还相信林大栓的那几个汉子,此时都羞赧地红了脸,愤愤地指着林大栓骂了声无赖回了人群里。也有不少热心肠的开始撵人了,还有的婶子大娘帮着桂芝嫂子一起收拾之前被林大栓砸得乱七八糟的凉皮摊子。

林大栓见大势已去,灰溜溜地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瞪了林媛一眼,抱着脑袋瓜子就跑走了,一边跑还一边在心里恨恨地骂着她,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不说,还一个铜板也没从老二那里捞着,他已经把这笔账全都记在了林媛这个小灾星头上了。

“好了好了,散了吧,散了吧,今儿不做生意了啊,明儿欢迎各位再来光顾!”凉皮摊子已经被林大栓砸得不成样子了,好多碗筷都不能用了,今儿这生意肯定是做不成了。小铁头儿帮着把摊子上的凳子盆子收拾起来,一边感谢着帮忙的大娘大婶,一边把瞧热闹的人给撵走了。

桂芝嫂子一直忙着安抚呜呜大哭的婆婆,这会儿才有机会来给林媛道谢。

林媛叹了口气,正色道:“嫂子,我之前说啥来着?你家大伯子就不是个东西!光来要银子也就算了,还乱七八糟地胡咧咧,跟他媳妇儿一个德行!今儿这事还算好的,是在镇上,若是在村里呢?咱们村里人啥样你也知道,若今儿他是在咱们村里乱嚷嚷,那以后你和三婶子还怎么出门见人?”

不光是三婶子婆媳俩儿,还有林二栓呢,亲哥哥如此诋毁自己的媳妇儿亲娘,只怕林二栓知道了肯定要把他这个大哥给撕了!

桂芝嫂子自然也明白这个理儿,但是那毕竟是婆婆的亲儿子,自家男人的亲哥,她婆婆可以骂,男人可以骂,唯独她这个媳妇儿不行,不然外人肯定会说她是个挑拨离间的恶媳妇儿,到时候,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桂芝嫂子偷眼瞧了一眼婆婆,示意林媛小点儿声,毕竟那是她儿子,只怕此时她这个亲娘比她还要伤心难过。

林媛又在心里叹了口气,暗叹桂芝嫂子这个媳妇儿还真是当到家了,跟小河她娘一比,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莫非真是什么男人配什么媳妇儿?

碗筷被砸的所剩无几,桂芝还得再去杂货铺买些,顺便去粮铺把林媛要的白面订上。所以就想让心神俱疲的三婶子带着受了惊吓的小石头儿先去城门口找林富贵回家。但是,她又怕林大栓气不出,在家里等着找事,所以也不敢让她们单独在家里待着,好在林二栓在村子里,只是……

正纠结着,林媛摇了摇三婶子的胳膊,柔声安慰道:“婶子,二栓哥在我家帮我爹坐轮椅呢,你今儿就带着小石头儿先去我家吧。”

生怕三婶子推辞,林媛紧接着又道:“早上我出门的时候给林薇准备了些东西,中午热热就能吃了。不过我怕她太小,万一再给烫着,就麻烦婶子你帮我大妹一起做顿午饭吧。我下午才能回去,中午不在家看着我还真是有些担心呢。”

对于林媛的谎言,三婶子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再看看已经受惊被吓得眼神迷离的小孙子,三婶子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点了点头就带着小石头儿往城门方向走去。虽然距离回村的时辰还有一会儿,但是去那边坐坐也比在这里难受的强。

送走了婆婆和儿子,桂芝嫂子又接着收拾摊子了。被损坏的不光是碗筷,还有她早上做出来的凉皮和用来炒凉皮的铁锅也被砸烂了。

铁锅被老铁头拿回铺子补了,凉皮已经不能要了,桂芝嫂子忍痛也给扔了。还有三婶子烙的烧饼,有些也被扔到了地上沾了好些土渣子,卖的话肯定是不行了,送人更是拿不出手。

但是这么白白扔掉还真是心疼。

林媛突然想起刚才自己过来时在路口看到了好几个要饭的小孩子,就拿着这些脏了的烧饼跑去给小孩子们了。虽然外边脏了,但是里边心子还能吃。只是,饿坏了的小孩子们,都来不及等林媛把脏了的皮剥掉就已经哗啦啦抢走了。

“哎,你们别抢啊,哎呀,脏了的地方不能吃啊,会拉肚子的。”林媛拉了这个拽那个,但也比不上这些孩子力气大。

“他们都快饿疯了,哪里还顾忌吃的是不是脏的?若是有一碗馊饭给他们吃,他们也会狼吞虎咽吃掉的。”

一个有些低沉但是明显还是孩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林媛扭头看去,原来是个**岁的小男孩,跟林薇差不多大小。虽然也是个叫花子打扮,但是明显的,他要比刚才那些小孩子们机灵得多,特别是一双眼睛,虽然脸蛋儿脏兮兮的,但是眼睛分外明亮,隐隐的还有些忧愁和冷漠。

“你跟他们是一起的吗?”林媛不确定这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是不是叫花子,但还是从篮子里摸出了刚刚剥过脏皮的烧饼心子,试探地递给他:“我这里还有个干净的烧饼,你吃吗?”

那小男孩看了看烧饼,紧紧咬了咬唇,倔强说道:“我不是叫花子,我不饿!”

虽然嘴上说着不饿,但是他的肚皮却非常不配合地咕噜了一声,就连离他好几步远的林媛都听得清清楚楚。

林媛心里偷笑,但是也不忍心伤害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小男孩,假装没看到他难为情的模样,走过去将手里的烧饼硬塞给他:“你要是不吃就给了他们吧。”

说完,扭头就要走,她还没来得及跟老铁头说定锅的事呢,而且等下还得去豆腐坊瞧瞧活儿进展得如何了,她也没有心思在这里跟一个小孩子耗时间。

只是刚走了没两步,就听到后头那孩子突然叫住了她:“喂,你等等!”

“咋啦?真的不吃?”林媛回头,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小男孩捏紧了手里的烧饼心子,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正在林媛以为他不再说话准备离开时,那孩子突然抬起头来,似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说道:“你连烧饼都能随便施舍给人,家里肯定有钱。你缺人干活吗?要是缺人的话,那个,我,我……”

林媛被他的话惊到了,不是他说的要给她干活儿的话,而是他说的第一句。别看这孩子人小,但是是个聪明的,单单从这些烧饼就能断定她不是个穷人,显然是有过几分见识的,也定然跟他自己说的一样不是个叫花子。只是,他到底是谁,怎么会沦落到这里的?

“你……”

不等林媛问出,那孩子倔强的小脸上满是隐忍,说道:“你要是想问我是干嘛的就别问了,反正我没有家,但是也不是叫花子。”

林媛被他这孩子气的模样逗得就是一乐,这臭脾气怎么跟她一个样?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对,我家的确不缺银子,但是也不是有钱人。你要是跟我回家的话,恐怕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提供不了给你住……”

“我可以睡厢房,睡厨房,都行。”那孩子赶紧抢道,生怕林媛会拒绝他,没办法,他流浪到这个地方来已经有些日子了,眼前这位姑娘是他见过的第一个也是最有善心的人,他不想错过。

林媛见他抢话,才意识到这孩子是真的想要找个落脚的地方,不由得心里有些疼了,这孩子跟林薇差不多大,若是自己的妹妹突然沦落在外,她也希望能有个好心人把她收留了。

想了想,林媛问道:“我在城东有个豆腐坊,不过还没有开张,现在正在装修。你要是不嫌弃,就先去那里落落脚,晚上帮我守着店,等以后我的豆腐坊开了张,你再帮我干点别的活,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好了!

那孩子连忙点头答应,并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地看着店,绝对不会让人给偷了东西去。

林媛唇角一弯,她说的看店也只是托辞,其实店里白天有人干活儿,晚上包工头儿也会留人看着。不过这样也正好,既能给这孩子提供了一个住处,还能有人作伴相陪,省得他一个孩子守着大空屋子再害怕。

把这孩子领到了老铁头的打铁铺,简单跟几人介绍了一下,不过这个时候林媛好像才想起来忘了问他名字了。

小男孩眸中闪过一丝落寞,摇头道:“我没有名字。”

撒谎。林媛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没有揭穿,歪头想了下,说:“既然你以后要在我家里做活儿,那我就先给你起个名字用着,以后等你想起名字了再改好了。”

男孩点头:“你姓林,那我就跟你姓,就叫林子吧,起名字什么的太麻烦了。”

林媛无语,她这个起名的都没嫌麻烦,他这个接受名字的倒是嫌麻烦了,真是个怪孩子。

------题外话------

啦啦啦,周六啦,准备好答题了吗?O(∩_∩)O

今日题目:对付王天霸那次,咱们媛姐儿一口咬在了少东家哪里啦?

A脸蛋

B脖子

C手腕

D大腿

我能说还想多个选项说那里那里吗?哈哈,我肿么这么污~

快来回答啦,奖励还是老规矩哦,前三奖励20xxb,其他10xxb,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