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渣男丢人,酒坊/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众人惊诧不解的目光下,林媛用脚尖儿扒拉了几下用来堵灶眼儿的泥块儿砖,而后微微俯身,从灶眼儿里抽出了一块红色的方方正正的砖。

是红砖!

一瞬间的寂静之后,村民们开始沸腾了,果然啊,这偷砖贼就出在了林家!还是正在镇上学堂念书的林永诚!

林家忠的老脸今儿算是被两个儿子给丢尽了,白白胖胖的脸颊上,气得肥肉都在颤抖。

马氏也没有心思再给小儿子收拾屎尿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局促不安的大儿子,这可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啊,怎么会这样?家里哪里会缺那几块破砖?跟那些破砖比起来,儿子的前程才是最重要的啊!这个拎不清的,怎么就干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了?

林永诚此时,却是已经悔得连肠子都青了,昨晚看到弟弟那受罪的模样,他把一切根由全都按在了林媛这个小灾星的头上。再想到那边现在连新房子都盖起来了,还用的是红砖!更是气得他心里超级不平衡!

怒火上头,才让他打起了那些红砖的主意,说实话,那些红砖根本不值几个钱,还不够他去青楼吃一顿花酒呢!

但是,只要一想到小灾星看到红砖被偷而气得抓狂的模样,他心里就变态似的觉得一晚上的罪全都够本了!

只是,没想到,明明是个无人的雨夜,居然还能让她给找上门来了!

哗啦啦,灶眼儿被夏征一脚踹了个干净,露出了里面横七竖八但是塞得满满的红砖!

夏征一脸嫌弃地盯着地上那些破泥砖,气呼呼地在心里埋怨着林媛,这丫头,怎么就不知道把体力活儿留给他干呢!

“大伯,您刚才不是说我找不到赃物吗?现在红砖已经找到了,这事,该怎么说道说道呢?”

林媛一把将手里的红砖扔到了地上,闲适地拍了拍手上的泥土,似笑非笑地看着林家忠。

林家忠被她这种又是嘲讽又是看好戏的眼神看得嘴角直抽,那天怎么就没有把她给浸了猪笼呢!

还不等林家忠发话,那边马氏已经扔了手里的脏被褥,三两步拦在了林永诚身前,母鸡护崽似的张开了双臂,急吼吼嚷嚷道:“这砖,这砖都是我偷得!跟我儿子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你,小灾星,别想往我儿子身上泼脏水,全都是我干的!”

大儿子已经是她唯一的指望了,她不能让儿子背上小偷的恶名,若是传到了镇上学堂那些先生耳朵里,就是再花多少银子,恐怕都不能让儿子再继续待下去念书了!

林媛微微一愣,随即释然,她哪里不知道马氏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她既然把这件事闹大,就不会让林永诚有翻身的机会。

先是怂恿林永乐带人抄自己的月饼摊子,后是打起了红砖的主意,说不定下次,就会跟林大栓似的,把主意打到了她的家人的头上了!

她已经吃过一次亏了,绝对不能让林大栓的事再重新上演一遍!

只是,还没等林媛开口说话,马氏身后的林永诚竟然当先开口了,急急辩驳道:“对对对,这红砖,这红砖,根本就不是我偷得!我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炕下!”

眼珠子一转,林永诚坚定地举起手指,指向了身前的亲娘,脸不红心不跳地斥责道:“娘,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怎么能干这种不要脸的事?咱们家又不缺吃不缺穿的,就算你是看不惯林媛他们家盖了新房子,你也不能去偷人家的东西啊!现在好了吧,事情败露了,看你以后还怎么在村里做人!”

马氏震惊地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刚才那些话是自己护在手心里的亲儿子说出来的。打小她就不舍得吃一口好的,全都留给两个儿子,甚至还在儿子犯了错事时,站出来替他顶罪。没想到,她竟然换来的,只是儿子一句不要脸,不能做人的指责!

心啊,像刀在狠狠地戳,而持刀的人,就是自己一心疼爱着的儿子。

林媛眯了眯眼睛,没想到林永诚已经贱到了如此地步,真是至贱则无敌啊!

虽然觉得马氏护犊情深很是感动,但是刘丽敏此时也非常不齿林永诚的所作所为,气呼呼地站出来吼道:“林永诚,你到底还是不是个人?这些红砖分明就是你偷的,不知道悔改也就罢了,现在你娘为了保你,替你揽下了罪名,你倒好,不知道感恩,还这样骂你娘!你的心是被狗吃了吗?你才是最不要脸的那个!无耻!”

“哼,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是我偷的?我娘分明都承认了,你不去抓已经认罪的,反而诬赖来清清白白的!到底谁才是无耻?”林永诚理直气壮地反驳着,因为他十分笃定,马氏是绝对不会再改口的了,毕竟自己现在是她唯一的希望。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毕竟跟林永诚在同一个宅子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林媛早就领教过他的不要脸了,此时也只是冷笑着同情地看了马氏一眼,好似看到了十年后的杨氏。

刘丽敏却是被气笑了,村里人又都不是傻子,谁会看不出来此时的马氏是来给自己儿子顶罪的?也就这个林永诚,自欺欺人罢了。

“你快闭嘴吧。”刘丽敏翻了个大白眼,指着地上那双已经变成泥坨子的鞋,又指了指他满是水泡的手,“那这双鞋怎么解释?你这手又是怎么回事?你可别告诉我,偷砖的是你娘,穿的是你的鞋,用的是你的手!”

方才马氏张开双臂护着大儿子的时候,她的手已经完全展现在了众人面前,根本就是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损伤的。

此时的马氏也傻了,若是以前的话,恐怕她还有话说,但是这些日子家里的活儿都撂给了婆婆杨氏,她在家里简直是过上了大小姐的生活,不能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吧,但一点粗活也没有再做过。更不要说手上的茧子和水泡了。

但是大儿子的手却是最有力的证据,自小娇惯的儿子,连个笤帚都没用拿过,怎么会有那么多水泡?还有指甲缝里的红粉末,分明就是红砖的末末。

“这,这……”林永诚还是不想承认,好不容易有了个推脱的机会,哪里甘心认错?

一旁的林家忠突然咬了咬牙,瞪了儿子一眼,说道:“这砖的确是贱内偷的。我儿子的手,是昨天帮我赶车弄伤的,那双鞋子也是。各位,实不相瞒,昨天我的小儿子刚从牢里出来,没想到正赶上下大雨。马车在路上陷入了泥里,没法子,只好让大儿子下车来推了。”

林家忠这个理由倒是说得过去,马氏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男人,知道他的想法跟自己一样,虽然欣慰,但是心里还是很失落的。

媳妇儿总归是比不上儿子重要啊。

眼看着众人已经有些相信了,夏征突然嘴角一勾,在一个柜子的缝隙里,抽出了一件脏兮兮的半干的长袍。

那长袍上满是泥点子,特别是在胸口那里,不仅有泥点子,还有不少可疑的红色。

夏征抖了抖手里的长袍,浅笑:“林老爷这话说的,让夏某不得不信服。不过,这件衣服是怎么回事,还是想请林老爷和林大公子给解释解释吧。既然是赶车,怎么衣服上还会有红砖的粉末呢?可别说是你娘偷砖时穿的,这件袍子的长度,都足够给你娘做被子了,她要是穿这件衣服去偷东西,不等着摔倒了让人家来抓吗?”

林永诚的身高比马氏高了将近一个头,再加上男式衣服本就宽松,马氏根本不能穿,这件袍子,又是一件有力的证据。

一个又一个证据摆在面前,林永诚想赖也赖不掉了,任凭马氏再如何往自己身上揽罪名,这个小偷的名字,众人都已经按在了林永诚的头上。

听着围观的人群纷纷指着林永诚又骂又训斥的,林媛突然低头在夏征耳边问道:“你怎么知道那件袍子藏在那里的?”

说实话,她当时也是想到了要找林永诚作案时的衣裳的,可是,没有确切的的目标,她还真的不知道哪里找才好。总不能真的跟林家忠说的那样翻箱倒柜吧,要是找出来了还好,要是找不出来,只怕他们又有理由反驳林媛诬赖了。

夏征挑眉坏笑:“求求爷,爷就告诉你。”

瞧着他那嘚瑟模样,林媛恨得牙痒痒,下巴一翘,不理会他了。

红砖找到了,小偷也找到了,现在就剩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了。

林永乐此时还在小声地自己跟自己嘟囔着,一会儿求饶一会儿大笑的。再加上林永诚的事,马氏也没有来得及把他身下的排泄物收拾干净,这么一会儿工夫,就让他弄得到处都是了。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让人恶心欲呕的臭气味儿。

反正现在小偷也找到了,林媛也就不打算再委屈自己在他的屋子里当免费的空气净化器了,拉着小姨当先走了出来。

夏征自然也紧随其后。

林家忠作为一家之主,虽然没有办法给儿子摘清嫌疑,但是此时也得需要他出面跟林媛调解一番,希望能让她满意,不要把这件事捅到了镇上学堂里才好。

见大儿子呆呆愣愣地杵在原地,林家忠越看越生气,一脚踹在了他腿窝处,骂道:“没出息的东西!”

马氏心疼地赶紧抱住了疼得弯了腰的儿子,眼泪鼻涕横飞:“他爹你这是做啥?你是想让阿诚也变成阿乐那样才高兴,是不是?”

“慈母多败儿!看你养得好儿子!哼!”生气地甩了甩袖子,林家忠捂鼻子嫌弃地看了一眼炕上还在念念叨叨的小儿子,大步出了门。

马氏不敢反抗,直到林家忠出了门,才小声委屈道:“是,我养的儿子,我一个人养得儿子!”

两个儿子在镇上上了好几年学堂了,林家忠也是在镇上,若说近,他这个当爹的不比在乡下的她更近吗?连他都不管,她能管得了?

这些话她多想说出来发泄一番,可是碍于儿子的面,她没有开口,只是关切地哄着儿子:“怎么样?腿疼不?还能走路不?”

林永诚揉了揉肯定被踹青了的腿窝,一把推开马氏的手,撇嘴:“别碰我!你刚才就不能把事都揽到自己身上吗?现在好了,我不能再去学堂上学了,你高兴了吧?哼!”

马氏愣了,她刚刚明明是揽了的啊,奈何林媛夏征那两人眼睛太毒,没有成功啊。

儿子,怎么还怪上自己了?

甩开马氏的胳膊,林永诚一瘸一拐地走出门,路过炕头时,嫌弃地瞥了弟弟一眼,小声嘟囔:“都怪你!没把人处理了,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要不是给你疏通关系,我会穷到没钱而去偷砖?”

炕上的林永乐正揉着自己的脸,扭着头嘿嘿傻笑。

见儿子出去了,马氏抬袖狠狠擦了一把眼泪,也跟着出去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说啥都不舍得不管。

院子里,刘丽敏正凑在林媛耳边一个劲儿地念叨:“小妮子,这家伙偷了咱们的东西,还诬赖给他娘,真不是个东西!一定要好好治治他才行,给他报官,让他也去大牢里坐坐,好好反省自己的错事!对了,他不是还在镇上的学堂上学吗,就他这样的品行还能进学堂?那个学堂的先生真是瞎了眼睛了!小妮子,咱们也得把这个事跟学堂里说一声,让他们把他除名!这种背信弃义不顾爹娘的畜生,以后若是让他当了官,不知道要有多少百姓跟着受苦受罪了!”

耳边小姨的声音还在絮絮叨叨,林媛却跟夏征交换了一个神色。果然,两人都想到了一起去了。

报官?报学堂?

不,不够。

得先让他彻底丢了人,然后再断了他的前途才行。再说了,就林永诚这种人,让他待在那个大染缸似的学堂里,可比留在家里更容易变坏。

林媛没把刘丽敏的话当真,但是一旁的林家忠却是当了真的。自打出门来他就一直竖着耳朵听着这边几人的谈话,一听刘丽敏要把儿子送进大牢,可把他给吓坏了。一个儿子进了大牢变得又疯又残,另一个儿子若是再进去,不得丢半条命啊!

“亲家小姨,亲家小姨。”林家忠毕竟是在镇上做账房先生的,变脸比察言观色的本事还厉害。刚刚还对林媛几人恨得牙痒痒,这会儿就能换上一副讨好的笑模样。

刘丽敏正在给林媛做思想工作,忽而听得林家忠这样叫自己,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满地了。赶紧挥着手后退了两步,嫌弃地说道:“可别,可别这样叫我!咱们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你要是这样叫我,让别人误会了我跟你媳妇儿的关系,我这脸还要不要了?”

刚刚才从屋里走出来的马氏听到刘丽敏这话,顿时腿软,差点趴到泥地里。这刘丽敏,嘴这么毒!

林家忠也被她噎得差点上不来气了,刘氏那么好拿捏的一个女人,怎么就会有刘丽敏这样的妹妹?真的是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吗?

腹诽归腹诽,但是这个情还是要求的。

“那个,刘姑娘,你是长辈,这事自然是跟你说。”林家忠给刘丽敏拱了拱手,讨好地笑道:“我儿子他也是一时糊涂,不是存心要去偷你家的砖的。那个,都是一些小事,哪里还劳动地了官府?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再说了,就是几块砖嘛,咱家还是有银子赔的起的。”

林家忠这意思,是要赔钱了事了。

刘丽敏撇了撇嘴,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林永诚。再说了,赔银子有啥,她自己的私房钱都能买不少红砖了,谁稀罕他的破银子!

刘丽敏不稀罕,林媛夏征却是稀罕啊。

不等刘丽敏拒绝,林媛已经扯住小姨的衣袖摇了摇,浅笑道:“大伯,你这意思,是要给封口费了?”

林家忠没想到这个小灾星这次如此上道,虽然心里很是疑惑,但是还是笑盈盈地忙不迭点头:“对对,只要你们不把这个事闹大,我愿意给银子,给银子。五两,五两如何?”

“不行!谁稀罕你的银子?我们就是要报官!”刘丽敏气坏了,等着不争气的外甥女儿数落道:“你这丫头怎么回事,不是听有主意的吗?怎么几两银子就能把你给打发了?不行,就这林永诚的所作所为,不把他送进大牢里呆些日子,肯定长不了记性!”

林媛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林家忠,耸了耸肩,摊摊手:“大伯,没办法了,你也看到了,现在可不是我不同意,而是我小姨不答应呢。你那点银子啊,她可看不上眼呢!”

夏征也耸了耸肩,撇撇嘴:“就是,才五两银子打发要饭的呢?”

见林媛没有被银子收买,刘丽敏连连点头:“对对,不要为了几两银子就失了做人的原则。”

可是等她说完,又总觉得自己刚才好像进了什么套儿似的。

林家忠嘴角直抽,这几人一唱一和的,不就是嫌弃自己的五两银子太少了吗?

“七两!”

刘丽敏拉住林媛得手,转身就要走,还对看热闹的村民招呼了一嗓子:“大家伙喂,以后出门可得小心点喽,提防着自己家的房子别被人给拆走卖掉!”

村民哄然大笑,囧得林家忠一家三口腰都直不起来了。

眼看着刘丽敏不肯松口,林媛也无奈地跟着走,林家忠咬唇,狠了狠心,跺跺脚叫道:“十两!”

林媛夏征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笑意。林永诚偷的那些砖顶多就是三两银子,这林家忠已经开价到了十两,果然是舍得下血本啊。

林媛转身,站定:“好,十两!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十两银子都出了,还怕什么条件?

林家忠咬牙挤出两个字:“你说。”

“我要林永诚现在就给我把砖原封不动地搬回去,谁也不能帮忙。”

林永诚哪里愿意?现在就搬回去,大白天的岂不是让他在全村人面前再丢一次人?

“不行!我不搬!”

还未说完,林家忠又是一脚踹在了他腿窝处,吼道:“这会儿知道丢人了!没出息的东西!”

见林家忠答应了,林媛看了看围观的人群,唇角一勾,走近几步,低声道:“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大伯,今儿这事,你要封的可不仅仅是我的嘴,还有这么多人不是也都知道了吗?而且整件事都是清清楚楚的,正所谓众口铄金,若是有一个人把这事说了出去,只怕……大伯不想想,怎么封全村人的嘴吗?”

林家忠身子都要僵了,全村人?

又是一笔银子没了。

雨后的路虽然比昨晚下雨时好走许多,但是对于一晚上没有睡觉,且心中有气的林永诚来说,却是艰难的很。

怀里抱着四块红砖,林永诚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路上来回奔波着。毕竟是没有干过苦活的娇惯公子,别人能一口气抱十块的,他才能抱四块。而且搬了没两趟,四块就变成了两块。

即便只有两块,还不小心踩到了泥坑里,腿一软,狠狠砸在了泥地里。

“哈哈哈哈。”

大道两边全是闻讯赶来看热闹的村民,连住在村东头的人都跑过来了。一打听才知道他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龌龊事,全都带着孩子教训了一番,上好学堂有什么用?品行好才是最重要的!

躺在泥地里恨恨不平的林永诚感受着大家鄙夷不屑的目光,甚至还得接受只有几岁小孩子的唾弃,又是悔又是委屈,眼泪不自觉地溢出了眼眶。

从小被林建领两口子和林家忠两口子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孩子,哪里受过这等委屈?看似坚强的心脏已经碎成了好几块,怎么粘也不能完整无缺了。

这样的孩子林媛上辈子见过的多了,同情地看着林永诚和上前给儿子擦泥的马氏,心里已经预见到了林永诚的将来。若是他能走出这段阴影也就罢了,若是不能,只怕从此也就破罐子破摔,难以成材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打乱了林媛的不少计划,原本没几天就能竣工的新房,也要等房子里边干得差不多了才能再继续盖了,不然很容易出事。

不过,当天下午林二栓就过来捎信儿说,木匠那边的家具已经做得差不多了,还有林媛做地板用的木板也都到位了。

家具都是之前林媛一家人凑在一起商量了好几天商量出来的,堂屋里的八仙桌,卧房里的小炕桌,还有小书房里的书桌和书架。在做书桌的时候,林媛还动用了现代的思想,给书桌做了几个小抽屉,和两边的大抽屉,还有墙上的角柜。

这样一设计,虽然书房是在堂屋里辟出来的小地方,但是有了林媛的各种小心机,倒是让这个书房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原本林媛还打算像大户人家那样,在堂屋的中间摆上两排做工精致的椅子和小几,用来会客。不过,架不住自己的堂屋太小,若是那样弄了,只怕以后就没有地方摆放桌子吃饭了。她可不想一家人分开吃饭,所以就忍痛把椅子和小几给撤了。

因为这场雨而改变计划的不仅仅是林媛一个人,刘丽敏和范氏娘俩不放心家里情况,生怕家里房子再给漏了,第二天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

正好刘氏这边也没有什么需要的,而且范氏还跟闺女说好了,一定会在她坐月子之前赶过来陪她,这才让刘氏心里不那么伤感。

其实刘氏也明白,家里还有不少事离不开娘亲。别说是范氏了,就连刘氏自己都有些担心,家里的房子虽然翻新过,但是少说也得二十年了。这次的雨下得这样大,她还真是担心爹一个人在家里。

再加上老二家的身子又弱,平日里好天气都能病上好几天,莫说这样的阴雨天气了,若是再顾不到自己,吸入一些凉气,恐怕又要在炕上躺十天半个月了。

见娘亲和外婆说起小舅妈的身体,林媛心里打起了算盘。虽然她只见过小舅妈一两次,但是对这个言语温柔行事大方的小舅妈甚是喜欢。而且小舅舅也不小了,若是两人因为身体的原因而一直不能要孩子,她这个做晚辈的都有些于心不忍。

若是可以,改天见了老烦,求求他看能不能帮小舅妈把把脉,若是能治好那自然最好,若是不能,好歹也能调理一下身体。

说起回家,最不高兴的应该就是刘丽敏了,一大早就扁着嘴,一副我不想走的样子。

林媛好笑,知道这个小姨还在惦记着她的豆腐坊呢。本来约定好了,豆腐坊开张的时候带着她一起去凑凑热闹的,谁知被这一场大雨给耽搁了,哪能不失落?

更何况,刘丽敏心里也打算开个自己的铺子做老板的。现在有这么好的借鉴机会,她哪里舍得错过?不过没办法,胳膊拧不过大腿,她这只胳膊再怎么粗壮彪悍,也抵不过范氏一句唠叨。

瞧着小姨那憋屈又不能反抗的模样,林媛一阵好笑:“小姨,既然你这么害怕外婆的唠叨,怎么不赶紧找个男人嫁了?嫁了不就不用听了嘛。”

刘丽敏愤愤地把衣服收拾到包袱里,剜了一眼幸灾乐祸的林媛:“少在那里看笑话!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昨天整治林永诚的时候,你跟夏征明明就已经想好了要银子的,还让我帮着你们做戏!哼!你俩果然是一对!”

林媛无语,昨天的确是需要刘丽敏唱红脸,才能轻而易举地从林家忠那里要了十两银子出来。不然,那个守财奴似的家伙,哪里舍得往外掏银子?

“嘿嘿,小姨,你别生气了,我这不是也是为了咱们家好嘛。”林媛赶紧狗腿地抢过刘丽敏手里没收拾完的衣服,认认真真地叠整齐,讨好地笑嘻嘻道:“而且啊,那十两银子,我不是也孝敬给外婆了嘛。”

刘丽敏饶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林媛叠着手里的衣服,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左右看看,见范氏正跟娘亲说着体己话,没有注意到这边,才眨眨眼睛,小声地问道:“小姨,咱俩现在也算是一起坑过人的同盟了,怎么说也该有咱俩的小秘密了是不是?”

刘丽敏警惕地看了她一眼,屁股往后边挪了挪,与她保持了距离:“少来!谁跟你是同盟?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跟你,对,你们这两个家伙坑人?传出去了,我刘丽敏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林媛一口银牙都要倒了,还名声呢,你那名声早在把媒婆赶出家门的时候就没了好不好?

“哎呀小姨,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亲外甥女儿呢,你咋能这样说我呀。”林媛屁股往她那边挪了挪,见小姨还要逃走,赶紧搂住了她的胳膊,亲昵地说道:“小姨啊,你就告诉我呗,你到底想要开个什么样的铺子啊?我也好帮你寻寻地方不是?万一哪天我在街上看到了合适的铺子,就给你盘下来了呢?”

说完,林媛都要被自己撒娇的语气给酸到了,平日里看着小林霜撒娇撒的手到拈来,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刘丽敏倒是难得的享受,不光是她的语气,更多的是她说的话,的确是真的诱惑到她了。

其实开铺子这件事,早在刘思齐成亲的时候她就有了。二嫂郑如月家里是开染坊的,虽然铺子小,但是好歹能盈利,成亲后二哥也在那边帮忙,挣的银子可比大哥整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多得多,而且来得也快。

爹娘年纪大了,她可不想一直看着他们再跟土地打交道了。所以就萌生了开铺子的念想。

只是,开铺子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虽然也有不少女子自己开铺子做老板,但是毕竟是抛头露面的活儿,莫说爹娘不同意了,就连她自己一开始也有些过不了这关。

直到知道了林媛开铺子的事,这才给了她极大的鼓舞,一个小丫头都能开铺子,她怎么就不能?

“你真的能帮我寻个铺子?”想着林媛毕竟在镇上走动的比较多,刘丽敏对她的这个条件实在是太喜欢了。

见刘丽敏动心了,林媛赶紧点头:“当然了,就算我不能寻到,不是还有夏征呢吗?我那个豆腐坊的铺子怎么样?不错吧?就是他帮我寻到的呢!”

林媛一脸自豪,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说话的语气,已经把夏征纳入了自己的私人财产。

刘丽敏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她一心都在想着豆腐坊,喃喃道:“嗯,那个铺子的地段,说真的,很是不错,最主要是房子也好。”

“小姨啊,那你究竟想要开什么铺子呢?”

刘丽敏咬了咬唇,难得的红了一次脸颊:“我告诉你了,你可不许笑话我!”

得到林媛的再三保证,刘丽敏才用两人勉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想开个酒坊。”

“酒坊?”林媛有些惊讶。

刘丽敏生怕她大叫出声,赶紧捂了她的嘴巴。

不怪林媛惊异,这个时代的女人的确有不少抛头露面出来做生意的,但是做的生意无非都是布坊啊首饰啊什么的,就像莫三娘那样。

但是开酒坊的还真是不多,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了。毕竟酒这东西,都是大老爷们儿才喜欢的,女人就是喝酒,也只是品一品而已。

见林媛如此惊讶,刘丽敏早就预料到了,没有呈现一点不悦,反而愈加平静下来,说道:“我知道,你肯定觉得小姨我疯了。大街上那么多铺子那么多生意,不挑个女子该做的,反而去选男人才能做的事。不过,我跟你想的不一样。不是有好多女人也能喝酒的吗?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女人也能酿酒卖酒呢?”

看着刘丽敏坚定的目光,林媛眼睛里有一抹赏识一闪而过。这个小姨,果然没有让她失望,都能想到男女平等上了。

不过,酿酒这件事的确不好做。首先是找伙计的事,酿酒不像做豆腐,那可是个体力活儿,这样就只能招男人做活儿。男人多了,是非也就来了。刘丽敏作为一个还没有出阁的女子,整日里跟一伙大老爷们儿混在一起,传出去了,她这辈子怕是真的别想再嫁人了。

再就是卖酒,据林媛所知,光是驻马镇就有四五个酒坊,有的自酿自销,有的只管销售。而且最大的那个孟家酒坊就已经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几乎已经垄断了驻马镇所有的酒楼饭馆,就连福满楼里用的酒都是他们家提供的。

面对这么大的竞争对手,刘丽敏想要自己开个酒坊,别说做大了,能不能有生意都是个问题。

既然想到了要开酒坊,刘丽敏自然也特意打听过的。见林媛皱眉沉思的样子,就猜到了她想的是什么,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又何尝不担心?原本我是想着只卖不酿,可是,我听说孟家酒坊的酒不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给人销售的。所以,这么久了,我谁都没有说起这件事。媛儿,你就当没听过吧,若是……”

“小姨,若是我有法子让你的酒坊做大,甚至做到跟孟家酒坊一样的位置,你打算怎么谢我?”林媛突然灵机一动,调皮地冲着刘丽敏眨了眨眼睛。

刘丽敏原本还在唉声叹气,一听她这话,当即眼睛大亮:“你说什么?你真的有办法?别说做大了,只要能让我的酒坊生存下去,我不求能跟孟家酒坊那样成为镇上的一霸,只要安安稳稳地挣银子就行。”

林媛点头:“小姨,你想得太简单了。既然想要开铺子,就要开个最好的铺子。总之,我林媛就是如此。你也不能示弱哦!”

说完,凑到刘丽敏耳边轻声说道:“竞争对手太强大,所以我们就要走不一样的路子。你听我说,我们可以……”

听着林媛娓娓道来,原本皱着眉头舒展不开的刘丽敏顿时醒悟,一双黛眉弯弯的,甚至好看。

“怎么样?”

刘丽敏大喜:“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多鬼主意?都听你的,只要你让我的酒坊做好了,等你跟夏征大婚的时候,你俩的酒,小姨我全都包了!”

见刘丽敏一高兴起来又没了正经,林媛秀眉微蹙,跺了跺脚不再理她了。

经过一天的晾晒,路上虽然还有些泥泞,但是已经不妨碍行路了。这天吃过午饭,夏征就坐上马车准备送范氏和刘丽敏回刘家村了。

那天外公回家的时候,林媛装了不少东西结果都被外公给卸了回来。这次,她可是提前好几天就准备了肉和菜,她还特意去王婶子那里买了一坛子新腌的酱菜。

自从王婶子得了林媛的秘方,她的酱菜卖的可好了,别说林村里的人了,就连镇上都有不少人家都抢着买她的酱菜回去下饭吃呢。所以,林媛也买了一坛子过来,让外婆带回去尝尝。

刘丽敏倒无所谓,反正是林媛的一片孝心,没怎么拒绝。倒是范氏念着闺女家刚盖了新房,家里又有病人,不舍得让林媛破费,说什么也不肯要她准备的东西。直到小林霜寄出了杀手级,一顿撒娇之后,范氏才乖乖地给收下了。

不过,直到范氏走后,林媛才从刘氏的枕头下发现了一个钱袋子,打开,里边不仅有之前她孝敬给范氏的十两银子,还有十两碎银子。

刘氏也惊讶不已,泪眼模糊起来。

拿着那只钱袋,林媛只觉得手里沉甸甸的。这只钱袋肯定是范氏留下的,生怕闺女不要,就偷偷地塞到了闺女的枕头底下。

这就是亲娘啊,见不得闺女受一点罪,甭管有点啥,都想着给闺女送来。

林媛这时才想起来,她跟刘丽敏说起把坑来的十来银子孝敬给了范氏的时候,她那意味深长的一眼是什么意思了。

看来,留银子这事,是母女俩早就商量好了的,也是来之前就准备好了的。

把银子塞进了娘亲手里,嘱咐好生放起来,现在家里不缺银子,范氏的心意却是她们最需要的。

家里的房子还没法开工,豆腐坊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周掌柜果然是个做事利索的人,这才几天就已经找好了伙计。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