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半路被劫,林毅/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金记醋坊出来,林媛想了想,让六子驾车去了豆腐坊。

之前她点豆腐用的都是大房那边的米醋,虽然合作关系才刚刚展开,但是她对金记醋坊印象极好。却不想今日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得过去提醒一句,若是周掌柜因为一些蝇头小利就用了二房那边的劣质米醋,那她就要考虑考虑是不是该换个掌柜了。

所幸让她放心的是,周掌柜并没有被金灵儿那般的人个忽悠了,用的还是以前大房那里的米醋。

不过周掌柜听到林媛问起这事,还是如实相告了。原来金家二房曾经上门来找过他,只是周掌柜做事向来谨慎,先是亲自品尝了二房的米醋,才给了答案。

听他如此说,林媛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事很蹊跷。

豆腐坊的生意才刚刚做起来,跟金记醋坊的合作也不过一个月而已,怎么二房那么快就能找到他们呢?

一个大胆的猜想在她脑海里浮现,金家大房出了个内奸,而且还是个地位不低的人,不然也不会接触到顾客信息这么机密的事情。

要不要给金玉儿透了个信儿?

这个念头刚刚想起,林媛随即就打消了,这么简单的事她都能想明白,掌管金记醋坊几年的金玉儿定然也能想到。

自嘲地笑了笑,林媛又查看了一番豆腐坊里新做出来的豆腐,觉得一切都不错才放心地离开准备回林家坳了。

此时还不到中午,回村的路上并没有多少人,反正回去了也没有什么事要忙,林媛索性就让六子把马车赶得慢一些。

早上起床太早,今儿又跑了不少地方,林媛已经有些累了,刚闭眼倚在车厢上打算眯一会儿,忽然,马车咯噔一声,骤然停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事?”六子的赶车技术她是知道的,虽然比不上夏征那么稳当,但是也不会这样突然颠簸。

掀开帘子,林媛疑惑地探出头来,顿时大惊失色!

只见马车前面突然出现了三四个蒙面大汉,正手持长刀与他们对峙。

林媛扭头看了看,只见马车周围也都各站了两个蒙面的持刀大汉,虽然他们都蒙着面,但是林媛却是看得清楚,在她出现时,那些汉子仅露在外的眼睛里分明写满了**和占有。

“姑,姑娘,你,你赶紧躲进马车里去,我,我驾着车拼命跑,应该,应该能躲过去。”六子毕竟只是个小小的伙计,在这么多劫道的持刀大汉面前,没有屁滚尿流地逃跑已经不错了,还能想着保护林媛,让她分外感激。

不过,六子的方法显然不可行。

还没等他说完,马车两旁的大汉,已经从身后个抽出了两根大木棒,全都插到了马车的车轮子里。

这下,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六子大汗淋漓,连嘴唇都发白了,心里突然开始想念起少东家了,若是少东家在这里,别说这十来个劫匪了,就是再来上十来个,也不是他老人家的对手啊!

片刻的呆愣之后,林媛已经恢复了镇定。这条大道她走过不下百次了,从来没有遇到过有劫匪劫道的事发生过,并且其实林家坳跟县城不算太远,也不是很偏僻。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劫匪出没?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劫匪是冲着她林媛来的。而且是算准了她会打这里过,一早就埋伏好了的。

林媛搜肠刮肚,也没有想到自己得罪了哪些人,居然会让人家如此大动干戈,找了劫匪来劫她。

不等她仔细想明白,马车前站在中间的那个汉子,突然开口了:“小娘子还挺俊的呢!原本爷以为一个小村姑长得不咋样,原来这村姑里还有长得这么水嫩的姑娘呢啊!哈哈,来来来,小娘子莫要害怕,只要你把手里值钱的东西都给了大爷,大爷绝对会好好疼爱你的,哈哈!”

这劫匪的话更加印证了林媛的猜测,连她是个村姑的底细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能是一般的劫道吗?

一旁的六子却是惊得连嘴巴都合不上了,这劫匪的话,怎么越听越恶心!好好疼爱,那岂不是要……

不行!林姑娘可是少东家的心头肉,以后十有**就是福满楼的老板娘,若是让这群龌龊东西给糟蹋了,那他就是死一百次也没有脸面去见东家和少东家了!更何况林姑娘对他也是好的没话说,于公于私,他都要好好保护好林媛。

如此一想,六子猛地从马车车辕上跳下来,双臂展开,护在了林媛面前,尽量让自己的声音镇定而有威慑力:“你们,这群不长眼的家伙!可知道你们劫的人是谁?这,这可是我们福满楼未来的老板娘!我们东家听说过没有?连县太爷李昌都要忌惮三分,更何况你们?小爷好心提醒你们一句,若是识相的,赶紧放我们走,不然的话,小心小爷禀告了我家少东家,让他带着县太爷的兵,把你们的老巢给缴了!”

六子这话三分真三分假,林媛听了一脸黑线,她什么时候变成了福满楼未来的老板娘了。好吧,她其实已经接受了夏征的定情信物,老板娘就老板娘吧。

不过,那群劫匪却俨然有些意外,先是一愣之后,随即几人嘀嘀咕咕商量了一会儿,显然是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小村姑竟然能跟大名鼎鼎的福满楼扯上关系。

其实他们也不清楚福满楼的东家少东家有什么神通,但是上次李昌带了家兵帮福满楼少东家满城找人的事,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却是传得沸沸扬扬。从那以后,劫匪圈里再没有人敢打福满楼的主意,虽然之前也没人有这个胆子。

六子见几人有些犹豫,心里一喜,赶紧添油加醋地哼哼了一句:“怎么样,怕了吧?怕了就赶紧让开,我们老板娘还有急事呢,耽误了她的大事,你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只是这次却没有让他如愿。

那为首的劫匪忽而大笑一声,手里的长刀刷刷两下,晃得人眼睛疼。

“臭小子嘴皮子功夫还挺厉害,差点就把大爷给忽悠了!哼,还福满楼的老板娘呢,就她这么个小村姑,人家能看得上她?得了吧,小丫头,别做白日梦了,还是跟着大爷走,做个压寨夫人如何?”

眼看着那家伙一边说着,一边淫笑着慢慢走近了,六子吓得腿都软了,嘴皮子也跟着开始打架,怎么办怎么办,跑是跑不了了,难道今儿真的要被这群劫匪给霍霍了?

林媛一直没有说话,手却已经在马车里摸了起来,可是摸了半天,除了柔软的垫子什么都没有。不禁暗暗咒骂了一声,若这马车是她自己的,她定然要在马车里边藏上**根大棍子,而且都是铁的!

正气恼间,身前的六子忽然窜出去两步,闭紧了眼睛,摆出一副大义凛然舍生忘死的姿态来,把心一横吼道:“来吧,六子爷爷今儿就豁出去了!我,我愿意跟你们走,只要你们放了我家老板娘!”

被他突然的动作惊得开始防御的劫匪们突然扑哧一声,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压寨夫人也是你丫的能当的?做梦!”为首的劫匪恶寒地逗了逗胳膊,只要一想到这小伙儿往自己身上贴的样子,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其他的劫匪见头儿这个样子,全都好笑的大笑起来。

趁着这个空当儿,林媛迅速跳下马车,一把抽出了一根车轮子里的大木棒紧紧攥在了手里。

“滚滚滚!一边去!”为首的劫匪显然不想杀人,用刀背把六子一下子掀翻在地,而后看到林媛那紧握木棒的样子,先是一愣随即嘲讽大笑,小丫头还想着抵死反抗呢?真是有意思。

没把林媛放在眼里,这劫匪打了个手势:“你们几个上车找东西!你们几个,把你们大嫂给我绑过来,记得要温柔一些!”

一边说,这劫匪的眼睛里还冒出了隐隐的绿光,仿佛此时的林媛已经被扒光了,娇柔百媚地等着他去享用。

“好嘞,大哥!”劫匪们把手里的长刀往腰间一插,摩拳擦掌就冲着林媛走来。

“小乖乖,别怕,我们大哥可是很懂得怜香惜……哎呦!我的腿!”

“啊啊,我的脚丫子!”

奉命去绑林媛的几个劫匪,只是一转眼的工夫就被林媛挥舞着大木棒一一撂倒在地!

那为首的劫匪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还会几下拳脚功夫,而且那招式,怎么看怎么不像他以前见过的武功。本来还以为只是她随意挥舞,凑巧打倒了自己的弟兄们。

可是在她把四五个劫匪都打倒在地的时候,首匪终于忍不住了,招呼着剩下的劫匪们抽出长刀来哇啦哇啦地把她给包围了。

“你这个小娘们儿,真是给脸不要脸!大爷想上你,那是瞧得起你!”首匪呼呼地挥舞着手里的长刀,淫笑着低吼:“既然你这么不识相,那就别怪大爷不客气了!兄弟们,把她抓起来,等会儿给大伙儿一块享用!”

说着,去马车里查找东西的劫匪也顾不得找东西了,方才被林媛打倒在地的几个劫匪也纷纷忍痛爬起来,恶狠狠地举着长刀冲着她冲了过来。

“林姑娘小心啊!啊啊啊,小爷跟你们拼了!”被掀翻在地的六子捂着肚子爬起来,还没站稳当就被一个擦身而过的大汉一脚踹翻在地,还毫不吝啬地给了他肚子两脚。

六子呜呜嚎了一声,两眼一翻没了声响。

林媛虽然一直都有练着女子防身术,但是对付几个小混混勉强还是可以,若要是真的真枪实弹地对付眼前这些做惯了打家劫舍的劫匪来说,还真是吃力的很。

刚刚她也只是胜在对方轻敌,只是可惜木棒不能一击致命,用长刀杀人她又是不敢。若是有电棒就好了,一个电击下去,对方就算不死,也能消停好一会儿,给她争取时间逃跑。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看着眼前十来个手持长刀的劫匪,林媛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从来没有哪一刻,如同现在这般,这么思念夏征的,她突然想起了被他护在身后大战王天霸那次,那种被人保护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好了。

挥棒抵挡住了一个汉子的长刀,眼看身后一柄大刀冲着自己就捅了过来,林媛认命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停留的最后一个画面,是那晚夏征亲手给她戴上玉佩时兴奋紧张又狂喜的俊脸。

“别了,夏征。”

上辈子死在劫匪手里,没想到这辈子又是死在劫匪手里,林媛还来不及为自己的悲催哀悼,就听得耳边突然响起噗噗的声音,还有长刀落地的咣啷声响。

没有感觉到长刀进入身体的疼痛感,林媛震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黑影在这群劫匪中间,如同旋风一般来来回回地穿梭着。黑影所到之处,劫匪还来不及惊呼,就已经被割断了喉咙仰倒在地,一命呜呼。

林媛瞪大了眼睛望着这个嗜血魔头一般的黑衣男子,只觉得他浑身的冷冽气质和血腥气息,让人分外胆寒。

眨眼间,这男子已经擒住了最后一个劫匪,那个为首的想要把林媛劫走当压寨夫人的混蛋。

“就你,还妄想染指我家少夫人?痴人说梦!”男子手指一挥,不等劫匪求饶的话出口,已经割断了他的喉咙,随手拍了他脑门一下,将他嫌弃地甩到了一边。

“慢!”林媛一个字只说了个半个,那劫匪头子已经被灭了口。

黑衣男子回身,手指不经意一翻,杀人用的武器已经不着痕迹地藏进了袖口里。

林媛呲了呲牙,想要挤出一个微笑,却发现自己的脸蛋已经僵住了。

那男子撇撇嘴,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小村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抽了抽。

而后,单膝跪地,扑通一声跪倒在林媛面前,双手抱拳,声音毫无波动,冷冷道:“属下刈,见过少夫人!”

林媛惊得倒退了两步,少夫人?谁家的少夫人?

刈嘴角又抽了抽,这小丫头刚才不是挺威猛的吗,还拿着棍子揍人呢,怎么这会儿吓傻了呢?亏他还以为二少爷找了个不错的媳妇儿,这么一看,哎真让人失望啊。

“你,你是?”林媛隐约猜到了什么,但还是不确定地开口问了问。

刈又是双手抱拳,行了一礼:“属下刈,是二少爷特意留下来保护少夫人的。”

果然是夏征,林媛这才松了口气,心里暖暖的。

不过只是一瞬,林媛突然惊呼出声:“你是来保护我的?那你怎么不早点出来?哦对了,那篮子苹果是不是也是你放到我家门口的?我就说嘛,怎么会突然有人给我送苹果呢,敢情是你啊!啊,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苹果?你偷听我们说话?”

“你晚上该不会还……”

林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紧紧捂住了领口,一脸愤愤不平,仿佛这家伙敢点个头,她就要拿刀剜了他的眼睛似的。

这次刈不仅是嘴角在抽,就连浑身都在抽搐了,这小丫头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他虽然是暗卫,但是也是有原则的暗卫,怎么可能会半夜偷看人家睡觉?

不过他刚刚没有第一时间现身,其实也是存了摸摸这丫头底细的心思,毕竟能入得了二少爷的眼的女子,在这个世界上可真的是绝无仅有。

这一看之下,倒是让他刮目相看,处事不惊不乱,还懂得抓住时机赢取武器,最主要的是她出手快准狠,对待敌人毫不留情。

虽然她使得那套奇怪的功法没怎么见过,但是不得不说确实有用,对付几个妄图占便宜的小毛贼还是挺管用的。

在刈暗自沉思的时候,林媛已经叫了他好几声了,见他终于回过神来,林媛才又说了一遍:“哎呀你想什么呢,我说你赶紧站起来吧,别冲我跪着了,让我觉得浑身不舒服。”

见他站了起来,林媛又想到了这满地被他灭了口的尸体,虽然有些胆寒,但是还是镇定地问道:“这些人怎么办?我们把他们杀了,官府会不会来找我们偿命?”

刈对于林媛说的“我们”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姑娘如此仗义,开口道:“是我杀的,跟少夫人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要不是因为我,你会杀人?”林媛这才想起六子来,赶紧跑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还有气,只是暂时晕倒后,大松了一口气,回头道:“这些人都是冲着我来的,算了,你杀人我埋坑,趁着还没有人过来,我们先把他们藏起来。”

说着,林媛赶紧找了把相对干净的长刀,准备在路旁挖坑埋人了。一边刨坑还一边嘀咕着:“可惜了,没有留下活口,不然的话,还能问出到底是谁要害我。”

刈一把夺过林媛手里的大刀扔到一边,依旧冷声毫无波动的说道:“就算留下活口也没用,若是让二少爷知道他们妄图欺负你,这些人的下场会比死还惨。”

刈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了个小纸条,刷刷写了几个字,冲着天空吹了个口哨,只见一只绿色的小鸟扑棱扑棱飞了过来。

这小鸟没有林媛那只漂亮,但是腿上也绑了个小圆筒。刈把纸条塞进小圆筒里,那小鸟又破冷扑棱翅膀朝着驻马镇的方向飞去了。

“这是……”

“少夫人放心,属下已经给李昌递了消息,不出一刻钟就会有官府的人来收尸。这些蒙面大汉都是临近山里的劫匪,死有余辜,官府没有把人缴了已经是他们失察,现在又差点害的少夫人被掳,更是失职。那李昌定然会马不停蹄赶过来处理的。”

这话林媛相信,上次为了寻找小林霜,夏征都闯进了人家家里,还坏了人家和小妾的好事,这李昌连个抱怨都没有,反而又是巴结又是作揖的。这次的事,定然也会好好处理的。

幸好此时还不到村里人回村的时候,这大道上也没有多少行人路过,等一下倒也无妨。

提着的心落了下来,林媛看着这一地的尸体才开始后怕起来,即便她杀鸡宰鹅无数次,但是死人却是头一次见到。

颤抖着双腿后退了两步,林媛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刈似是看出了她的异样,三两步走到六子身边,在他肚子和肋骨处摸了几把,确定没有伤筋动骨后,使劲儿掐了掐他人中。

“啊!可恶,混蛋!快放开我家老板娘!我要跟你拼命!”

甫一醒来的六子还沉浸在方才的动乱中,也不顾眼前是谁,伸长了手臂就要掐上刈的脖子。

刈皱了皱眉,赏了他一个白眼,避开了。

林媛咬咬唇,不好意思地赶紧拉了拉六子的衣袖,跟他说了刈是他们的救命恩人的事。

六子这才愣愣地反应过来,刚要给刈道谢,就见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呕,一扭头吐了个天昏地暗。

林媛好不容易忍住的呕吐,在看到六子呕吐时,也跟着弯腰吐了起来。她想起了自己初学厨艺时,杀的第一只老母鸡了,也是吐得这般厉害。

六子吐得身子都软了,根本驾不了马车,没办法,只好让刈来了。

林媛坐在车厢里,本就有些累,这会儿更是昏昏欲睡,但是奈何外边车辕上六子不一会儿就要吐一阵,惹得她也没有心思睡觉了,强压住翻江倒海的胃,跟外边赶车的刈说起了话。

“你是夏征派来保护我的?”

“是。”

林媛又问:“你是他的手下吗?”

“是。”刈悄悄撇嘴,若不是大帅把他骗了来,他其实是大帅的手下才对。

林媛再问:“那你是要等夏征回来就走吗?”

刈有些不确定,不过想起大帅临行前的话,只要完成了任务就可以了吧?

“是。”

林媛不淡定了,觉得跟这个人没法聊天了:“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吗?不要只说是,可不可以?”

刈想了想:“可以。”

林媛满脸黑线。

“你都藏在什么地方?不能出现的吗?”林媛以前可没有见过暗卫什么的,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呢。

刈没有说话,毕竟身边还有个六子,若是只有林媛一人他倒是可以如实相告。

林媛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没有再继续追问,不过只要一想到自己背后还有个未知的敌人在时时刻刻地盯着她,她就觉得后背发凉。

倒不是害怕,而是她在明那人在暗,有些事是她不能应付过来的,若不是今儿有夏征提前安排的刈暗中保护,只怕她真的要被那群劫匪掳走,当上压寨夫人了。

想到这里,林媛一把掀开帘子,无视掉还在弯腰呕吐的六子,一本正经地对刈说道:“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既然夏征把你安排过来保护我了,那你现在就算是我的人了。既然是我的人,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你藏得那些什么地方,我想无非也就是房顶啊树林什么的,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你也不要再藏身在外边了,反正过几天我家的房子就盖好了,你晚上就在新房里随便找个地方休息吧。”

刈有些愣了,抓着马鞭的手微微一僵。

这小丫头的话看似没啥,其实句句都是在关心他。身为暗卫,他们的确是每时每刻都生活在黑暗里,因为要保护主子,就不能像侍卫那样光明正大出现,不然刺客们都有了防范,哪里还能抓到他们?

可是在黑暗里久了,多少也开始向往光明。即便是暗卫副统领的刈,也是如此。

没想到,现在一个小姑娘竟然给了他这个机会。

原本还在抗拒此次任务的刈,莫名地竟然有些期待起来。

“啊对了,为了不暴露你的身份呢,我还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林媛突然嘻嘻一笑,眼睛里坑人的意味一闪而过,“反正你也需要隐藏身份嘛,那你就化妆成我家的长工好了,白天跟着他们一起干活,晚上住在新房里,既能避寒还能坚守任务,怎么样?”

刈眨眨眼睛,觉得刚才的期待实在是过早了些。

“啊对了,你的名字也得改一改,刈啊,听起来太霸道太有杀气了,这可不是一个长工该有的名字。这样吧,你就叫做林毅如何,反正你是我家的长工,跟我一个姓没什么不妥的,你说是不是?嗯,你不说话就是喜欢这个名字了,我觉得这个名字也不错,林毅林毅,多好听。”

刈,不,林毅甩起鞭子抽在了马屁股上,似是在宣泄什么。

一旁的六子早已经吐得昏昏欲睡,林媛和林毅说的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就算现在给他一锭一百两的黄金,恐怕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了。

林毅的到来自然引起了林家信两口子的注意,不过一听说是夏征临走时派遣来保护一家人的,倒也没说什么。

林家信反而还开玩笑地说:“保护啥啊,咱们一家子乡下人,还能得罪了人不成?这阿征啊,就是紧张咱家大丫。”

刘氏也跟着笑了起来。

林媛却是干干地苦笑了两声,若是让爹娘知道,今儿她在路上差点被一群劫匪给劫走了,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说。

金府,金灵儿正在房中吃着下人刚刚洗好的葡萄,修长几近透明的指甲轻轻划开葡萄紫红紫红的皮,一口将葡萄放进了嘴里,满意地咀嚼起来。

红梅说了,她找的可是附近山上最厉害的劫匪,就连官府都拿那些人没辙。这次,林媛这个小贱人铁定是有去无回了。

又捏起一枚葡萄,金灵儿勾唇笑道:“小村姑,别怪我心狠,其实我本来只是打算毁掉你卖给金玉儿那个贱人的椅子的。可是,谁让你好死不死地在醋坊里招惹我呢?我也没办法,只好替你找了个好夫君了。你放心吧,我听说啊,那些劫匪对压寨夫人还算是尊敬,只要你巴结好了劫匪头子,我想,他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把你赏给他的弟兄们的,呵呵。”

银铃般的笑声在屋里响起,仿佛林媛已经被劫匪们带走了似的。

正在金灵儿暗自高兴的时候,红梅突然踉踉跄跄地闯了进来,一张小脸儿又红又白:“小,小姐,小姐。”

金灵儿捏起一颗葡萄,以为她这样是因为太过兴奋,挑眉笑道:“怎么?事成了?”

谁料红梅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睛里满是惧怕,连连摇头:“不是的小姐,奴婢听刚刚回府的小厮说,县太爷方才带了府里所有的官兵都出城去了。说是,说是有劫匪劫道,他们去处理了。”

金灵儿眼珠子一转,勾唇:“处理了?那就是说林媛那个小贱人被劫匪给糟蹋了?太好了,去的人越多,她丢的人就越大。这样最好,让所有官兵都看到她的身子,让她没脸再说下去!”

说到这里,金灵儿情不自禁地拍着小手咯咯笑了起来。

红梅却是咬唇急道:“不是这样的,小姐,奴婢听说,听说县太爷去处理的不是那个小贱人,而是那群劫匪!还说那群劫匪被一网打尽,全都,全都落网了。”

“什么?!”金灵儿再也笑不出来,一只粉嫩的小手紧紧捏住了一旁的葡萄,狠狠攥到了一起,红色的汁液瞬间染满了她白皙的小手。

落网了?那岂不是说她的事情要败露了?不可以,若是被这群劫匪供了出来,只怕她金灵儿下半辈子都要在大牢里过了。

“红梅,你去交易的时候,可曾露面?”

红梅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奴婢听了小姐的话,跟那些劫匪接头的时候是带了长长的幕篱的,从头到脚全都遮住了。而且,以防他们眼里太好,奴婢还在幕篱里边带了面纱,他们不会认出奴婢来的。”

金灵儿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只要认不出来就不怕了。他们没有证据,红梅给的银子也是最普通的荷包装的,应该查不到自己的头上。

不过,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红梅,你去衙门里打听打听,最好不要留下什么把柄。若是那些劫匪中有人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就。”

红梅咬咬唇,点头应了,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要好好地保护好自己。若是让那些劫匪供了自己出来,依着小姐的脾气,自己可是要牺牲的。

红梅匆匆忙忙跑了出去,金灵儿掏出帕子,想要擦干净手上的葡萄汁液,奈何太过紧张,两只手哆哆嗦嗦地竟是怎么也擦不干净。

正咒骂着,忽听得门口一阵敲门声,把她吓得连帕子都掉在了地上。

金灵儿咬唇,脸色煞白,听得外边一个小丫头说道:“二小姐,老太太请您过去一趟。”

金灵儿手指紧紧攥到了一起:“何事?”

小丫头低眉顺眼的声音再次响起:“是这样的,大小姐给老太太送了一个轮椅,老太太十分喜欢,叫着府里人都过去瞧瞧新鲜呢。”

轮椅?不是劫匪的事?

金灵儿一颗心落回了肚里,可是一听到是金玉儿送的,顿时又紧张起来,莫非是那个带着轮子的椅子?

可恶啊可恶,她又是花银子又是找劫匪的,不就是为了把金玉儿的轮椅给毁了吗?这下好了,该做的事没做成,还要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金灵儿气呼呼地一把将一旁的葡萄盘子挥倒在地,绣花鞋砰砰地踩了上去,口里更是愤恨地叫嚷着:“林媛,金玉儿,小贱人,小贱人!这口气我金灵儿一定会跟你们讨回来!一定!”

因为大道上突然出现的意外,林媛这两天被六子和林毅强行要求留在家里暂时不要去镇上了。反正豆腐坊有周掌柜看着,稻花香也有六子盯着,倒也不用她操心。

而这日晚上,林媛也收到了夏征走后的第一封飞鸽传书,依旧是典型的夏征体:“为夫已平安抵达江南,但日夜心念娘子,热切期盼娘子来信,以慰为夫空虚寂寞之心。”

林媛忍受着满口牙被酸倒的危险,终于把这信看完了,随即就浑身打了个哆嗦,她似乎能想象得出夏征在写这小字条时嘴角那抹坏笑。

不过再看字条上的字迹,刚劲有力,只是有些潦草,显然夏征是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给她写的,一想到江南那未知的忙碌和潜在的瘟疫危险,林媛心里就是一紧。

拿出了小林霜练字的纸来,细心地裁剪成大小合适的纸条,林媛提笔,挠了挠脑袋,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妾身日夜惦记夫君,望夫君保重自己,早日归来。”林媛打了个哆嗦,摇了摇头,真酸。

“你丫的那么多废话,赶紧把洪水治好了,早点回来!”这个倒是很像她的风格,可是,林媛摇了摇头,第一次给夏征写信,就写得这么霸道,万一把他吓到了怎么办?

“哎呀,到底怎么写啊?”林媛烦躁地挠了挠头,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高中时候,面对着一堆语文阅读题目和作文,急的抓耳挠腮。

窗棂上挂着的那只小绿鸟,滴溜着小眼珠儿无聊地梳了梳自己翠绿的羽毛,跳着扭过了身子,鄙视地给了林媛一个屁股。

窗外穿着一身短打忙碌着收拾新房里木头的林毅,低头认真地检查着木头的干燥情况,一双眼睛却时不时地往窗口瞥去。再低头时,嘴里嘟囔着:“都团了八张纸条了,她是不是不会写字?”

屋里,在团了第十四张纸条后,林媛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轻轻地吹了吹面前小纸条上的几个字:“我一切安好,你保重身体,望早日归来。”

将纸条卷成小纸卷儿,林媛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小绿鸟从笼子里抓了出来,一边把小纸卷儿塞进了它腿上的小圆筒里。

拍了拍小鸟圆溜溜的小脑袋,林媛嘻嘻一笑:“小绿,你要乖哦,这可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啊,一定要平安顺利地把这机密信息送到夏征的手里哦。”

小绿鸟对于林媛给自己起的这个名字十分不屑地啾啾叫了两声,扑棱扑棱翅膀就打算离开。

忽然,又被某人一把抓住,林媛不放心地再次叮嘱:“小绿啊,我刚刚忘了告诉你了,你在路上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老鹰啊鸠啊什么的,那些鸟都太大个了,万一让它们把你给吃了就麻烦了!把你吃了倒无所谓,我这封信到不了夏征手里,我就该哭死了。所以啊,小绿,你一定要机灵一点,千万别让人把你给抓去,拔了毛炖炖吃了哦!”

小绿鸟双腿一软,回身对这林媛的手指头就是狠狠一啄,这个傻主人,怎么这么啰嗦,它可不是一般的鸟,它以前还上过战场传递过军情呢,哼太瞧不起自己了!

见小绿鸟从窗子里飞了出去,一直尽忠职守检查木头的林毅突然捂着肚子快步出了院子。

林媛以为他拉肚子了没有说什么,径直去了厨房。

旁边小树林里,林毅也唤来了一只小鸟,把方才林媛坐在窗前写字条的种种,一一写到了字条里,团了十四个纸条,挠了十八次头发,咬了二十三次毛笔,叹了三十六次气。顺带着还把林媛放飞小绿鸟时说的话,都一字不落地写进了字条里,直到那小小的字条,正反面都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林毅才郑重地画上了句号。

放飞了小鸟,林毅叹了口气:“我这堂堂暗卫副统领,竟然也干起了管家婆的差事,哎!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因为不能去镇上,林媛在家里呆的无聊,突然想起了给小妹们做些好吃的东西。她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辣条了,就想着这次先做些辣条出来,回头就饭吃好了。

以前她也是最爱吃辣条的,可是自从手贱地点开了辣条的制作工序后,她就再也不去大街上买成品来吃了。

可是又实在是馋得紧,没办法,闲暇之余,她就自己研究出了制作辣条的方法来。

一边把泡好的黄豆磨成豆浆,一边想象着印象里辣条那辣辣的又有咬劲儿的口感,林媛的口水都忍不住流了下来。

------题外话------

抢楼活动一点也不热烈,呜呜~要不下次咱们不玩这个了吧~嘤嘤~

推荐好友新文<重回十六岁>作者:心之音

都市,异能,男强女强,双洁一对一。

内容简介:她是一个小村姑,一个奋发向上的小村姑

可是人生如梦,发现一切努力只是泡影

心有不甘,好想人生重来

没想到,她真回到十六岁那年

那年,是她人生的转折点

她发誓

这一世一定要痛快的活,好好的爱

重生的她:扫贪官,打恶霸,做慈善,

京城名律,她接手的官司没有败的记录

创作歌手,歌迷满天下,为她痴为她狂。

天下首富,全球都有她的投资,羡煞所有人

其实她还有另一个身份……。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