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林永乐归家/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农村,新房上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毕竟大梁是整栋房子的根基,若是大梁上不好,这房子也就谈不上好了。而且,上梁还有好多讲究。

首先就是挑选吉日。一家人聚在一起商量了好半天,才把日子定在了九月二十六的上午。而且孙头儿还特意托人去寻了一根又直又结实的长木,在把长木拉回家的时候,还往木头上边系了一根红绳,以示吉祥。

除了这些,上梁当天还得贴对联,放爆竹,还有的地方会在上好大梁后,在大梁的上边放上一碗酒,至于这其中的说法,她就不知道了,也只是在跟盖房的人聊天时听到的而已。

上辈子的林媛一直生活在城市里,根本没有见识过上梁这样的事。夏征更是从小养尊处优,其中的事什么也不明白。要不是家里有范氏指点,她还真的是两眼一摸瞎,不知道该干嘛了。

二十六这天一大早,林媛家门口就开始忙忙碌碌着准备了。一溜儿朱红色桌椅摆在新房前面,中间放着一头被剥皮干净的整猪,这还是头一天猪肉荣给预备出来的呢。旁边是两只大酒坛,外加各种干货瓜果。当然,还有门口那象征这顺利的六个爆竹。

这个季节能找到的瓜果也就是苹果和石榴了,但是林媛准备出来的瓜果居然还有西瓜和桃子,简直亮瞎了围观看热闹的村民。不用说,这都是夏征的功劳了。

虽然刚刚开始动工盖房子时,就已经见识过林媛的出手阔绰,但是今日再见上梁时的阵仗,让主持过不少上梁仪式的孙头儿都感觉分外开眼。

吉时快到了,孙头儿先是在桌案前上了一炷香,而后整了整自己衣服,高声念起了不知说过多少遍的祝词:“诸洞赐我一只鸡,头有冠来尾有邸,身穿无色龙袍衣,别人拿去无用处,弟子拿来解煞气,解天煞,解地煞,解斧头煞,解木马煞,天煞解天,地煞解地,鲁班门前一笔清,神听木人嘱,莫听间人言,今日帮你解煞气,福贵双全是万万年来万万年。”

这些祝词林媛基本没听懂,不过最后一句却是明白的,无非就是恭祝主家福贵双全的好意头。

待念过了祝词后,孙头儿又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红绸布,分别系在了梁木的两端,一边系嘴里还念念有词:“诸洞赐我两匹绸,正如青山细水流。”

而后就有六个模样周正且衣衫洁净的小伙子分别抱住了梁木的两端,把梁木翻了个身,林媛正纳闷为嘛要给梁木翻身的时候,就听到孙头儿嘴里又开始念念有词了:“梁木翻过身,家也发来事也兴,家发好像春水涨,人兴好像那水登灵来水登灵。”

如此之后,就该正式上梁了,抱着梁木的小伙子们开始往新房里运木头了。

林媛是个姑娘,孙头儿不让她进去看,她虽然特别好奇,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带在外边没有进去。

谁知刚把梁木运进屋里,原本就有些阴沉的天,突然飘起了雨点儿,雨点儿不大,但是秋季的雨打在身上还是很凉的。

林媛赶紧要去推轮椅里的林家信回屋,却不想林家信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点儿也没有不高兴。旁边看热闹的人群里也有不少人连连称奇,甚至还有人向林家信拱手道喜。

林媛不解,直到小姨笑眯眯地在她耳边解释了,她才高兴地笑出了声。

原来上梁时下雨也是有说法的,雨在古代可是好东西,下雨就是下钱,特别是赶上上梁或者搬家这样的事,对于主家来说,认为这是洪福冲天,老天爷都来报喜了,而且天水还可以冲去各种瘴气,能给主家的人带来平安福禄。

虽然这些都是迷信的说法,但是毕竟是好意头,林媛也高兴地享受着这天水的洗刷。只是林家信腿疾才刚刚有些好转,刘氏更是不能沾凉水,所以她还是把范氏和刘氏给请进了屋里去。夏征也给认定了的未来老丈人取来了蓑衣和斗笠,那模样简直比亲儿子还亲呢。

这点秋雨不但没有冲掉大家伙儿的热情,反而还平添了不少激情。孙头儿指挥着小伙子们上梁,许是雨水带来的好征兆,他念起祝词来也更加卖力了:“赐以良辰吉时上梁,天地开仓,槐荫到此,大吉大祥。一爷升梁头,恭喜诸侯顺滔滔,二爷升梁尾,祈福君主业万世。升梁!”

孙头儿话音刚落,外边早已恭候多时的小伙子们已经捏着线香点燃了房檐下的爆竹,伴着噼啪的爆竹声响,上梁仪式终于礼成!

上好梁就开始搭屋顶了,就着上梁的热乎劲儿,孙头儿吆喝一声,干活的汉子们全都干劲十足地上了梯子忙活起来。说来也怪,上梁时的小雨,这会儿竟然慢慢停了,不过,林媛看着天边渐渐堆积起来的阴云,知道这雨就算不是现在下,晚上也会下起来的,而且应该还不小。

孙头儿自然也看出了这事,不无惋惜地叹息道:“若是没有这场雨,这房子再有个五六天就完工了。不过现在,哎,若是这雨下得大了,还得等它晒干一些才能再开始干活。”

林媛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是这不是他们人力可以抗拒的,没办法,只得赶在今天还没有下雨的时候能做多少算多少了。

果不其然,孙头儿的预料是准准地,下午的时候阴云就已经覆盖到了林家坳的上头,孙头儿赶忙招呼着汉子们把木头们搬进了新盖的房子里,虽然还没有房顶,但是在新房里至少还安全一些。而且这些木头都不怕淋湿,怕的是下雨太大被冲走了。

因为房顶还没有盖好,院子里还剩了不少红砖,一开始的时候孙头儿怕村里有人眼馋,半夜会偷偷地潜进来偷砖,所以红砖运来后就一直在院子里码着。但是现在房子盖起来了,院子里横七竖八地放了不少杂料,红砖也没有地方搁了,再加上无人来偷,他们也就把剩下的红砖码到了门口去。

怕雨太大,把整齐的红砖冲倒,孙头儿还挑了两个心眼儿多的小伙子把砖又重新整了整,这才放心地带着人回家去了。

送走了孙头儿,林媛费力地关好了大门。这大门先是被老宅那边的人一脚踹开,后又被夏征无心之间用力推开,现在已经是千疮百孔了。就算林媛使劲对了老半天,还是不能让它像从前那样严丝合缝地并到一起。

“别费劲了,爷早就给你准备好一个新的大门了,就等着你这边竣工,给你送来了。”

见林媛费半天劲都弄不好那门,但是还一直在努力,夏征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牵了她被木门划了几个印子的小手,仔细看了看,皱眉嘟囔:“是门值钱还是你的手值钱?为了个破门把手都划伤了!”

林媛小脸一红,赶紧把手抽了回来,心虚地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瞧见,才撅着小嘴儿哼道:“手破了还能再长,门破了就得花钱买新的。当然是门值钱了。”

再说了,她的手上哪里就划破了,顶多只能算是被划了个白色的印儿,甚至连红都没有红,她两手一搓,连那些白印儿都不见了。

不过,夏征却是不干了,一把将她两只手分开,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她手上有没有沾染木门上的小木刺儿,这才放下心来。但是依旧没有放过她的小手,手快地在她手心里各自拍了一下,横眉冷哼:“什么门值钱!你要是把手划破了,爷就把你这门都给劈成柴火,然后一把火给烧了!”

林媛听着他明明是威胁,但是却不乏温柔的话,噗嗤一声乐了。这还是她都一次听到夏大公子说出这样的话来呢,虽然很好笑,不过,心里却是温暖的,还有些甜甜的。

上辈子她一心扑在研究菜谱上,连自己的私人时间都没有,更不要说交男朋友谈恋爱了。每次见到有小情侣恩恩爱爱的模样,她就又纳闷又不屑。特别是在大夏天见到两人抱在一起时,她都要不屑地嗤一声他们不嫌热吗?可是直到自己现在终于尝到了这种感觉,她才知道,内心的火热早已超越了温度的热度,难怪那些小情侣们就是热死也要抱在一起了。

今儿这雨来得突然,堪比夏天的暴雨了。还没吃完饭,大雨就已经倾盆而下,夏征还没来得及回驻马镇就被困在了林家坳。眼看这雨又急又大,林媛也不放心他独自驾马车赶这一个时辰的路,有心留他住宿。但是又不好说出口。

不过好在,林媛开不了口,自然有人可以开口。一看外边那雨,林家信这个一家之主立马敲定了主意,留夏征在家里过夜。虽然家里现在新房还没有盖好,但是毕竟是有两间屋子的,之前刘氏因为思念母亲,早就跟范氏还有闺女们去西屋里住了。现在东屋里只有林家信一个人住,再加上一个夏征,完全可以住得下。

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刘氏心里对这个没有一点点纨绔子弟气息的夏征很是喜欢,对于自己丈夫的提议也没有反对。

只是他们家里的被子都是旧的,虽然有些拆洗干净了的,但是自然是比不上福满楼的床褥的,就怕拿出来了夏征不喜。

林媛倒是不在意,若是夏征真的因为一床被子就嫌弃她的家的话,那他们以后也就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嫌弃她的家,就是嫌弃她的出身,若是这个男人都嫌弃她,那他的家人岂不是更不会看重她?

不过好在夏征根本没有在意过这些,当林媛抱着那床明显不是新的但是已经拆洗很干净的被褥交给他时,他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甚至在接被子的时候还在被子底下偷偷捏了捏她的手指。

一直观察着夏征表情的林媛顿时脸颊绯红,嘴上嗔怒着骂了他一句,心里却是高兴的,至少这个男人她没有看错。

林媛一家其乐融融的时候,老宅那边却是遭受了惊天霹雳。被关进大牢里的林永乐,今儿终于回到家了。

为了给儿子跑关系,林家忠几乎已经花光了手里的所有积蓄,甚至还跟东家赊了两个月的月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一直咬紧牙关不肯松口的县太爷,今儿突然大发慈悲把人给放了。当然,放出来的只是学堂里的学生而已,那些跟着王天霸的地痞流氓们,是一个都没有放的。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夏征的示意,林永乐在大牢里该受的罪都受了,该吃的苦也都吃了,若是再不放出来,林媛只怕他会跟之前那个小偷一样老死在牢里。那样的话,就太便宜老宅那边的人了。她就是要让林永乐半死不活地出来,然后给林家忠一家子添堵!

林家忠不晓得其中内情,还以为是自己闺女得了县太爷的宠爱,所以才看在闺女的面子上放了她的亲哥哥。

殊不知,林家忠几次三番递进去的家书,都被林思语一把火给烧了,连看都没有看。其实一开始几封信她确实是看了的,本以为娘亲来信是关心自己,没想到通篇好几百字,竟然没有一句是询问她在李府过得好不好的。相反,信里全都是让她给李昌灌枕边风,救林永乐的话。

林思语初进门时的思家之情被这几封家书给彻底磨灭了,从此以后再也不管不问。收到家书要么让盼儿扔掉,要么随手扔进火炉,有时候自己受了气,她就会想起把自己卖进李府的爹娘,然后让盼儿挑几件华丽却并不贵重的衣裳带回林家坳给爹娘,当然也包括那双被林媛嘲讽过的小鞋了。

林永乐虽然是放出来了,但是,人却是彻底废了。

当林家忠阴沉着脸把林永乐带回家时,马氏就看出了不对劲儿。一掀马车帘子,满脸激动的马氏顿时昏死过去!

原本看热闹的老三两口子也耐不住好奇心,凑上前去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连老三这个男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才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原本风华正茂的林永乐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若不是那微微张开喘气的嘴在动,只怕他们都要以为眼前脏兮兮臭烘烘的叫花子,是被大哥从乱葬岗给拉回来的!

一直瑟缩在一旁的林永诚,一双手早已握成了拳头,弟弟的模样他是第一个看到的。被放出来的学生有好几个,大多脏兮兮的,但是只有林永乐自己被折磨成了这副模样。

这其中定然有什么事是他们不知道的,要说没有猫腻,他更不会相信!

看了一眼林永乐,老三两口子就赶紧躲开了。李凤娥不忘狠狠掐了晕倒的马氏一把,这么脏的人她可不想给他收拾,还是让马氏这个亲娘动手吧。

马氏悠悠醒转,刚睁开眼睛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直到看到了马车上睁着空洞洞的眼睛的二儿子,才放声嚎啕大哭起来,若不是如今正下着大雨,只怕村里人都要被她的哭声吸引来看热闹了。

林家忠眉头紧皱,本来就够乱的了,现在被这个疯女人一嚎,他更是心乱如麻。

一把扯过在地上打滚的马氏,林家忠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厉声喝道:“闭嘴!还不嫌丢人是不是!”

进门多年头一次见到男人这副模样,马氏也吓坏了,嘎一声停止了嚎哭,用袖子狠狠抹了抹眼泪,又擤了把鼻涕,才凑到马车前,伸手要扶自己儿子下车。

哪知,她的手还没有伸到林永乐面前,就被一只臭烘烘的脚丫子给蹬了回来!

“滚!滚!别碰我,谁都别碰我!给我滚开!啊,啊!都滚开!滚开!”

马氏吓呆了,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喃喃着:“儿啊,我是娘啊,你怎么让娘滚开呢?儿啊,你看看娘啊,你咋啦?咋成了这副模样了啊?”

看着马车里缩成一团的弟弟,林永诚咬咬唇,抹了抹眼角泛滥的泪水,说道:“娘,我去,我去接弟弟的时候,他就是这副模样了。听跟他关在一起的学生说,说。”

“说什么?”林家忠见到林永乐的时候他已经在马车上了,原本只是以为儿子只是脏了一些,没想到精神也受到了极大地损伤,连自己爹娘都不认得了。

其实,若是见到儿子第一眼时,他也伸手拉拉他的话,他也能发现其中的问题,只是,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是嫌弃儿子身上那脏臭味儿的。

林永诚见老三两口子早就捂着鼻子躲进了自己屋里,周边也没有别人在,这才哽咽着小声说道:“他们说,他们跟死囚犯关在了最里边的大牢里。那些囚犯都是多年不见天日的,在加上,再加上他们见阿乐模样清秀,又行动不便,就,就日日折磨他。不高兴了就把他往尿桶里按,高兴了,高兴了就,就。”

后边的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了,为难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林家总毕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大牢里全都是一些多年不能出来的男囚犯,最缺的就是女人。所以,他听说若是牢里进了皮肤白嫩的小伙子,多半都是被他们当成女人来“疼惜”的。

但是这样的事,他不敢往自己儿子身上想,若是如此,那他只有十几岁的儿子,岂不是……

马氏却是不明白的,见大儿子还是不肯说,一直催着问,毕竟是自己亲儿子,不了解他受到的罪,她怎么来开导呢。

“到底怎么了啊,你这孩子怎么老是说半截话!”

林永诚见自己老爹面色更加阴沉,猜测到他已经明白了自己要说的是什么了,当即垂头抹泪,不再说话。

马氏还要问,林家忠低沉着声音吼道:“还问什么问!先把儿子抬进去再说!”

刚说完,又想起方才大儿子好像说了什么行动不便的话,扭头道:“你说老二行动不便?怎么,他的腿还没有好?我不是使了银子让人请郎中了吗?”

林永诚摇头,这个事他就不知道了,不是没问,而是那些学生没敢实话实说。谁会跟他说是自己不小心把林永乐的腿给踩成了那副德行的?那不是凭白往自己身上揽事吗?所以这些学生全都统一口径,说成是林永乐做坏事时被桌子腿儿压倒,在牢里没能得到及时救治才会变成这副模样的。

见林永诚如此说法,林家忠更是气得一拳打在了马车棚子上,他就知道牢里那些人不可靠,明明使了那么多银子,结果还是让儿子受了这么多罪!

不过此时林家忠也没有心思再埋怨了,小儿子身上的臭味实在是太浓厚,隔着马车都能闻得真真的。林家忠觉得,自己若是再在这里多呆一小会儿,只怕都要忍不住吐出来了。

但是现在的林永乐根本不认人的,谁靠近都会被他用没有残废的那一条腿给蹬到一边去。没办法,林家忠只好让林永诚拿了木棍把他给敲晕了才作罢。

马氏一见儿子晕了,眼泪又冒出来了,但是此时并不是心疼的时候,儿子身上的屎尿味道太重了,衣服也烂的不能要了,还有腿上的伤,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痊愈的可能。

林家忠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和大儿子一起把林永乐抬进了厢房里。

杨氏已经被马氏从被窝里拎出来去厨房烧热水了,原本还对小孙子寄予厚望的杨氏,初见到神志不清的林永乐时,着实吓了一跳。

瞧着他那条腿以诡异的姿势晃荡着,杨氏突然觉得眼前甚是刺眼,就在半年多以前,她不是才见过自己二儿子这副模样吗?不知怎么的,杨氏心里突然一个咯噔,林家信当初就是为了给林永乐说情才会让腿落下残疾的,如今林永乐自己也变成了这副德行。难道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冥冥之中是有神明在看着的吗?

杨氏浑身一激灵,也顾不得外边正在下着的大雨,呆呆愣愣地进了厨房烧热水去了。看来以后再在菩萨前烧香的时候一定要给自己多说点好话了,争取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千万不要再摊上这几个不中用的儿子了。

把林永乐抬进屋里后,林家忠就阴沉着脸回了自己屋,身上衣服袍子全都脱了个干净。

林永诚是跟林永乐在一个屋子里睡觉的,他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干巴巴地皱着鼻子躲在一边。

马氏一边抹泪,一边给林永乐把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与其说那是衣服,倒不如说是烂布条子。一只袖子没了,另一只袖子也被拽开了线,特别是裤子,连腰带都没有了,若不是儿子不能站立,只怕那松松垮垮的裤子早就掉了下来。

把裤子脱了下来,马氏才发现儿子仅仅只着了一条单裤而已。虽然进大牢的时候刚中秋,还不太冷,但是内衣他总该是穿着的啊,为何现在连内衣都没了?

再仔细一看,马氏倒抽一口凉气!

林永乐的大腿上满是伤痕,青一块紫一块,有掐的,有拧的,还有的不知道是怎么弄得,甚至连屁股上都是肿着的,摸上去一个硬硬的紫疙瘩。

而更让马氏心疼的则是他的腿,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他的左腿已经严重变形,膝盖那里肿得像个大馒头,整条左腿都以一个十分诡异的姿势扭曲着,看得她心惊肉跳。脱衣服前她都不相信一个人的腿竟然可以弯曲成那样的姿势。

除了断腿,林永乐的身上还有不少别的伤痕。马氏轻轻擦拭时,已经陷入昏迷中的林永乐还会紧紧皱起眉头,不时发出难受的哼声。

马氏心里揪得生疼,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疼宠了多年的小儿子,有一天竟然会遭受到这样非人的待遇!

不仅是马氏心疼,一旁看着的林永诚更是心如刀绞!弟弟腿上身上的伤是如何得来的,他是心知肚明的,大牢里关了多年的囚犯,虐待起人来,简直比畜生都不如。

狠狠攥紧了拳头,林永诚突然想起一件事,当日弟弟是跟着王天霸一起去找那个小灾星的麻烦的,为何同去的人那么多,谁都没有出事,只有永乐出事了?而且不偏不倚,正巧也是腿断了?就跟当初二叔一样。莫非,这其中是有人故意为之?

不知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还是真的看破了其中的道道,此时的林永诚心里,已经将弟弟所遭受的所有迫害全都推到了林媛的头上!

眯了眯阴鸷的眼睛,林永诚悄悄出了房间。马氏正心疼地给小儿子擦拭身体,根本没有发现大儿子何时离开的。

若是她及时发现了大儿子的异样,恐怕就不会让他做下丢尽一家人颜面的事了。

这场大雨整整下到后半夜才开始渐渐变小,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也已经停了下来。

林媛心里惦记着还没有盖成的房子,一睁眼就赶紧穿了衣服出来查看了。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寒,果不其然,刚打开堂屋的门,被凉气和潮气一吹,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怎么不多披件衣服?”身后是夏征带着责怪的声音,讪讪一笑,还没等林媛回头,一件披风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披风她认识,最近夏征总是回去很晚,她担心他在路上染了风寒,就让他多带件衣裳。然后这件披风就一直被他听话地放在了马车里,想来应该是昨日下雨,他拿了进来吧,没想到今日竟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闻着披风上若隐若现的男子气息,林媛脸颊绯红,伸手想要把它脱下来。

夏征哪里允许?还没等她动手,他已经眼疾手快地扳过了她的身子,细长的手指利索地系起了披风的带子:“怎么这毛病还是没改?爷给你的东西,还能有退回来的道理?”

林媛咬咬唇,想要反驳,可是大脑好像短路了似的,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暗暗在心里把自己给骂了一通,没出息的林媛再一次红了脸。

瞧着她微红的耳垂,夏征心里乐开了花,理了理披风下垂的衣摆,顺手将她柔嫩的小手紧紧攥在了手里。那小手微微凉,指腹上还有两个硬硬的小小的茧子,夏征轻轻摩挲着那两个茧子,心疼地咬了咬牙。

明明不想让她那么辛苦的,明明不想让她亲手做各种粗活,明明只想让她待在家里好生享受着男人挣来的银子的。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因为他知道,林媛天生就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她不会静静坐在家里享受男人的供养,也不会像别的女人一样,把所有心思都用在打扮自己和讨好男人的事情上。

她的骨子里,透着不同于旁人的坚韧,若非这份与众不同,只怕他也不会如此迷恋上她。

虽然此时家人还都没有醒来,但是这么堂而皇之地被夏征抓住了小手,林媛还是有些不适应的。红着脸赶紧挣脱了他温暖的手,林媛当先走出了堂屋,避过地上的积水,往新房里走去。

手里突然变得空空的,夏征的心也跟着空了起来,哀怨地撇了撇嘴,也抬脚跟上了她。

这场雨下得真是不小,连井口里的水都上涨了不少,更不要说其它地方了。新房因为还没有盖好房顶,所以房间里积蓄了不少雨水,不过好在房子里除了一些木头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而且那些木头提前一天也被孙头儿安置好了,即便是再下的大一些,这些木头也不会被水给冲走的。

跟林媛看材料不同,夏征一出门就是看向了新房的屋顶。虽然房顶还没有盖好,但是昨天可是上了梁的,若是这大梁顶不住一晚上大雨的冲刷给掉了下来,那可就麻烦了。所以,他才会这么早就才起床来查看了。

万幸,大梁安然无恙。夏征一边查看,一边暗暗称赞孙头儿做事认真,有效率。能承受住大雨的冲击,这新房的寿命定然不会短了。

林媛自然也看出了这其中的门道,不禁暗暗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图便宜用泥砖盖房子,而是选择了红砖。若是泥砖的话,只怕这新房还未建成,就要拆掉重新再来一次了。

想到了红砖,林媛又想着去门外看看剩下的那些砖了。

夏征的披风都能把她整个罩起来了,她小心地拎起披风的衣角,以防被地上的泥点子溅脏。这小小的举动让夏征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了,连自己的衣服都这么宝贵,肯定也很宝贵爷了!

没有注意到身后夏大公子嘚瑟的模样,林媛轻盈地避过地上的积水和泥点子,还仔细地查看了兔子窝、小驴和母羊的情况,幸好她和刘丽敏头一天已经做好了防范措施,这些小动物们除了精神有些萎靡以外,倒是一点儿也没有淋湿。

这下林媛总算是放心了,刚伸出手去准备开大门,一双有力的手已经率先帮她打开了。

林媛错愕地看向手的主人,夏征挑眉一笑,十分男人地说道:“爷皮糙肉厚,不怕扎!”

抿嘴一笑,林媛低头看了看他比自己的手还要细长白皙的手指,没有驳了他的好意。

林媛家住在村西头,几乎已经挨近了村里的土地,所以这边没有多少住户,除了外来的陈柱一家。当她开门看到外边道上那一片一片的积水时,才发觉自己真的是低估了昨晚上的那场大雨了,幸好昨晚上他们把夏征的马车拉进了院子里,若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待上一宿,就算马跑不了,马车也要被淹了。明明已经是初秋,没想到这雨却比夏天的还要大。

“幸好这雨只下了半宿,若是再下上一两天,只怕不少地方都要被淹了。”夏征紧皱眉头,难得严肃地关心起了百姓生计。

林媛默默点头,莫说现在的经济条件,就是按照现代的条件来看,这样的大雨只怕也会让不少用户损失极大。

惦记着家里还没有用完的红砖,林媛赶紧出了大门往东边看去,这一看不要紧,简直都要把她给惊呆了!

“怎么了?呃!怎么回事?”紧跟在后的夏征也张大了嘴巴,瞧着眼前明显少了一半的红砖,震惊地几乎都要合不拢嘴了,“这雨这样大吗?连红砖都能给化了?”

白了夏征一眼,这个时候能不能不要这样开玩笑了?若是红砖也跟泥砖似的,被雨一浇就变成了泥水,那她院子里新房的房子此时不都得变成一滩滩烂泥了?

自觉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夏征干笑两声:“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房子盖了快有一个月了,都没有人来偷砖,昨晚那么大的雨居然还有人惦记着咱家里的砖呢!”

无奈撇了撇嘴,林媛也觉得意外,新房基本已经建成,房顶子也不需要红砖了,只用些新瓦就行。马家庄那边说好今天给送,不过因为大雨,只怕也要晚几天了。

只是虽然剩的砖不多,她也不缺这几两银子,但是也不代表她家的东西就可以随随便便被人给偷走。而且林媛自问也不是小气之人,若是谁家确实有困难,想要借几块来用用,她会很大方地送出去的。

但,偷东西,就超出了她的底线了。

沉思间,夏征已经在低头仔细观察了,农村不同于城镇,处处都是土道,被雨一冲,便又湿又泥泞了。虽然路不好走,但是也有个好处,就是人一脚下去,很容易留下个脚印儿。

夏征指了指地上那串凌乱的印痕,抬头看了看远去的方向,冷笑一声:“看来是有人想你了呢。”

闻言,林媛也低头仔细看了看,那脚印儿虽然已经被雨水冲的不太清晰了,但依旧存在,顺着脚印儿跟上去,竟然停留在了老宅门口。

“果然是有人又在惦记我了!”

跟夏征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算计的意味,不约而同一笑,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既然有人上赶着作死,那他们当然得好心成全了。

因为一场大雨,村里人全都早早起来查看家里的情况,大多数人家还好,虽然屋顶有些漏雨,但毕竟房子还在。可是有些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譬如陈柱家。因为家里房子本就年久失修,被这大雨一冲,更是三间房子里有一半都摇摇欲坠了,茅厕和厨房更是塌得不能再塌了。连茅厕里的尿水都被雨水给冲了出来,整个院子里一片腥臭,让人们恶心地大老远就捂着鼻子躲开了。

因为跟林媛家住得近,她又想着原主曾经答应过陈柱要帮忙照看他的双亲,就打算过去瞧瞧。没想到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陈老头骂骂咧咧的声音传了出来。

“下雨,下雨!这老天爷就不开眼的吗?好人家里的房子全烂了,小灾星家里却是好好的!老天爷也是个糊涂东西!不知道得了那扫把星什么好处,事事荫蔽!”

林媛正打算敲门的手倏地收了回来,心里冷笑。这瞎眼老头子还真是有意思,自己家里的房子不结实,竟然拐弯抹角地骂她!她就奇怪了,这雨是她让下的吗?还是说这破破烂烂的房子是她给压塌的?

夏征本就不喜林媛去给前任照顾父母,心里正一百个不乐意,一听那边不知好歹地骂起了自己女人,哪里还忍得下?一腔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点。

“哎呦,这谁家啊,臭烘烘的!难怪人们都不在他家过呢!你瞧瞧,你瞧瞧,也不知道这家是死了人了还是发了霉了,竟是一股子臭气!不行,爷得赶紧报官去才行,让大老爷派人来瞧瞧,是不是这家里的老头子是不是被大雨给冲死了!嗯,说不定也有可能是被破房子给压死了呢!这老天爷啊,最是长眼的,越是心肠坏的越是看不上!难怪他家又是塌房子又是死人的,真是活该!”

院子里陈老头儿被夏征这么一骂,虽然明明知道自己家房子塌了跟林媛没有半点关系,但还是咽不下这口气,说白了,无非就是眼气曾经跟在自己屁股后头巴结自己的小灾星居然过上了好日子,又是盖房子又是开铺子,而他们家大柱子走了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一点信儿也没有。

“谁家的毛头小子!胡说八道什么?谁家死人了?整天胡咧咧!”

夏征双手抱胸,隔着陈柱家那半扇摇摇晃晃的破门回应道:“谁答应就是谁家死人了呗!爷有没有指名道姓的,居然还有人上赶着答应,真是好笑!”

把陈老头儿噎得没了话说,夏征才携了林媛的手往家走,边走还不忘给某个不知道好歹的老头子上眼药:“这么好的女人都不知道珍惜,活该房子塌了没人管!走,跟爷吃香的拉辣的去!”

陈老头儿气得直跺脚,虽然他眼睛瞎了,但是耳朵却是灵敏,夏征都走得老远了,还是能听到他在外边说着自己儿子的话。

“以为考个功名就能鸡犬升天了?哼,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世道,除了状元能勉强得个小官做做,别的都是走后门!小丫头,你能及时踹了那个什么珠子,还真是个明智的选择,看着吧,他啊顶多就是考个进士,肯定连殿试都进不了!你要是跟着他,天天吃糠咽菜,没准还得让你倒贴养着他呢!”

林媛好笑,知道这傲娇家伙还在为刚刚自己去照看陈柱的父母而生气。其实说实话,她过去看看根本就不是对陈柱子还有什么妄想,无非就是看在陈婶子两口子年纪大了又行动不便,顺路过去瞅一眼而已。虽然陈老头儿不怎么样,但是陈婶子以前对她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现在好了,反正人家也不领情,她何必舔着脸过去?没得让陈老头儿以为自己还对他那小白脸儿的儿子心存妄想呢!

从陈柱家回来,林媛把红砖丢了的事告诉了林家信,当然也包括自己的猜测。本以为林家信会说只是几块砖,拿走就拿走吧。没想到,他皱眉想了半晌,态度坚定地让林媛推着他去把红砖要回来。

爹的态度,还真是让林媛震惊不已。

其实自从上次给杨氏送月饼的时候,林家信就已经看清楚了那边人的真实面目,无论自己对他们多么好,他们都会觉得是理所当然,一点也不知道感恩。连亲娘都不念着自己的好,更何况是兄弟和侄子?

而且买这些红砖的银子,都是自己闺女一点一点挣来的,他作为一家之主没有出一分力也就罢了,还能再拿着闺女的血汗钱去喂那些永远都养不熟的白眼狼吗?

当然不会,闺女才是亲的,看着闺女整日里忙忙碌碌,他于心不忍。

林媛感念爹的转变,红砖是一定会要回来的,只是爹的身子不方便,她可不想让爹在满是积水和黄泥的路上来回奔波。这种事,有她出马就够了。若是那边的人乖乖交出来也就罢了,若不交,那就不要怪她不讲情面了。

这会儿村里的人基本已经起来了,林媛瞧着时机差不多了,也就出门往老宅那边走去。夏征自然是跟着的,没想到刘丽敏也跟了上来。

看着小姨一脸兴冲冲的模样,林媛暗自扶额,这个没有出嫁的小姨这么“好战”,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啊?

似是看出了她的小心思,刘丽敏一巴掌拍在了她光洁的额头上,哼哼道:“小妮子,还是操心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吧,你小姨我还轮不到你费心思呢!”

一直沉默不语的夏征突然嘻嘻笑着凑过来:“小姨,她的事也不用操心了,早就找好下家了。”

刘丽敏一愣,没想到他一下子就给承认了,哈哈大笑起来,对这个心直口快的夏征更是多了几分好感:“好啊,好小子!要是下家是你的话,小姨我就认了你啦!你可不能让我家丫头受一点委屈,哼,小姨这彪悍名声可不是徒有虚名的!”

夏征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认真,就差拍着胸脯子保证了:“我夏征的女人,我都不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还能让别人欺负了她?小姨你放心,以后只有她欺负我的份儿,绝对没有我委屈她的时候,若是有,让我夏征倾家荡产,沦落街头做乞丐!”

倾家荡产做乞丐,对于钻进钱眼子里的夏大公子来说这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这还是头一次听到夏征如此认真地对自己表明态度,林媛说不感动是假的。只是,一想到他还未挑明的身份,还有他没有谋过面的家人,林媛就总是觉得心里不踏实,再多的誓言都是浮云,还是真真实实的最切实际。

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模样,林媛把脚一跺,大声道:“什么你的女人?谁答应要做你的女人了?少做梦了!”

转头看向一脸看好戏的刘丽敏,红着脸嗔道:“有你这样做小姨的吗?别人一句话就把外甥女儿给卖了,小心等会我回去了给外婆告状,看到头来是谁先出嫁!”

把话一撂,林媛已经迈着轻盈的步子当先往老宅走去。

瞧着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刘丽敏好笑地拍了拍夏征的肩膀,“万分同情”地安慰道:“小伙子,为了帮你小姨都快要被外甥女儿给撵出家门了呢!哈哈哈哈,自个的媳妇儿还是自个往家里哄吧!”

夏征脱力似的耸了耸肩,终于明白当初老烦同情似的看着自己时,说的那句追妻之路道阻且长是什么意思了。

昨晚下雨太大,老宅门前自然也积了不少水,再加上现在林家人里边没有一个是勤奋的,门前的烂泥烂树叶子还真是一大堆。别人家里都早早起来收拾了,也只有这林家人还关着大门不知道起床了没有。

“开门!”瞧着大门口地上的脚印儿,林媛心里更加笃定了,啪啪敲起了大门。

林媛现在已经是村里的名人了,以前是因为她身负小灾星的骂名,如今则是因为她以小小女娃的身份又是盖房子又是开铺子的,村里不少人都又羡慕又嫉妒。所以,今儿早上从家里过来时,他们一行三人早就引得村里人的注意了。特别是看到三人径直到了老宅那边,更是兴奋地浑身八卦潜质猛增,已经有不少人伸长了脖子等着看热闹了。

林媛淡淡地扫了一眼旁边围着的村民,再次敲起了大门。就是为了让村里人都知道林家人干的龌龊事,她才等到这会儿才过来的。

------题外话------

来看看谁能荣登最二宝宝?哈哈哈哈~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