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渣婆媳/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布匹店里一直都是莫三娘一个人打理,即便是生意最好时,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也能把铺子料理得井井有条。

但是今儿,铺子里只有两位客人而已,莫三娘却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连林媛走到了门口都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那两位客人一个是年近四十的妇人,一个是最多二十的妙龄女子。妇人上身着一件枣红色褙子,下穿一条同色长裙,梳的发髻倒是很中规中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在头上簪了一个纯金的大牡丹花。整个人看上去,不伦不类。

那年轻女子身形有些胖,模样只能算是中等,连兰花都比她漂亮一些。而且她梳的还是少女发髻,不知为何,那妇人却要故意称呼她为媳妇儿。

刚刚说话的是这个中年妇人,此时她正一手牵着旁边的妙龄女子,一手随意翻动着莫三娘柜台上的布匹。

说完,她还挑着眉头故意瞪了莫三娘一眼,指使使唤丫头似的,指着货架上一匹水绿色的花布,毫不客气地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把我媳妇儿看上的那匹布拿过来!真是每个眼力劲儿,就你这样的,还开铺子当老板呢!”

莫三娘咬咬唇,没有说话,回身取下了那匹布。

年轻女子马小倩唇角一勾,鄙夷地看了低头不说话的莫三娘一眼,随即笑盈盈地拍着谢氏的手,亲热地简直像是亲母女。

“娘,您别生气了。您要是觉得她招呼的不周到,咱们去别的店里买不就好了吗?何必跟她置气,上了自个儿的身子呢。媳妇儿听说,东街的首饰铺子新出了不少样子呢,等会儿媳妇儿带您过去,给您买个金手镯戴着玩。”

谢氏弯弯唇角,眉眼里全是笑意,显然对这个媳妇儿甚是喜欢:“小倩啊,你真是娘的好媳妇儿,我家远儿娶了你,真是他修了八辈子的福了。”

马小倩羞涩一笑,但眼眸里却是掩不住的骄傲和自信:“娘你过奖了,能嫁给致远哥才是我修了八辈子的福呢!”

莫三娘看着二人的亲密互动,灵动的眼睛里蓄满了失落。

林媛在门口看着这对准婆媳的好戏,心里冷笑,老的是个贪财的,小的是个自傲的,倒是演的一出绝世好婆媳的精彩戏码。就是不知道以后真的成了亲,这对婆媳还会不会这么“亲密无间”。

眼看着莫三娘被这对婆媳挤兑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林媛也发现了不对劲儿,若是平时,依着莫三娘的精明劲儿,早就开始对这对婆媳又是恭维又是赞赏了。今儿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再联想到方才那妇人趾高气扬看不上莫三娘的劲儿,林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莫姐姐,忙着呢?”

林媛亲热地叫了一声,抬脚进了布匹店。

谁知还没等莫三娘开口唤她,那个中年妇人已经抢先一步嚷嚷开了:“今儿不做生意了,明儿再来吧!”

瞧着谢氏这理所当然的劲儿,显然这不是她头一次这样赶走顾客了。

莫三娘欲言又止,张了张嘴,最终只是冲着林媛抱歉地摇了摇头:“林家妹子来了?不巧我今儿……”

不等莫三娘说完,林媛已经笑盈盈地进了铺子,往柜台旁一站,拉过了她有些冰凉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莫姐姐今儿不舒服吗?怎么看着气色不大好?”

谢氏见林媛理都没理她,反而还进了铺子里来,当即脸色不太好看。眼角一耷拉,鼻子哼了哼:“哪里来的小丫头,没听到刚才说今儿不做生意吗,怎么还往店里闯!真不知道你家大人是怎么教育你的!”

莫三娘跟林媛也只是上次的一面之缘,还不清楚林媛的脾气。但是毕竟是个小姑娘,当即就赶紧护住了她,对谢氏轻声说道:“谢夫人,这位不是我的顾客,是我的一个妹子。她平日里不怎么来镇上,今儿好不容易来了镇上,过来找我玩的。请你对她态度和蔼一点。”

林媛不是驻马镇的人,她是知道的。

谢氏听了她的话,嘴角一撇,哼了一声:“妹子?怪不得一个德行呢!真是物以类聚!”

说完,白了两人一眼,又拉着马小倩的手继续嫌弃地在柜台上挑来挑去了。

自打林媛进门,马小倩一双眼珠子就在她身上扫射一般看了一遍,待发现她浑身上下除了手上的镯子是个银的以外,别的什么贵重东西都没有,也就确定了她只是个一般的农村丫头,根本没把她当回事。

鄙夷地给了林媛一个白眼,马小倩连讥讽的话都懒得跟她说。

林媛却是被这两个奇葩婆媳的态度给气坏了,本来她进来也只是想着跟莫三娘打个招呼就罢了。即便看出了这几人之间不对付,但是那毕竟是人家的私事,她跟莫三娘也只是萍水相逢,算不上多深的交情。何必给自己添麻烦?

但是没想到一进门就被这老太婆给夹枪带棒地攻击了一番,连带着还把她爹娘给骂上了。龙有逆鳞,这不是上赶着找骂呢吗!

林媛斜眼看了谢氏头上那个明显不搭配的大个牡丹花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这位婆婆肯定是个有钱人吧?”

刚嫌弃地扔下一匹宝蓝色绣花布的谢氏,一听林媛这话,立即眉梢高挑,眼里的得意止都止不住:“这小丫头眼光不错,一眼就能看出人与人的区别来。不像某些人,明知道有差距,还上赶着紧抓不放!”

后半句明显是说给莫三娘听得。

没有放过莫三娘眼里的不忿和隐忍,林媛继续笑着说道:“我这眼光哪里有那么毒辣?其实呢,今儿啊,不管是谁只要一进门就能看出这位婆婆是个有钱人了。”

“哦,为何?”谢氏来了兴趣,对林媛十分吝啬地给了一个笑容,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她的手指还轻轻地抚了抚头上那朵金牡丹。

林媛勾唇:“婆婆一来就包了莫姐姐的整个布匹店,不让别的顾客进门,不是有钱人的话,难道是打肿脸充胖子?”

说完,还扫了店里一圈,若有所思地说道:“听说那些有钱人啊,一进店就包场的,可是一出手就是十两银子呢!我看婆婆又是金簪又是绸缎的,肯定不是那些人可以相比的。婆婆,您跟我说说呗,您到底是出了多少银子才把这个店给包场的啊?也让我开开眼界,长长见识呗!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像您这样包场的有钱人呢!”

说到最后,林媛的眼珠子都开始放光了,好像真的是见到了一位有钱的金主似的。

莫三娘在一旁听得一愣一愣的,此时才反应过来,敢情这丫头是一进门就被谢氏给吆喝烦了,故意过来找场子的。

听愣了的不仅是莫三娘,还有谢氏婆媳二人。

谢氏来莫三娘的布匹店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每次来不都是莫三娘主动讨好她,巴结她吗?日积月累的,她在这个店里也趾高气扬惯了,今日更是带着自己的准儿媳妇来,更是打算要好好地把这个缠着自己儿子的不要脸的女人给羞辱一番。

谁知,一不小心,她就给掉进了林媛的圈套里了。

这谢氏是答应也不是,否认也不是。都怪刚才自己把话说得太满了,此时想要改口都改不了了。急的谢氏额头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连老脸都有些白了。

马小倩却是眯了眯眼睛,此时终于看出来这个只有十来岁的小丫头不是个易相处的角色了。不过对于谢氏的小气和犹豫却是十分失望和看不上的。

十两银子而已,这老太婆就不敢答应了,还一直往自己这边瞅。瞅什么瞅!难道想让她给掏这十两银子的包场费吗?想得美!

虽然马小倩是马家庄庄主的亲侄女儿,比不上亲闺女,但是从小也是娇惯着长大的,对于这十两二十两的银子根本就看不上。

但是,给自己花,或者给心仪的致远哥花银子,她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若是给婆婆花,哼,还是省省吧!

谢氏见马小倩根本没有明白自己眼神里的意思,心里暗自气恼。可当着莫三娘的面又不好意思发作,只得忍气吞声地憋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对,不就是十两银子吗,既然我敢包场就掏得起这个钱!”

啪一声!谢氏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十两的银锭子摔在了柜台上,肉痛地抽了抽嘴角,连马小倩的手都懒得牵了,只是喊了她一声,就回转身子率先出了门。

莫三娘显然没有想到这谢氏真的会掏出十两银子来,毕竟这么些年了,每次来店里,她都要白拿不少好看的布匹走,就连今日她身上那套枣红色的衣裳,都是上个月在她这里白拿的布。

只是没想到,她孝敬了谢氏这么些年,终究还是没能入了她的眼。

莫三娘刚要拿起桌上的银子还给谢氏,就被林媛一把按住了手。

那边已经抬脚出了门的谢氏又突然折回来,一脸不忿和鄙夷地瞪了莫三娘一眼,气吼吼道:“莫三娘,今儿你也看到了,我家远儿马上就要跟马家庄的小姐成亲了。以后,你休要再缠着我家远儿!若是再让我发现你不要脸地缠上来,我一定会找上门来把你的店铺给烧了!哼!”

临走,还不忘不甘地瞪了林媛一眼。

被谢氏这么一骂,莫三娘想要送还的银子再也拿不出手了,紧紧咬了咬唇,气呼呼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隐忍了多时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趴在柜台上呜呜大哭起来。

林媛心里不忍,不确定今儿出手相助到底是帮了她还是害了她。小心翼翼地推了推莫三娘的胳膊,轻声问道:“莫姐姐,你,你是不是怪我多管闲事?”

莫三娘脸埋在臂膀里,狠狠摇了摇头,闷声闷气地回答:“不,不是,呜呜,我,我委屈啊!呜呜!”

林媛看出来她是真的被谢氏那婆媳二人给气得不轻,也不再劝她,只是轻轻地把店门关好,以防有外人看到她这个样子。

关好门后,林媛静静坐在一旁守着她,送上手帕。

期间夏征过来在门口看了一次,她隔着门窗,跟他摆了摆手,又指了指还在柜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莫三娘,示意他先回去。

夏征哪里肯,撇嘴撒娇不肯走。林媛皱眉,知道他的耍赖脾性又犯了,扶额无语,只好以口型约定要给他做个粉蒸排骨。

谁知他委屈地撅撅嘴,伸出两根手指头冲她摇了摇。

林媛扶额,这家伙好贪得无厌,不过两道菜就两道菜吧,先打发走了再说,省得让莫三娘发现乐觉得难堪。

林媛点头,夏征才贼笑着一脸得意地回了对面铺子等她了。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莫三娘终于渐渐止了哭声,拿着帕子狠狠地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重新回到了以前那个精明能干的莫老板。

林媛被她这极强的自愈能力惊到,张大了嘴巴都不知道说啥了。

莫三娘却是指着桌上的十两银子,自嘲地笑道:“看到了吗?今儿若不是你在,只怕那老太婆又要在我这里白吃白拿了。”

似是找到了发泄口,或是终于愿意把心底的事说出来了,莫三娘轻轻地说起了往事。

“她是谢致远的娘亲,致远从小就没有了爹,是他娘把他一把一把拉扯大的,还供他念书,让他在衙门里谋了个书记的职务。所以,致远对他娘的感情很深,深到连心爱的人都可以放弃。”

林媛抽了抽嘴角,狗血的孝子啊,谢氏一个人拉扯儿子长大,肯定很强势,他的儿子定然是个怕娘的软蛋!

“我跟致远是青梅竹马,但是他娘嫌弃我家是做生意的,而我自己又开了个铺子,整日抛头露面的,他娘说我这样出身的女子配不上他,死活不许我们来往。”

“但是我跟致远是真的两情相悦的,他娘不同意我们成亲,致远这些年也就一直不肯说亲。他娘气坏了,认为是我挑唆了她的儿子,就把气都撒到了我的头上,三天两头来我的店里找事儿。碍于她是致远的娘亲,我总是对她忍让三分。不想今日,竟然,哎,说到底还是我太天真了。竟然会信他说的话,苦苦等了他这么多年。到头来,他要成亲了,可是新娘却换成了别人。”

林媛掰着手指头,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心里一阵同情。

莫三娘今年怎么说也得有二十五六了,在这个早婚的年代,女子十五岁就要开始说亲。像刘丽敏那样二十岁还没出嫁,就已经被街坊邻居戳脊梁骨了,更何况是莫三娘?这个女人为了那个男人苦苦等了这么多年,感情有多深,不用说她也清楚。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用情至深的专一女子,等来的却不是幸福的婚姻生活,而是婆婆和小三的羞辱。

林媛在心里叹了口气,她不知道那个谢致远跟马小倩成亲,到底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但是有一点她却是看出来了。那个谢氏哪里是嫌弃莫三娘家里是经商的,分明就是嫌弃她家里穷而已。

刚刚莫三娘大哭的时候,念叨过马小倩的身份,她虽然听得不清楚,但是好歹也明白了。这马小倩是马家庄庄主的亲侄女儿,马家庄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驻马镇最大的红砖专卖村呢,林媛自己家里的红砖不就是从那里买来的吗?

这样的村子里,定然个个都是有钱人,更别说庄主的亲侄女儿了。

“莫姐姐,你何必为了这样薄情寡义的男人暗自伤神呢?你这样优秀,只要你愿意,一定能找到一个对你好的男人的。”林媛不会安慰人,想了半天,也只是想出了这样一句话,也不知道莫三娘听了会怎么想。

莫三娘苦笑着摇了摇头:“妹子,你还小,定然没有尝试过那种滋味。当你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的时候,就算他背叛了你,抛弃了你,你都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弃的。”

但是那是懦弱女人才会做的事啊,像莫三娘这种争强好胜的女人,怎么会做出那种愚蠢的事来?林媛摇摇头,觉得莫三娘无非还是对谢致远心存侥幸罢了,若是让她知道这谢致远其实也很喜欢那个马小倩的话,恐怕就不会这样想了。

“而且,致远肯定是被他娘逼着成亲的,他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的,嗯,肯定是这样,他娘肯定又绝食抗议了,不然致远不会答应娶那个马小倩的。”

莫三娘突然从柜台里站起来,坚定的目光似乎都要穿透紧紧关闭的大门。

林媛扶额,难道恋爱中的女子都是这么傻吗?姑娘啊,若是那谢致远真的是被逼的,为何不在第一时间就来告知你,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而不是让他娘和未来媳妇儿先过来羞辱你呢。

不过,她知道现在跟莫三娘说这些话,她肯定也听不进去,只有等谢致远亲自来了才能解开这个结了。而且,她相信,谢致远最晚明天就会上门,毕竟她可是坑了谢氏十两银子呢,对于一个戴了支镀金簪子就那样嘚瑟的妇人来说,这十两银子可是相当于割了她的肉呢!

心知多劝无益,林媛看莫三娘的情绪已经有所好转,就把自己这次要来的目的说了。

莫三娘当即将店里最好的布拿出来让她挑选,方才谢氏婆媳几乎已经把货架上的布全都让莫三娘搬了下来,但是还没来得及从她这里占便宜就被林媛给坑了。

林媛给刘氏两口子挑了个暗红色的和一个亮蓝色的床单,被罩也用地同色系。给她们三姐妹挑的则是粉嫩的水粉色和水绿色的,至于厢房里的则是一水的白底蓝花的,而且每个房间里的床单和被罩她都挑选了两种,这样以后也有换洗的了。

挑好了这些,林媛付好了银子,说好等下让六子过来搬。

经过方才的事,莫三娘对林媛更亲近了,连称呼都从林家妹子直接变成了妹子,说什么也不要林媛的银子,要白给她。

林媛好笑:“莫姐姐,你这是把我看成了那个谢氏了?再说了以后咱们可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呢,我要是总是这样白拿你的东西,那我可不好意思来你的店里找你玩了。”

莫三娘听她把自己比成了谢氏那个贪财的妇人,不由得也跟着乐了。再一想她说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疑惑了:“怎么,你搬来镇上住了?”

林媛摇头,指着对面刚刚盘下来的干货铺子,眉眼里全是喜悦和自豪:“姐姐快看,以后那个铺子就是我的了。虽然咱们不是门对门,但毕竟离得这么近,难道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吗?”

莫三娘有些意外,虽然远远地能看到店里还有个英俊的男子正望眼欲穿地看着这边,但是却没有看到大人。难道,这个林媛也跟自己一样,单独出来盘店面开铺子的?

想到这里,莫三娘对林媛更是刮目相看。

“恩恩,果然是更近了呢。”莫三娘笑盈盈地收回视线,看向林媛,“你这眼光可真不错,那个铺子的位置比我的店要好很多呢。只是可惜了,有个那样的老板,没想到居然会干黄了。”

“莫姐姐对孟先生很了解吗?”

莫三娘笑着摇摇头:“他?他可是咱们西街的名人呢,谁不了解?”

见林媛有些莫名其妙,莫三娘解释道:“他啊,特别有学问,但是却不会做生意,天天在店里抱着本书看得入神,客人来了都不不知道。有次啊,有个小伙子瞧他这幅样子,存了逗弄的心思,把他货架上的干货从屋里通通搬到了门外。直到自己都快把整个店里的东西搬光了,这孟老板居然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还是闷着声地看他自己的书。这小伙子觉得没意思,好笑地拍了拍他,他才反应过来呢。”

莫三娘笑得前仰后合,林媛却是扶额苦笑,她早就看出来这孟良冬不是个做生意的料,却没有想到竟然到了这种程度。也难怪他的生意会一落千丈了。

跟莫三娘告别后,林媛满面笑容地回到对面,还没到门口,就闻到了夏征身上那浓浓的哀怨气息。

林媛清了清嗓子,略带歉意地说道:“咳咳,抱歉,说话说得忘了时间了。”

的确是忘了时间了,现在都已经过了午时了。

夏征捂着自己的肚子,撇嘴:“爷饿了,爷要吃粉蒸排骨。”

林媛嘴角抽了抽,侧身往店里看去,只见柜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七八个盘子,每个盘子里盛的都是福满楼最拿手的菜肴。

六子耷拉着脑袋站在一旁,一只手揉着肚子,口水直流。

倒是没有见到孟良冬。

“孟先生呢?”林媛下意识一问,不想这一问却是摸了某人的逆鳞了。

夏征下巴一抬,哼了一声,闷声坐在柜台前不动了。

林媛挠头,看向了六子。

六子偷眼看了少东家一眼,干笑了两声:“铺子里的事都交接好了,孟先生也收了银子,迫不及待地去学堂里了。”

说完,还冲林媛挤了挤眼睛:“姑娘,少东家等了你好久了,这些饭菜一点都没有动呢。你肯定饿了吧,赶紧坐下来吃饭吧。”

说着,就给二人摆筷摆碗。

看着桌上一筷未动的饭菜,林媛自知理亏,让夏征等了这么久。

笑着坐到桌边,林媛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儿炒肉放到嘴巴里,享受地大呼美味:“嗯,好吃,这肉炒的真嫩。来,快吃!”

夏征傲娇地抬了抬下巴,不动筷子。

林媛无语,伸手夹了一筷子炒肉放到了他的碗里,笑呵呵地说道:“肚子都抗议了,还不赶紧吃饭?快尝尝,可好吃了。”

在林媛给夏征夹菜的时候,六子突然脸色大变,急吼吼地转身打算赶紧去找个新碗来换上。

却不想,还没等他拿出碗来,就听到身后某人吧唧吧唧的咀嚼声。

依旧一脸傲娇的夏征三两口就把碗里的肉吃光了,而后指着桌上另一个盘子里的糖醋排骨,似是命令又似是撒娇地说道:“我还要。”

林媛无语,依旧十分配合地夹了排骨放到他的碗里:“好好,这个排骨也很好吃的,快尝尝。”

再看夏征一脸含笑地吃了起来,六子眼珠子都快要掉了。这个真的是他家的少东家吗?他居然吃了别人夹来的饭菜?真的吃了!还吃得那么开心,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子上去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东家,少东家肯定不是故意要嫌弃你的,阿弥陀佛。”

六子双手合十叨叨念。

这也不怪六子大惊小怪,上次就因为老烦吃饭时太过勇猛,不小心把刚刚夹到的水煮鱼溅了一滴油到夏征的碗里,就被夏征吵吵嚷嚷地不肯罢休。

不仅换了碗,还让厨子又做了一桌子新饭菜,自己搬到了另外一间房里单独吃去了。

这可把老烦给气的七窍生烟了,这不是明摆着嫌弃他老头子吗?当即就哇啦哇啦地吵着要去找夏征算账。要不是他和刘掌柜死死拉住,只怕这爷俩儿又得爆发一场大战不可。

这顿饭夏征可是吃的美美的了,不过可是苦了林媛了。这夏大公子哪里是吃饭啊,分明就是在让她喂饭嘛,她夹一筷子他就吃一筷子,她若是不夹了,他也跟着不吃了。

林媛气坏了,差点就要扔筷子不干了。可是再一看到夏征那哀怨噘嘴的委屈模样,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残忍了?

终究是心里不忍,无语地喂完了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公子。

酒足饭饱后,夏征在一旁抚着肚子优哉游哉地偷笑,林媛则在看他方才画出来的装修图。

这个干货铺子几乎是全盘买下来的,所以店里的货架柜台什么的,基本上不用动。只要把墙壁再重新刷新一遍,地面整一整就可以了。

不过后堂和厢房倒是需要好好装修一番,之前孟良冬一直把后堂当卧室用,把厢房当库房用,所以这几间房子的功能已经被完全颠覆了。

不过好在夏征很懂自己,后堂里用来做床的架子被他一一拆除,搬到了厢房里。然后在后堂里加了书架和书桌,还有几个用来会客的桌椅。

而且,因为这个店里只有林媛自己过来,林家其他人不会搬来,所以夏征还把后堂隔出了一个小间儿来,里边摆放了床榻和一个小小的衣柜,用来给林媛平时歇息用。

对于夏征的这个安排,林媛非常满意,边看唇角都不自觉地上扬了,。夏征在一旁一直观注着她的表情,知道她很满意自己的安排,心里更是高兴。

至于厢房,一间用来做厂房做糕点用,另一间则被辟成了两个小间儿,一个用来给做工的人居住,一个用来当成账房,给以后的账房先生住。

虽然不确定孟良冬会不会回来给她做账房先生,但是林媛还是很感激夏征把这间房子给腾了出来。

装修房子的事用不着林媛操心,自然有六子这个百事通帮她挑选合适的工人。鉴于上次装修豆腐坊的时候发生的意外,林媛特意嘱咐六子,这次一定要挑选口碑好的施工队伍来,她可不想为了装修的事再次伤神了。

跟六子约好第二天就带装修队伍过来,林媛就坐上马车跟夏征回林家坳了。

“赶紧回去,爷可是惦记着你答应的粉蒸排骨呢。”夏征一扬鞭子,甩在了马屁股上。

林媛咬了咬牙,真想把这个家伙一脚蹬下马车去,刚刚吃得都打嗝了,这才过了多久就开始念叨着粉蒸排骨了。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胃口到底有多大,难道是个无底洞不成?

不过看着眼前又被自己成功转化成吃货的夏大公子,林媛心里很是温暖。

笑意还没完全凝实在眼角,林媛突然想起之前还没有讨论过的事,这家伙不是说要回京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动身。

清了清嗓子,林媛斟酌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最后,还是咬咬牙决定开门见山了。

“那个,你要走了?”

正挥着鞭子乐滋滋赶马车的夏征,手臂一僵,愣了半晌苦笑道:“你听到了啊。”

------题外话------

还没领奖励的亲们,抓紧时间留言啊,过了明天就没了啊,快来快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