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辣条,招人/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做辣条特别简单,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把辣条捞出来晾干,然后再用各种香料把它们炒出辣味来就行了。

捞辣条是一个非常耗时也非常需要耐心的一件事,林媛把豆浆磨好后,让林薇帮她点了大灶,准备在大锅里煮豆浆。

用大锅煮豆浆她也是有原因的,这样煮出来的豆皮很大个,用筷子捞出来的辣条也比较长,比用小锅做出来的辣条好看也好吃一些。

等锅里的豆浆煮开后,先不用管它,豆浆会在表面上结一层薄薄的豆皮,慢慢的,随着温度的提升,这豆皮会越来越厚,颜色也变得越来越深,呈乳黄色的时候,就说明辣条已经煮好了。

林媛拿起自制的大长筷子,从一侧把豆皮捞了起来,然后快速放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大盘子里。

豆皮因为林媛的捞起,变得皱皱巴巴,且都挤到了一起,变成了一根长长的豆皮。

林薇一边烧火,一边好奇地看了看,觉得那个辣条一点也没有大姐吹嘘的那么厉害,明明就是一股子豆浆味儿,跟豆腐没啥区别。

林媛敲了敲她的小脑门,嗔道:“还看,火都快灭了。”

“是吗?哪有啊,大姐又骗我。”撅撅嘴,林薇往大灶里又放了一根柴火,对大姐忽悠她的话十分不满。

林媛抿唇笑了笑,继续等着豆浆表面再结起第二层豆皮。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慢慢等着豆皮变黄,然后用筷子捞起来了。没啥技术含量,但是得一直守着,还得有耐心,不然火大了或者火小了,豆皮都不好吃。

百无聊赖,林媛看了看手里的长筷子,这还是之前夏征帮忙修补菜园的篱笆时,给她顺手削了两根竹筷子。因为林媛总是在厨房忙活,夏征怕她的小手被油溅到,还怕她会被热水烫到,就给她准备了这双长筷子。

说实话,这长筷子还是挺好用的,以后若是有机会可以用来炸油条吃。

说到炸油条,林媛肚里的馋虫也被勾了起来。只是可惜,现在的油都特别贵,谁家会舍得用那么多油来做炸货呢。

不过,能榨油的东西很多,像是花生啊,大豆啊,向日葵啊,甚至还有蓖麻也行。只是蓖麻是一种有毒的农作物,虽然它的种子能榨油,但是因为其本身有毒,所以,林媛虽然在山上见过不少蓖麻,但是却没有听过有谁用蓖麻子榨过油的。

还有大豆,以前的大豆都是喂猪用的,自从林媛开始做豆腐后,就让周掌柜从不同的地方购进大豆。为了不让百姓发现什么不妥,她每个地方买的大豆都不多,积少成多,现在豆腐坊的仓库里已经存了不少大豆了。这些大豆基本够豆腐坊做半年的豆腐了。

但是半年以后呢?林媛一边挑起豆皮,一边思忖着,总不能一直在外收购大豆吧。

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有心人再一打听,他们没有喂猪,反而是买豆腐的,很难不让人猜忌这豆腐就是大豆做出来的。

林媛原本是想让大舅种大豆的,但是大舅那边虽然地很多,但是多是种的粮食,毕竟家里得需要这个挣银子。

突然灵光一闪,林媛想起了跟老宅那边分家时分到的村南那块好地。那块地虽然不大,但是土地肥沃,距离村里的小河也近,若是用它来种大豆就正好了。

打定了主意,林媛打算下次再见到大舅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地跟他探讨一下种大豆的注意事项。

一边想着大豆的事,林媛不慌不忙间已经把所有的豆皮都煮好捞起来了。外边天气正好,在墙上栓了根干净结实的细线,林媛用筷子一根一根地把辣条夹起来放到细线上晾干。

刚刚在厨房里的时候,这些辣条就已经半干了,再晾上半天应该就好了。

趁着这个功夫,林媛拿出了之前用来写菜谱的小本子,继续在本子上写稻花香准备要出售的各种糕点。

月饼是必须有的了,只不过那是时令性很强的东西,不能一直卖。所以她就把月饼做了一点改良变成了老婆饼。

其实馅料还是一样的,只是面皮更酥脆了一些,放的油多了也就更容易分层了。

另外她还想出了另外两个系列,一个是大户人家办喜事时用的喜饼,一个是生完孩子坐月子时用的喜饼。

这些东西的馅料跟月饼比起来没什么两样,都是在外形上有了区分。办喜事的喜饼,她全都是用的圆形的,且每个饼的花色也不同,有的是各种吉祥祝福的话,有的是新郎新娘的剪影,还有的是象征美满的玫瑰花,其实就是月季。

她本来是打算找玫瑰的,但是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发现有正宗的玫瑰花,没办法,只好用差不多样子的月季来代替了。

其实这个年代的人对鲜花也只是仅限于欣赏之用,还真没有人想到这些话代表的含义。

从这个角度出发,林媛特意给一些不同的花朵赋予了不同的意思,就像是玫瑰花,代表浪漫,百合代表百年好合,兰花代表我等你。

她已经打算好了,等到稻花香开业那天,她就在店里各个角落摆上一盆娇艳欲滴的鲜花,把这些花的寓意宣传出去。既新鲜,也给她的月饼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宣传。

至于小孩子过满月用的喜饼,她就做的更加可爱一些了。其中最让她满意的就是那一套十二生肖的动物喜饼了,到时候东家完全可以通过孩子的属相来选择自己需要的喜饼,非常有代表性。

除了这两个特色以外,她还设计了不少其它吃食,像是自己在家里做过的驴打滚啦,爆米花啦,当然还有她在福满楼跟吴师傅竞技时做的桂花糕。

这桂花糕也算是林媛手里的一项绝技了,她相信只要推出来定然能成为稻花香的一个招牌糕点。

在本子上一一记了下来,一抬头正好看到外边晾的差不多的辣条,林媛抿唇一笑,顺手把辣条也给写上了。只是没想到自己这么一顺手,原本不在计划之中的辣条竟然也成了全城疯抢的一道美食。

把改写的写来后,林媛检查了一番辣条,发现已经晾的差不多了,就开始着手准备炒辣条了。

在锅里放了一些油,等油热了以后,再放进去姜末、辣椒碎、花椒大料,还有一些糖,爆香后再把酱油和半小碗水倒进去。等到烧开了,辣条全都扔进去,用小火慢慢地煮开,等到锅里的汤汁快要收干的时候,就可以用筷子把辣条一根一根地夹出来了。

夹辣条的时候要分外小心,一个是怕把辣条夹断影响外观,再就是一定要把香料什么的都留在大锅里,若是辣条上沾了这些香料,吃起来就会影响口感。

反正也是自己一家人吃,林媛没有矫情地摆盘,在盘子里随意地摆了摆就成了。

实在是忍不住馋虫的勾引,林媛用手捏起一根辣条赶紧尝了尝,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赞叹。

哇,久违的味道!

虽然家里有小孩子,不应该多放辣椒,但是这个辣条竟是越辣越麻才会越好吃。

忍不住又吃了一条,林媛舔了舔手指头上的汤汁,才兴奋地端着盘子到了堂屋,准备给两个小不点儿尝尝。

屋里小林霜正翻着老烦临走时给她留下来的一本手札,林媛没来得及看是什么,但是瞧着小姑娘那神秘的模样,她就知道铁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快来快来,有好吃的了!”

把盘子放到桌上,两个小吃货一听又好吃的,赶紧扔下手头的东西围到了桌子旁边。

林薇之前见识过豆皮,没想到做好之后是这个样子,有些诧异地指着那辣条,问大姐:“这,就是刚才我们捞起来的那个?”

林媛又捏了一根辣条放到嘴里,享受地嚼着,连话都舍不得说了,连连点头。

小林霜才不管不顾,只是闻一闻就觉得很香了,赶紧也捏了一条放到嘴里。刚放进去,只觉得满嘴都是香味,只是嚼了一下,又满满的都是辣味儿了。

小姑娘想吐出来,却又舍不得那又辣又香的滋味儿和辣条筋道耐嚼的感觉,一边用小手在嘴边扇啊扇,一边次哈次哈地喊着辣。

可是即便已经辣的她小脸通红,额头冒汗,小林霜还是忍不住又捏了一条放进了嘴巴里,接着忍受折磨了。

眼看着盘子里的辣条被两个吃了快一半了,林薇也忍不住捏了一根放进了嘴巴里,唔,确实很辣!不过也很香,很好吃!

眨巴眨巴大眼睛,林薇一边嚼着,一边捏了两根辣条跑进东屋,给爹娘送去了。林家信体内有湿气,吃些辣椒有益无害,刘氏虽然是孕妇,不宜吃辣,但是只是一根辣条而已,吃些也无妨。林媛也就没有阻止,看着林薇送去了。

小林霜蹭蹭跑进了厨房,一会儿又蹭蹭跑了回来,手里一个小盘子,盛了一半辣条跑出去了:“大姐,我去给小石头还有小河姐姐送点去。”

林媛好笑地看着小林霜胖嘟嘟的背影,觉得自己这些日子是不是做的伙食太好了?小丫头的个头儿还没怎么窜起来,倒是这肉却是慢慢多了起来。

摇了摇头,林媛决定从明天开始要控制一下小林霜的饭量了,不然等她长成了一个小胖子可就麻烦了。

正想着,余光忽然瞥见林毅在门口低头转来转去,说是低头,其实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眼睛却是突然一斜,往屋里的桌子上瞥了瞥。

看似不经意,其实林媛早就看出了他的小心思。

偷偷在心里乐了一下,林媛伸手招呼了招呼:“林毅,快来,我做了辣条,你要不要尝尝?”

一听林媛的喊声,林毅脚步顿时一转,连犹豫都没有,径直进了堂屋,一屁股坐在小凳子上,用手指头一下子捏起了两根辣条全都塞进了嘴巴里:“嗯,我来帮你尝尝味道。”

林媛无语,明明就是想吃嘛,还装作尝味道,怎么跟他主子一个样儿。

林毅才不管她的腹诽,来了林家两天了,虽然林媛做的饭菜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都是一些简单的面条啊馒头啊什么的,但是这些看似平常的饭菜,在林毅嘴里却是如同人间珍品一般。

以前在军营里,林毅吃的都是伙房里的大锅菜,先不说好不好吃,能做熟就行。而他们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条件更是艰苦,要么啃凉干粮,要么打野味。

说起打野味来,林毅就一阵反胃,拔了毛取了内脏的鸡,连彻底洗净都不一定。他们也不奢望能有油盐烤熟或者炖煮了,只要来点盐都是好的。

吃着烤的没滋没味,或是半生不熟或是糊成大雀的肉,那感觉,啧啧,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哪里能跟现在比,既能吃小灶,还不用在外边风餐露宿,时不时还能有些没见过的小美食尝尝,难怪二少爷宁愿被王爷扛刀追,也不愿意回京城了。若是换了他,他也不愿意回去。

林媛不知道林毅此时心里在想写什么,但是有一点她却是知道的,这辣条十分受欢迎。这不,才一会儿工夫,就见底了。

林薇在屋里只是陪着爹娘吃了一根辣条的工夫,再出门来打算吃第二根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

愣愣地看着那唆着手指头心满意足离开的林毅,林薇撇撇嘴,委屈极了:“大姐,我还想吃。”

林媛噗哧一乐,摸摸她的头发:“下次,下次大姐还给你们做。”

小林霜去桂枝嫂子家还没有回来,想到老烦临走时给她的那本手札,林媛好奇心大盛。再次确定小不点儿还没有回来,赶紧溜进西屋,从她的枕头底下翻出了那本手札来。

得意地扬了扬手里薄薄的手札,林媛暗笑一声:“小丫头藏东西就知道枕头下,也不知道换个地方。”

一边念叨着,一边翻开了没有写字的书面。

只见里边全是密密麻麻的字迹,还有一些图画。林媛仔细地看了看,这一看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这东西,怎么全是有毒的?

其实里边有好多都是她没有见过的,什么钩吻啊,藜芦啊,但是有些她却是听说过的,比如乌头,曼陀罗。

以防自己看错了,林媛还仔细地看了看里边的介绍,这一看之下更是心惊。这手札上不仅详细地记录着中毒的症状,还写着这些草药跟什么相配,会把药性发挥到极致。当然,除了这些还写了解毒的方法。

合上手札,林媛一颗心还没有落下来,老烦把这个给小林霜看,难道是想让她学习毒术?

上次小林霜被林大栓劫走的时候,老烦倒是提过一句让她学习毒术的事,但是林媛只是以为这是老头子随口说说,并没有放到心上,却不想,他竟是来真的了!

不行,让小妹学医是为了让她治病救人,但是学毒,就太说不过去了。

“大姐,大姐,这辣条真好吃,小石头都把嘴辣肿了,还跟我抢着吃呢!”

门外,是小林霜哈哈的笑声,林媛看了手里的手札一眼,稳稳地坐在了炕头上,没有把手札放回到枕头下。

“大姐?大姐?”

小林霜进门没有见到林媛,东屋里只有爹娘和正在低头绣花的林薇,小姑娘自然而然地找到了西屋里来。

一进门,心眼儿颇多的小林霜就看出林媛脸色不大好,再看她手里拿着那本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手札,顿时明白了。

“大姐,你。”

林媛看着眼前这个只有五岁的小妹,五岁,正是聪明可爱天真活泼的年纪,却也是可塑性最强的时候,更是一不小心就容易步入歧途的时候。

倒不是她不相信老烦,她主要是不相信自己的小妹,小小年纪就接触了医术,接触了毒术,若是不好好引导,只怕以后年龄越来越大,她会管不了了。

“小妹,刚刚我收拾床铺的时候,发现了这本手札。”没有承认自己是故意翻找的,不为别的,谁都不想自己的**被别人发现,即便是个只有五岁的小姑娘。

小林霜对大姐的话向来相信的很,她说是无意翻到的,就是无意。

小姑娘此时没有对大姐的一点埋怨,反而满心的愧疚,小脸儿红彤彤的,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大姐,对不起,我,我不该,不该瞒着你的。这个手札,是神医爷爷临走的时候给我的,说是让我好好学习,以后再有人欺负我,我就不会什么都做不了了。”

老烦的出发点自然是好的,只是他走得太急,想来也没有时间好好教导小林霜毒术什么时候能用,什么时候不能用。

林媛没有发火,反而笑着冲小妹伸出了手,让她坐到了自己身边,问道:“刚刚大姐翻看了一下,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大姐想看随时可以看啊。”

小林霜赶紧摆手摇头,其实她早就想让大姐看看这个了,但是神医爷爷走得时候也说了,这个东西可能不太好,若是让大姐发现了,大姐可能就不会让她接着学习了。所以她才一直偷偷地看,没让大姐知道。

林媛摸摸小妹的头,随手翻了一页,看着里边那些密密麻麻的字迹,有些好奇小妹到底能看懂多少:“这些字,你都认识吗?大姐虽然教过你一些字,但是,这手札里有不少字还是你没有学过的呢。”

一听这话,小林霜立即兴奋起来,跪坐在炕头上,两只小手紧紧抓着大姐的胳膊,眼睛里闪动着激动的光芒:“我认识啊,大姐你不知道,这都是姐夫教我的呢!姐夫给我念过一遍的字,我下次再见到就能记住了,姐夫还夸我是个小神童呢!”

林媛满头黑线,姐夫?难道夏征私底下就是这样让小林霜称呼他的吗?他还真是,脸皮够厚!

“咳咳,小妹啊,姐夫这个称呼,可不是随便能叫的,以后,你就叫他夏大哥,知道了吗?”林媛一本正经地教导着小林霜。

哪知小姑娘眼睛一愣,歪歪头问道:“为什么啊?姐夫说了,以后大姐是要跟他成亲的,成亲以后还是得叫姐夫。反正怎么着都是叫姐夫,早叫晚叫有什么区别呢?”

林媛也有些无语了,跟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姑娘谈论姐夫的问题,真是有些难啊。

“小妹啊,大姐告诉你啊,姐夫可不是随便叫的呢。他要是想让你叫他姐夫,还得给你红包改口呢。”林媛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好的劝导办法,眼睛亮亮地循循教导,“小妹,他给你红包了吗?”

见小林霜迷茫地摇了摇头,林媛心里偷偷乐了:“所以啊,他都没有给你红包呢,你就改口叫姐夫了,这不是亏了吗?对不对?以后啊,他要是不给你红包,你可不能随便改口叫姐夫,记住啊!而且,红包一定要大才行,随随便便几两银子,咱们可不要!”

小林霜歪着头仔细想了想,重重点头:“大姐,你说得对,我可不能吃亏。等你跟姐夫,哦不是,跟夏大哥成亲的时候,我一定要跟他要个大大的红包。”

林媛满意地点头,却没想到今日这番对话,简直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出来,等到她跟夏征成亲改口那天,可把夏征给折腾坏了,也把她给心疼坏了。

言归正传,说完了称呼的事,林媛又继续毒术的话题了。

“我家小妹就是聪明,才听了一遍就能把这些字都记住了,难怪你神医爷爷会这么重视你,把这么重要的手札都交给了你。”

小林霜虽然也知道这手札十分好,但是可没有想到这东西很重要,骨碌着大眼睛问道:“大姐,这手札,很重要吗?”

林媛点点头,循循善诱:“那是当然了,你瞧,这里边记载的都是一些有毒的药草,还写着中毒之后有什么症状,用什么草药才能解毒。你神医爷爷把这个教给你,肯定就是为了让你以后在遇到这种病人时,知道他们是中了什么毒,该用什么东西解毒。你自己说,难道这不是很重要的手札吗?”

“嗯,是很重要。”小林霜点点头,“大姐,我一开始还以为,神医爷爷给我这个东西是为了让我整治坏人的呢,原来是为了让我救人的啊。那这个手札,跟之前那个救命的手札一样,都是好东西,都能给人救命。”

林媛点头,不过想了想还是又加了一句话:“当然了,你神医爷爷也说过,对于一些坏人,这个毒草还有救好人的作用呢。”

见小姑娘有些不懂,林媛笑道:“你想啊,若是有坏人欺负好人,你要救谁?对,当然是好人了。怎么救呢?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用上毒草啦,把毒草往坏人身上这么一撒,啪!那些坏人肯定都被你的毒草给毒死,咳咳,毒坏了,所以你就把好人给救了啊。”

小林霜高兴地拍着手,仿佛自己真的救了人一般,激动地小脸儿通红:“大姐,我要救好人,毒坏人!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上天有好生之德,记住,若是坏人能改过,最好不要用太厉害的毒草,能放过就放过他们。”

得到了小林霜的保证,林媛一颗心才算落了地,老烦这个家伙不是太靠谱,光把一本手札扔下就不管了,也不管小徒弟能不能走上正道。

没办法,她这个当大姐的可得好生看着才行。

经过这几天的晾晒,新房子的木头和水都干得差不多了,孙头儿提前过来看了一番,确定能再次开工了,就带着人过来盖房顶了。

马家庄那边的新瓦也按时送了过来,自从出了林永诚的事之后,村里再也没有人惦记着林媛家的红砖了。即便在外边放了这么多天,竟是连一块都没有丢的。

新房子的事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林媛之前在图纸上画着的兔子笼子和给小母羊住的羊圈也都建好了。就差房子外边的那个猪圈了。

猪肉荣每次来送猪肉,都要问林媛什么时候才能那两头小猪仔给抱来,这些日子那两只小猪仔能吃能喝,长得分外健壮。

林媛自然忘不了那两只粉嘟嘟肉呼呼的小猪仔,在新房盖的差不多的时候,就让人帮她把猪圈给垒好了。猪爱拱东西,正好盖房子时还剩了不少红砖,所以,财大气粗的林媛,连猪圈都是用红砖垒起来的,这让村里不少人看了直眼红。

特别是老宅那边的人,马氏整日里躲在家里照顾林永乐,根本没有心思出门跟村里老娘们们聊天唠嗑了。

倒是李凤娥,整日闲的没事干,两个儿子有杨氏给看着,家里的饭也有杨氏做,洗衣服更是杨氏的活儿。至于地里的活儿,李凤娥连自己的地在哪儿都不知道,就更不要提干农活了。

不过,村里婆娘们聊天唠嗑却是少不了她的。原本她是不屑于跟这些农村老娘们闲扯淡的,但是嫁进林家坳也有几年了,早就被同化了。

“呦,老三家的,你知道不?人家林媛家里的猪圈都是用红砖垒起来的呢!”一个尖嘴儿的婆娘挑事似的看着李凤娥。

“就是呢,我还听说,她还在镇上盘下了两个铺子呢。其中一个好像是要做糕点生意的。哎呦,你瞧瞧人家,才跟你们分了家多久啊,就又是盖房子又是开铺子的,还真是有钱啊!”另外一个眼睛上挑的女人也跟着帮腔。

李凤娥手里正抓这一把林家孝昨日去镇上给她带回来的瓜子儿,磕得嘎嘣响,呸一声吐了瓜子皮,翻了个白眼儿:“哼!我早就说过,那个小灾星最是心眼多的!他们肯定是自己藏了银子,然后才跟我们分家的!哼,就是看不上这群穷亲戚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姑妈还是县令夫人面前的红人呢。你瞧,这瓜子还是我家姑妈给我捎回来的呢。”

尖嘴儿的和眼睛上挑的婆娘对望了一眼,撇了撇嘴,却都是异口同声地说道:“对对,他们怎么跟你比,你可是出身大户人家呢,而且你男人那么疼你,有啥好吃的都给你留着。”

这话李凤娥爱听,嘚瑟地抬了抬下巴,这才从口袋里又掏出了半把瓜子分到了那两个女人的手里:“来来,嗑瓜子,咸味儿的呢,别吃多了,吃多了上火。”

两个婆娘眉开眼笑地接了瓜子,却没有想到分到自己手里的也就十来个而已,纷纷撇了撇嘴,不过还是小心翼翼地把瓜子藏到了兜里。

一般人家可吃不到瓜子,等下回家要带给家里孩子尝尝。

李凤娥自然知道这两个婆娘的心思,心里对她们的鄙夷更深了。不过没有心思再想她们,她的一双眼睛已经飘到了大道那边林媛的家里,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心里却是诚实,她后悔了,后悔跟小灾星分家了,后悔跟他们断绝关系了,若是早知道这臭丫头不是灾星,而是个福星,打死她她都不会把她骗出去卖掉冲喜。

此时的林媛家里正热闹非常,家里的房子终于盖好了,猪圈也成了,连围墙也都重新推倒盖了新的。

现在,孙头儿正指挥着众人把夏征定的新大门装好。

林媛兴奋地站在一旁看着大家装上大门,这大门是夏征亲自挑选的,对开两扇门扉,通体红色,每扇门扉上还各镶着一个狮子头,狮子嘴里挂着一只圆圆的大铁环,看上去既大气又漂亮。

看着这大门,林媛突然想起了前几天听到的话,据说县太爷李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勇猛威武起来,带兵把周围山上藏着的几股劫匪都给缴了,所有的劫匪一个不留。

林媛想来想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就把林毅叫来问了问。

这一问才知道结果。

林毅依旧那副冷冷的不近人情的模样:“还能是怎么回事?二少爷听说了你被那些劫匪劫道的事,差点从江南连夜赶回来。若不是童老,咳咳,若不是老烦先生用了迷药让他三天三夜不能动弹,只怕剿匪的就是二少爷了。哼,让李昌白白捡了个大功劳,真是便宜他了。”

林毅还在为李昌捡了便宜而愤愤不平,林媛心里却是难以平静。夏征远在江南,还一直惦记着她,她本来是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夏征的,毕竟她也知道,跟江南那些无辜受灾的千万百姓相比,自己这次有惊无险的意外完全不算什么。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夏征心里竟是她比任何人都重要。

怪不得从那天之后,夏征的飞鸽传书越来越多了,而且都变成了三只鸟相继传递。一开始她还纳闷夏征是不是突然不忙了,把所有时间都用来跟她传递信息了。

现在想来,是这个家伙害怕了,担心她会出事。

想到这里,林媛嘴角不自禁勾了勾,算算日子,这家伙走了快半个月了,也该回来了吧。不知道能不能赶上稻花香开张那天。

虽然很想问问夏征归来的日期,但是她还是不好意思问起,生怕夏征再扔下正事偷偷跑回来。

说起稻花香,林媛心里也分外高兴。在六子的监督下,装修进行得非常顺利,店里需要的白面、馅料等各种东西,也已经找到了价格最合理的供货商。

而做糕点用的各式各样的模具,她早就画了出来。林家信拿着这些图纸,把徒弟林长庆叫了来,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人物就这样交到了林长庆手里。

林长庆虽然跟着林家信练习了这么久,但是真正接手生意还是头一次。兴奋之余,自然是紧张的。不过幸好林媛虽然挑剔却不坏脾气,在修改了几次之后,林长庆再拿来的模具几乎可以说是完美至极毫无瑕疵的了。

至于稻花香的招牌,自然是用的之前林家信给设计的那个样式了。

本来林家信是想让林媛找个大家来雕刻招牌的,但是林媛坚持要让他来动手,说是自己的店铺自己动手,这才有意义。

林家信拧不过闺女,只好亲自动手了。

店铺里其它一些小物件儿,比如装糕点用的小木盒,小荷包,林媛也都一一设计了出来,木盒自然还是留给林长庆来做,小荷包则是跟给了刘氏和林薇了。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都是要花钱请人做,何不让自己人来挣这份工钱呢?

一些琐事林媛都要亲自过目,最大的事当然更不能马虎了。那就是稻花香里的伙计和做糕点的师傅。

本来她是打算把吴师傅从福满楼挖过来的,但是奈何吴师傅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说好了要跟福满楼签订一年的用工合同,他就没有反悔的可能。

林媛无奈,只好重新另外找人了。只是,这手艺好的糕点师傅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没办法,开张前期,只好让林媛亲自动手了。

不过店里的其他人也得好好招一招,让六子把用人启示贴到了大门口,没几天就有不少人来报名了。

林媛还专门让六子去豆腐坊里,把周掌柜给请了过来,让他帮忙把把关挑挑人。没想到小林子居然也跟着一起来了,反正已经好久没见过这有意思的小家伙了,林媛也没有说什么,高兴地摸了摸他的头,自然换来了小林子嫌弃的目光。

来应聘的人不少,足足有二三十个,但是林媛却用不了那么多人。店里的伙计她只打算留两个,至于后厨的帮工得多要几个,毕竟准备馅料这事,一个人可是忙不过来的。

对伙计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是干活利索,人看着机灵的就行了,这个事自然是交给周掌柜了。

而后厨人的要求则要严格一些,既要干活利索,还得多少会干点厨房里的活儿才行,她可不想浪费时间还得教这些人重新认识哪个是红豆,哪个是绿豆,或者怎么烧火,怎么蒸煮。

所以,林媛要亲自把关后厨里的人。因为是做糕点的,所以她还特意提了个要求,最好是会做饭的女人。

她把面试场所安排在了后院的厨房里,在房间里放了一个案板,案板上摆着一团和好的白面,那是林媛特殊的招聘方式。

进来的十来个人全都面面相觑,以前她们也在别的地方应聘过,但是这样的应聘方式还是头一次见识呢。

六子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各位请静一静,现在我们东家有话要说。”

然后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林媛笑着站了出来,看到东家是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姑娘,大家又不淡定了。可是当林媛一语不发,直接在捏了一块面团出来,三两下就捏了一只惟妙惟肖的小兔子出来后,大家眼里的轻视和不信任全都变成了崇拜和惊奇。

把手里的小兔子放到了案板上,林媛拍了拍手,笑道:“首先,感谢各位看得起我稻花香能来应聘,我林媛十分感激。我想大家肯定都恨纳闷这团面是做什么的,呵呵,大家应该知道,我稻花香是做糕点生意的,面试自然也要跟糕点有关了。所以,今日我提出的面试要求,就一点,只要大家能用这面做一个十二生肖中的动物出来,我就会留下你。”

林媛歪歪头,露出了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天真微笑:“当然了,你的小动物得很真才行哦,若是捏的不像,我可就不能留下你了哦。”

林媛的话如同有魔咒一般,在众人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东家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也就罢了,还是个手艺十分精湛的小姑娘,光看她三两下就捏出来一个栩栩如生的小兔子就能看得出来。

更让人称奇的是,居然还要求后厨里的人也要回捏个小动物,这样的要求他们还是头一次听说呢。

哪个糕点铺子的后厨不是要求厨师会做一种别人不会做的糕点就行吗,怎么到了这稻花香,却是不一样了呢?

当即就有几个不会捏的女人摇摇头,自动退出了面试的队伍。

不过也有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抓了一团面尝试了起来。

林媛微笑着看着留下来的人,突然发现居然还有一个是男人。

------题外话------

第一卷马上就要告一段落了吼吼~才发现我都连续万更十一天啦,哈哈,继续加油~

亲们,快来夸夸我呗~

五星评价票,来者不拒哦(*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