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亲上了,噗/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做豆腐时有些工序不是男人可以把握得准的,所以在招人之前,林媛就已经跟周掌柜打好了招呼,让他不要只招男人,还要多招几个干活利索的女人,最好是老实巴交的中年妇人。这样她就不用担心把兰花一个人放在豆腐坊里会出什么事了。

说起做豆腐来,兰花的确是一把好手,而且还是林媛手把手教会的。最重要的是,林媛对她绝对放心。虽然现在兰花还不能做到独当一面,但是以她的性子,管着作坊里的制作工序和那些老实妇人,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周掌柜管着前面的账务和人手分配,兰花管着后面厂房里的豆腐制作,有他们在豆腐坊看着,林媛也算是放心了。

从豆腐坊出来,正看到夏征一声不响地坐在马车车辕上,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媛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如此,不禁有些纳闷,从身后拍了拍他肩膀:“喂,又在想什么发财的路子呢?想得这么入神。”

夏征扭头,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舍,随即恢复了往日的不正经,嬉笑道:“当然是顶好的发财路子了。你说,现在镇子里的春风楼那么挣钱,爷要不要也开个青楼?肯定能赚得盆满钵满!”

林媛撇了撇嘴,跳上马车,一头钻进车厢里,闷声闷气地说道:“青楼有什么可挣钱的?要开就开个小倌馆,别说挣的盆满钵满了,保证你连大水缸都能满了!”

夏征一愣,反应了半天才噗哧一乐,敢情这丫头是恼了自己了。

“放心吧,爷就算真的开了青楼,肯定也不会进去的!”

车厢里林媛翻了个白眼儿,低声嘀咕着:“爱去不去,关我什么事!”

不过,上扬的眼角依旧暴露了她此刻的好心情。

夏征宠溺地看了车厢一眼,扭头拿起马鞭在马屁股上轻轻抽了一下,慢悠悠地往福满楼走。舒展的眉头再一次皱了起来,方才接到了大哥的飞鸽传书,本以为这次的大雨没有很大影响,没想到,南方还是有地方发生了洪涝灾害。

夏征噘嘴又抽了马屁股一下,不高兴地腹诽着他那个不靠谱的老子。平日里不是骂他就是关他的,就是不让他经商,还总是抽着鞭子赶他去校武场上跟着兵士们一起操练。

现在倒好,南方洪涝,朝廷需要银子赈灾了,他这个老子又想起自己在外偷偷经商的小儿子了,非要让大哥把他给叫回去。

“什么嘛,就知道搜刮我的银子!我的银子还有大用处呢!”想到自己曾经许给那个人的承诺,夏征有些肉痛地揉了揉心口,仿佛自己的银子已经被老子给征用了一大半。

看了看身后安静的车厢,夏征知道,这小丫头又开始打盹了,每次坐马车,小丫头就爱犯困。

轻轻笑了笑,夏征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信笺,用随身携带的细毛笔麻利地写了几个字,而后冲着天空吹了个口哨唤来了一只雪白雪白的小信鸽。

将带了自己口信的小信鸽放飞,夏征弯了弯嘴角:“想让我回去?不放点血怎么行?”

到达福满楼的时候,林媛已经睡了将近一个时辰了。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亮晶晶的口水,林媛懊恼地暗骂了一声,真是丢人,幸好没有让那家伙瞧见,不然的话,肯定要嫌弃自己了。

等下,他嫌弃不嫌弃关我什么事!

皱眉把手背往衣服上蹭了蹭,林媛有些气恼,好像现在自己越来越在意夏征了。

六子已经早早地在福满楼门口等着了,看到马车终于来了,一边呼天喊地地谢着各路神仙,一边跺了跺有些发麻的双脚,赶紧凑上前去,冲着夏征作了个揖:“少东家,林姑娘,你们可算是来了,再不来,只怕那个铺子的老板都要反悔了呢。”

夏征一边伸手把林媛扶了下来,一边抬着下巴说道:“反悔就反悔呗,反正到时候后悔的肯定是他!”

说着,夏征还不忘在林媛娇嫩的手心里挠了挠。

感觉到他作乱的手,林媛先是一羞,而后看到六子正瞧着这边,咬唇恼了,手指一弯,不长但却锋利的指甲抠进了他的肉里。

嘶。

夏征痛得倒抽一口凉气,赶紧收回了手,幽怨地看着她。

知道夏征是装的,林媛好笑地弯了弯嘴角,看向六子:“怎么样,是我之前看上的那几个铺子吗?”

一提起这个来,六子的话匣子又打开了,眉飞色舞地比划开了:“哎呦林姑娘,你可真是神人啊!六子我真是佩服的不行不行的。你说你是怎么看的,居然能看出那个开了十好几年的铺子会出手卖掉!你都不知道,当初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差点以为自个儿听岔了呢,上门确认了三次才敢相信!”

一边说着,三人一边进了福满楼的雅间,那里已经有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在等着了。

林媛从门缝里看了一眼,便记起了他是西街一个卖干货的铺子老板。之前自己曾经去西街寻找合适的店面的时候,曾经看上了他的铺子,而且还看出了他这个铺子干不久了,所以才嘱咐六子帮自己留意着,若是有卖的消息传出来,一定要给她留着。

这不,还真给卖了。怪不得六子一看到她就佩服得五体投地呢。

夏征也在门缝里看了一眼,同样有些惊奇地看向林媛。

林媛这才笑着轻声说道:“他那个铺子别看已经十几年了,但是这个男人却不像是个经商的,倒像是个教书的。”

这一点夏征一眼也瞧出来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一个教书的先生就没有经商头脑,会把一个开了十几年的铺子给搞黄了啊。

林媛笑着眯了眯眼睛,这也不怪夏征看不出来,若是让他去这个男人的干货铺子里转一圈,他肯定也能看出关门的原因了。

推门进去,夏征却是难得的没有陪在身边,转身找老烦去了。这个男人一看就是个闷葫芦,跟小丫头打交道,只有被欺负的份儿。再说了,就算是再老道的商人,遇到林媛这个人精,也只有她欺负别人,绝没有她受欺负的时候。

屋里的男人原本是坐在凳子上的,见林媛来了,赶紧起身冲她拱了拱手。虽然在看到林媛这个小丫头时,有一丝意外和不解,但是对她却是格外客气,并没有因为她年纪小而有所怠慢。

六子算是两人的中间人了,分别介绍了起来:“孟老板,这位是我说的要买你铺子的林姑娘。这位是干货铺子的孟老板。”

林媛笑着点点头,孟良冬又拱了拱手:“幸会,幸会。”

二人各自坐定,六子殷勤的地给二人倒起了茶水。趁着这个功夫,林媛又仔细地观察了观察孟良冬,说真的,这位孟老板真的不是个经商的料,就算是教书的,也是个严谨到有些呆板的教书先生。

只见他身着粗布袍子,领口处的扣子扣得一丝不苟,就连袖子的翻口处也被他折得整整齐齐,一点歪着的地方都没有。

不仅是衣着,还有坐姿。他没有像别人那样坐在整个凳子上,而是拘谨地只坐了前半边,两只手半握拳平放在膝盖上。半垂着头,两只眼睛没有东张西望,而是低低的看着自己前方。直到六子给他递了一只茶杯,才抬起头来两只手接了,还连连道谢。

他这个样子,还真有些把林媛给逗乐了。说实在的,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了,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严谨的男人。

“孟老板为何要出售自己的铺子?我听说,那间铺子已经经营了十多年了,难道孟老板舍得?”原因林媛自然是早就知道的,不过问这话时她还心存一丝玩笑的意味。

果然,孟良冬没有让她失望,见她跟自己说话,原本正端着茶杯到了嘴边的孟良冬赶紧把茶杯放到了桌子上,双手又半握拳地搭在了膝盖上。虽然是跟她说话的,但是眼睛却是避嫌地没有看向她。

“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既然林姑娘问起,孟某便坦言相告吧。实不相瞒,这铺子的确是家父传给孟某人的,奈何孟某不善经营,辜负了家父的期望。如今,这铺子已经入不敷出,再不出手,只怕这十几年的积蓄都要败落在孟某的手上。孟某也只好忍痛割爱,寻个有缘人,将它转手了。”

一旁的六子苦恼地挠了挠头发,苦哈哈地撇了撇嘴,这孟老板说话怎么这么麻烦,一句也没有听懂。

林媛却是听懂了,但是也快要被他一口一个孟某给绕晕了。她猜的没错,这孟良冬还真就是个教书的料,而且依她的观察,应该还是个挺有学问的人。

既然如此,难道这孟良冬是打算卖了铺子进京赶考的吗?

这样想着,林媛也就这样问了。

不问还好,一问可不得了,一直面无表情的孟良冬突然变得戚戚然,唉声叹气起来。

“林姑娘果然独具慧眼,看人极准。孟某的确是虚读过几年书,也曾经参加过几次乡试。只是,哎,只是不知为何,每次信心满满地进考场,却总在看到卷子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读过的书全都不记得了。直到下了考场,才能把内容一字不落地写出来。每三年一次乡试,孟某参加了三次,次次如此,从此也就歇了考取功名的念头。”

他这种情况,林媛倒是听说过,平日里行文如云流水,偏偏到了考场上就发挥不出来了,说白了就是心理素质太差。而且听这孟良冬的意思,他为了考取功名应该已经耗费了十来年的时间了,也难怪他现在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失败者的气息。在她这个十几岁的小丫头面前,都不曾抬起头来。

清楚了他的情况,林媛倒是有些同情他了,毕竟能坚持一件事十年的人确实太少了,先不说别的,单是他这份恒心,就够林媛佩服的了。

“那孟先生打算以后如何?”知道孟良冬是个读书人后,林媛连称呼都变了。

这还是孟良冬第一次听别人叫自己先生,心里还真是有几分激动,对林媛也亲近了几分,说起话来更是没有一点藏着掖着了。

“孟某自知命中没有中第的鸿运了,而且也没有做生意的头脑,所以就想去镇上的学堂碰碰运气,若是能留在学堂里做一个教书先生,也算是没有空读了这二十年的书。只是。”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看样子倒是有些难以启齿。

林媛却是猜想到了其中的意思,镇上的学堂不就是林永诚兄弟俩学习的那个学堂吗?打着驻马镇第一学堂的名声,却不干学堂该干的事,随随便便什么人,只要有银子就能进去读书。那里边的教书先生能好吗?

孟良冬难以启齿,应该就是因为这个了吧,恐怕他去学堂求职的时候,一定也被变相收取了各种费用。所以,才会忍痛卖掉老父亲经营了十几年的铺子。

每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林媛对他的做法不好评价。但是,有一件事她却是很肯定的,就算孟良冬真的进了学堂里做先生,恐怕也不会呆的太久。以孟良冬这么严谨而呆板的性格,是适应不了那样一个大染缸的。

不过,这些话她却没有说出来,毕竟这是他自己选的路,不管以后能不能走下去,他都要自己尝试一番才能体会到其中的酸甜苦辣。

“孟先生若是在学堂里呆的不愉快,可以到我的稻花香来,我稻花香正好缺少一个账房先生,若是先生不嫌弃,这个位置林媛愿意一直给先生留着。”

这应该是林媛能想到的唯一一件帮助他的事了,说实话,这样一个有学问且作风严谨的人,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账房先生。不过,就是不知道孟良冬看不看得上这个职位了。

但是孟良冬俨然是个很有修养的人,即便心里不想做账房先生,但还是站起身来向林媛拱了拱手:“林姑娘的好意,孟某心领了。若是真有那么一日,孟某一定会回来叨扰姑娘的。”

欣赏孟良冬的为人,林媛也没有在铺子的价码上跟他讨价还价,而且孟良冬也是个老实人,提出的价格很是公道,公道到林媛都不好意思跟他开口杀价了。

当场付了银子,立了契约,交换了铺子的地契,这家经营了十多年的干货铺子从此就开始姓林了。

送走了孟良冬,林媛打算去铺子里好好看一看,也好给自己的糕点铺子设计设计装修方案。

不过,目前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去找一趟老烦,小舅妈郑如月的身子还是越早医治越好,免得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让小两口丧失了生儿育女的权利。

让六子去送孟良冬,林媛轻车熟路地来到了老烦的专用房间,还没敲门就听到了里边传来了夏征和老烦针锋相对的声音。

好奇心驱使,林媛把耳朵凑到门边,听起了墙角。虽然早就见识过两人嘴上的刀锋剑雨,但是这一次还真真是把她给吓了一跳。

不知道夏征低声说了句什么,老烦那边突然就跳起脚来,瓮声瓮气地吼道:“你这个臭小子!混账小子!你老子让你回去赈灾,是看上了你的银子!这跟老头子我有什么关系?啊?老头子我好不容易摆脱了京城那些讨人嫌的人们,在这里过得逍遥自在!你倒好,非得让我跟你一起去什么南方赈灾!哼哼!知道的是说你大义凛然心系百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跟那只小白兔穿一条裤子,帮他谋取皇……唔唔,你放开我!”

谋取什么,林媛没有听清楚,还想再凑近听一听的时候,门突然从里边猛地拉开了。

林媛一惊,抬头,正撞进夏征深沉到几乎看不见底的眸子里。林媛有些呆愣,眨了眨眼睛,再看时,夏征又是笑嘻嘻地了。

有那么一瞬间,林媛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只觉告诉自己,她没有看错。

“原来是你。”夏征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好像若是眼前偷听的人不是林媛而是别人,恐怕就要被他给灭了。

房间里老烦已经恢复了往日里的闲适,优哉游哉地坐在桌子边,兰花指捏着桌上一份桂花糕,一小口一小口地往嘴里送。

见到了林媛,连忙冲她挥挥手,叫她赶紧过去:“臭丫头臭丫头,快来尝尝,这是厨房里新来的厨子做的桂花糕,味道可真是不一般。虽然不如御厨的手艺,但是别有一番风味,嗯,吃起来简直是回味无穷啊。”

夏征知道这是老烦在故意岔开话题,十分配合地哼了一声:“什么别有一番风味,爷吃起来觉得也就那样,一般般,还没有我家媛儿做的白面馒头好吃呢!”

这个一般般还是他跟小林霜学的呢,小林霜当然是从自家大姐那里听来的了。

看着这一老一少两个人难得的配合默契,林媛也装作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笑呵呵地走到桌子边,捏起一块桂花糕,轻轻咬了一口细细品了品。

不得不说,这桂花糕的味道,算不上顶级,但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来的。这做面点的师傅,想来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不过,跟她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味道的确是不错,只是……”

一说起吃食来,老烦就什么正事都顾不得了,身子往前倾凑近了一些,急切地问:“只是什么?是不是还缺了什么东西?臭丫头你能不能做出来更好吃的桂花糕?”

林媛眼珠子一转,忽而笑嘻嘻地勾了勾手指:“想不想吃?”

老烦点头。

一旁的夏征却抱胸抿唇看好戏,他就知道这丫头来了肯定没好事,偏偏老烦这家伙都进了人家的套儿里了,他还不自知。

林媛拍拍手,站起身来,神秘一笑:“把你新来的厨子叫出来,本姑娘要跟他比划比划。”

福满楼后厨里,此时已经围满了一圈人,刘掌柜看了看身边眼睛放光口水直流的小伙计们,不禁乐开了花。好像上次这种情形还是在林媛首次来到福满楼,要给老东家做青蛙的时候呢,没想到时隔几个月,又再一次亲眼目睹了这番场景。

只是,这次,跟上次显然不一样。厨房里站着可不仅仅是林媛一个人,还有一个,是厨房里新来的糕点师傅,吴师傅。

这吴师傅已经四十多岁,做糕点也有二十多年了,没想到今日竟会接到一个十二岁的丫头片子的挑战,还真是让他又新奇又不服。

更何况,这丫头提出的糕点正是自己最拿手的独门秘技桂花糕。

紧了紧腰间的围裙,吴师傅笑着对站在自己对面的林媛说道:“林姑娘,可以开始了吗?”

林媛点头,虽然这吴师傅没有任何轻视自己的意思,但是她也看得出来,他根本不相信自己会做出比他做的更美味的桂花糕。

不过,林媛这次却是胸有成竹,好不容易遇到一位自己心仪的糕点师傅,她可不想这样轻易放弃。

偷眼瞧了瞧站在自己身后看得津津有味的老烦,和一双眼睛全都定在自己身上的夏征,林媛有些歉疚地揉了揉鼻子,若是这两个人知道自己今天跟吴师傅比赛的最终目的,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把她给踢出福满楼?哦不对,依着老烦的性子,应该是把她踢出驻马镇才对。

做桂花糕的方法很多,基本上就是先把各种粉类混合,然后和面蒸熟,最后再加上煮过两遍的桂花而已。

其实这样做出来的桂花糕跟甜糕很像,只是味道上多了桂花的香味而已。但是这个吴师傅显然有自己的一套做法,而且还是秘而不传的。

因为在他做桂花糕的过程中,还专门用屏风把自己给围了起来。因着屏风上有镂空的小小花纹,他们在外边也只是隐约能看到吴师傅在里边认认真真地忙碌着,却根本看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工序,如何做法。

每个厨子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技,这样才能在厨师界拥有立足之地。林媛也有自己的做菜秘方,所以对于吴师傅的谨慎并不反感。不过她这次做的桂花糕却是没有一点想要保留的意思,而且她还存了将吴师傅收为己用的心思,自然愿意让吴师傅看到自己的特殊工艺了。

说起特殊来,其实也不算太特殊,无非就是先把粉类在蒸锅里蒸熟,然后再和面再上锅蒸而已。除了这里不同以外,最后林媛还在正好的桂花糕上刷了一层薄薄的油,让它看起来滑腻腻,且口感也比没有刷油的时候更润滑。

因为老烦不喜爱吃甜食,所以林媛的桂花糕做成了两种,一种是加了糖浆的,一种是没有加糖浆,只用了桂花的。

吴师傅虽然在屏风里忙碌着自己的桂花糕,但还是时刻注意着林媛这边的情形的。先是被她没有藏匿任何技艺而惊讶,随即又被她先蒸熟粉类再和面的做法而震惊。

不过震惊过后却是浓浓的佩服,粉类先蒸再和面,既让面粉本身的香气得以充分的散发,同时也让和出来的面团更加细腻,没有颗粒感。这样做熟了的桂花糕,吃起来才达到了入口即化的程度。

“佩服,佩服!”吴师傅连连点头,这次再看林媛,更多的则是信服和赞叹,“没想到姑娘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技艺,简直令我大开眼界啊!”

林媛盛了一块桂花糕在盘子里,递给了吴师傅,用仅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吴师傅若是有兴趣,不妨到稻花香找我。”

吴师傅接盘子的手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这个巧笑嫣然的小姑娘,心中惊异之色更甚,当着福满楼两位东家和掌柜的面就公然挖他们的厨子,这丫头也太胆大了些。

不过,说实话,吴师傅还真是有些心动了呢。对于一个长久追求技艺并且精益求精的厨子来说,林媛的技艺的确让他着迷。而且他知道,她肯定还藏着更多不同于一般人的糕点技艺,这都是他二十多年来追求的东西。

只是,刚刚答应了福满楼要留下来的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呢?虽然还没有签订正式的用工合同,但是这样一走了之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刘掌柜的。

吴师傅端着装有桂花糕的盘子,愁的眉头都打结了。

林媛却是好笑地摇了摇头,这吴师傅还真是个仁义的人,明明心里特别想跟她走,却又碍于之前的承诺不好意思跟福满楼解约。

不过这样的人才是她最赏识的人,若是哪天也有个人跑来用了跟她一样的方法,来挖她的墙角,只怕她都要气死了。

看来,想要跟福满楼要人,还是有些难度的。

但是,求老烦给郑如月看病却是水到渠成的事了。只要有美味在口,莫说是给人瞧病了,就是让他立马死掉,老烦肯定都会毫不犹豫地用美食把自己给撑死。

反正都是死,当然是撑死最符合老烦的个性了。

跟老烦定好,等刘氏生娃儿过满月的时候帮郑如月看病,林媛就坐上马车,打算去西街瞧瞧刚刚收购的那个干货铺子了。

破天荒的,林媛头一次把夏征叫进了车厢里。

虽然有些讶异,但是夏征还是乐颠颠地立马把马鞭甩给了六子,呲溜一声就利索地进了车厢里。

这么久了,终于又可以跟林媛单独坐在车厢里了。夏大公子乐得心花怒放,两只眼睛紧紧盯着身边日渐秀气的小人儿,一双手又开始不老实地来回挠了。俨然忘记了上次两人在车厢里单独相处时,林媛狠狠揪住他耳朵时候的痛楚了。

林媛却是没有发现夏征的手,此时的她都在想着刚刚在福满楼偷听到的话。思量了半天,她还是决定要好好问一问夏征。

一扭头,忽觉得唇角一凉,似有什么东西滑过。

林媛大惊,条件反射地往后挪了挪身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捂紧了自己的嘴巴。

夏大公子也愣了,他不过是看这小丫头突然皱着眉头发起了愣,想凑近一些,问问她在想什么而已,怎么,怎么就给……

不过,刚刚那个感觉好奇妙,好神奇,好想再来一次啊。

夏大公子舔舔唇角,意犹未尽地看着林媛粉嘟嘟的唇瓣,看得林媛脸颊愈发红了起来,连带着耳根子脖子也慢慢染上了一层红晕。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再看姑奶奶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林媛咬紧了唇瓣,真后悔为何出门时没有把菜刀带在身边。若是有菜刀在,这孟浪的家伙肯定不敢凑近自己!若是敢越雷池一步,她非得把他给剁成肉馅儿包成饺子不可!

“是,是,不看了不看了。”看着林媛恼羞成怒的可爱样子,夏征嘴上老实认错,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丫头又急了,肯定是又心虚了。

林媛见他这副模样,心里又是轻松又是失落,不是个滋味。

刚松了一口气,就见夏征突然严肃地她都有些不认识了,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轻声允诺:“我会负责的!”

林媛的心顿时提了起来,感觉已经到了嗓子眼儿一般。但是说真的,这次,她居然没有了失落的感觉,反而很是轻松很是甜蜜,甚至还有几分隐隐的期待。

期待什么?她不知道,是期待夏征所说的负责,还是期待他会突然小霸王似的扑上来,再来一个剧情重演?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就在林媛要被溺死在夏征温柔的眼神里的时候,六子突然在外边高声叫了一句:“少东家,林姑娘,干货铺子到了。”

林媛捂住发烧似的脸颊,扭过了头,轻咳,嗯了一声。

夏征却是又失落又懊恼地哼了一声,上次是小林子,这次是六子,看来这几人都是跟他相克,眼看着追妻之路就要圆满画上句号了,非得有这些没眼力见儿的家伙们出来捣乱,真是气煞他也!

掀开帘子,夏征当先跳下马车,随后把林媛细心扶了下来。

六子看着逃一般似的林媛,不禁暗自嘟囔:“林姑娘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马车里很热吗?哎呦,少东家,我的脚。”

已经走出一半的夏征回头,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不小心”踩在脚底下的六子的脚丫子,十分抱歉地说道:“哎呦,不好意思,爷刚才没注意到,对不住了啊。”

说完,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鞋面又在六子的脚丫子,特别是小脚豆那个位置特意地捻了捻,才恋恋不舍地走开了。

六子欲哭无泪,拔下鞋子狠狠揉了揉被踩红了的小脚豆儿,撇嘴委屈道:“爷,你连天上飞的鸟是公是母都能看的清,怎么就看不到六子这么大个的脚丫子呢。”

孟良冬的干货铺子真不愧是经营了十多年的老铺子了,地理位置极好,且客流量也不错。若不是孟良冬的心思根本不在经商上,只怕这铺子再经营个十多年都是有可能的。

单是看了铺子的位置,夏征就已经连连点头,暗赞林媛眼光好了。别看这铺子不大,甚至连个像样的招牌都没有,但是依然能给路过的客户留下极深的印象,且一眼就能记住这里有个卖干货的。

进到铺子里边,夏征也终于明白林媛为什么会第一眼就看出这铺子经营不善了。

且不说货架上的各种干货都是多日未换过的陈货,单单是货架角落里那薄薄的一层尘土就已经说明了问题。还有掌柜的桌子上,摆着的不是账簿和算盘,而是厚厚的几本孔孟之道。

瞧着那已经被翻得比新书厚了一倍的《论语》,夏征好笑地摇了摇头。

这孟良冬绝对不是个懒人,只是他一门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间铺子上,完全都投放到了做学问上。

可偏偏天不遂人愿啊。

林媛几人进门时,孟良冬正在后堂里收拾自己的东西,这件铺子有店面、后堂和厢房组成,因为只有孟良冬一个人居住,所以他就凑合着在后堂里住了,把厢房变成了库房,用来囤放各种货物。

“孟先生独身一人?”瞧着孟良冬手里还拎着一件冬季的薄夹袄,窘迫地站在那里,林媛善意地笑了笑。

孟良冬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出来的急,连手里的夹袄都没顾得放下,干笑了两声,把夹袄随意放到了一个盛满红枣的货架上,点点头道:“孟某苦学二十多年,就是为了考取功名,给父母双亲有个交代。没想到连考三次都落第而归。心情苦闷之余,也就错过了娶亲。”

他没有说的还有自从父母去世以后,更没有人替他张罗婚事,他自己又不善言谈,虽然连连落第,但依旧日日沉迷读书,连铺子里的生意都荒废了,更别说娶妻生子了。

林媛可惜地摇了摇头,这孟良冬虽然严谨但不至于迂腐,而且别看他已经三十多岁,却天生一副好皮相。虽然比不上夏征那帅气阳光的模样,但在一般人中也算是中上等了。这样的人若是在二十多岁时定然是姑娘们争相要嫁的对象,林媛猜想,当时的干货铺子,肯定也是日日有媒婆上门说亲的吧。

真是可惜了。

夏征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他一边在铺子里慢悠悠地看,记下了铺子的大小方位,以便将来设计装修,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这铺子可都经营了十多年了,怎么说也是你爹娘半辈子的心血。你就忍心把它给卖了?不怕你爹娘晚上托梦给你,把你给臭骂一顿么?”

夏征说话向来直来直去,林媛被他最后一句给逗乐了。

孟良冬也笑着摇了摇头,自嘲道:“兄台言重了,双亲去世这么些年,倒是的确给孟某托过梦,不仅臭骂过,甚至还拿着鸡毛掸子打过。不过倒不是因为铺子的事,反而是因为孟某难以考取功名,让他们心寒了。”

林媛心里酸酸的,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哪里是他父母的意愿,明明是孟良冬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夏征自然也明白,低声嘟囔了一句:“鸡毛掸子算啥,爷的老子还扛着刀追过爷呢!”

因为这个铺子是卖干货的,虽然跟糕点铺子不沾边,但是怎么说也都是买吃食的,客源上不用林媛过多操心。而且,铺子里有不少现成的货架,虽然用了很多年,但是因为孟良冬的父母一直保护地很好,所以这些货架擦擦洗洗后还能接着用。

之前跟孟良冬盘算铺子的时候,林媛多给了他一部分银子,连带着铺子里的家具和干货也都要了过来。反正孟良冬以后是打算去学堂里当教书先生的,留着这些干货也是累赘,也就很痛快地都给了林媛。

就着林媛和孟良冬说话的工夫,夏征已经把铺子里的基本情况摸清了,当即就拿出纸笔来,刷刷写下了各种数据。什么店面多大多大,后堂多大多大,货架多少,各种干货又有多少,全都记得清清楚楚。

林媛静静在一旁看着,说不佩服是假的,这夏征天生有一副做生意的好脑子。别看他方才只是随意地走了走,甚至还时不时地跟她说几句不着边际的话,但是做起事来真不是吹的。

看着他低头认真书写的模样,林媛突然想起了刚刚在福满楼听到的话,老烦说他爹让他回去赈灾,是不是就说明这家伙要走了?

明明非常讨厌这个狗皮膏药似的人赖在自己身边的,怎么突然听到他要离开的消息,心里会这么不好受呢?

撅了噘嘴,又想起了在马车上那不经意的一个意外,林媛的脸颊又开始发烧了。

伸手揉了揉脸,却觉得它愈发热乎了起来,未免夏征发现,林媛赶紧快步走出铺子,到门口去透气了。

这个铺子位于西街的中间地段,门前有两棵大槐树,正所谓门前有槐,升官发财。看来这孟良冬的父母对他的期待很高。

只是这两棵树愈发长大,已经有了遮挡住门店的趋势了,看来不把它们移开是不行的了。

铺子的两边是卖杂货的,生意一般。对面是个小小的饭馆,生意不错,不是吃饭点都有不少食客进进出出。斜对面是熟人,就是莫三娘的布匹店,生意还算不错,她来了这么一会儿了,都不见莫三娘出来过,显然是正在店里忙碌着。

反正也闲来无事,林媛抬脚就往布匹店走去,新房子盖成后,她还得需要不少床单啊被罩什么的,正好也可以挑几匹漂亮点的花布带回家。

哪知还没进铺子呢,就听得里边一个夹枪带炮的声音传了出来:“媳妇儿,你瞧瞧,喜欢啥就拿啥,娘给你买!别局着,娘心疼你,买啥都乐意!”

------题外话------

天王盖地虎,票票往外杵!

亲爱的们,手里有评价票的别藏着掖着了,赶紧掏出来掏出来掏出来~

别忘了要五星哦,嘤嘤~

还有五位幸运宝宝没有领奖哦,媛姐儿喊你来留言领奖啦~

一梦珠帘,妮妮nn11,18520174的222xxb。

还有潇湘异地烟火和金色的朝霞的111xxb。

其他亲们的奖励已经发放到位,别忘了查看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