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闯李府/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林媛却是庆幸,幸好小石头儿是个男娃儿,人家不买,不然她此时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小妹。只是任凭她再怎么问,小石头儿都记不起来林大栓说的那个什么丽的地方全名叫什么了。

没办法,只能到了镇上一家一家去找了。叮嘱小石头儿穿好衣服待在原地等着后面正往这边赶的兰花几人,林媛和夏征骑上马奔着驻马镇而去。算算时间,没了小石头儿,只扛着一个小林霜的林大栓此时应该已经到了镇上了,说不定连人都卖了。

此时的林媛才想起来当日救下小河时,小河她娘说的那句话,别看林大栓现在整日里喝得烂醉如泥,但是年轻的时候虎着呢,她当时怎么就没有察觉到他居然还有掳人的胆量呢?

果然,没了小石头儿这个累赘,林大栓脚程快的出奇,夏征两人一路狂奔到驻马镇城门口,都没能见到他的踪影。不过,进了镇子,再想找人就麻烦了。

望着眼前乌泱泱的人群,林媛心里如同一百只蚂蚁在爬,急的她抓心挠肺的。

“咱们等兰花他们到了再一家一家找吧,只要是带着丽字的,那种地方,都不能放过。”林媛回头询问,青楼二字她此时实在是说不出口了,生怕她自己一说出来,小妹就会在那里遭受到非人的待遇。

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大海里捞针,林媛能想到的法子就是动员所有人,在镇里所有的青楼里寻找。她不是没想过报官,只是现在的衙门,顶多给你派两个衙役应付事儿似的带着你随便转转。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报官上,还不如赶紧找人来得快。

夏征攥了攥手里的鞭子,突然嘴角一勾,低头对她笑道:“林大栓要卖人肯定是在驻马镇的青楼里,至于这种地方,有一个人肯定熟悉。走,我带你去找他!”

林媛秀眉微蹙,还没开口询问是谁,就已经被夏征抱得紧紧地,快马往城里去了。

直到马在一家高门大户前停住,她才反应过来夏征所说的最熟悉青楼的人是谁。

“喂喂,干嘛的!找谁?”李府大门边上守门的两个小厮见夏征骑着马停在了门前,嚷嚷着就过来撵人。真是可笑,县令大人的私宅门口还敢有人随便骑马?真是不要命了!

可是还有更不要命的!

夏征连马都没打算下,双腿夹了夹马腹,一拉缰绳,就上了李府门前高高的台阶:“让李昌出来见我!”

见过不怕死的,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连县令大人的名讳都敢随便叫嚷:“大胆!县令大人的名字也是你敢叫的?去去去,有事就去官府大衙,别在这里耍横!”

说着,两个小厮抬手就要拉扯夏征的马缰绳,夏征冷笑一声一人赏了一鞭子:“官府大衙?呵,李昌是个什么货色爷还不清楚?这会儿他肯定正抱着哪个小妾逍遥快活呢!赶紧的,给爷把大门开了!不然,让你俩升天见佛祖!”

李昌门口的小厮各个都是鬼机灵,都被打了还不开门那不是等着挨宰?反正开了门,这狂妄的家伙也进不了内院,相反还会引来府里家丁的围攻,何乐而不为?

小厮猫腰赶紧开了门,一开门就呼啦啦往里边跑,还一边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扯着嗓子大喊,做出抵死顽抗却被打压的模样来:“快来人啊,有人来寻仇啦!有劫匪登门啦!”

马背上林媛一脸黑线,这俩臭东西也忒能演戏了吧,真不愧是县令大人的看门狗。

夏征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俩家伙往院子里跑,也不说话也不停下,只在后边跟着,若是有人不长眼的上来拦路,也都被他一鞭子抽到了旁边草丛里。

直到跟着那两个小厮进了一处院子,林媛才反应过来,夏征这是让他俩给带路呢。

经过这么多事,此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县令大人正抱着新入门的小妾在她身上流连忘返呢。乍一听外边“寻仇”啊“劫匪”啊的话,吓得他立马腿软,连衣服都来不及穿,抱着头就要往床底下钻。

小妾还没开口叫喊,房门就已经被某人一脚踹开了,突如其来的冷风吹得她浑身发毛,赶紧抓住锦被挡住身体。待看清楚来人,原本吓得花容失色的小妾,脸上忽红忽白,一双眼睛定定地望着夏征,怎奈,那男子却好似根本没有发现她似的,径直走到床下,一把拖出了光着屁股的李昌。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李昌抱头痛哭,根本连头都不敢抬。

夏征不耐地踢了他一脚,将他身旁散落的衣服兜头兜脸地给他胡乱一罩,挡住了重要部位后,就将他拖出了小妾的房间,没办法,那个房间里的脂粉味道太重了,他实在是恶心。

小妾愣了半晌,这才反应过来根本不是劫匪来寻仇,抓了件里衣套上,鞋子都来不及穿就奔到门口来瞧,可是第一眼瞧见的竟不是方才进门的夏征,而是马背上那个端正坐着的小丫头林媛。

林媛此时也看到了她,眉毛一挑,原来李昌抱着的小妾是林思语!看来她过得不错啊,大中午的李昌都舍不得放过她呢。

再看地上吓得尿裤子的李昌,年过五十,灰白头发,虽然平时保养挺好,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浑浊的,显然是纵欲过度造成的。

林媛悄悄摇了摇头,难怪林思语想要勾搭夏征,就这么个臭老头子,任谁都不会喜欢的吧。

见林媛竟然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林思语心里的怒气更胜,看向地上跪着求饶的臭老头子时,多日来的厌恶一点也掩饰不住了。

而李昌此时还在抱着头好汉好汉地求饶着,夏征懒得搭理他,一把抓住他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来让他看着自己:“闭嘴!不然打掉你的牙!”

李昌果然听话地闭了嘴,只是看到是夏征时眼里的怒气立即漫了上来。虽然老烦是个神医,而且好像还跟京城里的贵人有关系,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容忍老烦手底下的人这般侮辱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