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渣男,老友再见/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是太过激动,还是不舍夏征的离开,这晚林媛失眠了。回想起跟夏征的初次见面,不禁捂着被子偷偷笑了。没想到当日阴差阳错的一个小石子儿,竟然成就了两人日后的各种际遇。

听着妹妹们熟睡的鼾声,林媛悄悄地从脖子里拿出了夏征临别时送给她的玉佩。刚刚没有时间细看,此时趁着妹妹们都睡了,她才敢拿出来。

就着微弱的月光,林媛看清楚了那块小小玉佩。虽然只有男子的拇指大小,但是触手温润滑腻,而且透过玉佩,在玉佩的中间,不知是用了什么工艺,居然有一个红色的夏字。那字笔锋锐利,红线虽细微,却连而不断。一看这玉佩就不是寻常物件。

把玉佩紧紧攥在手心里,想起夏征将它交托时说的话,林媛心里一阵温暖。

“媛儿,这是我们夏家的祖传玉佩,只有正妻才配拥有。今日,我把它交给你,日后,你就是我夏征唯一的妻子。你不要推脱,也不要说自己还小,我夏征认定的人,绝不会再改!我愿意等你,等你成年之后,三媒六聘将你娶回京城!”

若不是亲眼所见,林媛都不会相信,平日里嘻嘻哈哈吊儿郎当的夏大公子,居然还有如此严肃认真的时候。

感受着他炙热的目光,林媛拒绝不了,也不忍心拒绝。

她从来不相信命运,但是此刻,她觉得,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天注定吧。

因为要带林家信去镇上转一转,所以第二天一大早,林媛就赶紧起床收拾了。刘氏身子笨重,虽然去镇上坐马车也只有一个时辰的路程,但是大家都不放心让她舟车劳顿费心费神。

好在林薇十分乖巧懂事,主动留在家里陪着娘亲。本来林媛还打算让小林霜也留在家里的,但是自从出了林大栓的事以后,的确把她给关烦了,禁不住小姑娘软磨硬泡,林媛索性就带她一起去玩玩了。

大半年没有再去镇上了,林家信显然兴奋地不得了。一大早就换上了刘氏才给他新做的袍子,还让刘氏帮他把本就不算长的胡子重新刮了刮。

这么一打扮,林媛这才恍然发现,原来自己的爹爹也是个美男子呢。

想着今儿夏征就要走了,林媛连锻炼身体都免了,早早地就进了厨房忙活。现磨的豆浆,刚出炉的口袋饼,还特意又做了一份夏征最爱吃的豆腐鸡蛋羹。

可是,当马车哒哒地停在门口时,林媛却没有看到笑得贼贼的夏征,而是拎着鸟笼子的六子。

“你家少东家呢?”林媛惊异,心里有一股失落莫名涌起。

六子干笑两声,恹恹地说道:“今儿天不亮,东家和少东家两人就已经走了。”

原来是真的走了。林媛心里的失落愈加浓烈,手不自禁地摸了摸被她藏在衣服里边的玉佩。

见她如此,六子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劝慰,猛然想起手里的鸟笼子,赶紧递过去:“姑娘,这是少东家临走时让我带给你的。说是这鸟特别有灵性,以后若是有什么想说的话,就可以让它代劳。”

林媛接过那笼子,只见里边有一只翠色的小鸟,看不出什么品种,但是那双灵动的眼睛却分外精神,一看就是个聪明伶俐的。而且这鸟的腿上还绑了一个小筒似的东西,里边明显是可以放纸条的。

而且,此时,这小筒里的确放了一张小纸条。

林媛赶紧抓住小鸟的腿,有些笨拙地取出了小纸条,打开一看,不禁气结。

“为夫已走,娘子勿念。远离柱子,为夫心安。”

狠狠攥着手心里的小纸条,林媛真想把这家伙捉回来好好揍一顿。还远离柱子,她不就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什么陈柱子李柱子的吗,至于还得留字条再叮嘱一番?

不过气归气,她终究还是把纸条重新折好收进了怀里。

看着笼子里的小鸟,林媛用手逗了逗,却不想这家伙竟然傲娇地把头扭到了一边,理也不理她。

“噗,跟你主子一个样儿!”被这鸟一逗,林媛也乐得不行,还真是有其主必有其鸟啊。

她以前只听说过信鸽可以用来传递消息,不想这么一只不起眼的小鸟也能。看来这鸟应该是夏征特意训练的,而且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向来平日里定然好生看护着的。

正逗着,小林霜突然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两眼放光,伸手就要捉:“好漂亮的小鸟!大姐,这是给我买的吗?”

“不是!”林媛出乎意料地决绝,连碰都不许她碰一下。

小林霜有些发愣,往常她想要什么东西,大姐都是千依百顺,怎么今儿变了,不就是一只小鸟吗,还没她的小兔子可爱呢。

“不是就不是呗,这么大反应干啥?”撇撇嘴,小姑娘没趣地去找自己的小兔子玩了。

连饭也顾不得吃了,林媛小心翼翼地拎着鸟笼子进了西屋,挂到了窗棂上。没办法,村里野猫野狗比较多,她可不放心把小鸟放到外边,还是这样时时看着比较踏实。

家里只有刘氏和林薇,林媛还是不放心的。临走的时候,去了一趟桂芝嫂子家,把三婶子和小河叫了过来。有她们在,林媛就不担心刘氏会突然发生什么事而没有人管了。

马车很舒服,林家信半躺在车厢里也不觉得颠簸。只是轮椅有些大,所以六子用绳子把它拴在了马车尾,不过这样也好,等下穿过镇子的时候,正好可以做免费宣传了。

林媛先让六子去了豆腐坊,现在豆腐坊有周掌柜和兰花看着,基本已经开始正常运转了。而且现在干活的人多,出的豆腐自然也就多了。不像之前在家里时,要三天才能出两板豆腐,现在基本已经可以保证一天出一板了。这样的豆腐更加新鲜更加美味,福满楼的生意也更好了。

“周掌柜,这是我爹,咱们豆腐坊的东家。”给周掌柜介绍了林家信,林媛很自然地把他的当家主子身份亮了出来。

周掌柜虽然实诚,但毕竟是做生意的,这点眼力还是看得出来的。虽然林媛说林家信是东家,但是真正主事的还是林媛。不过聪明如他,当然会把林家信当成真正的东家来对待了。

“东家好。”

林媛对周掌柜的态度什么满意,跟他交流了一番豆腐坊的生意,便让他去忙了。

兰花此时正在后厨里指导新来的妇人们捞豆花,看她那认真的样子,俨然已经有了几分管事的模样。

见她忙着,林媛也没有过去打招呼,推着林家信在院子里参观了一番,一一给他介绍了一下。

小林霜见院子里的石榴树上还挂着几个红彤彤的大石榴,眼馋地让六子帮她摘了两个。一个自己吃了,另一个则放进了随身携带的小布袋里,打算回家以后带给娘亲吃。

林家信以前也见过其他人的铺子,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对闺女的能力十分震惊。明明只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没想到却能把铺子打理地这样好。

特别是看到周掌柜对林媛的恭谨态度时,林家信心里一阵欣慰。闺女能有这样的表现,作为父亲,他很是骄傲。

因为约好了今天要跟装修队见面,所以林媛几人没有在豆腐坊里多做停留,就马不停蹄地往稻花香赶去了。

轮椅依旧不能放进车厢里,林媛掀开车帘子看了看外边渐渐多起来的人群,让六子绕路在主街上走然后再回到西街。

六子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绕远道,但是林家信却是明白的,此时主街上多是刚刚出门的有钱人士,正好是给轮椅做宣传的好时机。

笑着看了看闺女,林家信赞赏地说道:“你这丫头,也不知跟谁学得这些道道儿。”

林媛嘻嘻一笑,轻轻给林家信按摩着受伤的腿:“不是说有其父必有其女吗?我这么聪明,当然是因为爹了。”

林家信好笑地摇了摇头,这丫头的嘴真是越来越甜了,哪像以前,整日里就知道埋头干活。

不过不得说,林媛此举还真是管用。六子赶着马车在主街上这么一亮相,立马就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别说街边那些摆摊的小商小贩们了,就连乘坐着马车的有身份的人都忍不住撩开车帘细细打量。

林媛掀开车帘的一角,正巧跟对面马车里的女子视线相对。

两人都是一愣,随即轻轻笑出了声。

林媛赶紧让六子停了马车,车帘掀开地大了一些,笑道:“原来是金小姐,好巧。”

金玉儿显然也还记得林媛,唇角微勾,点了点头:“真的好巧。”

随即眼眸流转,看向了林媛车后的轮椅,有些奇怪地问道:“那个,是什么?”

林媛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解释道:“实不相瞒,我爹腿脚不好,那轮椅是给我爹代步用的。”

轮椅?代步?

金玉儿毕竟是个聪慧女子,看出马车里应该就是林媛腿脚不便的父亲,就没有多问什么。

不过林媛从她那亮晶晶的眼睛里还是看出了她的心思,看来这金玉儿是看上了这个轮椅了。当即笑道:“金小姐不会是想……”

见她眼睛更亮了几分,林媛笑道:“这个轮椅是我同村一个木匠做的,若是金小姐需要,不如我跟他说一说?”

其实问出这话的时候,林媛没报多大希望,毕竟这金玉儿生性冷漠,若不是今日她对这轮椅好奇,只怕都不会停下马车来跟她一个不熟识的人说话的。

没想到金玉儿竟然点了点头,语气诚恳:“既然如此,玉儿就劳烦姑娘帮我这个忙了。”

看来这金玉儿不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啊,原来是真的想要一个轮椅了。只是不知道是给谁做的?

聪明的林媛当然没有开口询问,指着西街道:“金小姐,我在西街盘了个铺子,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开业了。若是小姐需要,就到西街稻花香找我。或者小姐需要什么样子的轮椅,就让莲儿姐姐去店里寻我,我会提前让我同村的大哥一并过去的。”

金玉儿显然十分感激林媛的出手相助,脸上的笑意浓了几分:“原来你真的开了铺子?等开张的时候我一定会去光顾的。”

林媛自然欢迎,有金家的大小姐光顾她的新铺子,她连宣传都不用做了。

二人告别后,金玉儿看着林媛渐渐远去的马车若有所思。

一旁的莲儿却是小声嘟囔了一句:“老太太对小姐那么差,小姐还记着给她准备这么好的东西,真是……”

金玉儿收回视线,不着痕迹地看了她一眼,恢复了往日里的冷漠语气:“什么时候你也能议论主子的是非了?”

莲儿吐吐舌头,垂头不再说话了。

另一个服侍的丫鬟晴儿嗔了她一眼,连忙转了话题:“小姐一直看着那个姑娘的马车,可是那马车有什么问题吗?”

这晴儿显然比莲儿更稳重一些,也更聪明一些。

金玉儿赞赏地看了她一眼,轻声道:“那马车虽然其貌不扬,也没有任何标志。但是我却认出了那个赶车的小哥儿,好像是福满楼的小伙计。”

皱了皱眉,金玉儿猜测着:“莫非这小姑娘跟福满楼有什么关系?但这姑娘明显就是一个小小村姑,怎么会跟福满楼搭上关系的?难道是刘掌柜看上了她做月饼的本事?”

不是她看不起林媛,而是这福满楼的东家老烦实在是脾气古怪,一般人很难进得了他的眼。虽然她家的醋坊跟福满楼也有生意往来,但是一直跟她打交道的都是刘掌柜,从来没有跟东家说上过一句话。

所以,她也只是猜测着是刘掌柜跟林媛熟识,而没有往老烦身上猜去。既然跟东家没啥关系,金玉儿也就不关心这事了。

“罢了。”落了帘子,金玉儿自嘲地摇了摇头,她居然会想要通过一个小姑娘跟福满楼的东家攀上关系,真是被逼急了吧。

晴儿莲儿互望一眼,都轻轻叹了口气。二房那边逼得紧,不少老顾客都被他们抢去了。而老爷又不是能主事的,整个金记醋坊都是夫人和小姐苦苦撑着,也难怪小姐会想到福满楼这个大金主了。

莲儿骨碌骨碌眼珠子,小姐不好意思开口问林媛,但是她可以借机去问一问啊,若是这小姑娘真的跟福满楼的东家熟识,哪怕只是一句话的事,也能让金记醋坊和福满楼的生意关系更牢靠。那就真的是救了小姐,也救了老爷的金家家主的地位了。

因为在主街上耽误了一会儿,当林媛几人到达稻花香的时候,装修的人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幸好有莫三娘帮忙照看着,才没有让这些人以为东家不来了而离开。

“妹子你来了?”一见到林媛,莫三娘就高兴地打了个招呼。

林媛笑着叫了她一声,对她才刚刚一天就已经恢复元气的精气神很是讶异。不过,更多的则是欣赏。这样坚强的女子,才是她最喜欢的。

六子把林家信背下马车放到轮椅里后,就开了门,拿着图纸跟装修的人一起进铺子里了。

林媛给莫三娘和林家信互相介绍了一番,就推着他进门去看自己的新铺子了。

莫三娘原本也要进来的,但是无奈她的布匹店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看着,此时又正是顾客开始多起来的时候,她也就不好再在这边多做停留了。跟林媛爷俩打了个招呼,就赶紧回到了自己店里。

图纸是夏征画好了的,而且很详细,装修的人又是专业的,几本不需要林媛操心,六子就已经把这个事交代清楚了。

林媛推着林家信在店里转了转,就回到了前堂休息。

小林霜还记得上次去莫三娘店里看到的花花绿绿的布,缠着林媛带她过去玩。

林媛想着过不了一个月范氏和小姨可能就要来照顾刘氏坐月子了,她想给外婆和小姨各做一身新衣裳,就笑着答应了她。

林媛姐俩进门的时候,莫三娘刚好送走了最后一位顾客。一抬头瞧见了她俩,笑盈盈地招呼着她们。

小林霜对这个爱笑的莫姐姐特别喜欢,一来就甜甜地叫人了。

莫三娘本就稀罕孩子,一看小林霜这软软糯糯的样子更是喜欢得不得了,一把把她抱了起来,又是亲又是捏脸蛋儿的。

林媛对她眼睛里的渴望非常熟悉,刘氏每次看着自己高高挺起的肚子时就是这种眼神。那是属于母亲的光芒。

莫三娘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若是她跟谢致远的事没有谢氏搅和的话,此时她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没准比小林霜都要大上几岁呢。也难怪她这么稀罕小林霜了。

林媛说明了来意,让莫三娘帮忙给挑了两匹合适的花色。给范氏挑的是暗红色带金色花纹的和宝蓝色带大朵牡丹花的布,这两种花色都十分衬范氏的年龄,最主要的是穿起来特别显身份,跟有钱人家的富贵老太太似的。

给刘丽敏挑的花色则要年轻许多了。莫三娘又是个年轻女子,自然十分明白姑娘家的心理。给林媛推荐了一个鹅黄色带梅花的花色,一个纯青绿色的,还有一个是隐隐泛着流光的浅藕荷色纯色布料。

林媛对那个前藕荷色的布料一见倾心,想着小姨的性子,若是再给她穿个青绿色的,只怕更加不好让人亲近了。于是就选了那个鹅黄色的布料。

这几块布料她都非常满意,只是对于两人的身形把握的不是很准。而且范氏向来勤俭持家,定然不会同意她找外人来定做衣裳。

所以林媛就只买了布料回去,等外婆和小姨来了以后,再让她们自己动手做了。

给外婆和小姨选好了布料,也不能没有两个舅妈的不是?

林媛想着再给两个舅妈挑两块,只是还没有开口,就见一直热情招待她的莫三娘突然定住了一般,两只眼睛紧紧盯着门口,像是激动,又像是伤感。

林媛扭头看过去,只见门口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以极快的身形闪进了莫三娘的布匹店。进门后,还不忘回头四处张望了一下。

林媛皱眉,对这个有些鬼祟的男子不是很有好感。

“三娘。”那男子显然没想到店里还有会其他人,唤了声三娘后,赶紧改口又叫了一声:“莫老板。”

瞧着莫三娘定定的眼神,和快要溢出眼泪的模样,林媛心下了然,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谢致远啊。

啧啧,也不怎么样啊。一双桃花眼透着薄情的意味,还有那薄薄的嘴唇,一看就是个爱说的人。这样的男人,哪里靠得住?不过说真的,这谢致远长得也还算不错,而且整体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一看就是读过书的。

不过,林媛却也看得出来,他也就只是仅限于读过书而已,若说学识方面,恐怕连孟良冬都比不上。

这样的男人,也就莫三娘和马小倩会当成宝贝吧。她林媛才看不上!

知道两人肯定有话要说,林媛识趣地扯了扯小妹的手,跟莫三娘告辞:“莫姐姐,莫姐姐,莫姐姐。”

林媛连叫了三声,莫三娘才反应过来。

暗自摇了摇头,林媛指着那些布道:“我先带我爹去逛街了,等下我回家的时候再过来取这些布啊。”

莫三娘愣愣地点了点头,一双眼睛却是怎么也离不开眼前的谢致远了。

经过谢致远身边的时候,林媛偷眼瞧了他一眼,发现这家伙居然也在打量她。只是,她看的是他的神态,而他则看得是她的装扮。

林媛也算是阅人无数了,怎会看不出来这家伙存的是什么心思?心里冷笑一眼,赏了他一个大白眼,慢悠悠地牵着小妹走了。

昨天她就说过,这谢致远今儿定然会找上门来,而且连上门的理由她都猜透了。

果不其然,还没等林媛走远,那谢致远已经迫不及待地上前两步,沉着脸低声道:“三娘,你昨日讹了我娘十两银子,是不是?”

林媛咬唇,为莫三娘抱不平。看着刚才她那表情,显然是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情郎了。只是不知道,情郎一来就质问她,莫三娘会是什么心情。

犹豫再三,林媛还是没有回转身子去揍那渣男一顿,毕竟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她一个外人不好掺和。

更何况,以莫三娘的性子,不让她亲眼看清楚那个渣男的真面目,只怕还是会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回到稻花香,林媛跟六子嘱咐了几句装修时的注意事项,就跟小妹一起推着林家信出门了。

以前林家信几乎是天天往镇上跑,这么久不来,还真有些生疏了。不过,再怎么生疏,肯定也比林媛熟悉的多。

一边逛着,林家信的话匣子也打开了。

“这个店里的桌凳都是爹做的呢。瞧那个桌腿,当时你二栓哥不注意,还给多锯了一段走呢,差点这桌子就成了三条腿,哈哈。”指着街边的一个面馆,林家信不无自豪地跟闺女说着以前的高兴事。

林媛姐俩儿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爹这样的笑声了,都高兴地不得了。

林家信在镇上也有不少熟识的老朋友,老铁头就是其中之一。林媛推着他在西街上转了一圈之后,就绕到了主街打铁铺去了,那里还有桂芝嫂子在摆摊卖凉皮呢。

远远地就听到了老铁头打铁的声音,林家信激动地摆了摆手,让林媛停了下来,自己双手扶着轮椅的轮子,慢慢往打铁铺的方向行去。

这还是林家信头一次自己操纵轮椅呢。看着爹那有些吃力的背影,林媛鼻子一酸,慢慢地跟在了后头。

此时虽然不是吃饭点,但是主街毕竟是主街,即便是在街角,也有不少人。大家纷纷侧目看向林家信坐着的这个稀奇古怪的东西,像是椅子却有轮子,像是车却有扶手。如此古怪的“座驾”,还真是头一次见识呢。

林家信当然也注意到了周围人的指指点点,不过他没有一点胆怯和羞涩,反而很是坦然地接受着大家的目光,自己闺女给自己做的好东西,别人看看又有何妨?

老铁头正在埋头打着手里的铁,一滴汗珠从额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滴到了手里发红的铁片上,刚发出一声“呲”的响声,就已经变成了一缕白烟不见了。

“加大火!”低头冲着小铁头闷声喊了一嗓子,老铁头一边把铁片放进了烧红的碳炉里,一边顺手用脖子上的布巾擦了擦脸上的汗。

这一抬头不要紧,老铁头差点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笑意盈盈的男人给吓呆!

“老哥,别来无恙啊。”林家信挥挥手,十分满意老铁头此时的表情,显然对于自己的突然出现而把他给吓傻了的行为十分高兴。

林媛站在一旁,被自家爹这种小孩子似的行为给逗乐了。不过这也正好说明他们两人之间的友情十分深厚,不然,林家信绝对不会自己动手过来,更不会在老铁头面前静静等了好一会儿都不叫他。

这个老爹,明明就是想给人家一个惊喜嘛!不过现在倒好,惊喜都快变成惊吓了,看老铁头那黑黝黝地脸上冒的汗呦!

林媛姐妹俩互望一眼,都忍不住捂着小嘴儿咯咯笑了起来。

“你这家伙!”老铁头一愣之后便是狂喜,连那刚刚放进炉子里的铁片也不管了,一甩手里的布巾,三两步就窜到了林家信面前,照着他的肩膀就是一拳:“神出鬼没地,我还以为自个儿看错了呢!”

老铁头显然也高兴地不得了,下手有些重,林家信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不过还是笑呵呵地:“我看你正忙着,哪里敢打扰你?你要是再跟上次似的,把我给抽一边去,可咋办?”

一说起这事来,老铁头和林家信全都放声大笑起来。

原来有一次林家信来找老铁头做东西,因为东家催的急,林家信一来就催老铁头。当时老铁头正忙活着手里新接的一个物件儿,虽然不是很贵重,但是以前从来没有做过,所以甚是看重。

被他这么一催,老铁头一分心,锤子就偏了准头,砸坏了一个地方。这可把老铁头给气坏了,哇啦哇啦地叫着,差点用锤子把林家信的脑袋给砸扁了!

笑过之后,老铁头才想起了林家信的腿来。一低头,果然见他坐在一个带着轮子的椅子里,腿上还放了一个小薄被子。心里一股悲伤流过,不过很快就被他掩盖住了。

老铁头围着林家信转了一圈,连连称奇:“啧啧,这就是二栓子说的那个轮椅?还真不错。他啊,天天在我这里炫耀,说是做了一个别人都没有做过的东西,肯定能引起人们的关注。我还不信呢,敢情是真的!”

被老朋友夸了一番,林家信更加高兴,指着已经去桂枝嫂子的凉皮摊上说话的两个闺女,骄傲地说道:“当然是真的了!这可是我闺女给我设计的!怎么样?我闺女是不是特别聪明特别厉害?”

老铁头撇了撇嘴,不过对于林媛的心思和聪明却是赞同的,当即就开玩笑地说道:“对,你闺女最聪明最厉害!哎,我不是早就说过要让你闺女给我当儿媳妇儿的吗?你一直说考虑考虑,这都半年多了吧,考虑得怎么样了?”

这还是林家信腿还没事的时候,俩人一块喝酒开玩笑说的话呢。

林家信当然知道老铁头也只是说说而已,若是以前,他也许还真的会考虑一番,但是现在嘛,还真的要两说了。

想到那个整日里往自己家里跑的夏征,林家信忍不住扬了扬唇角:“老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俺家闺女早就有主儿了!”

老铁头当然知道两家结不了亲,不但没有一点不高兴,反而还很是好奇地小声问道:“有了?哪家的公子?我可告诉你啊,你家闺女这么优秀,要是个一般人的话,别说你了,就是老哥我都不同意啊!”

“保证你同意!”林家信还不知道夏征和林媛两人已经私定了终身,连信物都给了闺女。所以没有把夏征说出来,不过这个准女婿,他却是认定了的。

老哥俩儿叙着旧,那边林媛和小林霜到了桂芝嫂子的凉皮摊子上坐了坐。

这才多久没有来,桂芝嫂子的生意真是越做越大了呢,先不说用来给客人吃饭的桌椅多了不少,就连卖货的摊子也大了将近两倍。而且,桂芝还在街边架起了一个大炉子,当场烙饼烙烧饼。

现在还不到吃饭点儿,摊子上没有什么人光顾。桂芝正一边跟林媛说话,一边忙活着赶紧烙饼呢。

说是个大炉子,其实就是个大铁桶,里边放了碳,顶上是个可以来回活动的铁板。这是桂芝平日里无事,自己琢磨出来的,铁板上可以烙烧饼,大铁桶里边还分了不少小格,可以用来把烙好的烧饼放进去保温。

林媛对她的这个小发明赞叹不已。

以前都是三婶子在家里把烧饼烙好了,第二天再让媳妇儿带来镇上卖。但是现在天气凉了,烧饼凉了买的人就少了,所以她现在基本就是来了以后现做。

虽然这样会更加忙活一些,但是刚出炉的热乎乎的烧饼更加受人喜欢。有不少人甘愿排队等着,也要买上一个烧饼尝尝呢。

生意越做越大,总是这样摆路边摊也不是个长久之计。林媛扭头,对正在烙烧饼的桂芝嫂子道:“嫂子,你这生意做得这样大了,有没有想过盘个店面下来,开个铺子?”

桂芝把一个提前做好了的面团麻利地擀成了圆饼,加了自制的油盐和芝麻碎进去,再团成面团擀成面饼,才放到了铁板上烙了起来。

听到林媛的问话,她笑呵呵地抬了抬头:“你还别说,我还真跟你二栓哥提过这事呢。不过最近他不是正忙着做轮椅吗,俺们两口子挣的银子都得给他用来进木材买料了。等他把轮椅卖出去了,手头富裕了,俺们就盘个铺子下来,不再这样摆摊了。”

“嫂子,你要是缺银子,我这里有,我可以……”

不等林媛说完,桂芝连忙摆手,神色严肃:“媛儿,你知道嫂子跟你说这些,不是跟你借银子的意思。”

见林媛笑着点头,桂芝才又低头翻了翻铁板上的烧饼,继续道:“这些天一有空我就去街上转悠,看看哪儿有合适的店面。依着你二栓哥的意思,是盘下两个铺子来,最好是紧挨着的。一个用来卖凉皮,一个用来卖轮椅。铺子我都看好了,就在隔壁街的头上,那边来往的人多,而且大多是有钱人,卖轮椅的话肯定好卖。”

“隔壁街?”林媛手指了指西街,她的稻花香不是就在那条街上吗。

桂芝嫂子摇了摇头,笑道:“本来是打算去那的,但是那边没有合适的,就在东边街上找了一个。别看那条街上有个春风楼,不过俺们的店在另一头,不打紧。”

林媛点点头,的确,桂芝嫂子想要找的是两家铺子连着的,这样的店面还真是不好找。她在西街盘店的时候,不是也等了好长时间才等到了孟良冬出手吗?

其实一开始林媛也看上了东街,但是碍于家里还有两个小妹,在那边不方便,才把目光转到了西街的。说真的,东街的生意要比西街好做一些,再加上他们两口子都挨着,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既然已经看好了铺子了,那就赶紧盘下来吧,两个相连的铺子还真是不好找呢。”

桂芝笑了笑,点头:“嗯,已经交了定金了。那两个铺子是一个老板,打算先把店里的陈货甩一甩再出手。所以,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准备银子。”

见林媛皱了皱眉头,桂芝看出了她的思虑,宽慰道:“放心吧,你二栓哥以前给那家店的老板做过货架,也算是熟识了,不会骗了我们的。而且我们交定金的时候还立了字约的,若是他反悔,顶多就是再重新找个铺子罢了,不会有啥损失的。”

那就好。

林媛这才放下心来,打趣道:“老板娘,等盘了铺子下来,是不是就得雇个人帮你干活了?哪里有老板娘自己动手干活的道理?”

桂芝被她这话逗得就是一乐,嗔了她一眼,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掩不住:“谁说老板娘就不能干活了?你都开了两个铺子了,难道就管了?”

林媛笑着挠了挠了头。

“不过呢,雇人就不用了。”桂芝的烧饼已经烙的差不多了,擦了擦手,坐到了林媛身边,就等着一会儿客人上门了。

“那两个铺子后边有个小院子,虽然地方不大,但是也有两个房间的。到时候我就把你婶子和小河他们一块接过来,俩孩子要是能在学堂里念书最好,若是考不进去,就在旁边的小学堂里先读着。我跟你婶子两个人忙活着店里的活计就够了,不用再雇别的人手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开铺子不像摆路边摊,时间会更长一些,他们两口子都在镇上,家里肯定就顾不上了。与其两人不放心地来回跑,还不如把家里的老人孩子也一并接过来呢。而且,这两天她也打听了打听,镇上除了那个最好的学堂外,还有个小学堂,不少一般人家的孩子都去那里念书了。

林媛一开始还打算让林薇和小林霜也去那个小学堂念书呢,所以等稻花香开了起来以后,她也在考虑着,是把一家人都接到镇上来,还是只让两个小妹来回跑。

抬手抚了抚还在埋头吃着烧饼的小妹,林媛宠溺地笑了笑。

坐了一会儿,桂芝嫂子摊子上也开始慢慢有了客人。林媛瞧了瞧天色,到了回家的时间了。

老铁头说什么也得让林家信留下来好好喝两盅才行,不过现在林家信还在喝着汤药,不能沾酒,于是两人约好等他腿完全好了之后,再一起喝酒这才作罢。

推着林家信慢悠悠地往稻花香走去,林家信顺路还给刘氏和闺女们挑了几件小首饰。

刚到稻花香门口,林媛就瞧见对面铺子里谢致远匆匆忙忙地从布匹店里出来。

莫三娘似乎在喊着什么,紧紧追了出来,见他已经走远,恨恨地跺了跺脚,咬唇回了铺子里。

林媛不放心,让六子把林家信先推回前堂休息一会儿,自己则去了布匹店里看看。

------题外话------

昨天的答案是一万二哦,你答对了吗,么么哒~

感谢~zhlong518~的五星评价票和~yachielee~的月票,(づ ̄3 ̄)づ

收藏已经到1990了,咱们的抢楼活动还会远吗?哈哈哈哈~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