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媛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素新却是看得开,笑着摇了摇头:“老大不是念书的料,就是掏了银子也是白搭。老二倒是好些,先生布置的功课样样都能完成得很好,一回家头一句就是跟我说先生又夸他了,哈哈。”

翘着腿儿坐在炕沿儿上翻看大姐绣品的刘丽敏突然接了句话:“那是当然,志阳的脑袋瓜儿随了我!”

范氏嫌弃地看了小闺女一眼,翻了个白眼:“就你?到现在连个鸳鸯都绣不出来,还随了你呢!啥时候把你那野鸭子绣成了再来说大话吧!”

瞧着刘丽敏被外婆说的微红的脸颊,林媛不禁莞尔一笑。不过她这个大舅妈倒是个难得的通透人,大表哥显然不是读书的料,若是强行送进镇里的书院,只怕会跟那些不着调的人学坏,变成第二个林永乐。这一点,大舅妈倒是比林家忠两口子聪明多了。

绣鸳鸯是现在女子出嫁前都得学会的女红,刘氏生怕小妹在这个时候提起不嫁人的话题惹娘生气,赶紧岔了过去,问起了二弟两口子。

弟妹的事,赵素新这个做嫂子的就不好开口了,她很聪明地闭了嘴,哄着怀里的两个小丫头。

范氏捏着林媛的小手,轻轻摩挲着,一提起二儿子就叹了口气,脸色也暗了不少:“哎,老二家的又病了,在家里躺着呢。”

二舅妈郑如月打小身子就不大好,嫁到刘家后更是得了全家人的照顾,生怕她有点不舒坦,说实话比在娘家时还尽心。但是就算这么捧在手心里疼着,还是三天两头的生病,大人身子都不好,更不要说怀孕生娃儿了。

刘氏也知道这个二弟妹的身子,听了也是叹了口气,想到给自己丈夫瞧腿的神医先生,眼睛蓦然一亮,看向了林媛。若是可以,能让老烦给看看如月的身子就好了。

不过这句话她没有当着娘的面说出来,老烦是福满楼的东家,夏征是少东家。她早上还想着尽量不让闺女跟夏征接触,给如月看病的事还是回头再单独跟闺女商量商量吧,能尽量绕过夏征是最好的,若是不能绕过,就让她这个当娘的出面去求人,还是别让闺女去了。

娘们几个好生聊了会儿,突然刘丽敏眼睛往门外瞟了一眼,贼兮兮地凑到姐姐身边,捅了捅她胳膊,有些戏谑地问道:“姐,外边那个俊俏小伙子是谁啊?我看他一双眼睛,光围着咱家小妮子转呢。”

虽然小姨声音不大,但是已经足够所有人听到了,林媛一听就知道她说的是夏征,当即就红了脸,低着头咬了咬唇,要不是顾着她是她小姨,她真想冲她啐一口唾沫,什么光围着她转啊,根本就没有。

但是她现在低头红脸的样子,在刘氏和刘丽敏眼里根本就是小女儿心事被道破的害羞模样。刘氏干笑了两声,连忙解释他们只是生意伙伴而已。刘丽敏嘴上打趣,心里却是跟刘氏一样担忧,夏征那样的人,即便是粗布衣裳加身,但通体的贵气也是掩不住的,她家小妮子恐怕会高攀不起。

林媛被几人看得浑身不自在,正要开口辩解,就听得帘子那边突然响起了夏征叫她的声音:“媛儿,你出来一下。”

媛儿。

林媛只觉得头皮发麻,跟夏征相识也有近半个月的时间了,他每次不是嫌弃地叫她臭丫头,就是戏谑地喊着小丫头。真正叫她名字还是头一次,而且不是全名,而是非常亲昵的媛儿。

刘氏和刘丽敏看她的眼神变得更加异样了。

还是刘丽敏反应快,捂嘴笑着推她:“叫你呢,媛儿,还不快去?”

听小姨故意把媛儿二字咬的极重,林媛咬了咬唇,硬着头皮出去了。

待闺女出了门,刘氏的眼神还是紧紧盯着门帘子回不来。刘丽敏见姐姐这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轻轻拍了拍刘氏的手背,刘丽敏收起了玩笑和不在意的笑容,轻声劝慰道:“姐,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看大丫是个有主意的孩子,肯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要的是什么。而且,妹子瞧着,这个小伙子可比之前那个陈柱靠谱多了,虽然已经是福满楼的少东家,但是一点贵公子架子都没有,你没看到他给姐夫推轮椅的时候跑得多快啊。这孩子要是真心对大丫好,那你和姐夫就等着享福吧。”

刘氏收回视线看着小妹一本正经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多活了十多年的人竟然还不如小妹看得远,隐隐的,她总感觉妹子撵走媒人并不是真的不想嫁人,而是想找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男人。

不过说到林媛的事,刘氏也的确看开了不少,以前闺女对陈柱那么迷恋,后来不是也看得开放得下了吗?她家大丫,的确是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更何况夏征这孩子是真的很不错,也许她真的不该横加阻止,顺其自然或许更好吧。

想开了这些,刘氏心里一个疙瘩也算解开了,姐妹俩又开始说起别的悄悄话来。

林媛掀了帘子出门来,正看到夏征一只手举着一个大茶壶,一只手托着一个茶盘站在门口,乍一看,还真是像极了福满楼的跑堂小哥儿。

噗哧一乐,林媛忙从他手里接过了茶盘:“你咋成了端茶倒水的了?六子呢,怎么不让他送过来?”

见林媛突然笑了,夏征眉毛一挑,凑近了一点,勾起了嘴角:“看你都快笑出一朵花了,是不是见爷端茶倒水也特别帅,所以芳心大动了?”

被他突然靠近的气息一撞,林媛只觉得心跳一下子加速了,再想起刚才在屋里被小姨笑的话,更是耳根子一热变得红扑扑的了。

“谁芳心大动了?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林媛捧着托盘忙不迭地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距离,才缓过神来反驳道:“人家有钱人不是把金子装荷包里就是装金库里,咱们夏大公子倒是跟旁人两样,直接贴脸上了,生怕自己不发光似的!”

跟林媛接触得久了,夏征自然也摸到了她的一些习惯,比如这丫头一紧张就爱跟他顶嘴,譬如现在。

------题外话------

周六啦,啦啦啦,快来回答问题~咱们小姨出来啦,你觉得咋样啊,今儿就问个关于小姨的问题吧~

问:小姨在门口骂过一个媒婆,那个媒婆长啥样?

A大长腿瘦高挑儿

B胖嘟嘟小挫个儿

C眉清目秀沉鱼落雁

D张牙舞爪嚣张跋扈

哈哈,文中只对这个媒婆提了一个字儿而已,不过靠这一个字儿也知道选啥了,赶紧说说选哪个吧~

奖励还是老规矩,当天答对的前三名有20xxb,其他亲是10xxb,么么哒(*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