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开张之日,马晓楠/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稻花香的前堂本就不小,经过夏征的设计后,更是显得宽阔。再加上林媛特意把货架全都安排到了靠墙的地方,并加高了货架的高度,所以,如此这样一装修,简直让整个大厅多出来半间房子的空间。连在铺子里呆了十多年的孟良冬都有些惊讶不已。

房间空间大了,但是架不住今日开张,来的顾客也多,好在货架都在边上,又有大牛几人的殷勤招呼,才没有显得很乱。

店铺里目前暂时分了三个部分,一边是价高且专门针对富户的糕点,一边是极有特色的、别的铺子里没有的糕点,最后还有一部分也是最多的,则是针对一般人家的糕点,像是辣条啊爆米花啊之类的,就在这一边。

除了这些糕点本身的特色,其它最让人大开眼界的自然就是角落里摆放的各种花卉了。如今已是秋季,除了盛时的菊花,别的花基本已经过时。

但是,在稻花香里却是看到了各种时节的花卉。有娇艳的月季,还有嫩白的百合,更有不少其它花卉。

这些花自然都是林毅准备的,据说是福满楼的后院里专门开辟了一间温室。因为福满楼经常会用到各种花瓣来做花茶或者入菜,所以才会在温室里种上了各种时令的花卉。

怕稻花香的温度太低,这些花还是今早上开业前才让人从福满楼的温室里搬出来。另外,为了保持花卉的长时间开放,林媛还让人多准备了几个套袖一般的东西,让人包在了花盆的外边。既好看又保暖,还适当地延长了花卉的花期。

看着这些花,林媛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早就想到怎么样才能在冬天里培养出各种蔬菜,本来是想着大棚种植的,但是因为没有塑料布,也没有玻璃房,这个想法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现在好了,温室里既然能养花,为何不能种菜呢?

想来福满楼的温室在不少大户人家都有,只是这些富贵人家全都没有想到种菜这件事而已。

店铺里满满都是赞叹和惊讶的低呼声,饶是见多识广的金玉儿也有些震撼。

在店里信步走了一圈,金玉儿连连点头,心中对林媛的聪慧和独特想法更是欣裳不已。特别是那几种别的店铺里没有的糕点,金玉儿还特意包了好几种,准备带回去给老太太尝尝。

这老太太,自从吃过林媛做的月饼之后,对其他人做的糕点就开始挑剔不已了,最近更是严重,都有些食不知味了。

见林媛正在跟福满楼的刘掌柜说着什么,金玉儿眼珠一转,轻轻走了过来,打了个招呼:“林老板,你这店铺装修真是独特,让人看了就印象深刻。”

即便是恭维的话,从金玉儿口中说出来,也不显得矫揉做作。

林媛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这装修我的确很喜欢,当然这还要感谢我的一位朋友,也要感谢刘掌柜帮我操持呢。”

看到金玉儿过来打招呼的时候,林媛心里就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自然而然地就把她跟刘掌柜联系上了。

“要不是刘掌柜御下有方,培养出了六子这个得力干将,只怕我这稻花香还不能这么顺利地就装修得当呢。”

刘掌柜原本还对林媛的话有些纳闷,此时听她说起了六子,便有些汗颜,六子是个机灵鬼儿,他早就看出来了。要不然也不会把他安排在夏征和老烦身边了。

只是若是说御下有方,还真是抬举他了。

“不敢不敢,若是没有林姑娘慧眼识珠,只怕六子早就埋没在我福满楼里了,哈哈。”

林媛笑而不语,倒是一旁的金玉儿抿唇含笑:“刘掌柜真是谦逊了,依我看,刘掌柜手下的伙计个个都是好样儿的,不然福满楼的口碑怎么会如此之好?”

这句话刘掌柜爱听,向她拱了拱手:“要说起来,还是金小姐最让人佩服,小小年纪就把金记醋坊打理地井井有条,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我福满楼的醋可一直都是金记醋坊提供的呢,以后,金小姐可要给福满楼一个更实惠的价格哦!”

“这是自然。”金玉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保证,自然心花怒放。

林媛含笑站在一旁,见二人只是寒暄了几句,就使福满楼与金记醋坊之间的合作关系更加牢靠,心里暗赞这刘掌柜是个精明人儿,都不用自己开口就已经把事情看透了。想来也是,金家大房二房之间闹得不可开交,恐怕在整个驻马镇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刘掌柜掌管福满楼多年,是个精明且谨慎的人,既然三两句话就跟金玉儿定下了日后长期合作的约定,定然不仅仅是因为金玉儿跟她的朋友关系。必定也在背地里去二房那里打探过的。

福满楼最重视的不是银子,而是质量。以二房那边兑了水的劣质醋来说,想要进福满楼的大门简直是做梦。

看时间,福满楼也快要到了食客进门的时候了,刘掌柜又跟林媛说了会话就告辞了。

金玉儿得以跟刘掌柜坚固了合作关系,林媛可谓是功不可没。

“林老板,多谢你。”

林媛看着她真挚友善的目光,微微一笑:“金小姐此话怎么说,若不是你们店里的东西好,任凭我如何说,都不会有人愿意要的,不是吗?更何况,我自己的铺子里,也是用的金记醋坊的米醋呢。”

金玉儿有些困惑,稻花香也需要米醋做糕点吗?她还是头一次听说呢。

林媛神秘一笑,没有解释,豆腐坊跟金记醋坊的生意往来,都是以周掌柜的名义进行的。除了她几个十分要好的人几乎没有人知道,这福满楼日进千两的豆腐竟是眼前这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做成的。

自动跳过了这个话题,林媛突然想起了自己之前担心的事,看似无意地扫了一圈店内的顾客,不经心道:“我看金小姐挑了几样店里特有的糕点,想来也是喜欢的。哎,实不相瞒,我这心里也担忧的很。”

“林老板的糕点味道好,又独特,为何忧心?”

“金小姐同是做生意的,怎会看不出来?说是独特,用不了一个月,想来其它糕点铺子也就有了。”林媛叹了口气,意思不言而喻。其他人肯定会来偷师效仿的,而这个时代又没有产权保护什么的,她若想一直立于不败之地,就只能一直不断地创新才行。

金玉儿聪明绝顶,自然也想通了这一点,似是想到了自己的切身经历,宽慰道:“有些人即便学到了外在,却也学不到内里。林老板宽心,他们就算是效仿,只怕也做不出味道相同的糕点的。”

林媛苦笑,定定地看着金玉儿,笑得意味深长:“若是我这个铺子里做糕点的师傅偷偷投靠了别的店铺呢?那我岂不是连内里都保不住了?”

金玉儿一怔,慢慢回味着林媛的话,她似是在诉说自己的苦楚,又似是在提醒自己什么话。

“林老板所言极是,我那铺子里就出现了这样的人。”金玉儿已经当林媛是自己的朋友,既然她好心提醒,金玉儿也不吝惜告知她,自己已经留意到了这件事,“只是,凡事都得讲究证据。我……你明白的。”

林媛点头,微笑,明白。

说话的工夫,莲儿和晴儿已经在孟良冬那里结好了账,莫三娘和白五姐也帮她们把糕点打包了起来。因为买的是店里的独特糕点,所以,打包时用的也是店里特意制作的木质盒子。

盒子是圆形的,带着个盖子,盖子上也雕刻着跟稻花香牌子上相同字体的标志,这也算是他们店里的又一个特色了。

金玉儿看了一眼莲儿拎着的那个木质盒子,不禁又赞叹了一声。

林媛见她们只是买了一些糕点,就让六子又包了一包新出的桂花糕给金玉儿,还包了两份辣条送给莲儿和晴儿二人,这才热情地把她们送了出去。

金玉儿向来没有在外边吃东西的习惯,上了马车后就把手里的桂花糕随手放到了一旁,即便那桂花糕散发出来的香味儿十分招人喜欢。

倒是莲儿和晴儿,实在是没有忍住辣条那鲜香麻辣的味道,一出门就捏起了一根慢慢嚼了起来。

这一吃不要紧,别说是莲儿了,就连一向稳重的晴儿也不禁亮了眼睛,连糕点盒子都顾不得放下,就又怕不急待地捏了一根吃起来。

“小姐,唔,这辣条可好吃了,您要不要尝尝?”莲儿一边嚼着嘴里的辣条,一边给车厢里的金玉儿叨咕着。

金玉儿不在外吃东西的习惯她们是知道的,却没想到一包小小的辣条就让两人坏了规矩。金玉儿皱了皱眉,摇头:“不了,你们吃吧。”

说完,还不忘叮嘱一句:“大庭广众之下吃东西,没规矩。快些收起来,去醋坊吧。”

莲儿和晴儿对望一眼,吐了吐舌头。

晴儿恋恋不舍地把手里的辣条跟糕点盒子一起放到了马车上,偷偷地舔了舔手指头。

莲儿眼珠一转,趁着小姐不注意,直接把辣条用手帕包好塞进了腰带里,还把口儿撑开,一边走一边快速往外捏一根,偷偷吃着。

金玉儿有些累了,本倚在车厢里小憩,但是闻着从车辕上飘进来的阵阵香味儿,实在是睡不下去了。

见晴儿的辣条就在那里放着,忍不住轻轻打开,犹豫了一会儿,翘起兰花指,捏了一根最小的辣条出来,放进嘴里。

唔,好吃哎!

趁晴儿没发现,金玉儿又捏了一根出来,又捏了一根出来,直到马车抵达金记醋坊的时候。

“小姐,到了。”晴儿伸手将金玉儿扶了下来,再回头拿自己的辣条时,不禁纳闷挠了挠头,咦,怎么少了这么多?

金玉儿有些心虚地快步往醋坊走去,一边走一边偷偷砸吧砸吧了嘴。

金玉儿算是稻花香开张的第一单生意,虽然此时的店铺里顾客不少,但是多是围着看的,真说买,还真是没几个人。

林家信刘氏几人帮不了忙,在店铺里待了一会就到后堂休息了。林媛无聊,一边检查着店里的糕点,一边听着顾客们的谈论。

“怎么这么贵啊?就这样的桂花糕,还要二两银子一斤呢!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比起人家旁边店里贵了好多呢!”

一个打扮不算寒酸的妇人皱着眉撇着嘴嫌弃地看了一眼桂花糕,从它面前走过,又来到了卖老婆饼的货架前,伸手就要捏起一块来,但是被六子及时地制止了。

这下可把这个妇人给惹怒了,哼了一声,不耐烦地说道:“什么啊,还不让碰!老婆饼,还有糕点叫这种名字的?喂喂,小伙计,我问问你,你这饼里有老婆不成?真是瞎取名字!”

六子早就对这个挑三拣四,还又什么都不买的老太婆不满意了,正要开口驳斥,就被身后的林媛扯住了袖子。

林媛微笑着从六子手里接过了专门用来夹糕点的夹子和盘子,亲自给那个妇人夹了一块老婆饼出来,递到她面前:“这位夫人,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店里也是有规定的,为了保证糕点的为生和新鲜,任何人都不能随便触碰这些糕点。”

见妇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林媛又道:“我看夫人行为举止都大方得体,想必是大户人家的夫人吧?我们稻花香能迎来夫人这样的贵客,真是三生有幸蓬荜生辉呢!”

听林媛如此说,那妇人脸色这才好些,随手拢了拢鬓间的簪花,眉头轻挑:“你就是老板吧?没想到小小年纪,还是挺会说话的。”

“多谢夫人夸奖。”林媛把手里的盘子递给了她:“夫人不妨尝尝我们稻花香的特色糕点,这老婆饼并非夫人所说的老婆,因为之前做饼的人是个老婆婆,所以我们才给它取名叫做老婆饼的。若是这老婆饼里真的能吃出老婆来,只怕我们的饼早就被那些单身汉们抢走了,呵呵。”

林媛这话说的逗趣儿,把周围听着的人都给逗乐了。这位妇人也掩嘴一笑,接过了她的盘子,一边往嘴里放,一边说着话:“你这丫头说话真是有意思,这饼的名字取得也是好,就是不知道这味道怎,咦?”

妇人瞪大了眼睛,看了林媛一眼,又忍不住大大咬了一口,在众人或期待或好奇的目光中连连点头:“好吃,好吃,太好吃了!来来,小伙计,赶紧给我称一斤,我要带回去给我家老爷还有孩子们都好好尝尝!”

说完,还不忘把剩下的最后一口老婆饼也一股脑地塞进了嘴里,对周围看着的人连连点头介绍:“你们也来买点,真的特别好吃呢!肯定比你们以前吃过的所有糕点都美味!我敢保证,这样好吃的饼,就连那个百年饼屋都比不上!”

一听这妇人竟然把稻花香的糕点,跟驻马镇最有名气的百年饼屋相提并论,不少人又是好奇又是不屑。

林媛将所有人的反应看在了眼里,挥手把门口端着盘子的亮子招了过来,指着他对众人说道:“各位没有尝过我稻花香的糕点,肯定不会相信这位夫人的话。我店里今日特意推出了免费品尝的服务,每一样糕点都有样品供大家品尝,先尝后买,若是各位夫人小姐喜欢,再买也无妨。”

怕大家误会她会趁机要挟,林媛还不忘加了一句:“当然,若是各位尝过之后觉得味道不好,或者不喜欢这种糕点,也可以不买的。我稻花香绝对没有强买强卖,要挟各位的意思。”

听她如此保证,大家心里总算踏实了。

方才尝老婆饼的妇人也赶紧帮忙宣传:“先尝后买,不买也行?那大家还愣着干什么?我敢跟你们拍胸脯打包票,这儿的糕点绝对好吃!来来来,小伙计,我再尝尝这桂花糕如何?嗯,好,再来一斤桂花糕!还有一斤老婆饼呢啊,别忘了给我称上。”

有了林媛的保证,再加上这位妇人的殷勤招待,立马有不少夫人也从亮子的盘子里捏了一块自己早就看好的糕点尝了起来。

这一尝不要紧,决定掏银子买糕点的绝不在少数。

六子一边给那个妇人称着老婆饼,一边在心里偷乐,老板娘就是老板娘,真会忽悠人,什么老婆婆做的啊,明明是王叔做的嘛,不过当然是老板娘教给王叔做的了。

买糕点的人多起来,孟良冬这边自己就忙活起来了。

别看孟良冬是个读书人,算账也很快,但是毕竟是头一次当账房先生。虽然开张前两天,林媛特意给他补了补账房先生的功课,但是这会儿人一多,他就有些捉襟见肘了,连连出错,不一会儿额头上的细汗就冒了出来。

一旁给顾客包装糕点的莫三娘实在是看不过去,主动走过去,笑着接过了正在抱怨的这位夫人的糕点。

“夫人,请您稍等,咱们账房先生忙得,手指头都粘在算盘上拔不下来了呢。”

莫三娘真不愧是开了多年铺子的,一句话立马就打消了大家的抱怨,连孟良冬都被她这话说得压力小了不少。

感激地冲着莫三娘点了点头,孟良冬赶紧接着打算盘了。

“一斤桂花糕,半斤老婆饼,一斤辣条,一斤爆米花。”

莫三娘一边清点,一边给孟良冬报数,刚把物品说出来,孟良冬的算盘也打完了,抬头十分有礼貌地对眼前这位夫人说道:“总共是四两银子,打八折是三两二,就收您三两银子吧。”

少收了银子,那夫人自然高兴,痛痛快快地就掏荷包付了银子。

看着莫三娘和孟良冬两人合作默契的样子,林媛放心地一笑,转身招呼其他客人了。

对面,谢致远不知何时站在了布匹店门口,见店门紧锁,眉头不自觉地就是一皱。

自从上次跟莫三娘说起让她进门做妾的事后,这谢致远也来过几趟,每次莫三娘都是不冷不热地招呼他,甚至连店铺里的客人都比他受到的招呼要热情的多。只是,谁知道今日再来,竟然大门都关了!

她肯定是故意的!

谢致远紧了紧眉头,刚要离开,就见对面稻花香分外热闹。

本来没打算进去,但是看到门口那个“今日开张,全场八折”的红字时,谢致远理了理袍子,迈步走了过去。

还没进门,就听得里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谢致远一愣,赶紧探头看了看,果然在柜台那里见到了熟悉的面孔。

莫三娘正将一个包装好的盒子递给顾客,顺手接了她送上的银子,而后,竟然给了旁边那个男人!

男人!

谢致远只觉得头顶发麻,手脚冰冷,不可置信地看着莫三娘低头对那个男人说了句话,那个男人似乎有些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这副情景,落入谢致远的眼睛里,简直就是郎情妾意啊。

怪不得不同意做妾,怪不得不开门,原来是来这里当上老板娘了啊。好,好你个莫三娘!

谢致远紧紧地攥了攥拳头,只觉得自己这么些年的情意全都轻付了,错付了。枉他还跟母亲抗争,等马小倩生下儿子后,就把莫三娘接进府里来。

眼看着他娘就要同意了,她倒好,她竟然移情别恋,见异思迁了!

谢致远狠狠地咬了咬牙,想要冲进店里来狠狠地骂着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可是当他看到店里那好几个伙计打扮的人时,自知自己进了店绝对讨不到好果子,谢致远终究只是跺了跺脚,恨恨地离开了。

货架前,林媛将这一幕看到眼里,再瞧瞧莫三娘一心待客毫无所查的样子,林媛暗暗摇了摇头。

虽然谢致远没有进店来骂人,但是从他那眼神里,林媛已经看出了他的心思。

真是好笑,明明是他自己先违背了两人之间的爱情誓言,明明先要娶妻的人是他。如今看到人家要开始新的生活了,他倒好,一副被骗被辜负的气愤模样!

林媛冷笑,怎么这姓谢的一家人都这么奇葩,跟他娘一个样,都觉得是别人欠了自己的!

终于送走了店里的头一波顾客,林媛几人也算是可以暂时地休息一下了。

看着货架上几乎少了三分之一的糕点,几人都是高兴地合不拢嘴。

“好了各位。”林媛拍了拍手,跟大家说道:“这头一波人走了,回去了肯定会给我们做宣传的,眼看着就快要到中午了,我猜上午应该来不了太多人了。这样,大家先去后堂休息一下,也顺便把该补的糕点补齐,下午的时候还有一场仗等着咱们呢。”

几人都高声应了,六子和亮子声音最是大。经过这半天,林媛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跟着这样的东家干,以后不愁他们没有银子赚。

王叔几人去了后厨,大牛和亮子正是干劲十足的时候,休息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跑到后厨去给大家烧水泡茶了。

孟良冬方才得了莫三娘的指点和帮忙,甚是感激,正拱手跟她道谢呢。

莫三娘虽然早就听闻过这孟良冬的迂腐,但是见他如此郑重其事地道谢,还真是被吓了一跳呢。

林媛暗暗好笑,正打算去后堂看看爹娘,眼角一扫,就看到门口有个特别特别的身影正往自己店里走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金价二小姐,金灵儿。

只是这次她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她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年纪相仿的女子,一看那走路姿势和穿着打扮,就知道都跟金灵儿一样,是富贵人家出来的。

金灵儿对自己有多么讨厌,林媛心里比谁都清楚,她可不认为今日金灵儿带了这么多人来,是来给自己捧场庆贺的。

金灵儿下马车时也看到了林媛,闪亮的眸子因为愤恨而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一想到上次她收买了劫匪,结果那些劫匪行事不利,还未等到林媛就被人给揭发,而后被官府一网打尽的事,她就气得牙痒痒。

这个卑贱的小村姑怎么能这么好运!

其实她不知道,这个说辞都是林毅提前交代李昌的,反正死的都是死有余辜的劫匪,能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他当然乐意了。

可是金灵儿不知道啊,打发了红梅去牢里探听消息,还让她生生地使了好几十两银子才打听到,这些劫匪原来在被抓的时候就已经被衙役们就地正法了。

要是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她才不会白白耗费那好几十两银子呢。

“灵儿,这就是给你家提供月饼的那个店铺?看着也不怎么样啊,比起百年饼屋来,差得远了。”一个眉梢高挑,满眼都是不屑的女子打断了金灵儿的思绪。

金灵儿赞赏地看了她一眼,这几个好朋友里边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孟家酒坊的孟春燕了,先不说脾气相投,就连看人看物也跟她一样有眼光,一眼就瞧出了这稻花香不怎么样!

金灵儿掩唇笑了笑,遮住了嘴角那抹不屑的意味:“是吗?但是我姐姐可是非常喜欢这个铺子里的糕点呢。实不相瞒,上次中秋宴会,那月饼就是我姐姐相中买回来的呢。”

一提起金玉儿,孟春燕更是不耐地撇了撇嘴:“你姐姐整日里不是在醋坊待着,就是在金府待着,哪里知道外边的糕点,哪个好吃哪个难吃的?让人家忽悠了还帮着人家数银子呢!”

不怪孟春燕讨厌金玉儿,说起来几乎没有一个人喜欢她。依着金玉儿那孤傲冷清的性子,看谁都是一副冷冷冰冰的样子,好像她们在她眼里都是不值得一提,难以入眼的乡下人似的。

想起金玉儿看人的眼神来,孟春燕才不会承认她是嫉妒金玉儿比自己聪慧有头脑!

一旁一个打扮娇俏的小姑娘,比她们都靠近稻花香一些,秀气的小鼻子动了动,满眼的亮光:“各位姐姐我们快进去吧,我好像闻到了特别香的味道,咱们快去看看都有啥好吃的!”

说着,这小姑娘提起裙子就朝着稻花香小跑了进去。

其她几个女子都被这小姑娘活泼天真的样子逗乐了,刚想提裙子跟上去,就听到孟春燕不屑地哼了一声:“这马家就是上不得台面,明明是个嫡出的小姐,看起来却跟个乡下来的村姑似的。哦对了,我都忘了,这马家庄不就是在乡下吗?”

那几个提裙子的小姐脸色顿时一变,纷纷放下了裙摆,脸色微讪。

孟春燕不屑地看了她们一眼,这几个人的家世都不如她好,她根本就没有把几人放在眼里。虽然金记醋坊比孟家酒坊发展地要好,但是金灵儿只是金记醋坊二房的小姐,而她却是孟家酒坊的嫡出小姐,所以两人在一定程度上是平等的。孟春燕这才跟金灵儿多说了几句话。

“哎灵儿,我说你怎么把这个马晓楠也给叫来了?跟她在一起,都掉价了。”孟春燕撇了撇嘴。

金灵儿轻声笑了笑,携了她的手道:“马家庄这几年凭借着一手烧砖技艺,也算是崛起颇快。今年更是厉害,生意都做到了旁边几个镇子了。听我的,跟马晓楠打好交道,保管你吃不了亏。”

说着,金灵儿又回头招呼了一下另外几位小姐,这才进了稻花香的门。

却说马晓楠一进门,就被眼前玲琅满目的各式糕点给迷住了,虽然已经十三岁了,但是打小娇生惯养,性格又跳脱的马晓楠,根本不像其她女子似的那般矫揉造作。她喜欢做自己喜欢的事,更喜欢吃自己喜欢的东西。

林媛没想到这个身着绸缎长裙的小姐竟然也是个小吃货,当即就对她多了几分好感,亲自迎上来招呼:“这位小姐喜欢哪个糕点?我们店里有样品试吃哦,若是小姐看上了哪款,我就让伙计把样品拿上来。”

样品?试吃?

马晓楠眼睛大亮,指着货架上的糕点笑嘻嘻地说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哦对,还有这个,我都看上了。样品在哪?我现在就能试吃了吗?”

林媛满脸黑线,扶额把亮子叫了过来,这真的是位富家小姐吗?

------题外话------

新的一卷喽,撒花~

昨儿的答案是金玉儿,么么哒,你答对了没有?啦啦啦~奖励今天给出哦,我今儿要去考试,呜呜,两个半小时,希望我挺着八个月肚子能够坚持下来~

不过幸好,宝爸给提前准备了德芙,也时刻在考场外候驾,不然我真的要崩溃了~

大家伙儿,祝我考试顺利吧,(* ̄3)(ε ̄*)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