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真渣,生产/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甫一进门,林媛就看到莫三娘正红着眼睛愤愤地把柜台上的几匹布扔进了货架上。

眼睛扫过柜台上歪歪躺着的十两银锭子,林媛咬了咬唇,轻轻喊了一声:“莫姐姐,你,没事吧?”

莫三娘这才觉察到店里来了人,下意识地抹了一把眼睛,待抬头看到是林媛,微微一愣,随即苦笑一声:“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是看到了,只是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而已。

林媛点头,默默帮她把布匹放到货架上。

柜台上放着的还是林媛离开时摆着的那几匹布,显然这么长时间,店里没有其他顾客来光顾。不可能是店里的生意不好,林媛猜想,多半是莫三娘下了逐客令,暂不营业的缘故。

也不知道这两人都说了些什么,怎么那谢致远匆匆忙忙就给走了?莫三娘又是抹泪又是愤恨的?

把布匹放好后,莫三娘才仿佛脱力一般,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眼泪好似流干了似的,只觉得眼睛干干的生疼。她用两根手指捏了捏眉心,才叹了口气,有些自嘲地笑了:“妹子,你知道吗?我们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有见面了,本来以为今日他来了,会好好地……却不想,他一进门就质问我是不是讹了她娘的银子!”

这话,林媛出门的时候是听到了的,果然跟她想的一样,莫三娘也因此生气了。若说是讹银子,那他找的不应该是莫三娘,而是她才对。

“莫姐姐,对不住,是我……”

莫三娘握住林媛的小手,安慰地拍了拍:“没你的事,那个老太婆从我这里白吃白拿了这么多东西,远远不止十两银子了。就算你不跟她要,就冲着她带着,带着准儿媳过来冲我示威,我也不能白白便宜了她!”

“你不知道,昨天我本来打算看她们挑上了什么,就以双倍的价格卖给她们的。我受了她这么多气,也该给她点颜色瞧瞧了!”

林媛看着莫三娘愤愤不平的模样,暗地里撇了撇嘴,她才不信这话呢,若是昨天她不出现,只怕莫三娘又要被那个老太婆坑走不少值钱的布了。

倒不是她不相信莫三娘的性子,而是昨天的时候,她还对谢致远心存幻想,所以对他娘也不好太过苛刻。但是今日不一样了,看来谢致远是真的让她伤心失望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林媛还是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给足了莫三娘面子。

“那你把银子还给他了?”

这话林媛是明知故问,那十两银子明明在柜台上躺着呢。

果然,莫三娘冷笑一声:“我被他气坏了,把银子砸进了他怀里。妹子,你别看他是个读书人,他娘还看不起我是个开铺子的,其实以前他们家过得特别艰难。若不是我背地里用自己挣的银子偷偷接济他,只怕他根本就念不出个什么玩意儿来!”

莫三娘哼了一声,眸子里满是嘲讽:“他娘不是最讨厌做生意的吗?不是说我配不上她儿子吗?结果怎么着?还不是给她儿子找了个烧砖的媳妇儿?”

林媛差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烧砖的,这话倒是也贴切,马小倩家里就是以出红砖挣钱的。只是,人家比莫三娘更有钱罢了。

“姐姐别生气了。”林媛起身给莫三娘倒了一杯热茶,让她润了润嗓子,许是刚刚两人吵过架,此时她的嗓子有些沙哑。

莫三娘喝了水,想起了方才谢致远的话,定定地看着林媛,问道:“妹子,你知道他刚才跟我说啥吗?他说那个马小倩不是他乐意娶的,是他娘逼他娶的。他本来是打算早早地过来告诉我一声,可是衙门里公务繁忙,他实在是脱不开身,才会让那婆媳两人抢先一步来了店里。妹子,你觉得他说的是真的吗?衙门里真的那么忙吗?以前他倒是也好久都不来找我一趟,应该是真的很忙吧。”

林媛扶额,恋爱中的女人啊,果然是傻子。李昌这个县太爷整日忙到了青楼里,衙门里还会公务繁忙?这谢致远还真是会找借口啊!

偏偏这个傻女人,居然还有些相信了。

林媛不答反问:“那他是不是还说,等他跟马小倩成了亲,就说服他娘让你也进门?”

正打算喝水的莫三娘,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林媛,若不是她亲眼看到林媛推着她爹出去了,只怕都要以为这丫头刚刚偷听了他们的谈话。

一看莫三娘这表情,林媛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渣男,真是个地地道道的渣男啊!

自己耽误了人家姑娘好几年青春时光也就罢了,现在自己有了媳妇儿,还妄想着以后妻妾相伴的好日子呢!

“莫姐姐,你不会是答应了吧?!”林媛急的都站了起来,若是真的答应了,这莫三娘也就不值得她如此诚心相帮了。明知道自己已经被骗了一次,居然还会心甘情愿地等着第二次,这么傻的女人,她再怎么拉她一把,都不会爬上岸的。

莫三娘瞧她这猴急的模样,噗哧一乐,赶紧把她拽到了椅子上坐好,笑道:“你这丫头,怎么比我还着急?放心吧,我莫三娘就是再卑贱,也不可能给人家去做妾的。”

虽然她莫三娘说不上出身大户人家,但是自小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娇惯着长大的,再加上又是家里的幺女。就算她自己猪油蒙了心要去做妾,她爹娘和姐姐也不会同意的!

“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请求来。我莫三娘自问从来没有对不起他过,就连他娘那样刁难我,我都没有冲她红过脸。即便是知道他有了媳妇儿,我虽然很伤心,但也没有想过要一直缠着他,霸着他。”

“今日能跟他见最后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能给各自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又何尝不好呢?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居然这么无耻!我,我真是。妹子,你说我这么多年的感情,是不是真的错付了?”

当然是,林媛真想点头啊,但是看到莫三娘那痛苦不堪又纠结的模样,还是十分厚道地婉转说道:“姐姐想开了就好,为那样的男人伤心伤神,真的不值得的。”

只是为何谢致远走得时候,她还要追出来呢?

“我也知道不值得,只是希望他不要再来纠缠我就好了。”莫三娘看了店里一圈,浅笑一声,“我本打算把银子还给他,从此跟他斩断情缘再无瓜葛。他倒好,把银子扔到柜台上,理都不理我,还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让我过门的。可恶,他以为他是谁,我还要上赶着给他做妾?”

现在林媛终于知道为什么莫三娘对他那么失望了,敢情是这家伙痴心妄想,美梦还没醒呢啊。

不过看到莫三娘这决绝的态度,林媛倒也放了心,只要莫三娘不心软,不怕那家伙死缠硬磨。只是他那个老娘和媳妇儿,显然不是好相与的,千万不要再来找事才好。

又跟莫三娘说了会儿话,直到小林霜过来催她回家,她才猛然发现已经快要中午了,他们还得赶回家跟刘氏一起吃饭呢。

跟莫三娘打了个招呼,让六子把她买给范氏和刘丽敏的花布取了,一家人才赶紧动身回林家坳了。

今儿这一趟算是收获颇丰。这次六子找的装修工人十分靠谱,答应了五天之内绝对能把铺子装修好。

林媛本来打算把装修的事交给六子看着的,但是想到跟金玉儿的约定,她还是决定自己去店里守着比较好。

家里,小石头儿正握着毛笔,在练习她给小林霜买的字帖。三婶子不识字,不过看着小孙子那认真仔细的模样,也由衷地高兴。刘氏则带着林薇和小河在绣花。

小河还是头一次接触女红,绣出来的东西自然不能看。不过林薇倒是进步神速,经过这么些日子的练习,基本上已经可以自己绣一个简单的小荷包了。而且那花色也不像以前似的,只有单调的几种,她已经跟刘氏学会了自己配线,绣出来的线条过渡均匀流畅,栩栩如生。

林媛把在镇上买的甜糕拿出来分给孩子们吃,又把金玉儿打算买轮椅的事告知了三婶子,请她回家的时候把这个消息捎给林二栓。

这几日林二栓连镇上的活计都给辞了,就专心地在家里研究各式各样的轮椅摇摇椅什么的,而且家里也做了不少成品。若是金玉儿没有什么特别要求,林二栓完全可以把家里做好的轮椅卖给她一个。

听林媛带回来这么一个好消息,三婶子高兴地脸上的皱纹又深了几分,赶紧招呼着两个孩子回家去告诉儿子了。

果然还不过一刻钟,林二栓就风风火火地跑进门了,一进门就急急喊道:“媛儿,媛儿,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有人要买轮椅?”

林媛刚给林二栓端了脸盆洗了洗脸,正要把脏水倒掉,差点被林二栓撞翻。

稳了稳手里的水盆,林媛好笑地嗔了他一眼:“二栓哥这是不信我的话了?那你去屋里问问我爹,我爹的话你总该是相信的吧?”

林二叔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憨憨地笑了笑:“我,我这不是太激动了吗。我怎么会想到,你们才去了镇上一趟,就,就有生意上门了呢!嘿嘿。”

林媛也被他这样子逗乐了,屋里林家信听到了他的话,哈哈笑着冲他挥挥手。

林媛赶紧把水倒掉,放好盆子,也跟着林二栓进了门。虽然生意上门了,但是还有好多事需要忙活呢。

“二叔,你瞧瞧,这是我这些天研究出来的新样子。”林二栓果然是有备而来,把他在家里画的各种各样的轮椅图纸都带了来。

林家信接过来,打开和闺女一起看了起来,不禁对林二栓刮目相看。这图纸得有十来页,每一页上都是一种款式,而且每个款式还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各画了一个完整图,旁边更是画着有特色的小结构图。

“二栓哥,就你这样认真的精神,想不发财都不可能啊!”

这话林媛是发自肺腑的,虽然她给林二栓两口子指了挣钱的路子,但是也得两人争气有头脑才行,不然也是白搭。

显然,这两人都没有让她失望,一个聪明勤劳,一个认真仔细,好日子指日可待。

林二栓被林媛夸得脸上一红,又开始不好意思地挠头了。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林家信则比林媛看得要更深入一些。每一张图纸都仔细地研究了一番,而后指着其中几个地方,给他提了些自己的意见。

林二栓一边听着一边记了下来,看来等下回了家,又要好好研究一番了。

趁二人研究的时候,林媛到厨房里把面条擀了出来,还把卤也做好了。

好长时间没有吃打卤面了,可把小林霜给馋坏了,都冲着她念叨了好几天了。所以今儿林媛特意做了炸酱,还多放了好多肉丁。

想着刘氏怀有身孕,多吃些蔬菜对她和小弟弟都好,所以林媛还又做了一份豆腐青菜卤。另外,又把自己泡的绿豆芽用热水焯了焯,当做菜码。

这泡绿豆芽的小木盒子,是她让林长庆帮忙做的。本来是打算让林家信做的,但是林长庆跟着林家信也学了挺长时间了,也该让他自己练练手做些东西了。所以林媛就找上了他。

索性林长庆聪明,干活也利索,才两天就给林媛做了一个大个的木盒子出来。这盒子底上有规则的细长条孔洞,正好能让绿豆漏不下来,但是还能让绿豆的根和芽从洞里伸出来。

有了这个,可比在大盆里泡绿豆芽好用多了。

各种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就等着林家信和林二栓谈完后煮面条了。

林媛擦擦手,回到了屋里,两人已经在研究最后一个轮椅了。静静听完,林媛又把金玉儿的话跟林二栓说了一遍。

毕竟是第一份生意,而且还是金家这样的府邸,林二栓心里多少还有些忐忑。

林媛看了出来,笑着开解道:“二栓哥,你别有太大压力,虽然那金家很有钱,但是这个金家小姐却是个好相与的。她既然看上了你的手艺,你就大胆地放手去做,大不了她哪里不满意,我们再改嘛。能做成她的生意最好,若是做不好我们还可以有别的生意啊,反正现在整个驻马镇,就只有你一个人会做轮椅,我们还怕客人丢了不成?”

林二栓一想也是这个理儿,心里多少没那么担心了。

“嗯,明儿我就带着这些图纸跟你嫂子一起去镇上,到你的店里等着她。听你的意思,她肯定是想要的,我猜这两天她应该就会遣人去店里找你了。”

林媛点头,想了想又道:“二栓哥,你明儿还是跟着我的马车一起去镇上吧。我猜想她可能是给她的长辈准备的,没准还是个女人。你再带上一个做好了的适合女人乘坐的轮椅,光让她看图纸的话,我觉得不如看成品来得快。再说了,反正现在我也有自己的铺子了,那个轮椅就直接放到我的店里好了,把它当成样品,以后再有顾客上门,我们就让他们直接看样品。看图纸的话,万一再让同行的人偷学了去就麻烦了。”

林媛这顾虑不无道理,主要是林二栓这图纸画的太详细了,只要是行内人,一眼就能看明白,可别到时候让人家捡了现成的便宜。

林家信也十分同意闺女的话,再三叮嘱林二栓把给顾客看得图纸和自己做活儿的图纸分开。详细的不要拿出来,给顾客只看那前后左右四个大图就够了。

林二栓连连点头,手里的图纸捏的更紧了,生怕此时就会有人来抢了自己的一般。

不过还有一个事,林二栓十分拿不定主意,斟酌了再三,还是开口了:“这个,这个轮椅,我们该怎么卖合适呢?以前没有见过这东西,我也不知道该提个什么价格啊。”

林媛抿了抿唇,这林二栓还真是老实到家了,连开价都不好意思开口了。不过这也不怪他,轮椅这东西的确是个新鲜东西,若是太贵了恐怕没有敢买,若是太便宜了,就会烂大街了,说不定那些别有用心的同行随随便便就能买回去一个,拆吧拆吧,就知道轮椅的结构了。

林家信皱眉想了想,道:“不能太便宜了。”

林媛也同意:“二栓哥,你这轮椅的成本大概是多少?”

林二栓伸了个手指头:“十多两吧,所以我家里也只是做了两个出来而已。”

十多两啊,林媛想了想,伸出了一个巴掌:“那你就卖五十两。倒是也能还价,但是最低不能低于四十两银子。”

啊?五十两?

林二栓张大了嘴巴,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林媛,想要确认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他做一个床也就才收二十两而已,而且还是用的最好的木材。这就一个轮椅啊,只是多了两个轮子而已,居然都超过两个床的价格了。

真的有人会买吗?

似是看出了林二栓的顾虑,林媛挑眉一笑:“放宽心,绝对有人买的。等以后别的木匠把轮椅做出来了,我们再降价不就行了?物以稀为贵,现在你可是头一份,还怕没人买吗?”

再说了,这区区五十两银子,对于那些有钱人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她光是做了一些月饼,还挣了不止五十两银子呢。

虽然林媛说的信誓旦旦,但是林二栓还是忐忑不安,连林媛让他留下吃饭的话都没有听到,就捏紧了图纸怔怔地回家去了。

林媛撇撇嘴,莫非自己真的把他给吓到了不成?

摇摇头去厨房下了面条,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饭。这绿豆芽还是她都一次拿出来做菜吃呢,不过嫩白嫩白的豆芽显然很受大家的欢迎。

林媛想着,这绿豆芽涮火锅最好了,还有冻豆腐,等到了冬天,她再准备个小火炉子,一家人围着火炉子涮火锅,那才叫一个痛快!

不知不觉间,林媛又想起了一个挣钱的新门路,等稻花香开起来了,她就在旁边再盘个店面下来,开个火锅店,冬天涮火锅,夏天卖烤串,铁定火的不得了。

上次泡的绿豆芽这次几乎全都吃光了,林媛想着就再泡上一些,而且这绿豆芽除了涮锅和当菜码,还能炒着吃,也能放到其它菜式里边做配菜,比如水煮鱼啊水煮肉片什么啊。

一边往木盒子里撒了一把绿豆,又放到了有水的地方养着,这绿豆芽长得极快,有个一两天应该就能长大可以吃了。

林媛正想着明天晚上用绿豆芽做水煮肉片吃,忽然就见小林霜一脸惊慌地跑进了厨房,嚷嚷道:“大姐,大姐!不好了!小母羊,小母羊,生病了!”

说完,小姑娘骨碌碌的大眼睛里满满的已经全是泪水了,仿佛那小母羊下一刻就要咽了气一命呜呼了。

林媛也被她这个样子吓坏了,连手上的水都来不及擦干,赶紧跟着小林霜一起到母羊的圈里看看是怎么回事。

林薇也守在了母羊旁边,见大姐来了,泪光盈盈地哽咽道:“大姐……”

家里的兔子啊羊啊的,几乎都是林薇亲手喂养的,以前家里还有小毛驴,现在豆腐坊开始正常运转了,林媛就把小毛驴送到了豆腐坊去工作。临走时,林薇还特别不舍得,现在小母羊出了事,她更是心疼的不得了了。

“没事没事,大姐先看看怎么了。”林媛安抚好了两个小妹,赶紧看向了小母羊。

只见小母羊一会儿站着一会儿趴着,甚是烦躁。不仅如此,它趴下的时候,后腿根本不像以前那样是弯曲着的,反而是向后伸直的,这可跟正常羊不一样啊!

林媛又见这母羊一直往自己后边看,而且它的屁股那里好像还开始流出微微泛黄的水渍了。

难道是这小羊要生产了?

听到外边的动静,刘氏托着肚子也出来了,看了一眼,皱眉沉思道:“莫非是要生小羊了?”

“我看像。”见刘氏跟自己想法一样,林媛心里的猜测更确定了。

可是家里根本没有人能给小羊接生,而且听六子说,这羊是头一胎生产,也不知道它自己能不能顺利地生下小羊来。

就在林媛担心不已的时候,屋里林家信隔着窗户忽然喊道:“去你村长爷爷家,把你憨子叔叫来。头两年的时候他养过羊,应该知道怎么接生。”

“对,怎么忘了他了?二丫,快去叫人。”刘氏一拍手,这才想起来村里是有人养过羊的,赶紧招呼着林薇去叫人了。

林薇心系小母羊和小小羊的安危,一抹眼泪赶紧跑出去了。

小林霜嚷嚷着也要去,被林媛一把扯了回来:“你就别去了,跑得这么慢,你二姐还得等着你,耽误时间。”

小姑娘撇撇嘴,想要反驳。可是一低头正好瞧见自己满是肥肉的小粗腿儿,立马没声了。

林薇动作很快,不一会儿林大憨就被叫了来。

林大憨人如其名,为人特别憨厚,话也不多,不过干活很利索。

路上就已经听林薇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一进门就朝着羊圈走去,只是一眼,他就看出了门道:“没事,才刚刚破水。等到小羊出来还得有一会儿,你们别着急,这羊屁股这么大,肯定好生。”

果然是专业的,林媛几人听了他的话,才稍稍放下心来。

不过林大憨却没有闲着,慢慢走到小母羊身边,趁着小母羊站起来的工夫,用手摸上它鼓鼓的微微有些下垂的肚子。

那小母羊似乎也知道眼前这人是来帮助自己的,异常地平静,既不低号,也不烦躁了。只是在林大憨慢慢抚着它肚子的时候,可能有些不太舒服,它稍稍扭了扭头而已。

“怪不得肚子这么大,里边有两只小羊呢。”

林大憨憨憨地扯了扯嘴角,对林媛几人笑道:“一般的羊都只是生一只小羊,没想到你家的羊却是两只。依我看它的肚子,若真的是两只,恐怕个头儿不会太大,不知道能不能都活得下来。”

听了林大憨的话,刚刚还有些喜色的几人顿时又开始担忧了。

林媛以前没有养过羊,但是却是养过小狗的,她记得她养的那只小泰迪狗第一次生产时,因为小狗个数多,到了最后母狗都没有力气了。还是她当机立断伸手进去慢慢拉出来的呢,不然的话,恐怕母狗和小狗都要被活活憋死了。

也许是为了帮助小母羊生产,林大憨慢慢地开始帮它往下揉肚子,动作很慢很轻柔,但是林媛知道这肯定是需要手法的。

怕刘氏在一旁站得久了会累,林媛先把她送回了屋里去。虽然只是一只小母羊而已,但是刘氏还是有些担心的,跟丈夫在窗口一起看着这边。

也不知道揉了多久,小母羊的羊水越来越多,林大憨知道小羊马上就要出来了,一边继续揉肚子,一边轻声地给小母羊加油鼓劲儿:“好了,快出来了,快出来了,别怕,使劲儿,对,就是这样,再来一次。”

原本这样的场面不该让林薇和小林霜看到的,但是这两人好像谁也不害怕似的,全都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小母羊的屁股。

小林霜甚至在小羊的头出来以后,还兴奋地拍着手给母羊喝彩:“好棒好棒!看到头了,看到头了!脖子也出来了,还有腿,哇,腿也出来了!好漂亮的小羊啊!”

此时门外也有不少路过去地里干活的人,听着小林霜这声音,都以为是刘氏在生孩子,全都好奇地往院子里张望。

待看到原来是小羊时,都好笑地捂着嘴走了。

林媛被小妹弄得满脸黑线,这么不知羞的家伙,谁想要?赶紧弄走吧!

已经生下来了一只小羊了,姐妹几个都没有见过刚出生的小羊,全都好奇地围着看。只见那小羊浑身湿乎乎的,好在第二只小羊还得有些时间间隔,母羊有时间给它舔干净。

那小羊在母亲的舔舐下,原本躺倒的身子慢慢做了起来,而后,两条后腿使力,前腿试了两次,终于站了起来。

“好棒好棒!小羊站起来了,小羊好厉害!”小林霜拍着手又是蹦又是跳,兴奋极了。

那小羊十分聪明地找到了母羊的奶,开始贪婪地吃了起来。

其实在母羊生产前几天的时候,它就已经有奶了,只是还是乳黄色的初乳,林媛不确定大人喝了以后会不会有什么不好。所以没有给刘氏挤来饮用,不过现在好了,小羊把初乳吃掉了,她也不用担心了。

小羊吃了一会儿奶,母羊突然又开始烦躁不安起来。

“第二只了。”林大憨先把小羊抱到了一边,让林薇她们几人看好了,以防它突然走过来影响母羊生产。

然后,林大憨就开始跟第一次时一样,用手慢慢抚摸着母羊的肚子,帮助小羊出来了。

不过这次显然没有第一次容易。母羊毕竟是头一次生产,生第一只的时候已经用了不少力气,这次明显有些疲惫了。在小羊的头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就卡在那里不动了。

没办法,林大憨见它久久不能使力,只好伸出手来,轻轻拉住了小羊的脑袋,一手随着肚子的宫缩按摩着,一手趁机往外轻轻拽动。

“你们把小羊看好。”想着身边还有几个小孩子,林大憨不想让她们看到这样的场景,扭头吩咐她们把小羊照顾好。

其实不用他说,林媛就已经找借口让林薇抱着小羊去了一边,跟没有出生的小羊相比,显然这头眨着湿漉漉眼睛的小羊更讨小林霜的喜爱。

有了林大憨的帮助,第二只小羊总算是有惊无险地生了出来。只是没有第一只那么强壮而已。

小家伙费了老半天力气,都没有从地上站起来。

小林霜焦急万分地看着那苦苦挣扎的小羊羔,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全神贯注地看着,卖力地给它加油:“小羊,站起来!站起来!”

正在给林大憨打水洗手的林媛差点喷出口水来,怎么小姑娘这句话,让她莫名地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个电影里女神说过的台词呢。

不过好在这只小羊羔也十分坚强,在挣扎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慢慢站了起来,冲到了母羊肚子下边开始吃起奶来。

这些日子得到林薇的悉心照顾,小母羊的奶水十分充足,两只奶都肿胀得很厉害,即便是两只小羊吃,也能再给刘氏挤出一碗满满的奶水出来。

待林大憨洗完手后,还不等林媛感谢,他就已经悄没声地走掉了。

望着他那憨厚的背影,林媛依旧大声地喊了一嗓子:“大憨叔,多谢你啦。”

林大憨挠了挠头,回头嘿嘿笑了两声。

有了这两只小羊羔后,羊圈里更得好好地收拾收拾了。

趁着两只小羊吃奶的工夫,林薇和小林霜赶紧去厨房里抱了些干草出来给它们垫上,生怕它们卧在泥地里会着凉。

这些干草,还是下雨之前,姐妹俩去小水洼儿边割来的呢。一直放在厨房里才没有被淋湿,不然的话,还真不知道要给小羊们去哪里寻找干燥的草垫子呢。

小羊们吃饱了奶水,在干净的草垫子上偎依在母亲身边沉沉睡着了。

林媛看着它们这安静恬淡的模样,断了立马给刘氏挤羊奶的念头,今儿这母羊才刚刚生产,还是让它恢复恢复明天再挤奶吧。

刚刚生产完的母羊不能喝凉水,林媛还特意给它准备了一些温热的盐水,用来给它补充体能。幸好现在还不是很冷,还能找到一些青草给它吃,林薇和小林霜就去小水洼儿边找了些相对较嫩的青草回来。

忙活了这一下午,还真是提心吊胆的,不过幸好母羊和小羊们都没有什么事。

屋里刘氏和林家信全程目睹了生产的过程,看着小母羊那痛苦的模样,林家信不自觉地覆上了媳妇儿的手,想当初媳妇儿生孩子时也把他吓得不行不行的。

晚上吃饭时,几人的讨论焦点当然就是刚刚出生的小羊们了,小林霜激动万分,已经跑去看了七八趟了。

林薇倒是沉稳一些,扒了一口碗里的米饭,问道:“大姐,光给小母羊吃草行吗?我听小姨说过,女人生了孩子要多吃鸡蛋,还要多喝红糖水,要不咱们也给它加点有营养的东西?”

林媛一口饭卡在嗓子眼儿,差点喷出来,这个大妹啊,难道是想让小母羊跟人坐月子似的,吃点鸡蛋喝点红糖吗?

刘氏也是好笑地摇了摇头,嗔了这个傻乎乎的闺女一眼。

“咳咳,那个,我听说好像吃点水果什么的比较好。”林媛也不管是真是假了,随口胡诌了一句,“改天我去豆腐坊里,看看那两棵树上还有没有苹果,若是有的话,我摘几个回来,看看小母羊吃不吃。”

林薇和小林霜却是当了真,一再叮嘱着大姐一定要把苹果摘回来。

林媛嘴上应着,心里却暗自嘀咕,本来苹果长得就不多,这会子肯定都没有了,到时候直接跟她们说都被干活的人摘光了就行了。

只是,还没等林媛去豆腐坊摘苹果,当她第二天起床开门时,竟然意外地在堂屋门口发现了一篮子苹果。而且个个红彤彤亮光光的,别说坏了,就连个黑色的小斑点都没有。

林媛大惊,吓得后退了两步。这苹果来得突然,里边又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谁知道是谁给送来的。

而且最令她惊异的是,这送苹果的人,竟然能把苹果送到她们家的堂屋门口,而不是大门口。

林媛赶紧跑到大门那里仔细看了看,确定这个门还是自己昨晚睡觉前栓上时的模样,更是见鬼似的不敢靠近那篮子苹果一步了。

自己昨晚上才说了要去豆腐坊摘些苹果回来,这么一大早就凭空出现了这么好的苹果,让她怎么放心吃下去?

不过这么好的苹果,放眼整个驻马镇,恐怕也只有福满楼这样的地方才会有。

有了这个想法,林媛这才发现,装苹果的篮子竟然有几分熟悉,这不就是福满楼的篮子吗?

虽然有几分疑惑,但这么好的苹果还是不舍得浪费。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林媛还是跑到厨房里,拿了菜刀把其中一个苹果咔嚓咔嚓两下,剁成了几瓣。又跟小林霜要了一根银针来,小林霜跟着老烦学医术,银针这种东西可是多得很的。

小心翼翼地验了验苹果,发现那银针没有变黑,林媛这才松了口气,把那被剁碎了的苹果一点一点喂给了小母羊吃。

躲在暗处的某人亲眼目睹了林媛的所作所为,嘴角不禁抽了又抽,这个臭丫头居然就是这样对待他的苹果的,那可是他辛辛苦苦从福满楼后厨里挑的最好最漂亮的苹果了,怎么可能会有毒?

刈抽了抽鼻子,这才想起大帅给他交代任务时那不自然的笑容,什么关系整个军营,甚至关系到大雍王朝的安危,原来都是为了忽悠他的。

想他堂堂暗卫副首领,竟然会隐身暗处来保护一个小小村姑,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不得让对手笑掉了大牙!

刈愤愤地想着,却又不敢擅自离开。先不说违抗大帅的命令会有什么后果,就是二公子他也得罪不起啊。

只要一想到二公子那阴仄仄的眼神和警告,杀敌无数的刈背脊就是没来由地一阵发凉,怪不得军营里流传着一句话,叫做宁可得罪大帅,决不惹恼小衰。

这个小衰,自然就是指的他们夏家的二公子了。这小霸王天不怕地不怕,整治人的本事更是罕见地出奇,曾经有一个嘴硬的敌人落到了夏家军手里,谁都没法子撬开他的嘴。

结果还是二公子,只是给他讲了讲什么梳洗啊炮烙啊,就把这家伙给吓得全都招了。二公子甚至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他一下呢。

跟林二栓约定好了要一起去镇上,林媛早早地就吃过饭准备出发了。

而稻花香门口,已经有一辆马车早早就开始等待了。

------题外话------

感谢~萌宝婷婷~和~樊106107ceb~宝宝们的月票,跪谢跪谢~

今儿猛然一看,收藏都已经过了2000了,大家真是给力,跪谢!

亲爱的们,咱们的抢楼活动明天准时开始!

规则如下:

明天我会在更新的章节的题外话里公布三个接头暗号,大家随便挑出其中一个,在评论区留言即可。然后,我会选出每条暗号的前三位留言者,各奖励66xxb。

注意:每人只有一次机会,若是留言了不只一条暗号,就以第一条暗号为准,并且,仅限于正版订阅的读者哦,么么哒~

这样的话,就相当于是明天的幸运宝宝只有九位哦,所以,明天八点,准时来订阅,挑选暗号吧!

大家一定要好好斟酌哦,这可真是智慧与运气并存了呢~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