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开张大吉(卷一完)/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豆腐坊拉了黄豆回来,林媛一路上无聊,随意地撩开车帘子看着大街两边卖东西的摊位。

这条街是之前她摆摊卖月饼的地方,突然心血来潮,林媛让林毅听了马车,自己跳下来,打算走着回去。反正这里距离稻花香不过只是一条街的路程,而且路上人很多,她也不怕会有事。

只是林毅显然不这样想,任凭林媛如何威逼利诱,都不肯自己驾着马车提前离开。没办法,林媛只好任由他驾着马车跟在后边了。

街上还有不少是之前她卖月饼时就在的老摊位了,当然包括那个跟她一起卖月饼的老头儿。因为当时林媛的月饼卖得太贵,显然这个老头儿还记得她,只是一露面,老头儿就吃惊地连嘴都合不上了。

“老先生。”林媛显然也记得这个当时十分瞧不上自己的老头儿,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

那老先生这才反应过来:“你,你是那个把月饼卖到一两银子的小丫头?哎呦呦,老朽都快认不出来了,怎么样,生意肯定特别好吧?想要买点什么,大爷给你便宜点!”

这老先生现在已经改卖小饰品了,摊位上的小饰品做工不是很精致,东西也很廉价,林媛自然看不上。笑着摆了摆手,林媛就接着往前走了。

身后传来老头儿跟旁边摊位的小贩说话的声音:“我不是跟你说过,这里以前有个卖月饼卖到一两银子的小丫头吗?就是刚刚过去那个!对,就是她,你还不信,看吧,人家现在这打扮,铁定是挣了大钱了!啧啧,咋我的月饼一个铜板都没有人要呢?”

驾着马车慢慢跟着的林毅恰巧也听到了这话,眼皮子一抬,腹诽道:“就你那手艺能跟少夫人比吗?还一个铜板呢,你就是倒贴,我都不要。”

林媛才没有心思去听不相干的人说的话,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惬意过了。

刚从一个卖首饰的小摊子上,给刘氏选了个小妆屉,林媛一抬头就看到一个男子把一个女子生拉硬拽地扯进了街边的拐角里。

有流氓?!

这是林媛的第一反应,冲身后的林毅喊了一嗓子,让他把小妆屉收起来,林媛就冲着那个拐角飞奔而去。

林毅是习武之人,自然也看到了刚才的情景。不过他没有跑上去帮忙,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个拉人的男子虽然身形健壮一些,但是完全没有武功。林媛一个人,完全可以应付得来。

不过话虽如此,他还是利索地收了小妆屉,驾着马车赶了过去。

林媛可没有林毅那样的眼力,快跑到拐角处时,从腰间抽出了林毅给她的短匕首。自从上次劫道的事之后,林毅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把短小的匕首给了她。

本来林媛是不打算要的,毕竟她一个农村小村姑,随身携带着这个东西,实在是有些不合适。但是在看到那匕首通体闪闪发光的宝石之后,林媛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欢喜,一把接了过来。

就算不是用来伤人,这么多宝石,光是看着也高兴啊。

林毅终于明白二少爷为何要让他准备一把既华丽又锋利的匕首了,敢情是这个原因啊。

拐角里传来女子急切的声音:“你,你别这样!我真的不能……”

出乎林媛意料的,那个男子没有威胁没有恐吓,反而也很是着急,还有些恳求的意味:“我求求你了,你就让我见一面吧!就一面,一面!”

女子恐怕是有难言之隐,依旧在推脱:“不是我不让你见,主要是,主要是,哎呀,你别再这样了!”

女子的声音越发急切起来,林媛以为她有险,手持匕首跳了出来,大声喊道:“大胆淫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民女!我看你是活得腻歪了,想去大牢里受受那牢狱之灾了!”

林媛这突然一喝,把拐角里正在撕扯的两人吓了一跳,都愣愣地看了她一眼。随即,那女子赶紧后退两步,把手里的东西塞回了男子手里。

咦,好像有点不对劲儿?

林媛皱了皱眉,看着两人的样子,似乎是那个男子手里拿了什么东西非要给这个女子,而那个女子却又不肯收下。

男子身形挺健壮,模样有些黑,脸盘有些宽,一看就是个乡下男子。女子倒是打扮得挺精致,不过年纪也不大,不超过十五岁。

女子在一瞬间的惊怔和慌乱之后,确定没有别人看到他们,这才镇定下来,笑着对林媛道:“小妹妹,你误会了,我们,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林媛自然也看出来了,若真的是这男子当街调戏良家妇女,只怕这女子早就已经被扒光了衣裳,哪里还能这样好端端地站着跟她巧笑嫣然地说话?

“咳咳,那个,那个我弄错了,对不住啊,真是对不住。”林媛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赶紧收起了自己还举着的匕首,跟两人连连道歉。

那男子一直低着头,似有什么烦心事,只是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荷包。

林媛见没有什么事了,而这两人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就笑盈盈地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不过出于好奇,林媛却是在拐角处又停了下来,虽然两人不是她想得那种关系,但是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若是别的也就罢了,若是对别人不利的,她一定不会放过。

果然她刚离开,里边的女子就叹了口气,说道:“大军哥,我知道你担心姑娘,但是姑娘现在已经,已经嫁人了,你就不要再纠缠了吧。”

那个叫做大军的男子苦恼地叹了口气,似乎很不舍得:“樱桃,我也不想啊,可是我只要一想到她,她在那个府里,都快要病死了居然还没有人管,我,我这心里就揪的生疼啊!”

樱桃咬了咬唇,垂眸黯然道:“姑娘她,她其实是不想我告诉你这件事的,但是我也心疼她,我跟在她身边好几年了,什么危险的事没有遇到过?但是这次,却是真真的九死一生!大军哥,我知道你对姑娘的心意,即便,即便她进了那种地方,你还是一直没有放弃她,不嫌弃她。可是,这次,大军哥,你听我一句劝,这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这次,不是你有银子给她赎身,她就可以出来的了。大军哥,姑娘说了,这些年是她对不起你,你,赶紧回乡找个好女人,好好过日子去吧。”

被樱桃这么一说,大军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痛楚,抱着头蹲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说着什么。

林媛离得远听不太清楚,但是听到这里,她已经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关系。虽然对于樱桃口中的那个姑娘有些好奇,但是一听到两人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她也就放心了。

没有心思听墙角了,林媛摇了摇头转身走了,都是一些苦命的人啊!

稻花香的开张日子定了下来,林媛一边忙碌着店里的事,一边纠结着要不要把开张的事告诉给夏征。说实话,她真的很想让他回来,一起见证自己的新铺子开张。

这些日子她一直跟夏征用小绿鸟传递着消息,无非就是一些琐碎的事情而已。夏征每次给她的纸条里都是“为夫无碍,娘子宽心”,或者“为夫空虚寂寞,极其思念娘子,娘子可否思念为夫?”的话。

可能是因为被听夏征说为夫和娘子太多次了,林媛对着这些原本很敏感的字眼,现在再看基本上已经无感了。若是哪天夏征没有用到为夫啊娘子的,恐怕林媛都要有些不习惯了。

不过,虽然通信很频繁,但是却没有一个纸条写着他何时才能归来的,林媛猜测也许是还有些日子才能回来吧。把所有纸条通通整理好,用一根红色细线仔细地缠了起来,林媛把这些小纸条通通放到了自己的小妆屉里,而后又放进了放被褥的大箱子里。

新房子已经盖好了,屋里的地板也装的差不多了,等地板装好后,把新做的家具再搬进去。林媛算计着,顶多十天,他们就可以搬进去住了。

然后再把现在住的这三间旧房子拆掉改成厢房,到时候,他们家恐怕就会是林家坳里房子最大最好,也是最有钱的了。

林媛心里美滋滋地向往着,听到外边小猪仔嗷嗷的叫唤声,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给小猪仔喂食儿呢。

赶紧去厨房里把掏出来的泔水和着猪食儿喂给小猪仔,瞧着它们两个吃的欢实的模样,林媛高兴地用勺子轻轻敲了敲小猪仔的头。

这小猪仔在猪肉荣那里养得极好,她生怕自己再给喂残了,所以每次都给它们准备最好的粮食吃。分家时从老宅那边分来的半庄子棒子粒儿,这时候就派上用场了。因为是陈年的棒子粒儿,人吃起来会有股子味道,他们就都不吃了,但是猪可不管这个,吃的可带劲儿了。

喂好了猪,她又去看了看那些小兔子。因为有的兔子已经开始发情了,所以她就把发情了的兔子放进了一个单独的笼子里。

其中还有一只是个白色的小母兔,林媛之前打算用它做实验,看看能不能培养出全白的小兔子来,所以这次它发情,就给它挑了一只身上杂毛少,颜色最是单调的雄兔。若是可以,就等着小兔子降生,看看能有几只纯白的小兔子了。

如果成功了,等到过年的时候,就可以用白兔子的皮毛做新衣裳了。说是做新衣裳,肯定不是全部了,顶多就是在衣服的袖口领口用兔子毛滚个边而已。

林长庆给稻花香做的小木盒子已经完工了,刘氏和林薇做的荷包也完成了,六子提前都送到了铺子里。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开张那天了。

这日一大早,林家信刘氏两口子早早就起来了,夫妻二人都换上了林媛提前给准备的新衣裳。刘氏还把林家信上次去镇上给她买的首饰戴上了,本就保养得当的刘氏,此时更是精神焕发,看得林家信都有些呆了。

林薇和小林霜都是嫩粉色的短褂和裙子,娇俏可爱。林媛作为店铺的掌柜,今儿穿了一身大红色的短褂和同色的裙子,衣服上还用金色的丝线勾勒着象征富贵的大牡丹花。这是林媛特意让莫三娘帮她定制的,牡丹象征富贵,她新铺子开张,可得取个好彩头才行。

一家人吃过早饭,就赶紧上了马车准备往驻马镇去了。

因为之前一直用着福满楼的马车,林媛十分过意不去,所以就打算跟刘掌柜把这辆马车给买过来。

哪知道刘掌柜一听这话,差点吓得腿都哆嗦了。林媛和夏征的关系,刘掌柜可是听六子讲得清清楚楚的,若是让少东家知道自己还跟未来老板娘要银子,那他这差事也不必干了。

好说歹说,刘掌柜以马车是少东家自己的私有财产为由,才没让林媛真的付了银子。

刘氏身子不方便,车上人又多,林毅已经提前把马车里边的座椅都拆掉了,在车厢里铺了厚厚的被褥,还准备了靠枕和坐垫。这样林媛一家人坐上来以后,才不会太累。

林毅赶车技术比六子强了不是一星半点,走了一个时辰的路,居然一点也不颠簸。林媛见刘氏在马车里睡得踏实,一点疲累的感觉都没有,这才放下心来。

当林媛一家人到达稻花香的时候,店里的东西已经全都准备好了。

“老板娘,东家,你们来啦。”六子把手里正端着的一盆百合交到大牛手里,赶紧笑着迎了出来。

现在六子也算是稻花香的一个小管事了,只要林媛不在,铺子里的事基本都是他在操持,而且处理的非常得当,让林媛很是放心。

“准备的怎么样了?”林媛当先从马车上跳下来,看着屋里大家忙忙碌碌却有条不紊的身影,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六子拍着胸脯打包票:“老板娘放心,我六子办事,哪有不行的?”

一旁的林毅把轮椅放下来,撇了撇嘴,嗤了一声,说的这么大义凛然,也不知道那天是谁吐得跟孙子似的。

林家信已经来过稻花香一趟了,但是这次来,显然对稻花香的改变吃惊不已,这才几天,没想到闺女就把之前那个乱糟糟的铺子给整理这么好了。

刘氏是第一次来,确切地说,是成亲以后,第一次走出林家坳来到镇上。她对一切都是新鲜的,好奇的。对于镇上的印象,还是没成亲当闺女的时候,跟范氏一起来卖绣品那次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镇上的变化可真大啊,特别是眼前这个装修精致的铺子,居然会是自己闺女开的!

莫三娘的布匹店今日没有开张,早早地就过来帮着林媛收拾铺子了。看她那笑盈盈的样子,看来这些日子姓谢的那些人没来找茬儿。

就连林二栓两口子、老铁头爷俩儿也来了,自从上次跟金玉儿做成了那笔生意后,林二栓有了盘铺子的本钱,提前就把那两间铺子给盘了下来。

现在,两个铺子一个卖凉皮和烧饼,另一个卖轮椅,真是不火都不行。三婶子小石头儿还有小河,也跟着搬了过来。现在这林二栓一家的日子,在林家坳里算是个有钱的主儿了呢,全村人都羡慕地不得了。

吉时还没有到,一行人就在前堂先喝喝茶休息休息。六子忙前忙后,又是倒茶又是端糕点的,小嘴儿都快咧到后脑勺了。

宣传工作提前好几天就打出去了,一听说稻花香开业当天,全场糕点都是八折销售,此时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来凑热闹的人。

放眼望去,林媛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有之前她摆摊卖月饼时旁边的小商贩,还有不少林家坳里的村民听说了林媛开铺子的事,专程进城看热闹的。那跃跃欲试的模样,好像是自己家开的似的。

人虽多,但是林媛心里莫名地就是有些低落,她多么希望一眼扫过去,就在那喧闹的人群里发现了某人贼兮兮坏笑的模样。

“老板娘,吉时快到了。”六子的声音打断了林媛的思绪。

看了看外边的人群,林媛点点头,让大家都聚到了门口,正打算亲自推林家信出门,林毅突然过来,眸子里隐着笑意,抢先把轮椅推了过来。

见屋里一伙人都出来了,门口更加热闹了,看着眼前这穿红戴绿的人们,纷纷猜测着哪个才是稻花香的东家。

跟林家信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林媛就笑着点头,当先走出一步,双手压了压,大家顿时静了下来。

只见眼前这个身着红衣,脸颊白皙的秀气小姑娘,笑意盈盈地站在了正中间,大声道:“各位街坊邻居,叔伯婶娘们,今日是我稻花香开张的好日子,多谢各位捧场,来给我稻花香道喜。在这里,我林媛代表全家人,给各位道谢了。”

说着,林媛深深鞠了一躬,引得众人一片鼓掌声喝彩声。

待掌声渐歇,林媛才慢慢开口:“各位,我稻花香是做糕点生意的,以后还全都仰仗各位赏脸,多多登门。我林媛在此保证,稻花香出售的所有糕点保证全部新鲜安全卫生,绝不用陈料坏料。在此,我们也请各位多多监督,只要发现我稻花香售出的糕点有任何质量问题,全部双倍赔偿!”

她的如此保证,自然博得满堂喝彩。做食品生意的铺子,最重要的就是卖出的食品健康卫生,让顾客吃了放心安心。不管稻花香的东西味道如何,至少她刚才那番话,的确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特别是那个双倍赔偿,出事之后赔偿银两是必然的,但是敢在开张这天就让顾客来监督的,还真就稻花香一家。

林家信刘氏二人紧紧攥着对方的手,微笑着互望一眼,闺女果然是长大了,这样大的场面都一点不胆怯,说实话,别说是刘氏了,就连林家信都有些心虚。他敢说,若是现在说话的人换了是他,他都没有闺女说的这样好。

“林老板。”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在人群里响起,林媛寻声望去,就见到莲儿当先带路,后边跟着未带面纱的金玉儿和手捧盒子的晴儿。

林媛有些惊讶,没想到金玉儿真的说到做到,开张当天就亲自来给她捧场了。

她赶紧快走两步迎了上去:“金小姐?”

人们看出了金玉儿穿着打扮不同于一般人,自觉地给她让了一条路出来。

看到了林媛,金玉儿含笑点了点头:“林老板,恭祝你开张大吉,生意兴隆。”

说着,身后的晴儿已经捧着盒子送了上来。

林媛是稻花香的老板娘,高兴地双手接过,身后桂芝嫂子非常麻利地把盒子从林媛手里接了过去,有些好奇地看了眼前的女子一眼,她可是听丈夫说过好多遍了,就是这位金小姐买了她家的第一个轮椅呢。

“媛儿多谢金小姐光临,今日您可要在店里好好逛逛,我一定会给金小姐最优惠的价格。”林媛自然也知道金玉儿在这么多人面前来给自己捧场的意思,心里更加感激她的好意。

一旁的六子眼珠子转了转,等林媛把金玉儿让到了一旁后,十分机灵地高声喊了一声:“多谢金记醋坊金小姐的礼物。”

原本就在猜测金玉儿身份的人顿时沸腾了,金记醋坊啊,那可是驻马镇仅次于福满楼的店铺呢!稻花香开张,居然还能请得动这样的人家来捧场,这林老板肯定不同凡响!

正热闹着,六子眼尖地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赶紧笑着迎了上去:“掌柜的,您怎么亲自来了?”

来人正是福满楼的刘掌柜,刘掌柜白了六子一眼,嗔道:“你小子攀了高枝儿了,就不许我也来巴结巴结?”

六子嘿嘿一笑,自然知道这刘掌柜说的只是玩笑话,一边迎着他到了门口,一边高声喊道:“多谢福满楼刘掌柜的礼物。”

这次的人群,显然比上次更是热闹了不少。

连金玉儿也有些诧异,看六子的眼神更是不同了。她早就知道这六子是福满楼的小二哥儿,却不想连刘掌柜都来送礼了。

林媛对刘掌柜的感激是不同的,说起来,她的第一桶金还是刘掌柜给提供的便利呢。想起头一次去福满楼碰运气的时候,刘掌柜对她是真的照顾。更别提后来在善德堂帮她出头的事了,即便是没有夏征和老烦这层关系,林媛对刘掌柜也是十分感激的。

恭敬地把刘掌柜请到了一边,林媛想了想,好像给她送礼的人,也就是这两人了,应该不会再有别人。

正打算让六子继续下一个步骤的时候,一直站在林家信身后不言不语的林毅突然走到前边,意味深长地看了林媛一眼,说道:“福满楼少东家为林老板送礼!”

林媛一愣,有些傻了。少东家?夏征?

他,回来了?

林媛急急向前走了两步,在喧闹的人群里来回张望着,却依旧没有找到脑海里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正纳闷时,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所有人回头寻声看过去,原来是一个没有车厢的马车,马车上站着一尊半个婴儿大小的财神爷。即便隔得有些距离,但是林媛还是能看得清楚这财神爷盈盈的笑意,满脸的慈祥。

“哇!财神!”

“等会,你看你看,那是不是,金子做的?”

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嗓子,大家才恍然发现,这个财神爷竟然是闪闪发光的。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金玉儿此时也震惊不已,这财神爷身上的黄金不是最贵重的,它头上戴着的帽子,在阳光照射下,也隐约闪着点点亮光,仔细一看,竟然是用乌玉制成。还有财神爷的眼睛胡子,微笑时露出来的牙齿,也全都是用玉石镶嵌而成。

这样大的手笔,恐怕也就只有福满楼的少东家才能拿得出手了吧!

金玉儿看向林媛的眼神愈加复杂了,她之前只是猜测她跟刘掌柜相识,却不想真正关系匪浅的竟然是少东家!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却是知道的,这福满楼的少东家可比老东家还要神秘,还要难以接近。

这林媛,看似貌不惊人,却不想背后隐藏了如此大的背景,她,真的只是个小小村姑那么简单吗?

金玉儿的猜测,也是在场所有人的猜测。连一直隐在暗处,不屑于露面的金灵儿也大大的震惊了一把。今日她本来是打算带人来给林媛难堪的,但是没想到金玉儿这个贱人也在,不仅是她,就连福满楼的刘掌柜也到了,最最惊讶的自然是最后这个少东家的礼物了。

金灵儿撇嘴嗤了一声,十分不屑地看向了那个即便穿了好衣裳也掩不住一身村姑气息的小贱人。

只是礼物,没有人,林媛说不伤心是假的,就好像提着的心被突然重重地扔回到肚子里似的,那种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声音,让她难受地紧紧揪住了衣襟。

这个家伙,她才不稀罕什么金子做的财神爷!

话虽如此,但是有礼物比一声不吭要好多了不是吗?说明他即便远在江南,心却一直在惦记着她的。

想通了这些,林媛笑着招了招手,让六子和林毅去把财神爷给抬进了前堂,暂时先安放到了柜台上。等忙过这两天,她一定要让林长庆给她打个超级华丽的柜子,专门用来放这尊财神爷。

吉时已到,林媛冲六子点了点头,六子大喊一声:“吉时到,请东家开张!”

在众人的目光下,在刘氏激动万分几欲落泪的欣慰目光中,林媛推着林家信来到稻花香门口正中,爷俩儿一起伸手,各自拉住了招牌上挂着的红丝绸的一角,对望一眼,笑着用力把红丝绸扯了下来。

只见那招牌红底金字,稻花香三个大字闪闪发光,即便不是纯金打造,但是与方才的财神爷也不遑多让。

招牌亮相,林二栓和小铁头各自举着一挂红色小鞭炮,也点着了。

伴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林媛高兴地大声对着门外的人群喊道:“稻花香开张大吉!各位街坊邻居,今日全场八折销售,门口更有免费糕点供大家品尝,欢迎捧场!”

话音刚落,门口的人们便一窝蜂地冲了进去。六子和林毅赶紧帮忙维持秩序,才没有出事。

林媛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第一家店铺终于如愿开张,心里不禁乐开了花。谁说她是小灾星来着?她明明是个福星嘛!想到这些日子在林家坳里的步步艰难,看着眼前的热闹场景,林媛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好日子近在眼前。

------题外话------

卷一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下一卷开始,基本就是在驻马镇的事情了

刘氏的胎能顺利产下吗?刘丽敏的桃花究竟在哪里?二舅和二舅妈还能有自己的孩子吗?

金灵儿一次害人不成,还会有第二次吗?林思语在李府里会有什么样的下场?盼儿和王叔的复仇计划能否顺利完成?

林媛的稻花香又会一路顺顺利利地开下去吗?京城里那些未知的人们,会同意夏征和林媛之间的交往吗?

当然,还有之前提过的一些人,都没有上场,在这一卷里,小白兔、京城里的烂桃花、夏征的大哥和扛刀追着儿子跑的老子也会慢慢登场了~

亲们,期待吗?期待的话就不要走开哦,我们的故事逐一展开~么么哒~

~、~、~、~

周六啦,这次的题目:第一个买轮椅的人是谁?

奖励还是老规矩,赶紧来抢前三名吧~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