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揪耳朵/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子身上脏兮兮的,老铁头就让儿子带着他去后边洗澡了。林媛拿出自己画的铁锅样式给老铁头看了看,跟他详细说着自己需要的东西。

之前她就想好了,盘灶的时候盘成两个大灶,大灶上还是以前的大铁锅就行。不过,她还在两个大灶中间加了个小灶,小灶上的锅是移动的,需要什么的锅可以随时换,就跟她上辈子用过的一样。所以,她画了汤锅炒锅,还准备了一个平底锅用来煎东西,之前煎东西她都是用月饼烤箱底下的那个大铁板,不太方便,有了这个平底的煎锅就省事多了。

老铁头打了一辈子铁,也没见过林媛画出来的这些锅,当即就饶有兴趣地研究起来。

两人谈论的工夫,林子已经洗好了澡出来了,因为以前的衣服又脏又破,小铁头就把自己的衣裳给他找了一套,虽然不是新的,但至少是干净的,只是穿起来有些大,就又给他找了根布条在腰上系了一下,凑活着先穿着。

之前脸上有污垢,林媛没有看清楚这孩子的面貌,只是隐约觉得是个长相不错的男孩。没想到洗干净一出来,还真把她给闪了一下。这孩子,长得真是不错,眉清目秀的,只是有些冷,而且言行举止大大方方,并没有半点扭捏之态。

林媛总觉的这孩子出身不简单,就特意看了看他的手,若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他的手应该是细腻光滑没有一点损伤的,就像夏征那样。但是出乎意料的,这孩子的手,竟然很是粗糙,而且还有旧伤,不像是这些日子流浪的时候留下的。

林媛又蒙了,她把他捡回来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知道这孩子肯定不会告诉自己答案,跟老铁头打了声招呼,她就带着小林子往福满楼走了。豆腐坊在驻马镇的郊区,走过去要好久,所以她每次去豆腐坊都会跟六子借辆马车使使。只是,每次驾车的都不是六子,而是少东家夏征。

远远就看见夏征一身短打打扮等在门口,林媛突然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那时候她还以为他是个狗仗人势的小厮,还因为他驾着马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就用石子砸了他的脑门。

现在再想起来,林媛嘴角不自觉上扬,莫非两个现在见面就掐都是因为那时候的一个小石子?

本坐在马车上等人有些着急的夏征,见她过来立即嘟囔起来:“臭丫头干什么去了,这么晚!”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是有些担心她。

林媛难得的没有跟他吵嘴,朝身后的小林子抬了抬下巴,示意夏征:“喏,捡了个小帅哥。”

一听小帅哥仨字,夏征原本翘得高高的下巴立即低下来仔仔细细看了林媛身后一眼,她要不说他都没注意到,这里除了他们俩人,还有个第三者。

“什么帅哥,有爷帅吗?有爷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吗?臭丫头你这什么眼神,爷这么一个大大的帅哥摆在你面前你不知道珍惜,居然去肖想一个小奶娃娃!”虽然那孩子长得还是挺周正的,但是在夏大帅哥眼里,俨然比不上自己!

还没等林媛开口,小林子已经抬着小脸儿抗议了:“我才不是小奶娃娃,我都九岁了!”

夏征一脸嫌弃:“九岁?九岁长这么小?”一边说还一边跳下马车,用手在小林子头顶和自己胸前比划了比划:“爷九岁的时候都长这么高了,哪像你!”

小林子小脸儿通红,紧紧咬住下唇,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能说什么呢?无非就是自己小时候又是吃苦干活又是吃不饱饭的,当然没有窜个子了。

生怕两人再给打起来,林媛赶紧把夏征拉到了一边:“你就别为难小林子了,他还得给我看店呢,你要是把他给气跑了,谁来给我看店?”

“爷来啊!”夏征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说完就后悔了,林媛又不是天天去豆腐坊,要是给她看店还能见到她吗?

将手里的马鞭扔给小林子:“会赶马车的吧?别说不会,看你那手就知道你会。”

然后,也不等林媛反应过来,夏征一把搂住林媛的小腰,将她抱上了马车,随后自己也跳了上去,扔下一句去城东的话,就钻进马车没了声儿。

小林子低头看了看自己满是伤痕的手,默默攥紧了马鞭赶了起来,在驻马镇流浪了这么些日子,别的事没学会,他倒是把驻马镇给摸了遍,自然清楚城东在哪里。

被夏征突然抱上马车钻进车厢,林媛还有些晕,就看到这家伙也跟着钻了进来。

“你不是都坐外边吗?”脚丫子往前一伸,拦住了夏征继续进马车的身子,往常每次去豆腐坊都是她自己坐在马车里边的。

夏大公子唇角一弯,躲过了林媛的夺命追魂腿,一屁股坐在了她身边,笑嘻嘻地怒了努嘴儿:“外边不是有人赶车了吗?哪里还用爷?”

“那你也得坐外边。”林媛把屁股往一边挪了挪,跟他保持了一些距离,两人这还是头一次单独坐在马车里呢,她有些浑身不自在。

不过,没等还没等她坐稳当,那边夏征的屁股也跟着挪了过来:“爷才不想跟那个奶娃娃坐一起呢!小丫头,你怎么回事?难道爷就长得那么挫?让你看了这么难受?连个奶娃娃你都不放过,咋就不知道夸夸爷欣赏欣赏爷的帅气英俊?”

林媛被他说的一乐,这家伙又开始了,不过说实话,夏征长得确实很英俊,从她第一次见面就看出来了,不然的话林思语也不会整日里想着盼着能跟他长相厮守了。

白了夏征一眼,林媛忍不住打趣:“你自己也说了小林子就是个奶娃娃,那你还跟他较真儿?真是个小心眼儿!”

“别人也就罢了,谁让这话是从你嘴里出来的呢!”夏征小声嘟囔了一下,一低头正好看到林媛的小手搭在膝盖上,那细白粉嫩的小手指头一根根地分外可爱。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一个女孩子的手呢,以前没注意过,这么一看,还真是好看,手小小的,嫩嫩的,没有一点伤痕,连点细纹都不见。

一想到就是这么一双手做出了那些好吃又好看的美食,夏征忍不住心里一阵荡漾,不知道这小手捏在手里会是什么感觉啊?

正想着,夏征的手就鬼使神差地伸了出去。

咯噔!

啊!

“对不住啊,姑娘,我,我没看清那里有个坑,你,你没事吧?”小林子抱歉而焦急的声音在外边响起,实在是好久不赶马车了,有些生疏了,不然那么一个小坑他不会看不到的。

“嗯,没事,别着急,小心点就行了。”林媛呼出一口浊气,嘱咐了小林子一句,这才想起旁边的夏征,赶紧扭头问他:“你怎么样?”

话未说完,林媛噗嗤一乐,这才想起刚才马车突然一颠,她旁边没有使力的地方,一只手拽住了车厢的窗框,另一只手,好像揪住了什么东西。

至于是什么东西,这会儿再看夏征那通红通红的右耳,林媛就明白了。

那不是夏大公子的耳朵吗?怪不得软软的,还有些凉凉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实在是,是没地方抓了。”忍住笑,林媛结结巴巴地解释着,不过只要一想到自己刚才那狠命死拽的样子,实在是同情死他了。

夏征捂着耳朵,一脸愁苦,他哪里是耳朵疼,明明是心里疼啊,他只是想要摸摸她的小手而已啊,怎么就招了这么个下场?都怪那个小林子,肯定是故意的,他不就是说了句他是奶娃娃吗,至于这样整他?

小心翼翼驾马车的小林子突然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头儿,小林子疑惑地皱了皱眉,莫非是刚才洗澡着凉了?

有了刚才的教训,小林子赶车越来越顺当,不一会儿就到了豆腐坊门口。因为小林子的事,今儿林媛到的晚了些,平时这个时候她都快要离开了。

一下马车,林媛就觉得今天不对劲儿,平时她来的时候,门口虽然没几个迎接的,但是进进出出也有好几个干活儿的小伙子。只是今儿怎么没人了?

再往里边走,前堂也没有一个人影。直到走过前堂来到了跟后堂相接的地方的时候,林媛才听到了干活儿人的声音,只是不是在干活儿,而是在聊天。

“这个板子不错啊,晚上用它睡觉肯定舒坦。”

“得了吧你,小心一会儿头儿看见了闹腾你!”

之前说话那个小伙子嘁了一声,不屑道:“他?他自己还拿东西呢,还有脸说我?对了,今儿怎么东家没来?这都什么时辰了,我看应该不来了吧?”

回答的是一个磕打烟锅子的声音,紧接着刚才那个年老点的声音才说道:“应该是不来了,你没看头儿都去睡觉了啊。哎你说,虽然咱们东家只是个小丫头,但是头儿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家啊,她来看的时候就装出卖力干活儿的模样,人家一不来了,就猫着睡觉去了,真是,额!”

“真是啥啊?哎你咋不说啦?抽烟锅子呛着了?”

直到林媛从两人面前走过,那两人才突然反应过来,慌忙站起身结结巴巴了半天,也没把“东家”二字说出口。

林媛就像没有见到他俩似的,目不斜视直接往后边走了。

夏征跟在她身后,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些人看不起她,欺负她人小,那就得让他们看看她的手段,不然这样的情况以后还会有第二次。

------题外话------

昨天的答案应该是手腕,啦啦啦,你猜对了没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